第十六章 寻欢客
 
2020-06-22 10:29:00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玉楼和小黑在道旁一片竹林里,正席地而坐。两人互递着一支酒葫芦,大口灌酒,吱吱咀嚼。
  酒是低劣的白酒,下酒菜,只是一油纸包的炒蚕豆。
  竹涛阵阵,阳光透林而入,竹叶特有的清香氤氲着,这是一个飒爽宜人的初夏午后。
  有好的心情,即使是粗陋的酒食,在两人眼里,仍无异珍肴美馔,琼浆玉液。
  小黑笑嘻嘻地道:“白大哥,你认为剪除风流寡妇重要,还是捣毁欢乐宫重要?”
  白玉楼喝了口酒道:“两样事应齐头并进,虽然都很棘手,却不容躭搁。”
  小黑为难地皱眉道:“可是,我们两人力量有限,除非有什么妙计智取,否则很难达成目的。”
  白玉楼道:“从你捉弄那伙人的机智看来,黑小子,你的确有两把刷子……现在,随你挑,你如要往欢乐宫,我就去解决花如云,以阻止类似的妖孽重现。你如去花如云那儿,我就到欢乐宫云寻欢作乐!”
  小黑道:“好个寻欢作乐!现在大家的焦点,都放在你风流太保身上,你大而化之的跑去,不正是去送死吗?”
  白玉楼击掌笑道:“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欢乐宫以营利为目的,就没有理由拒绝寻欢客,只要我花得起银子,怎会闭门不纳?”
  小黑无可奈何地一笑道:“那么,我小黑岂不要去吃花如云那块老豆腐啰?”
  白玉楼道:“除恶务尽。除非杀了花如云,才能将那纸混帐赏格撕毁,否则,将永无宁日。”
  小黑道:“好,就这么办!”

×      ×      ×

  在建筑得有如天子行宫的巍峨大院后殿,洞庭五煞每人搂着一个女人,正对着满桌的好酒好菜,尽情享受。
  这些女人,偎着五煞,显得楚楚动人。她们因受毒物长期侵害,原本健美的外型,已变得有些病态的憔悴,她们原本丽质天生,现在迫于形势,只能以脂粉遮住青黄的脸色,以华服蔽掩瘦弱的躯体。
  五煞之首,老大扶宫抹了大把黑胡子,又搔搔怀中女人的胳肢窝,弄得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人,发出一阵悽涼的喘笑,这才得意地张嘴喝了口酒。
  “喂,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风流寡妇花如云那个女人?”老大扶宫大声道:“我想把她弄回来,当我们欢乐宫的总管。”
  洞庭五煞,是五个相貌奇丑无比的同胞兄弟。名字系以五音宫、商、角、徵、羽排列。
  当初替他们命名的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五个拥有特殊姓名,被寄予无穷希望的兄弟,会成为横行霸道,坏事做尽,毫无音律气质的恶人。
  老大扶宫的提议,四兄弟哄然叫了一声好。
  老二扶商啃着鸡腿,舔舔嘴唇,揪揪怀中女人的耳朵,嘴角滴油地道:“花如云,好,好!宫里这些女人,没有那一方面比得上那骚女人的,能把风流寡妇弄来,变点新花样,欢乐宫才不会因为落入才套,使人却步。”
  老四扶徵道:“我也赞成,现在宫里虽然有异于一般窑子的‘脱衣陪酒’,‘艳舞助兴’项目,可是,时间一久,难免使人腻烦。最近半个月以来,生意少了两成左右,我们再不想点新花样,可能就不能捞到客人口袋里的钱了。”
  老三扶角道:“花如云是个碰不得的女人,我看还是作罢!”
  老大扶宫道:“刚才你不是还热烈赞成么?怎么这会儿又改变主意?”
  老三扶角有点畏怯地道:“我不过说说罢了,还是依大哥的意思。”
  五兄弟乱糟糟的吵了半天,仍然无法决定由谁出面去找花如云。
  这五兄弟,个个嗜色成性,欢乐宫里有上百个女人,每人一夜轮一个,还要费时三四个月才能玩完。
  这些女人里,可说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再会挑剔的男人,在欢乐宫里,也找不出不满的理由。而欢乐宫真的需要搞新花样?
  五煞都知道,那不过是藉口,真正对欢乐宫腻烦的是他们洞庭五煞。
  试想,以欢乐宫所订千两纹银宿一宫的价码,谁能玩得起欢乐宫三十六宫的所有女人?
  一宫宿一夜,耗时三十六天,费银三万六千两,即使住上十天半月,又有几个人负担得起?
  一阵七嘴八舌后,老大扶宫振臂疾呼:“好啦!好啦!咱们五兄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留守欢乐宫又不是什么苦差事,天天醇酒美人,大鱼大肉,为什么一个花如云,值得大家脸红脖子粗的争相前往?”
  另四煞,顿时安静下来。
  老大扶宫得意地道:“我——是各位的兄长,理应身先士卒。另外,只要一个人跟着去就行了,我看——”
  扶宫这一迟疑,四煞又抢成一团。
  最后,大家以划拳定输赢。
  老五扶羽成为大家羡慕的对象。
  由于风闻白玉楼欲前来寻衅,洞庭首煞扶宫特别交待留守三煞及欢乐宫三十六个护宫使者,小心防范,注意各种可疑情况,随时备战。

×      ×      ×

  风流寡妇花如云是个很讲究生活条件的女人。
  她似乎永远都有用不完的金钱,用不完的精力,和用不完的心眼。
  今天一早,当她在和平老栈福禄上房里悠然醒来之后,一只小蜘蛛自帐上垂下,正好落在她面前。
  “喜蛛报喜。”她自言自语,觉得这也许是一种好事上门的喜兆。
  一个瘦小的大脚婆子,和一个有点骏气的胖丫头推门而入。
  大脚婆子负责替花如云梳头。胖丫头负责按摩推拿。
  梳头虽然是一份卑微的差使,却也是一门易学难精的大手艺。
  大脚婆子就是汉阴城里,这一行中的佼佼者。
  大脚婆子也是个要得起价钱的人。她梳一次头,索银半两,却从来没有人嫌贵。
  因为发髻的花式繁多,要梳成一个好年髻式,不仅须要耐心和技巧,而且还要懂得如何涂抹油料和香料,以及怎样插戴珠花钗簪。
  大脚婆子除了手艺精巧,还生了一张能言善道的嘴。这张嘴,替她在手艺钱之外,又赚进许多珠翠花饰的附带利润。
  大脚婆子可以让每个顾客,一天换一种发式,换一种发饰。
  发式让女人赢得男人欢心。
  发饰让她大脚婆子中饱私囊。
  一个懂得打扮的女人,永远把时间花在理妆上。
  大脚婆子如愿以偿的推销出一套翡翠头饰,并将花如云的头发梳成一个独创的“花边云雾”式。
  大脚婆子说得好:“这是绝对不会找到雷同的发型,正如花姑娘的芳名,‘花如云’,艳冠群芳,天下第一。”
  花如云笑得好不开心,大脚婆子临走前,她又塞给大脚婆子一整锭银子。
  花如云放松四肢,让胖丫头推捏过后,才开始顾影欣赏自己的发型。
  这种发式,是将发丝刨松,使发髻看起来比头还大,再将散发编成十余条麻花细辫。
  花如云愈看愈觉得与众不同,美不胜收。
  这并不是花如云自以为是的错觉,实情的确如此。
  这种“花迷云雾”发型,如果按放在一张平庸的女人脸上,当然会被讥为丑人多作怪,庸俗不堪。
  但如今这奇异发型所搭配的,是张如花似玉,美得令人心醉的脸,和一个玲珑有致窈窕动人的身段,情况就完全不同的。这只会让人觉得“怪”作得恰到好处,更能显现出梳理者的灵秀之气和绝代风华。
  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花如云问。
  “是我,林二。”栈伙计林二回答。
  “这么早就来敲本姑娘的门,你是不是活腻了?”花如云语气透着不耐。
  “小的不敢……”林二的声音有点发抖:“是有两位自称是欢乐使者的汉子,要求见花姑娘。”
  “欢乐使者?难道会是——”花如云顿了一下,又道:“请他们各备一份见面礼,本姑娘看了满意,再谈,否则,休想越雷池一步!”
  “这——”林二被刚才的两名恶汉吓得余悸犹存,没想到花如云又替他出了个难题。
  “别这个那个了,你只要把话传到,本姑娘小费可不会少你的。”
  林二讷讷而退。正当他憋了一脖子皮,转身前行时,一个汤圆大小的小东西,不轻不重的扔在他头上。
  林二正想开口大骂,忽见落地的“汤圆”变成了一个足足有五两重的银锞子,忙不迭的道:“谢花姑娘赏赐,小的一定把话传到,一定把话传到。”
  五两银子,是他两个半月的收入,平常时候,他所收的“小费”大多是几枚铜钱,今天真是鸿运当头,这种疱真该多冒几个才是。
  林二加快步子,回到大厅,那两个“恶汉”正鼓帐着脸,气虎虎的坐在那儿。
  首煞扶宫道:“花姑娘怎么说?”
  林二不经意地捏捏手上的银子,迟疑地道:“小的不敢说……”
  老五扶羽是个火爆脾气,闻言不由大怒,忍不住用力往桌上一拍,恶狠狠的道:“臭小子,你还敢耍老子——”
  木桌应掌碎裂。
  林二吓得脸色发白,忙回道:“花姑娘说,要两位大侠备份见面礼……她看了满意再谈,否则,休想越雷池一步……”
  首煞扶宫手一挥道:“好了,你退下。”
  接着,又掏出一锭五两重的银锞子,递过去道:“伙计,这个给你,赔张桌子加跑腿,该够了吧?”
  洞庭五煞虽然凶狠残暴,但现在是为了求花如云而来,自然不好把局面弄得不可收拾。一锭银子,对他们的财富而言,无异是大海与涓滴之比,落个大方,有何不可?
  何况林二居间传说,说不定尚有大用。
  林二接过赏银,心花怒放,真恨不得这两个恶霸再多打碎几张桌子。
  送什么见面礼呢?扶宫、扶羽大费周章的讨论了半天终于以一张三千两的银票作为“见面礼”。
  林二小心翼翼的捧着银票,走向福禄上房。
  花如云见了银票,有气无力地道:“喊老大扶宫进来!”
  福禄上房距客栈前厅,足足隔了两排普通客房和两道廻廊,一处天井,但风流寡妇花如云这轻描淡写的一句:“叫老大扶宫进来!”却能清晰,而语气又不失轻柔傭懒的传到前厅每个人耳中。
  首煞和五煞当然都听到了。
  仅凭花如云说这句话的超绝功力,即可想见她风流寡妇在江湖打滚,始终都是绵衣玉食,实是其来有自。
  首煞扶宫对欢乐宫的女人早就没有胃口了,别说花如云艳绝人寰,即使只是个略具姿色的女人,他也会在原来目的外,再加上了自己的一个“目的”。
  扶宫的一张面孔,已因极度兴奋而变得黑中泛紫。他朝扶羽交代道:“你坐一会儿,我去跟那娘们商量替咱们欢乐宫效力的细节。”
  扶羽点点头,肚子里骂道:“去你他妈的狗臭屁,老大怎么当的,一见到女人就像苍蝇见了臭狗屎!”
  扶宫推门而入时,花如云正斜倚牙床,身罩鹅黄薄纱,轻晃着满头小辫子。
  扶宫一双贪婪的眼光中,好似有火焰喷出来,结结巴巴的说:“花姑娘久仰大名,我是代表……欢乐宫来礼聘花姑娘去当舞艺设计师……”
  “什么舞艺设计师?”花如云巧笑倩兮,一甩麻花辫又道:“讲清楚点,我的哥哥太爷!”
  扶宫胸口起伏不定,舌尖也似乎干涩得挪移不动。
  “我们五兄弟的意思是……是,想分十分之一的利润给花姑娘,请您进宫当副宫主……”
  “哦,条件倒蛮优秀的,我考虑考虑,明天再给你答复,好了,你走吧,本姑娘要洗澡了!”
  扶宫无法克制本能的冲动,向前一扑,将花如云硬搂进怀里。
  花如云媚眼如丝,咯咯荡笑道:“好人儿,别这么猴急好不好!”
  “我……我答应你任何条件,只要你……”扶宫手跟嘴都不听使唤的乱动起来。
  花如云使劲推开扶宫,微嗔道:“扶老大,你当真对自己没信心啦!”
  扶宫道:“你试试就知道……”
  花如云蓦地拉下脸来,怒道:“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没有?”
  扶宫张目道:“什么后果?”
  花如云轻轻摇头道:“现在,你那个老五扶羽,正巴望着你商量完毕,早点出去。你如果真的要……要欺负奴家,一定要花上个把两个时辰——”
  扶宫道:“我……我能持久鏖战,至少可以维持三个时辰。”
  花如云玉手一扬,掐了扶宫脸颊一把,笑道:“去你的!如果你真的那么行,怎么向枯候在外的老五交代?还有,还有,这件事如果传到另外三煞耳里,你将如何自处?”
  扶宫脱口道:“利益均霑,我又不是吃独食!”
  花如云一个巴掌挥过来,睁目怒叱道:“去你的!你把老娘当成什么了?老娘可不是公用茅房!老娘看上你扶宫,是敬你是条知书达礼,怀深义重的汉子,没想到……”
  接着,是阵嘤嘤啜泣声。
  扶宫挨了身平第一巴掌,却觉得滋味甜美无比,让他十分受用。他首煞本来就是洞庭五煞里唯一念过书的一个,也是外貌最威武雄壮的一个。
  这个女人,他必须独占,可是,要以什么办法改变以往他们五兄弟视女人为“公共茅房”的成规呢?
  “你放心,如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扶宫咬牙切齿,斩钉截铁地道:“我会把价钱当太上后一样的供起来!我要把欢乐宫的收益分一半给你……”
  “好啦,好啦!宫宫——”花如云破泣为笑:“外头那个讨厌鬼怎么办?”
  “我——我有办法,你稍待一会儿,我马上回来!”扶宫似乎豁出去了,迈开大步,走了出去。
  老五扶羽迎上扶宫,不胜暧昧地道:“大哥,怎么样了?”
  首煞扶宫将扶羽扯过一边,附耳道:“你跟我来。”
  扶羽似乎很意外道:“大哥,怎么搞的,你从进去到出来,不过才半个时辰?”
  扶宫往后院走去,小声道:“唉,别提了。”
  扶羽眼睛一亮,笑道:“渴骑奔泉,弱缰难控?”
  扶宫道:“你想到那儿去了,我是正经八百的跟那骚娘们讓正事……”
  扶羽道:“得了吧!大哥会按捺得住,那才有鬼!”
  扶宫道:“反正肥水不落外人田,咱们自家兄弟,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哥怕那骚娘们把咱们瞧扁了,才推荐你去挺枪上阵!”
  扶忌喜不自胜道:“真谢谢你了,大哥。”
  扶宫道:“这也真邪门,我以前见了别的女人,从来没有怯场倒戈过,怎知——”
  扶羽道:“也许大哥是太性急了,办这种事绝对要耐下性子,全神贯注!”
  扶宫忍不住道:“你他妈的就是一张嘴损人!”
  扶羽道:“大哥,是不是这里?”
  扶宫推开门,忽然凑在扶羽的耳边道:“老五,我要告诉你一句真话——”
  扶羽愕然回顾,等到扶羽看见那段由首煞手腕底下突然冒起的刀尖时,七寸长的刀锋,已如闪电般,齐柄插入他的左边胸胁。
  这一刀并非致命之伤,扶羽正想还击,扶宫立即闷声一吼,低喝道:“老五,你别忘了大哥这把屠龙刀是淬过剧毒的……”
  老五扶羽果然没有再挣扎,他的一双眼睛似乎红得滴血:“大哥,你好狠,你为什么要杀我?”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是那女人的意思。”
  “不错。她的暗示,我认为很有必要。”
  “我跟花如云无冤无仇,她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因为我要跟他共同主持欢乐宫,并不是放不过你,我还要做掉老二、老三、老四,他们三个,一天到晚不务正事……”
  “大哥,那……你还没有跟她上床?你说的理由……”
  “你以为你大哥真的那么不济?要你小子代劳……”
  “我……死不瞑目,做鬼也不放——”
  老五扶羽长长叹了口气,这也是他的最后一口气,接着,他的身体就像泄气的皮球,缓缓瘫倒。
  扶宫狞狰一笑,反身推门而入。

相关热词搜索:风流太保

上一篇:第十五章 美好的明天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