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白玉楼的财富和伙伴
 
2020-06-22 10:00:44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经过洪泽湖和山东济南府的两大事件之后,风流太保白玉楼的名气,如平地一声焦雷,迅即响遍整个武林。
  可是,就在江湖上到处谈论着这位风流太保时,这位风流太保本人却突然失去了音讯!
  于是,传言纷纭。
  有人说:白玉楼在岳阳迷上了一位多情的湘女,共同在某处筑了香巢,已暂时忘却师父酒肉大师交代的使命,正沉醉在温柔乡里,大享艳福。
  也有人说:白玉楼时常流连风月场所,一次在樊城一家妓院喝醉了酒,被当地一群无赖所算计,受了严重内伤,需要长期疗养,三两年内恐无复出江湖之望。
  而其中最耸人听闻的一种说法是:白玉楼已在去年冬天,当他跟排行榜上某位名人交手时,因对方事先设下歹毒的陷阱,这位风流太保一时大意不察,业已中伏毙命!

×      ×      ×

  这些传言真实性如何?
  白玉楼如今人在哪里?

×      ×      ×

  洛阳白马寺后,有座荒废甚久的古宅。
  古宅中杂草丛生,亭台楼阁,多以倾圮。只有西北角落上的一口荷花池,在垂柳荫覆下,依然荷叶亭亭,水清见底,游鱼可数。
  这是六月的最后一天,尽管天空中火伞高张,大地有如蒸笼,但这口受柳荫庇护的荷花池,却得天独厚,形成另一片清凉的世界。
  白玉楼如今正穿着一条犊鼻裤,坐在池心一张大荷叶盖上,面前浮漾着一只木盆,盆内除了酒菜之外,甚至还有一堆时鲜瓜果。
  每年夏天,若无特殊事务缠身,白玉楼一定回来这座几已与外界隔绝的古宅里,渡一段悠闲如神仙的生活。
  江湖上曾一度赞称:风流太保所拥有的财富,足足可以买下整座洛阳城!
  事实上,白玉楼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笔财富?正确的回答是:有!
  白玉楼的财富,就在这座古宅中。
  这座古宅,系白玉楼于五年前所发现,当初吸引白玉楼对这座无主古宅发生兴趣的,是古宅前庭的几株名种牡丹。
  接着,他又发现,后院那一把盛开的荷花,在垂柳掩映中,也别有一番雅兴。
  于是,牡丹、荷花,加上垂柳鸣蝉,使他深深爱上了这座古宅。这里也成了他每年夏天的消暑圣地。
  白玉楼虽然发现了这座古宅,但并未立即获得任何财富。
  直到第二年的夏末,他才在无意之中,发现了后院柴房下面那座入口几已封闭的地窖。
  结果,在阴暗潮湿的地窖中,他一滴酒也没找到,却发现一堆像小山丘的黄金,以及一匣又一匣的珍珠宝石。
  唯一与传言不符的,是白玉楼时候除孝敬了师父一块金砖及几颗明珠之外,并未将这宗傥来之财拿去在花月场中任意挥霍。
  当年离开师父时,酒肉大师曾送他一笔为数可观的盘缠;后来,走在江湖上,每剪除一名恶寇,便会多多少少获得一笔不义之财,这就是别人见他手头上经常不虞匮乏的原因。
  除了今年年初山西太原镖局发生意外事故,他不得不动支一小部分黄金以资善后外,他几乎从来没有在这宗财富上动过脑筋。

×      ×      ×

  今天是六月的最后一天,也将是白玉楼留在这座古宅中的最后一天。
  根据约定,今天日落时分,将有一个人要来这座古宅中与他会合。
  这个要来赴会的人,如今在江湖上也有一点小名气,这个人能在江湖上混出一点名气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他是白玉楼的伙伴。
  这个人的名字叫楼小黑,外号蛮牛。
  蛮牛楼小黑没有父母,没有兄弟,也没有家。他跟随白玉楼,已整整七年。
  在白玉楼收留他之前,他是洛阳街头上一名十五岁的孤儿,当时人家都喊他小黑,那是因为他年纪小,又生得黑的关系。
  蛮牛两字,则是形容他的脾气,他的姓,是他从白玉楼的名字上分出来,自己加到名字上去的。
  这六七年来,他跟随着白玉楼,已从白玉楼处学会了不少武功。
  因为他天生一付蛮牛般的筋骨和脾气,等闲三五名江湖人物,已休想在他手底下讨得了便宜。
  这次白玉楼派他去山西太原镖局晋进老局主袁崇焕,便是白玉楼相信他已具有独当一面的办事能力。

×      ×      ×

  山西太原镖局,是一家祖传三代的老字号。
  老局主是袁崇焕,年逾七旬,生性慷慨豪爽,黑白两道敬其为人,多尊称其袁老太爷而不名。该局承运的镖货,走遍南北十三行省,从未有过闪失。
  今年春初,该局受大同府太平钱庄委托,承运了十万两白银至江南金陵分庄交卸,押运的是该局两名最杰出的镖师,铁臂神猿胡其武和夺魂镖金用。
  这趟镖一路平安无事,但最后却未能到达太平钱庄金陵分庄。
  十万两镖银,被两位镖师吞没了!
  镖师吞没自己护送的镖银,是武林有史以来,空前的大奇闻。
  消息传回镖局,袁老局主当场喷出一口鲜血,倒地昏死过去。
  事后,这位老局主勉强支撑着病体,变卖典当,耗尽家业,也只凑足了五万两,先行赔偿事主。
  幸亏大同府太平钱庄资产雄厚,负责人十分明理,对不足的五万两银子,并未继续追讨。
  从此以后,那位老来时运不济的袁老局主,就一直缠绵病榻,跟药罐子结了不解缘。
  白玉楼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向小黑问道:
  “小黑,你知道的,我们都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太原镖局的这件案子,你看我们该不该管?”
  小黑笑笑道:“别把我一起扯进去,该管不管,那是你的事。”
  白玉楼道:“跟你无关?”
  小黑笑道:“就算我想管,我拿什么管?”
  白玉楼道:“换了我白玉楼,就非管不可?”
  小黑笑道:“只要你不在乎,你当然也可以袖手不管。”
  白玉楼道:“我在乎什么?”
  小黑笑道:“比方说:将来,若干年后,如果有人谈起这件失镖案,当面问你‘白大侠,当时您在哪里?’或是背后议论:‘白玉楼这个人实在很奇怪,江湖上人人说他是条好汉,但当山西太原镖局失镖案发后,我们那位白大侠居然连屁也没放一个。’请问:那时候,你白大哥将如何回答,或是有什么感想?”
  白玉楼哈哈大笑。他原是想故意出个难题,来逗逗这
  个黑小子,没想到竟反被黑小子借题发挥,狠狠的将了他一军。
  于是,两人开始从洛阳出发,循押镖路线,一直追踪到金陵,沿途不厌其详的仔细打听。
  最后,两人唯一的收获,是断定镖货失踪地点,在苏北的宿迁县。
  线索既然中断,两人只好又回到洛阳,那是今年的暮春季节。
  白玉楼交给小黑两千两黄金,叫小黑兑成银票,先替太原镖局偿清债务,再去江湖上暗中打听,不论结果如何,六月的最后一天,必须前来这座古宅会合。
  小黑今天能不能如期赶回?

×      ×      ×

  太阳快下西山了,金黄色的夕阳从摆动的柳条中照进来,像在满地的荷花和水面上乱洒着金屑子。
  白玉楼打了个酒嗝,有意提前上岸。
  就在这时候,他背后那堵长满青苔的矮墙上,突然悄悄出现了一条人影,这人爬上墙头,目光四下一扫,蓦然纵身一跃,自背后扑向池中荷叶上的白玉楼!
  “伙计,天气太热了,下去凉快凉快吧!”
  这人空中发话,话发同时,双掌向外一推,掌劲如风,疾拍白玉楼双肩。
  白玉楼盘坐在荷叶上的身体应声飞起,然后是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游鱼惊窜。
  一头栽进荷池中的,并不是白玉楼,而是那个因一击不中,而收刹不及的汉子。
  白玉楼应声飞身而起,只是借汉子的掌力推送,轻轻飘飘的又斜斜移去另一张荷叶上面而已。
  这时水面上哗啦一声,一颗脑袋冒出来,转伞似的洒出一蓬水珠,跟着手一抹,露出一张黝黑而年轻的面孔。
  这个黑肤年轻汉子是谁,自是不问可知。
  白玉楼笑道:“水底下凉快不凉快?”
  小黑吸了一口水,仰头咕噜噜的漱着喉咙,然后泼的一声喷出去,才又抹了一把脸道:
  “要不是我先出声招呼,你躲得开才怪!”
  白玉楼淡淡一笑,不想瞎扯下去,立即掉转话题道:“太原镖局那笔欠款,偿清了没有?”
  小黑道:“偿清了。”
  白玉楼道:“有没有见到袁老局主?”
  小黑道:“见到了。”
  白玉楼道:“老局主身体状况怎么样?”
  小黑道:“还是老样子。”
  白玉楼道:“你有没有告诉他,叫他安心,这件事我们会帮他处理?”
  小黑点头道:“我都说了,还交给他一张太平钱庄的收据。”
  白玉楼道:“老局主怎么表示?”
  小黑道:“老局主望着那张收据,双手发抖,热泪流个不停,一直颤声喃喃不已:‘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
  白玉楼道:“你应该安慰他啊!他是个上了年纪的人,又带病在身,万一激动过度,痰气上升,我们岂不是反而害了他?”
  小黑道:“那——还用你说?我扶着他老人家躺下,足足推拿了半个时辰,才让他老人家慢慢平静下来。最后,他又说:太原镖局垮了,招牌也砸了,他年事已高,如今又病成这付样子,还能活多久,都是问题。对我们的这份人情如何报答得了?!说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是个死人?”白玉楼道:“你不会捡些轻松的话题,把这件事岔到一边去?”
  “这是我小黑的拿手把戏。”
  “你怎么说?”
  “我说,请他老人家安心,白大侠这笔银子,也不是他自己的。”
  “他怎么说?”
  “他听我这样一说,当然觉得很奇怪,坚持着一定要我说出这笔银子的来路。”
  “你有没有向他解释?”
  “那——还用你说?我告诉他,这笔财富是白大侠在一幢无主古宅中无意中发现的,当初也许是比不义之财,如今用来济世救急,也许正是冥冥中天意所安排。”
  白玉楼道:“后来呢?”
  小黑道:“后来,我就依照你的吩咐,开始一路南下,专找黑道人物打交道,看能不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白玉楼道:“结果收获如何?”
  小黑又抹了一把脸,两眼闪起亮光道:“收获大了!”
  他一时忘情,腾身跃出水面,居然也想学白玉楼那样以荷叶为蒲团,不意身躯落下时,又是一声噗通!人随荷盖,一齐沉入水底。
  白玉楼见了,再度哈哈大笑。
  小黑的滑稽举动,正是小子处世为人的典型写照;经常自不量力,却勇于一再尝试。
  而这一点,无疑也正是白玉楼愿意把他收在身边,悉心加以调教,冀望有一天能将他琢磨成一块有用之材的原因。
  当小黑第二次冒出水面时,白玉楼已经上岸,正在一排柳树下,小心地拍去一坛陈年美酒的黄泥封口。
  “我的轻功好像还不行。”小黑抹着脸孔,湿淋淋的爬上来:“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那样轻飘飘的坐在一张荷叶上?”
  白玉楼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示意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递给他一碗酒。
  “谈谈你的收获!”
  提到这一点,小黑的精神顿时振奋起来。
  “上个月,在苏北泗阳,我听到一个大消息。”他喝了口酒,因为喝的太猛,嗤的一声,又呛了出来,道:“我……咳……咳……算是碰得巧,在我抵达的前三天,靠近洪泽湖的一片森林里,有人发现一具无名尸。”
  “这跟我们要打听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别打岔,你听我说下去!”他又喝了一口酒,这次没有出问题:
  “我听到消息时,尸首已被一家善堂埋葬了,据当地人说,死者年约三十五六岁,个头儿粗壮,双臂特长……”
  白玉楼一怔道:“铁臂神猿胡其武?”
  小黑一拍大腿,捧在右手的酒碗一倾,酒全洒在自己胸口上,道:
  “算你聪明,完全猜对了,这个死家伙正是吞没镖银的那两个混球之一,铁臂神猿胡其武!”
  他用指头在胸口刮了一下,送进嘴里吮吸,道:
  “十万两银子本来是二一添作五,现在是逢二进一,我实在佩服夺魂镖金用那个家伙了!”
  “佩服他哪一点?”
  “佩服他心胸够狠,手段够辣。”
  “那你有没有进一步打听出来,这个心狠手辣,令人佩服的家伙,目前可能藏匿在哪一带?”
  小黑忽然歪着脖子,眯起眼缝,神秘兮兮的道:
  “如果我小黑声称已经知道了这个家伙的落脚之处,你白大哥相信不相信?”
  “那要先看看消息的来源可靠不可靠。”
  “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消息。”
  “是你自己找到的线索?”
  “马马虎虎,可以这么说。”
  “正确一点,应该怎么说?”
  “是我自己推算出来的。”
  白玉楼皱了皱眉头,没有开口,他第一碗酒已经喝完,这时抱起酒坛子,又替自己斟了一碗。
  小黑把空碗送过来,白玉楼也替他斟了个八分满。
  小黑喝了口酒,有点诧异道:“你怎么不问下去?”
  白玉楼道:“你以为你是谁?诸葛亮?刘伯温?”
  “你不相信是不是?”小黑眨着眼皮,偏脸想了一下,像是忽然有了主意似的,道:
  “这样好了,我们来打个比方吧!比方说:如果换了你是金用那个家伙,突然发了一笔大横财,你打算如何挥霍一个痛快?”
  白玉楼微笑道:“我就会像现在这个样子,找座废置的庄园,弄点好酒好菜,随随便便的住下来,早晚欣赏朝阳与落霞,聆听风声与虫鸣,兴致来了就看看书、练练功。否则就倒下头去睡大觉!”
  小黑像碰了个钉子似的,苦着面孔道:“一个突然发了大财的人,不该是这个样子吧?”
  白玉楼微笑道:“怎么不该是这个样子?那我现在问你:我们在这儿发现的那批藏金,你可知道它的总数值多少?”
  小黑道:“没有算过,要我算我也算不出来。”
  白玉楼笑道:“我也没有算过,但我可以肯定它的价值应该足够我们躺着吃八辈子而有余!”
  小黑眨着眼皮道:“有那么多?”
  白玉楼道:“所以你不妨想想看,如果太原镖局失去的镖银是笔大横财,我们如今拥有的黄金和珠宝,它该值多少个十万两?”
  他微微一笑,缓缓接下去道:“而这两三年来,除了这次为济助山西太原镖局,我们动用了廿块金砖之外,平常我有没有为了私人的享受,去动过那批黄金的脑筋?”
  小黑重重的敲了自己一下脑袋,道:“我真他妈的愈来愈糊涂了,连打个比方都不会。”
  白玉楼笑道:“你不必打什么比方了,我懂你的意思。”
  小黑露出不信之色,道:“你懂我的意思?你是诸葛亮?还是刘伯温?”
  白玉楼笑道:“我不是刘伯温,也不是诸葛亮,我是风流太保白玉楼。我虽然不会排列八卦阵或是绘制推背图,但凭我察言观色的能力,应付一条小蛮牛,大概还办得到。”
  小黑头一点,带着挑战意味道:“好,你说说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懂得我本来想说的意思。”
  白玉楼笑道:“你本来想说的意思,是说一个男人发了横财,尤其是黑道上的人物,一定会先找个地方大吃大喝,狂嫖滥赌一番。而你这次正好打听到某处有个令人神往的销金窟,于是你便断定夺魂镖金用目前身怀巨资,一定去了那个地方。”
  他含笑盯着小黑道:“我猜得对不对?”
  小黑挑战的姿态立即转变为一脸由衷敬佩之色,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对对对!”他扬臂大喊:“真是了不起,果然被你猜中了!”
  白玉楼继续平静的盯着小黑道:“你说的那个地方在哪里?”
  小黑道:“扬州。”
  白玉楼道:“扬州的金凤酒店?”
  小黑脖子一硬,两眼暴瞪,呆得像是突然中了定身法。
  隔了好半晌,他才眨着眼皮,艰涩的道:“扬州的金凤酒店,你——去——过?”
  白玉楼道:“没有。”
  小黑有点怀疑道:“过去我怎么一直没听你提起过这家酒店?”
  白玉楼微微一笑道:“我是不是样样事情都该向你小黑先生打报告?”
  小黑像个泄了气的球,无精打采的喃喃道:
  “我还以为……你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喝酒,外头的事什么都不知道……唉!真他妈的,扫兴透了!”
  白玉楼笑道:“什么事情扫兴?”
  小黑噘起嘴唇,道:“本想在你面前神气一下,结果却没神气得起来,不是扫兴是什么呢?”
  白玉楼笑道:“这都怪你选错了点子,你该想想,我白玉楼十八岁开始闯江湖,二十五岁被人喊作风流太保,如今老大不小,也已经三十出头了,如果连扬州金凤酒店那种地方我都不知道,我这十几年的江湖,岂不是白混了?”
  小黑眼珠子一转,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忽又提起精神期切的望着白玉楼道:
  “你白大哥曾经一再表示,说喝酒没有女人,就像汤里少了一把盐,有了女人没有酒,则如生了炭炉缺风箱。扬州金凤酒店两样都有,而且都是高级货色,白大哥既然早就知道了那个地方,怎么不去风流风流?”
  白玉楼笑道:“你怕去晚了,那家酒店会关门?”
  小黑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白玉楼道:“明天就上路。”
  “好极了!”小黑高兴得一下跳了起来,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相关热词搜索:风流太保

上一篇:第二章 花花道人
下一篇:第四章 小花狐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