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美好的明天
 
2020-06-22 10:26:11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天的黄昏时分,白玉楼和小黑来到了距汉阴五六里的一个小镇。
  这座掩蔽在松涛幽篁的小聚落,以产竹而驰名,所以,口耳相传,竹林镇之名便不胫而走。
  白玉楼站在一座破庙前的石阶上,临风远眺,不禁叹了口气。
  小黑笑着道:“白大哥,我们要怎么才能探明那个神秘组织的虚实?该帮徒众听说全是年轻漂亮的女人,这——实在让人想不透。”
  白玉楼眯起眼睛,神秘地笑了笑道:“我有我的办法,你且暂作壁上观,看你白大哥的!”
  小黑退回石阶上坐定,庙前空地上,有几付零食摊子,白玉楼走向其中一付摊子前,买了两包花生,他丢了一包花生给小黑,似乎漫无目的的游目四顾。
  白玉楼逛了逛,就开始剥食花生,但他只剩了两三颗,就侧身靠去一根石柱后面,拈起一颗花生,运指轻轻一弹,那颗花生便像生了眼睛似的,飞落在阶旁一名小叫花的癞痢头上。
  小叫化伸手摸摸脑袋,嘀咕了一句,便又勾着头打起瞌睡来。
  白玉楼运指一弹,第二颗花生接着飞出。
  这下子,小叫化的瞌睡虫被赶跑了,他跳起身来,扭头大骂道:“谁他妈的……”
  嗒!一颗花生壳,应声入口,正好打断他粗活的下半句。
  小黑忍不住噗嗤一笑。小叫化气虎虎的叫道:“你这黑木炭,笑什么?无聊!”
  小黑手圈嘴过,凑上前对小叫化道:“别认错人了,正主子在那儿呢!”
  这时,白玉楼正从一边的石柱后面走出来,剥着花生,将花生仁抛入半空中,再用嘴去接,就像一个熟于特技的卖艺人,几次三番,均能将花生仁接入口中。
  那小叫化气得满头疮疤冒青泛紫,三步并作两步,抄起地上的破竹竿,拔腿追上去,叫道:“喂,喂,小王八,打了人想耍赖吗?”
  白玉楼又表演了一招,连接三颗落点不同花生仁的“绝技”,迳自往倾颓的大殿上走去。
  癞痢叫化,顶多只有十二三岁,但声音倒是又响又脆,他一溜烟,跑到白玉楼面前,以竹竿横挡住白玉楼去路,怒气冲天的道:“你这个公子哥儿,以为我小叫化好欺负是不是啊?”
  白玉楼侧仰面孔,哂然道:“一个小小的叫化子,满面癞疮,给我滚远点,本大爷想欺负谁,就欺负谁,你能把我怎么样?”
  那小叫化再也无法容忍,一竿横扫而出,口中发狠道:“你们这些不辨菽梁的纨绔子弟,仗着家有恒产,不务正业,今天我小要饭的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他那里想到,这一竿扫过,竟边人影也没碰到,眼前那个纨绔子弟,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小叫化情知不妙,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打不过,可以搬救兵,急忙收竿闪身纵去一边。
  只听身后不远处,有人拍手大笑道:“好小子,有你的,勇气可嘉!”
  小叫化转过身子,边退边叫道:“喂,是个有种的,就给我等着!”
  说完,跳下大殿,飞一般朝庙外奔去。
  小黑走入大殿,笑嘻嘻地道:“真有你的,白大哥,唯有你想得到这一条妙计。”
  白玉楼微笑道:“我们初来乍到,跟丐帮不好联络,那小子被我这一逗,可把信儿送得又快又好!”
  果然,不消片刻,白玉楼和小黑才刚走出大殿,站在石阶上剥花生的当儿,那小叫化已领来一名跟他有七分神似的中年丐妇。
  小叫化指着白玉楼道:“娘,就是这个穿得很称头的家伙欺侮我,那黑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中年丐妇将白玉楼上下打量了一眼,注目问道:“这位公子如何称呼?我家阿赖,是什么地方得罪了您,使您公子用花生壳一再戏弄于他?”
  白玉楼也迅速将中年丐妇周身打量了一眼,他见中年丐妇衣带上打了三个结,知道对方在丐帮中是中级以上人物,可能是各分舵主,少不得也是一名主事一方的龙头。
  白玉楼定了定神,将双掌于胸前一合,十指互抵,指尖向上,作雨伞状,然后含笑道:“在下白玉楼,是贵帮金杖长老麦七斗的忘掉之交,适才之事全属无心,现在向大娘及令公子赔罪!”
  中年丐妇见他比出这样一道手式,又见他跟丐帮长老相识,已了然于胸,再想想白玉楼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连忙裣衽答礼道:“哦,原来是白玉楼——白大侠,恕妾身有眼不识泰山!”
  小叫化阿赖扯扯中年丐妇衣袖,悄悄道:“娘,他就是那个近来行侠仗义,逸闻遐迩的风流太保白大侠吗?”
  中年丐妇轻叱道:“大人讲话,小孩子不许插嘴!”
  白玉楼不禁笑道:“大娘好严的慈教!”
  中年丐妇展颜道:“白大侠这次到竹林镇来,有没有敝帮可以效力的地方?”
  白玉楼道:“近日传闻,汉阴有个以女色诱人的神秘帮派,不知贵帮是否有个耳闻?”
  中年丐妇面色凝重地道:“这件事的详情,要跟汉阴的分舵主联络以后,才可以得知实情,不过这个神秘帮派已日渐坐大,有跟扬州金凤酒店分庭抗礼之势。
  听说主其事的,是恶名昭影,黑白两道人见人怕的‘洞庭五煞’,他们以欢乐教散播异色毒素,创建欢乐宫以蛊惑人心,由于宫里花样翻新,几乎有席卷武林黑白两道之势——你们到了汉阴,可以打关帝庙后的古旱伯探知详情。”
  白玉楼沉吟了片刻,道:“好,我跟我的小兄弟明日便赶赴汉阴,一探虚实。”
  中年丐妇正拟带小叫化阿赖离去,一直面露微笑没有开口的小黑忽然道:“大娘,可否让我们这位阿赖小弟留下来陪我们聊聊?”
  中年丐妇含笑点头,转身离去。
  那叫阿赖的小叫化目送自己母亲走出庙门,转脸望向小黑,似乎正在揣摩这个黑黝黝汉子留他下来的用意。
  小黑笑道:“夕阳已落西山,彩霞满天,咱们不妨到前面看日落。”
  白玉楼向兀立一旁的阿赖道:“跟我们兄弟交个朋友,保证你将来在打不过人家时,可以拍胸脯说,你等着,我回去叫——”
  小叫化阿赖毕竟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闻言不觉跺脚道:“白叔叔,你再说,再说……我回去告诉我娘——”
  小黑和白玉楼忍不住纵声大笑。
  到了庙前空地,白玉楼手一抻道:“你的宝贝竹竿呢?”
  阿赖忙将竹竿递了过去。
  白玉楼接下竹竿,笑道:“刚才白叔叔用花生壳掷了你几次,你曾以这根竹竿打了白叔叔一下,对不对?”
  阿赖眼一眨道:“不对!”
  白玉楼道:“那里不对?”
  阿赖道:“我的出击并没有打着。”
  白玉楼道:“你没有打着,那是你本领不济,这个不成理由,反正你曾出过手,对不对?”
  阿赖慧黠地笑了笑道:“对!”
  白玉楼道:“好,那么,现在你依我的话行事。”
  阿赖道:“好的。”
  小黑走过来道:“你们好好联络一下感情,我这个粗人,可禁不起一点饿,白大哥,我到附近找点东西吃,一会儿再见。”
  白玉楼点点头,小黑便朝镇上最宽敞的一条街道走去。
  白玉楼没再说什么,走去院中心,用竹竿在黄土地上画了一个大方格,又将大方格画成十二个小方格。
  然后将十二个小方格,有的圈“O”,有的打“X”,画完之后,直起腰来,向石阶上的阿赖招手道:“你过来!”
  阿赖觉得很有趣,欣然走下院心。
  白玉楼指着那些小方格道:“先从这边走过去,然后再从那边走回来,过去时须步步踏在有‘O’的格子里,回来时则须步步印在‘X’的记号上,如果不出差错,只要跑上八百次,就算大功告成,记住,错一步,就要重新开始!”
  阿赖苦着脸道:“跑八百次太多了!”
  白玉楼头一点道:“好,你小子刚才怎么答应白叔叔的?”
  阿赖道:“我以为只是叫我跑个腿什么的,怎想得到您是要折磨我。”
  白玉楼道:“你再讨价还价,就要改成一千次了!”
  阿赖叹了口气道:“好吧!谁叫我想藉风流太保的名头唬人哩!”
  说着,果然依言从格子中那些“O”上踏过去,再从“X”上跑回来。
  小子来回走了几趟,觉得不太困难,便渐渐地有点取巧起来,在步伐上混水摸鱼。
  白玉楼只叫他一步步的走过去,再走回来,他却一起步便用快跑,而且速度愈来愈快,最后,竟像蜻蜓点水似的,在那些小方格上,来回飞纵起来。
  白玉楼莞尔点头,并未加以纠正。
  阿赖跑了一阵子,显得甚是得意的高声问道:“多少次?”
  白玉楼含笑道:“二百八十六次,咦?不能,错了一步,现在重新起算。”
  阿赖一泄气,收腿站定道:“我的腿跑酸了!”
  白玉楼轻轻咳了一声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作势去捡那根竹竿,笑嘻嘻的道:“所谓不打不成器……”
  阿赖一慌,连忙叫道:“慢点动手,我跑,我跑!”
  就这样,直到月出东山,先后足足耗去一个时辰,小叫化阿赖才喘息着停步。
  小黑自街角转出,高呼道:“我们那位临时性的风流太保高徒,成效如何?”
  阿赖楞了一下,忽然扑地跪倒,连连叩首道:“谢白大侠栽培!”
  白玉楼大笑道:“好,好,快点起来,歇够了再跑,为了感谢你磕的这个头,再奉送你一句话,以后你小子只要跑满十万次,无论开口骂谁,即使打不过对方,也不必回家搬救兵,保证你溜得又快又远!”

×      ×      ×

  白玉楼与小黑在竹林镇歇宿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启程前往汉阴。
  两人在路上,跟一伙贩卖日用杂货的商队同行,这才知道,一个新近窜起的欢乐宫,已为武林带来空前浩劫。
  到了汉阴,两人打听到关帝庙的地点,立即前去寻找那位中年丐妇口中的古早伯。
  没有人会去探究古早伯的真正来历,只因他早岁旅居闽南,学上了一句:“古早古早以前……”的说书口头禅,日久天长,汉阴城里的大小丐众,便均以古早伯称之而不名。
  当一名小叫化领着白玉楼和小黑进入废园时,古早伯正在一道颓圯的墙角掀衣捉蝨子。
  白玉楼说出自己跟丐帮的渊源,以及这次前来汉阴的目的,古早伯敛起笑容,长长叹了口气道:“欢乐教创设的欢乐宫,真是一个罪恶的渊薮。虽然欢乐教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杀人放火行为,可是却唆使别人杀人放火。”
  白玉楼道:“直的严重到这步田地?”
  古早伯点点头道:“欢乐宫的设施豪华,开锁也同样豪华。非一般娼馆赌坊可比,许多人为了一游欢乐宫,不惜铤而走险,巧取豪夺……”
  白玉楼不禁想起了那个跟他有过数度肌肤之亲的金凤酒店女老板邵金凤,说穿了,金凤酒店也不见得比欢乐宫造的罪孽少,他是不是要用双重标准来看待欢乐宫呢?
  只因为他跟金凤酒店有段不了的情缘,便任由邵金凤大张艳帜,而不能以同等态度面对一个欢乐宫?
  但古早伯底下的叙述,使他不能不插手干预。
  古早伯又叹了口气道:“欢乐宫派出许多身负绝技的杀手,自他处掳来百余名绮年玉貌的良家妇女,再强行以药物——一种会令人上瘾的番邦药粉——控制那些女子心智,使那些少女,挣扎在人间炼狱!"
  小黑不禁插嘴道:“这——这太残酷了,扬州有个金凤酒店,也确曾使许多人为求一探究竟误入歧途,但对姑娘们,可是一点也不勉强……古早伯,你说,欢乐宫在那里,看我不把它夷为平地才怪!”
  白玉楼见小黑一付义愤填膺的模样,不禁双肩紧蹙,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古早伯又道:“但事情并非完全绝望,只要能联合武林同道,合力围剿欢乐宫,就可将这伙妖孽一网成擒,问题是,那些服药上瘾的无辜女子,在身心饱受蹂躏后,因毒瘾无法戒除,而无法获得新生。”
  白玉楼道:“前辈是否有什么办法助她们脱离毒瘾?”
  古早伯肯定地道:“只要找到解毒百灵散,在破除欢乐宫后,给那些姑娘服下,就可以竟全功。”
  白玉楼道:“天下之大,那里去找解毒百灵散?”
  古早伯说罢低头捉起一只蝨子,在嘴里吱吱一咬,白玉楼耳边,便响起一股细如蚊蚋的声音道:“设法支开小黑,否则你无法拿到解毒百灵散。”

×      ×      ×

  离开废园,小黑兴致勃勃的要跟白大哥去找解毒百灵散。
  白玉楼十分为难,他知道小黑全属一片赤诚,然而,古早伯刻意的交代,一定别有深意,为了替武林除害,解救那群少女,少不得只好得罪小黑了。
  白玉楼将小黑带进一家客栈,在大白天里投宿,小黑觉得不习惯。
  小黑不胜迷惑地道:“大哥,我们不是要赶去醉红楼去找解毒百灵散吗?”
  白玉楼道:“有些话,要跟你私下谈谈,走,先进房间再说。”
  小黑跟着店伙走进栈后一间还差强人意的房间,店伙离去后,小黑正待开口,白玉楼已迅雷不及掩耳的点了他的昏穴。
  白玉楼将全身软瘫的小黑抱上床,也不管小黑是否听得到他的解释,悄悄的在小黑耳边道:“黑小子,很抱歉,两个时辰之后,你会自己转醒,别怪大哥撇下你,你经过这么多历练,也该长大了!”
  白玉楼离栈前交代栈伙,勿去打扰小黑,让小黑睡个好觉。栈伙接过白玉楼预付的五月份房饭钱,自是喏喏应是。

×      ×      ×

  走出客栈,白玉楼抬头,忽然淋到几滴雨丝,刚才进栈时还丽日当空,怎知这时已下起了小雨。
  他以览胜的样子,沿街赏景,实则心中焦虑无比。
  醉红楼?
  解毒百灵散?
  欢乐宫?
  他陷入一片深洋大海,脑波风起云涌,短短一两天,他居然又介入了一个棘手的谜团,几时才能解开难题,前去子午谷,见他的心上人胡美玉?

相关热词搜索:风流太保

上一篇:第十四章 秘密帮派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