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含冤不白空悲愤
2022-05-02 16:41:3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俞立忠由昏迷中苏醒过来时,他发觉被关禁在一间坚固而阴暗的小房间里,双手双脚戴着用精钢打造的手铐和脚镣,腰上又缚着一条铁链,它结连在房壁下的一根铁柱上这种情形,即使被关禁的是素有当代第一高手之誉的蓬莱仙翁葛怀侠,恐怕也无法逃得脱了!
  俞立忠慢慢撑身坐起,摆头张望,发现小房间的左右壁上各有一个小窗,右边小窗透射入一道月光,他这才知道是在夜间,因之暗忖道:“唔,这是甚么地方?这是第几个夜晚?”
  他感觉肚子饿得很厉害,故断定自己由进入昏迷而至苏醒,可能已经过了好几天的时间。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开声道:“喂,有人么?”
  房外静寂异常,没有人回答。
  他伸手摸摸腿伤,发觉伤口已有人为他包扎好,于是慢慢站起身子,拖着沉重的脚镣,一步一步向那个透入月光的小窗走去。
  缚在他腰上的铁链有三尺长,刚好只够他走到小窗口,他探头往外一瞧,赫然发现房外的一片空地上,肃立着九个劲衣大汉!
  一色青布劲装,个个抱剑而立,在关禁俞立忠的小房外站成一个半圆形,四个面对小房,五个向外,内外防守,好像九尊泥塑木雕的门神,浑然不动!
  俞立忠不期为之一怔,定了定心神,乃开口发问道:“喂,你们可是华山派的门徒?”
  那九个青衣大汉不答也不动,就像没听见没看见似的!
  俞立忠皱了皱眉,又道:“假如你们是华山派的门徒,你们可否去把‘华山七剑’请来说话?”
  天剑尹千发冷默不答,将身一侧,让身后一个手端一盘饭菜的青衣大汉走入,等到青衣大汉放下饭菜退出之后,才开口答道:“你昏迷了三天!”
  武当云鹤子接口答道:“韬光山庄!”
  俞立忠吃了一惊,道:“啊,是当年‘五绝神魔濮阳鸿飞’被迫归隐的南五台韬光山庄?”
  云鹤子冷笑道:“不错,你小子的手段虽不如‘五绝神魔濮阳鸿飞’之残忍,但卑鄙者有过之,因此我们决定暂时把你关禁于此,让你和已故的‘五绝神魔濮阳鸿飞’形成龙头凤尾而相得益彰,给武林留下一段佳话!”
  俞立忠闻言并不生气,他明白对方的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的认定自己是杀死他们两派掌门人的凶徒,如今如此对待自己,可说已十分宽厚,当下淡淡一笑道:“道长所谓暂时,是多久?”
  云鹤子道:“一俟我等两派之人到齐及同心盟知道后,就是你解脱之时!”
  俞立忠了解“解脱”两字的意义,但他一听同心盟也会知道,心中十分欣慰,问道:“你们已经派人去通知同心盟了?”
  云鹤子道:“是的,因为你的身分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我们在杀你之前,不能不通知同心盟!”
  俞立忠又问道:“同心盟盟主派来之人,大约甚么时候可到达?”
  云鹤子道:“今天是十月十六日,我们通知同心盟要在十一月六日午时三刻行刑!”
  俞立忠不由苦笑道:“此地距庐山同心盟远达四五千里,一去一来,二十天的时间怎么够呢?”
  云鹤子道:“这个我们不管!”
  俞立忠叹道:“我晓得你们不允许同心盟来救我,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两位能够答应!”
  天剑尹千发冷笑接腔道:“你别妄想,不论你提出甚么要求,我们都不会答应的!”
  俞立忠移目望他,微微一笑道:“尹大侠不必着急,在下提出的要求对你们毫无损害,只不过要你们两位牺牲一个时辰的睡眠而已!”
  云鹤子和天剑尹千发均听不懂他的话意,两人不约而同轻“哼!”一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俞立忠清了清喉咙,含笑道:“我想讲个故事给你们听,这个故事所要耗费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两位有一个时辰的耐性否?”
  他知道如果自己直接否认是杀人凶徒,对方必不耐烦听而掉头就走,因此他要来个迂回战术。
  果然,云鹤子和天剑尹千发均被他的话勾起好奇之心,前者冷笑道:“你所要讲的故事,可是要为你的行为表示忏悔?”
  俞立忠道:“要这么说也可以,道长既然要我俞立忠留给武林一段佳话,我觉得应该让武林人明白得更清楚一点!”
  天剑尹千发掉头向身后那名青衣大汉说道:“邓勇,去搬两张凳子来!”
  “是!”
  未几,凳子搬到,由于房间太小,云鹤子和天剑尹千发便在房门外并排坐下,摆出一副听评书的姿态。
  俞立忠笑道:“对不起,我肚子饿极了,要一边吃一边说。”
  天剑尹千发冷冷道:“你吃吧!”
  于是,俞立忠开始边吃边讲起故事来了。“这故事要从同心盟答应与敌人交换俘虏说起,那一天,蓬莱仙翁为慎重起见,决定亲自和一个名叫俞立忠的金衣特使押解俘虏去鄱阳湖交换两位金衣特使,他们下山不久,就遇上了俞立忠的师祖武翁房玄龄,当武翁房玄龄明白蓬莱仙翁与俞立忠下山的目的之后,他便毛遂自茬要与蓬莱仙翁同往,而命令俞立忠去侦探那位‘老山主’的总坛所在地,并限令他在三月之内达成任务,这是一项艰苦的使命,俞立忠接得命令后,想起他在桑苎茶庄时,曾在无意之间听到敌人在汉阳有一家仙鹤楼菜馆……”
  他一五一十将自己一个多月来的经历详细说出,一直说到自己被艾南村和艾北村送到长安城外的真元观为止,最后目注云鹤子和天剑尹千发笑问道:“这个故事,两位听得入耳么?”
  其实不用问,只观云鹤子和天剑尹千发的神色,他就知道自己的努力失败了。
  天剑尹千发“哼哼”冷笑两声,突地站起来,向旁边的云鹤子笑道:“云鹤道长以为如何?”
  云鹤子跟着站起伸伸懒腰道:“贫道只知道已经牺牲了一个时辰的睡眠,现在可回房安息了!”
  语毕,转身飘然而去。
  天剑尹千发回望俞立忠冷冷一笑道:“现在才是一更天,秋夜正长,你还是再睡一觉吧!”
  俞立忠费了一番唇舌,不想得到的还是冷嘲热讥,心中大怒,却摇头叹息道:“唉,难怪武当华山两派近年来无甚出色,敢情派中人都是一些糊涂虫!”
  天剑尹千发双目一瞪,精眸暴射怒火,似想入房折辱俞立忠一番,但不知是被俞立忠一对严正的眼神所慑,抑或是想到甚么问题,在怒望俞立忠一阵之后,只重重“哼!”了一声,伸手关上房门,走了。
  俞立忠把未吃完的饭菜吃下,起身活动了一会,然后靠墙壁坐下,闭目冷静的思索起来。
  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呢?
  逃,不可能,这两副手钱脚镜是用精钢打造的,绝非人的掌力所能震断!
  等待同心盟的人前来搭救?
  也不可能,虽然还有二十天的活命,但庐山距此遥遥数千里,当同心盟主接到通知而派人欲赶来处理时,只怕来人尚未走到一半路程,自己已经头颅落地了!
  奇怪,武当华山两派既然决定处死自己为他们掌门人报仇,为甚么还要等二十天呢?
  唔,是了,武当华山两派掌门人的死亡是一件大事,他们必须先推选出新的掌门人接掌门户后,才会择日安葬两位故掌门人,因此他们必是要等到两位掌门人下葬的那一天当众处决自己,拿自己的头颅去奠祭那两位掌门人的灵位……
  俞立忠想到这里,头皮几乎要发炸,他对武当华山两派掌门人的惨死可说没有一点同情也没有一点欣慰,因为他们虽是杀死他父亲的五位掌门人之二,毕竟那是中了别人的阴谋,他对他们并无入骨的仇恨,现在他们终于也被杀了,可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是以他觉得自己与武当华山两位掌门人的“仇恨”刚好可以一笔勾消,可是自己若再以杀害两派掌门人的罪名而死在两派掌门人的灵前,这个亏可就吃大了!
  因此,俞立忠第一次对自己的性命担忧起来,他暗暗祈祷着,希望在未来的二十天内出现奇迹,使自己能够逃出这间小牢房……
  小窗口射入阳光,一天的早晨来临了。
  俞立忠走近西边的窗口看了看,只看见昨晚守立在房外的九个青衣大汉已不见了五个,只剩下四个在空地上来回巡逻着,视线再向前移,两边均有房屋,看来“韬光山庄”相当大,而自己被禁之处,似是在山庄的后院中。
  他正在闲眺之际,华山七剑之一由房外的空地上走过,俞立忠认得他是“地剑陆春山”,便开口招呼道:“陆大侠早啊!”
  地剑陆春山住足冷冷瞥了他一眼,竟不答腔,即又移步走去。
  俞立忠笑道:“陆大侠,你也是成名露脸的人物,怎么连和我讲话的勇气也没有呀!”
  地剑陆春山受不了激,突然转身走到小窗前,凝目阴恻恻地道:“你有甚么话要说?”
  俞立忠道:“问一些不关痛痒的事,假如陆大侠不耐烦,不提也罢!”
  地剑陆春山阴声一笑道:“你不必用激将之法,有屁就快放吧!”
  俞立忠微笑道:“自从‘五绝神魔濮阳鸿飞’被人杀死之后——”
  地剑陆春山插口喝道:“五绝神魔濮阳鸿飞是被你父亲杀死的!”
  俞立忠不理会,继续道:“这座‘韬光心庄’几乎已为人所淡忘,在下也已好久没有想到‘韬光山庄’仍存在于这南五台山中,请问目下谁在管理这座‘韬光山庄’?”
  地剑陆春山道:“濮阳鸿飞的徒弟!”
  俞立忠轻“哦”一声道:“对,濮阳鸿飞被迫归隐韬光山庄后,获准将他‘五绝’中的‘琴棋书’三绝传给三个文人弟子,他们好像名叫乐少溪,史家典、袁镜如、现在他们三人还在这韬光山庄么?”
  地剑陆春山道:“只有史家典一人在,乐少溪和袁镜如游历去了。”
  俞立忠问道:“史家典学的是濮阳鸿飞的哪一绝?”
  地剑陆春山道:“棋!”
  俞立忠笑道:“在下对围棋也懂得一些,能否请他来手谈一番?”
  地剑陆春山冷笑道:“哼,你知道你现在是甚么身分?”
  俞立忠道:“知道,但在下只剩下十九天好活,你们华山武当是历史悠久的名门大派,难道不能对一个死囚犯宽厚一点么?”
  地剑陆春山冷笑地道:“本人做不得主!”
  俞立忠道:“那么,陆大侠请将在下的要求向贵派及武当三子转达一下,如何?”
  地剑陆春山不表可否,转身而去!
  俞立忠的这个要求并无任何用意,他只想见见五绝神魔濮阳鸿飞的徒弟和下一盘棋解解闷罢了,因此他并不迫切期望他们会答应,也认为他们多半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哪知天下事往往出人意外,约莫盏茶工夫之后,武当云鹤子和天剑尹千发带着一位面貌英俊气宇昂然的中年人开门走进来了!
  他年纪约布四十之谱,眉目清秀,脸庞白晰而丰满,穿着一袭质料华贵的儒衫,文质彬彬,看了令人产生好感。
  武当云鹤子目注俞立忠冷冷问道:“你说要和史先生下棋?”
  俞立忠点头笑道:“是的,想下盘棋消遣!”
  云鹤子道:“我们答应你的要求,但手铐不能除下!”
  俞立忠道:“不打紧,我戴着手铐一样可以抓子。”
  天剑尹千发插嘴警告道:“史先生是文人,如果你想利用他施展甚么诡计,当心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俞立忠笑道:“尹大侠若是不放心,不妨在一旁观战!”
  天剑尹千发冷哼一声,未再开口,那史家典一见他们双方已经谈妥,便回头向房外喊道:“小福,把棋具和蒲团带进来!”
  一名书童应声捧着棋秤走入,放在地上,再由房外取来两只蒲团,摆在棋秤两边。
  云鹤子和天剑尹千发均无意观战,前者便向史家典说道:“史先生,贫道等就在对面房中,如果他万一有不利先生的举动,可开声呼喝,贫道马上就到!”
  史家典欠身道:“是的,道长和尹大侠不欲作壁上观么?”
  云鹤子摇摇头,转身出门,天剑尹千发跟着走出,顺手把房门关上,于是小房中只剩下俞立忠,史家典及书童三人。
  俞立忠便向史家典点头笑笑,在一只蒲团上坐下,说道:“史先生可知小可是谁?”
  史家典也在他对面蒲团坐下,神色平静的答道:“知道,云鹤道长早说过了。”
  俞立忠道:“先生对令师之死,有何感想?”
  史家典道:“区区一介书生,无力过问武林恩怨,并且令尊亦已逝世,往者已矣,提它则甚?”
  俞立忠长叹一声道:“话虽如此,但黑白不能不分,小可要向先生郑重声明一事,令师实非先父所杀,总有一天,它会水落石出的!”
  史家典笑了笑,道:“别再提它,好么?”
  俞立忠点点头,转问道:“自令师谢世后,先生等三位师兄弟一直居住在这韬光山庄?”
  史家典道:“是的,偶尔出去游历游历,区区等喜欢这座山庄。”
  俞立忠伸出双手将秤上的一罐黑子取下,笑道:“令师‘琴、棋、书、武、色’五绝冠绝天下,先生承继令师棋艺一绝,十年磨砺,想必已青出于蓝,小可应该摆几子?”
  史家典忙的摇头道:“不敢当,区区头脑愚笨,实未得先师之万一,我们下对子好了!”
  俞立忠道:“小可的棋臭得很,跟先生下对子,那岂不要输惨了?”
  史家典笑道:“俞少侠太客气了,我们先下一局看看,如何?”
  俞立忠欣然道:“好,但望先生手下留情!”
  说着,取出两颗黑子,分布于右上左下两座星位。
  史家典也摆下座子,微笑的点头道:“俞少侠请!”
  俞立忠执黑先着,于是拈起一子在左上角挂了一手,史家典不假思索,拈子打下,反夹俞立忠的一颗黑子,这是一手激烈的急战手法,俞立忠看得一惊,略作思考后,便往中央跳出,史家典仍是不假思索,随在左上角关出,又攻敌又掠地,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开头几着,双方运指如飞,但发展到短兵相接时,棋局就缓慢下来了。
  俞立忠用时较多,他的棋只是中上之材,如今与继承五绝神魔濮阳鸿飞的棋艺一绝史家典对弈,无形中感觉压力奇重,故尔落子慎重,一些不敢乱来。
  不过,他旨在消遣而不在胜负,是以心中一点也不紧张,始终能保持冷静的头脑。
  这一局棋,下到晌午方始结束,俞立忠的黑子居然只输了三子。
  史家典称赞道:“俞少侠棋力至为不凡,乃是区区数年来遇到的少数高手之一!”
  俞立忠对自己只输三子也很满意,哈哈笑道:“哪里,先生必是未出全力,否则小可只怕要输百子以上!”
  史家典指头道:“不,区区确已使出浑身解数,弈棋不比其他技艺,如果心存谦让,那就不如不下此乃所谓奕道之忠诚!”
  俞立忠笑道:“先生午后方便的话,小可希望再领教一盘。”
  史家典推秤而起,含笑道:“好的,只要他们答应,区区无不奉陪!”
  他吩咐书童将棋秤收拾放到一边,便朝俞立忠深深一揖,转身开门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头未断时机未绝
上一篇:
第三十二章 山高水长车辚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