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2021-03-20 20:30:1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林歌和朱五绝随着过路客赵虹走了大半夜,在一处林中歇了一会,又继续动身向北方山中疾赶,到了天亮时,又赶了四、五十里地,三人便又在一处树林中歇下来。
  林歌问道:“还有多远?”
  赵虹道:“咱们跑得快,大概再赶个五十里就可到了。”
  林歌道:“我一直还没问你,你是怎么发现那狼人的?”
  赵虹道:“偶然发现的。”
  朱五绝道:“在哪里发现的?”
  赵虹道:“那地方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我发现他之后,便一路尾随他到达一座山谷,我看着他躲入山谷的树林中,那座山谷四面均是峭壁,我在那里监视了半天,没见他再走出来,才断定他必藏身
  于山谷的树林中。”
  林歌道:“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赵虹道:“四天前的事。”
  林歌道:“你发现他时,他可有异样?”
  赵虹道:“他腿上受伤,行动有些不便。”
  林歌道:“那是被我刺伤的。”
  赵虹道:“他虽然受了伤,可是仍然异常骠悍勇猛,我忖度一人收拾不了他,因此才想找你们合作。”
  林歌道:“此事关系金糊涂的生死,希望你说的是实情,否则我会杀了你。”
  赵虹笑道:“金糊涂对我成见太深,其实我赵虹并非如你们想像的那么坏,我有些自私倒是真的,人不自私天诛地灭。”
  朱五绝道:“客气,客气,就我所知,凡是与你交往的人没一个不吃亏上当;有钱的交上你这个朋友便倾家荡产,没钱的交上你这个朋友也一样倒霉——听说“穷秀才唐亮”的妻子被你拐跑了。哼哼,那个穷秀才什么都没有,就只有那么一个标致的妻子,不想竟被你拐跑了,害得他发了疯。”
  赵虹有些尴尬道:“不,那是别人对我恶言中伤,唐亮的妻子是自己愿意跟我走的,我何曾拐骗过她,而且……而且后来我想想不对,就把她撵走了。”
  林歌眉毛一扬道:“这岂不是始乱终弃?”
  赵虹道:“不对,这叫悬崖勒马。”
  林歌神情森然道:“哼,如果我是唐亮……”
  他心中充满憎恶之感,突然站了起来道:“好了,咱们走吧!”
  便在此时,忽听前面树林中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走?哪里走呀?”
  林歌一怔道:“是何方朋友?”
  那阴恻恻的声音道:“川中八丑,今天要在此地了结一段梁子,姓赵的留下,余者请后退百步,免遭池鱼之殃!”
  赵虹面色变了。
  朱五绝哈哈笑道:“赵兄,你怎么惹上了这许多难惹的人物呀?”
  赵虹铁青着脸道:“我见都不曾见过他们,何曾惹过他们!”
  朱五绝诧异道:“你没见过他们?”
  赵虹道:“不错!”
  朱五绝微微皱起眉头,他对川中八丑十分了解,知道他们是川中穷家帮的八个高手,为人虽然不见得正派,却很讲义气,不会无故找人麻烦,当下扬声道:“川中八侠,你们不在老家杀人放火,却跑来长白山找赵大侠为的何事?”
  那阴恻恻的声音道:“既是朱大侠动问,在下自当实告,你们刚才提到的那个穷秀才唐亮,他是敝帮之人,我们即是为他报仇而来的!”
  朱五绝道:“这么巧啊。”
  那阴恻侧的声音道:“我们找了他一年多,最近才知他到了长白。”
  赵虹大喝道:“你胡说!那穷秀才唐亮根本不是你们穷家帮的人!”
  那阴恻恻的声音道:“如若不是,我们何必跋涉数千里路来此找你算账?”
  赵虹道:“你们只是借题发挥,目的还不是为了想抢夺那批人参貂皮!”
  那阴恻恻的声音嘿嘿冷笑道:“姓赵的,你说这话的意思,想是要拉住朱大侠和林大侠,这个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好,可惜拨错一个珠子,你知道拨错一个珠子,那是差若毫厘,谬以千里!”
  话到末了,一团黑影突然从林中飘出,一瞬间眼前已立着一个长竹竿似的怪人!
  这怪人身高七尺,发长披肩,脸色惨白,面上没有三两肉,身穿一袭黑衫,人站在雪地上,特别的显眼,令人一见之下,全身毛发不觉倒竖起来。
  朱五绝知林歌不认识他,便笑道:“这位是‘刺竹鬼’,是八丑中学问最好的一个。”
  刺竹鬼冷冷吟哦道:“咬定青云不放松,出身原在破崖中,千锤万击还坚韧,任尔东南西北风!”
  朱五绝笑道:“抄袭之作。”
  刺竹鬼眼睛一瞪道:“我爱郑板桥,他写竹当今第一,把竹子写得活龙活现,我吟他的诗,怎说是抄袭之作呢?”
  朱五绝道:“我只爱吃笋炒肉,看见你,我就想起笋丝片等等,不由得叫我口水直流。”
  剌竹鬼怒道:“你想吃我?”
  朱五绝哈哈笑道:“胡说,你是人,不是竹笋,我怎么吃你啊。”
  正说着,对面林中又出现一个怪人,这人虽是飞扑而出的,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似是“滚”出来的,因为他个子太矮小,身高仅三尺,却又满身是肉,活像个大肉球!
  这矮人“滚”到刺竹鬼身边站住,大声道:“岁寒三友我为首,不开花也不结果,不论风雪有多大,万年长青便是我!”
  朱五绝微微一笑道:“这家伙绰号‘万年青’,可惜长不大。”
  一语甫毕,乍闻林中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吟声:“烟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醉开眼,疏影横斜安在哉,从教塞管催。”
  只听声音,便知是个美娇娘。
  林歌暗暗诧异,心想:敢情川中八丑也有女人,但既称“八丑”,怎么会有这样“娇美”的女子?
  正思忖间,只见一个女子从林中姗姗走出,林歌一见之下,差点失声大笑起来。
  原来,这女人的嗓门虽然娇美悦耳,人长的可完全不一样,她身材臃肿,一张国字脸,而且脸上布满雀斑,说多难看有多难看!
  朱五绝笑道:“林歌,这位姑娘名叫‘墨梅’,你若想知道‘墨梅’二字的出处,请多往她脸上打量几眼便知端的。”
  林歌见她脸上的雀斑很像朵朵梅花,心中明白,但他心地厚道,不敢表现出使对方难堪的表情,只淡淡一笑道:“岁寒三友松竹梅,川中八侠已见其三,另外的五位呢?”
  朱五绝道:“接下来该是‘五残灵’了——无耳麟何在?”
  “来啦!”
  一声怪吼,雪地上已出现一个大汉!
  这人虎背熊腰,身穿一件无袖兽皮衣,露出两条胳臂,臂上刺着鱼鳞花纹,看上去真像一只怪兽,更怪的是两只耳朵没有了。
  朱五绝道:“无牙凤何在?”
  林中响起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骂道:“姓朱的,你这头肥猪口上无德,我虽然无牙,可还有本事吃掉你哩!”
  话声中,一个半老徐娘走了出来,这妇人容貌奇丑,脸上满是皱纹,由于没有牙齿,嘴巴便皱成
  一团,虽然年龄不过五十,却像个老太婆。
  朱五绝笑道:“无牙凤,你还是这个调调儿,见面就说要吃人,不当人子。”
  接着又扬声道:“无鼻龟呢?”
  一个驼背人慢腾腾的走出来,这人鼻子没有,只有一个洞洞,他好像一只不喜开口的龟,默默的走过来,在无牙凤身边站定。
  朱五绝道:“林歌,这人生性不喜多开口,却又喜欢强出头,因此有一次被人一刀砍下,幸好他缩头得快,因此只伤了鼻子。”
  林歌道:“五绝,不要取笑人家。”
  朱五绝道:“不打紧,我跟他们玩笑开惯了,他们一见到我也是骂我肥猪。”
  又扬声道:“无眼龙,你还不游出来更待何时?”
  “哼!”
  人影一晃,一个彪形大汉跳了出来,这人满面于思,一只左眼蒙着一块黑眼罩,模样粗犷威猛已
  极。
  “还有那‘无毛虎’呢?”
  一声虎吼,从林中走出来一个矮胖汉子,这人头上无毛,光秃秃的像一颗肉球,脸庞呈三角型,还有一只朝天鼻,鼻孔大大的,相貌不雅之至。
  朱五绝含笑道:“代们这八个家伙真会装模作样,这儿又不是戏台,干么一个一个上场?”
  刺竹鬼冷冷道:“朱大侠,咱们是老朋友,我不跟你开玩笑,你和林大侠请站到一边去吧。”
  朱五绝道:“真要杀人?”
  刺竹鬼道:“不错!”
  朱五绝道:“延后五天如何?”
  刺竹鬼道:“为什么?”
  朱五绝一指赵虹道:“这位赵兄要带我们去抓狼人,他知道狼人的窝,你们若把他杀了,我们不但找不到狼人,还要赔上一个好朋友的命。”
  刺竹鬼道:“怎么说还要赔上一个好朋友的命?”
  朱五绝道:“我们一个好朋友中了百毒公主的毒,百毒公主要我们在四天之内抓到狼人,把狼人那批人参貂皮送去给她,此事要是办不到,我们那位好朋友就死定了。”
  刺竹鬼脸色微变道:“百毒公主也到了长白?”
  朱五绝点头道:“正是,你们当然知道百毒公主的厉害,她若拿不到那批东西,一定会迁怒于你们,那样一来,你们只怕也出不了长白山啦。”
  万年青道:“你们好朋友可是金剑葫芦客?”
  朱五绝道:“不错。”
  万年青眼睛一转,嘻嘻笑道:“我不喜欢金剑葫芦客,他死了才叫高兴!”
  朱五绝把脸一沉道:“你不喜欢他,我喜欢!”
  墨梅发出娇滴滴的声音道:“我也不喜欢金糊涂,有一次他把我整得好惨,把我倒吊在一棵老梅树
  上达三日之久,今日正好报仇雪恨。”
  林歌默察情势,心知不能善良,他不想躭搁时间,便开口道:“诸位,你们当真要找赵大侠替穷
  秀才报夺妻之仇吗?”
  刺竹鬼道:“是的,穷秀才是我们穷家帮的人,他一生贫穷,只得那么一个娇妻,谁知这姓赵的不是东西,竟然见色起意夺人所爱,这样的人简直混蛋透顶,该杀!”
  林歌道:“你们之间的事,我和朱五绝不想过问,不过我们现在需要赵大侠领路,诸位如肯延后五天再与赵大侠解决纠纷,林歌感激不尽,要是不能,那只好各凭本事干一干了。”
  万年青哈哈大笑道:“林大侠这个要求,我们本该答应,只是这姓赵的滑溜得紧,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啦!”
  无耳麟粗声粗气地道:“对!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他,今天非解决不可!”
  林歌道:“如此,只好得罪了。”
  他上前三步,微微一笑道:“林某先领教高招,哪位肯赐教?”
  他不愿造成大伤亡,故想单打独斗,折折川中八丑的锐气,使他们知难而退。
  无耳麟是火爆脾气,立刻迈步而出道:“好呀!我来领教!”
  万年青为人精明,知道己方八人单打独斗绝非林歌之敌,忙道:“且慢!”
  无耳麟停步道:“怎么呢?”
  万年青道:“我们这回是来为唐亮报仇的,报仇跟切磋武功不一样,不必讲究江湖规律。”
  无牙凤哇哇怪叫道:“对!对!大伙儿一起上啊!”
  八人纷纷亮出兵器,有峨嵋刺、双板斧、长剑、乾坤圈、长鞭、砍山刀、判官笔、三节棍,不由分说,一齐向林歌三人扑了过来。
  朱五绝大骂道:“妈的头,你们不要命啦?”
  他手上没有武器,因为他一身功夫都在拳掌上,他在拳掌上的功夫当今无出其右,看见无鼻龟和无毛虎向自己扑来,双掌齐扬,右手去抓无鼻龟的长鞭,左手切向无毛虎的右腕。
  无毛虎使的是三节棍,他出招极妙,三节棍一经使出,一招三式连续发出,令人防不胜防,但是朱五绝乃是列名十大高手的人物,对各种武器都有很精深的认识,他一掌切出便已制敌机先,顿时迫得无毛虎撤招急退。
  与此同时,朱五绝的右手已抓住了无鼻龟的长鞭,但说是抓住,也可说是被长鞭卷住,无鼻龟的长鞭是皮制的,好像一条蛇,拍的一声脆响,鞭梢便卷上了朱五绝的手腕。
  朱五绝大笑一声,运起内家真力向上一扯,无鼻龟顿如纸鸢离地飞起。
  不过,无鼻龟绝非弱者,他身子飞起时,便在空中来个连环踢,攻击朱五绝头部,踢出的力道异常凌厉!
  无毛虎也在此时变招攻出,三节鞭“呼!”的猛扫朱五绝下盘……
  那无耳麟和无眼龙则同时攻上林歌,前者使一对乾坤圈,后者使一对判官笔,林歌等于一剑独对四件兵器,但他是会者不忙,长剑轻拨巧打之下,就已化解了对方的一阵猛攻,然后展开反击,长剑吞吐之间,已稳稳占了上风……
  刺竹鬼、万年青和墨梅三人则攻上赵虹,他们“岁寒三友”默契极佳,刺竹鬼身高七尺,他的峨嵋刺只攻击赵虹头部,万年青身子矮小,他的双板斧便攻击赵虹的下盘,墨梅则选择赵虹的“中段”运气直刺,一上来便杀着连施,攻势猛烈已极。
  过路客赵虹使的是一柄七星宝刀,他称绝武林的一路刀法就叫“七星花刀”,有神鬼莫测之妙,这时虽然以一敌三,仍表现得游刃有余,七星宝刀闪闪而动,但见空中刀如星闪,上下翻动间,竟一一将“岁寒三友”的攻击完全化解,确然不愧是“十大”中的人物。
  但“岁寒三友”存心要他的命,故出招异常狠辣,着着硬碰硬攻,颇有不惜同归于尽之态。
  这场搏斗,最轻松的是林歌,他的剑法已练到超凡入圣的境界,眼前与他对打的无耳麟和无眼龙武功虽属第一流,却不是他会过中最难对付的劲敌,他若想杀人,几乎两三招便可办到,但他觉得川中八丑并无取死之罪,故不愿下重手,他虚应故事的与对方二人拆了数十招后,便开口道:“诸位,我那位朋友命在旦夕,片刻躭搁不得,请接受我的要求,把此事延后五天再来解决如何?”
  无眼龙大吼道:“少废话,川中八丑不是省油的灯,你姓林的有本事把我们杀了便罢,否则咱们拼到死为止!”
  话声中,一对判官笔悍然猛点猛刺,凶得像张牙舞爪的厉鬼。
  无耳麟道:“是啊!你有本事把我们杀了,姓赵的便让你带走!”
  乾坤圈一左一右,连续施出狠招。
  林歌忽然笑道:“你们为朋友报仇雪恨,义气可嘉,我干么要杀你。不过我为了救好朋友的命,说不得只好得罪了。”
  “了”字一落,蓦地跳起,两脚分左右弹出,其快如电,只听“砰!砰!”二响,无耳麟和无眼龙登时一呆,萎然倒下。
  原来林歌这两脚踢得十分高明,同时踢中了他们的章门穴,就这样把他们制服了。
  另一边,朱五绝斗无鼻龟和无毛虎虽然占了上风,但一来他赤手空拳,二来也不想伤人,因此打不出结果,还在那里缠斗不休。
  赵虹可不一样,他出手极之可怕,每一刀都往“岁寒三友”的致命要害上招呼,幸好“岁寒三友”的身手高于“五残灵”,因此双方打了个平手。
  另一个无牙凤一直找不到出手的机会,这时一见无耳麟和无眼龙被打倒,怕林歌续下重手,连忙挥刀而上,呼呼呼便是三刀!
  林歌挥剑格挡,很轻松的就将她震退三步,笑道:“你再发一刀,我便叫你躺下。”
  无牙凤怪叫道:“扯你娘的蛋,老娘再发一千刀,你也奈何不了老娘!”
  纵身扑前,扬刀便劈!
  谁知一刀尚未劈出,便觉眼前一花,继之腰上一麻,整个人顿如泄了气的皮球,砰然摔倒在地。
  她实在不知林歌使什么身法和手法点了自己的穴道,一时为之目瞪口呆。
  林歌冲着她笑一笑,便仗剑向朱五绝那边走过去,大声道:“五绝,要我帮忙吗?”
  朱五绝大叫道:“不必,你去支援赵虹,别叫他给伤了!”
  说这句话时,他突然使了个花步,胖腰一扭,瞬间欺近无毛虎身边,一拳击出,只听“砰!”的一声,无毛虎登时直颠出去。
  标歌见他稳操胜券,便转去赵虹那一战圈,赵虹的“七星花刀”确具神妙,独斗“岁寒三友”仍然占尽优势,只不过“岁寒三友”一向心意相通,联手对敌的经验十分丰富,虽然收拾不下赵虹,一时也还支持得住。
  赵虹却想赶快把他们杀了以除后患,看见林歌过来,便道:“林大侠,你帮我收拾一个,川中八丑怙恶不悛,个个该杀,你出手不用留情!”
  林歌听了这话,反而有些犹豫,只因他已知赵虹是个品行不良的人,而川中八丑虽然也不是好东西,他们此次却是为替穷秀才出一口怨气而来的,他一向最欣赏讲义气的人,故对川中八丑颇有好感,心想自己若出手相助,赵虹压力一轻,必对另二丑痛下杀手,他实在不希望川中八丑死在赵虹的刀下,因此踌躇不决,不敢立刻上前助战。
  就在这时,忽听又是“砰!”的一声,那边的朱五绝已一拳将无鼻龟打倒在地。
  无毛虎眼见己方败势已定,便抢前一手揽起无鼻龟,顿足纵退,叫道:“兄弟,咱们暂退,改天
  再来!”
  一溜烟便飞入林中去了。
  岁寒三友一看这情形,也不敢再恋战下去,一声呼啸,同时纵退遁入林中,迅速的逃去。
  赵虹没有追击,他返身走到无耳麟、无眼龙和无牙凤跟前,七星宝刀一扬,便要砍下。
  林歌一剑架了过去,道:“赵兄,你这是干什么呢?”
  赵虹面色一红道:“林大侠有所不知,这些人不除,后患无穷,他们顽强得很,不达目的是绝不会甘休的。”
  林歌道:“这三人是我打倒的,由我来处理好吗?”
  赵虹道:“最好废去他们的武功,免得阴魂不散。”
  林歌不答,分别挥掌拍开无耳麟、无眼龙和无牙凤受制的穴道,然后才说道:“三位,我们为了救金糊涂的命,必得腰赵大侠带路去找狼人,所以仍是刚才那句话,你们要与赵大侠解决纠葛,还请延后五天,现在请去吧!”
  无耳麟三人经他一拍之下,全身血气立告畅通,当即各拾兵器跳了起来,急遁而去。
  赵虹苦笑道:“林大侠,你这是纵虎归山,后患无穷,可惜!可惜!”
  朱五绝道:“后患?这对我们有何后患?”
  赵虹道:“川中八丑凶悍残暴,比一般占山为寨的强盗还可怕,他们老远跑来长白,不可能只为了要杀我,他们一定也在觊觎那批人参貂皮,你们不乘此收拾了他们,反而纵之离去,真是没来由。”
  林歌微微一笑道:“那批人参貂皮不是你我之物,谁都有权利去争取,只要各凭本事,不使诈术,谁先拿到就是谁的,我们不能为了要拿那批东西而杀人,是不?”
  赵虹为之语塞。
  林歌纳剑归鞘,说道:“躭搁了不少时间,咱们快上路吧。”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四
上一篇:
十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