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2021-03-20 20:39:2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黑下来了。
  赵虹一手提着一篮食物,一手提着一副脚镣进入他们三人安身的兽洞,告诉林歌:老奶奶有令,要他带上脚镣。
  林歌乖乖的带上了。
  他自觉有把握逃出广寒谷,但问题是朱五绝和金糊涂都带着脚镣,他们绝对逃不了,既然他们两人逃不了,自己单独逃走又有何用?
  赵虹将篮子里的食物取出,放在他们三人面前,笑道:“老奶奶要你们三人今夜就在此洞睡觉,明天便分派你们工作。”
  金糊涂问道:“做什么?”
  赵虹道:“这谷中共有三十六个兽洞,养着三只老虎,五只花豹,七只大熊、十二只猩猩,此外尚有十多只野狼。这些野兽分住在十几个兽洞中,每天都要喂它们食物,还要清理它们的粪便。明天开始,这些事情要归你们三人负责。”
  金糊涂道:“你呢?”
  赵虹道:“我现在升了一级,是百兽山庄的副总管了。”
  “副总管是干什么的?”
  “烧饭。”
  “糟了。”
  “你说什么?”
  金糊涂不回答他的问话,而转对林、朱二人说道:“今后咱们要小心食物有毒。”
  赵虹怒道:“姓金的,你老是跟我过不去,难道说我姓赵的真的如此不可交么?”
  金糊涂道:“你姓赵的为人如何,就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赵虹哼了一声,掉头走去。
  金糊涂道:“慢着。”
  赵虹停步冷冷道:“何事?”
  金糊涂笑道:“想跟我交朋友,得先巴结我一下,拿些酒来给我喝喝。”
  赵虹道:“此地无酒。”
  金糊涂道:“不可能,这广寒谷冷得要死,没酒喝怎么活下去?”
  赵虹道:“她们从不喝酒。”
  金糊涂道:“她们不喝酒,并不表示此地无酒,你去问问嫦娥姑娘,如果她希望我屈服,先拿些酒来给我解解渴。”
  赵虹道:“好,我去说说看。”
  他出了兽洞,一迳回到山庄,来到老奶奶,嫦娥、云英烤火的一间堂屋,躬身道:“启禀老奶奶,小的将食物送去了。”
  老奶奶问道:“林歌带上脚镣没有?”
  赵虹道:“带上了。”
  老奶奶道:“有没有说什么?”
  赵虹道:“没有,只是那金糊涂说要喝酒,他说嫦娥姑娘如要他屈服,先拿些酒给他喝喝。”
  嫦娥听了冷笑道:“他真这样说了!”
  赵虹道:“是的。”
  嫦娥道:“好,我去拿。”
  她起身入房,不久便取出一只锡壶,递给赵虹道:“你拿去给他。”
  赵虹应是接过,随即转身出屋,拐过一个弯,估计嫦娥已看不见自己,便举起锡壶,嘴对嘴偷喝了一口……
  在堂屋中的老奶奶见赵虹出去之后,笑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嫦娥道:“尿。”
  老奶奶大笑起来。
  云英毕竟是个少女,听了脸上发红道:“娘,这不大好吧?”
  嫦娥冷笑道:“怎么不好?”
  云英道:“我……我觉得他们三人都不太坏,不该这样虐待他们。”
  嫦娥冷哼一声道:“英儿,如果你想在此住下去,就别说这种话,奶奶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天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要是不信,将来总有一天要吃大亏!”
  云英低首不敢再说了。
  老奶奶笑个不停,道:“不知他会不会喝?要是喝了,哈哈……哈哈……”
  嫦娥也笑了。
  一会之后,赵虹回来了,一脸尶尬地道:“嫦娥姑娘,他……他……”
  嫦娥急问道:“喝了没有?”
  赵虹道:“没有,他只闻了一下就扔掉了,还破口大骂,骂得很难听呢。”
  嫦娥怒道:“他怎么骂?”
  赵虹道:“小的不敢说。”
  嫦娥心知一定很不雅,也就不敢叫他说出,脸色一沉道:“三天之内,不准给他食物!”
  赵虹躬身道:“是。”
  云英发现他面色有些不对,问道:“赵虹,你面色有些苍白,怎么啦?”
  赵虹忙道:“没有呀!”
  云英忽然笑道:“你是不是偷喝酒了?”
  赵虹登时面红耳赤,急急摇头道:“没有!没有!小的怎么敢呢!”
  嫦娥也觉他神色有异,不禁颦眉道:“说实话,你是不是偷喝了?”
  赵虹对她似甚畏惧,竟不敢否认,跪下磕头道:“姑娘恕罪,小的一时忍……忍不住,偷……偷喝了一口……”
  嫦娥美丽的脸上飞起两朵红云,一脚踢了出去,喝道:“混帐!那也是你喝得的么?你只配喝狗尿,居然敢……敢……”
  赵虹被踢得翻了一跟斗,赶紧又跪好姿式,连连磕头道:“姑娘饶恕,小的该死,小的是不配,小的自打嘴巴便了。”
  说着,就自打嘴巴起来。
  嫦娥喝道:“滚!”
  “是,多谢姑娘!”
  赵虹爬起来跑入屋子里去了。
  老奶奶笑得前仰后合,眼泪就笑出来了,道:“嫦娥,你真绝?连尿都不准让他喝一口,哈哈……哈哈……”
  嫦娥冷笑道:“这家伙品行卑下,狗都不如,让他喝了去,对我是个侮辱。”
  云英道:“娘,这个人心机很重,当心他采取报复手段。”
  嫦娥道:“不怕,他已被我彻底折服,现在就像一条狗一样。”
  云英道:“娘,你到底打算怎样处置他们三人?”
  嫦娥道:“就让他们充当兽奴嘛。”
  云英道:“永远不放他们回去?”
  嫦娥道:“不错。”
  云英道:“我瞧那金糊涂很有骨气,是一条豪爽的汉子……”
  嫦娥眼睛一瞪道:“你想说什么?”
  云英道:“我想……我想……一个有骨气的男人未必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所以……所以……”
  老奶奶突然神情一严,插口道:“英儿,你娘已在我面前立了誓,所以奶奶才收她为女,传她绝世武功。而你,当初我们把你带到此处时,你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说的?”
  云英面色一变,低下头道:“是,英儿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老奶奶冷峻一笑道:“这两天,我觉得你变了,现在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想练成绝世奇功,成为举世无双的一代奇女子呢?还是想嫁人做庸庸碌碌的妇人?”
  云英嗫嚅道:“我……我……”
  老奶奶目中闪过一抹杀气,道:“不要紧,你老老实实告诉奶奶,如果你想嫁人,奶奶会成全你。”
  嫦娥偷偷向云英使了个眼色,笑道:“娘,英儿只是在跟我开个玩笑,您老别当真,她当然希望自己练成您的绝世奇功,将来成为举世无双的一代奇女子。”
  云英道:“是啊,英儿已练成奶奶的三成武功,怎敢半途而废啊。”
  老奶奶道:“既如此,今后不准乱说话,更不准在心中有男人的念头!”
  云英唯唯答道:“是,英儿不敢了。”
  老奶奶道:“我看你这两天有些心神不宁,这样好了,你进入九幽地心室去静坐数日,洗涤洗涤你的脑中绮念。”
  云英道:“是。”
  老奶奶道:“这就下去吧!”
  云英看了嫦娥一眼,委委屈屈的起身,转入屋中去了。
  她来到后面厨房,看见赵虹蹲在灶前取暖,便向他说道:“赵虹,替我准备五天的食物。”
  赵虹一跳而起道:“是,云英姑娘欲去何处?”
  云英道:“不去何处。”
  赵虹一呆道:“那准备五天的食物干么?”
  云英道:“吃呀!”
  赵虹一脸迷惑道:“吃?姑娘一日三餐都不跟着老奶奶和嫦娥姑娘一道吃的么?”
  云英板起脸孔道:“你别管,替我准备就是了!”
  赵虹道:“现在?”
  云英道:“不错。”
  赵虹立刻动手切了一大包腊肉,又从菜橱里取出几十个烤好的马蹄烧饼,再用一个大水桶装满许多冰块,便一手拿食物一手提水桶道:“姑娘请带路,小的替你送去。”
  云英却从他手里接过食物和水桶,道:“不必,你站在这里,不准走出一步。”
  说罢,掉头便往外走。
  赵虹忽然笑道:“小的明白了,姑娘是要进入‘九幽地心室’练功是不?”
  云英倏地转身瞪视着他,声色严厉的问道:“九幽地心室这几个字你从哪里听来的?”
  赵虹吓得矮了半截,连连哈腰拱手陪笑脸道:“姑娘息怒,小的是前几天无意间听老奶奶说起的,其实……其实小的也不知道九幽地心室在何处。”
  云英一哼,转身而去。
  赵虹待她步出厨房后,面上便浮起一抹诡笑,悄悄走到门口,凝神运耳谛听云英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      ×      ×

  次日一早,赵虹很勤快的把早膳端上饭厅桌上,便去恭请老奶奶和嫦娥进来用膳。
  老奶奶进入饭厅便问道:“昨晚云英姑娘可曾向你要食物?”
  赵虹恭声道:“有的,小的已经拿给她了。”
  老奶奶道:“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赵虹道:“没有,她只说需要五天的食物,小的便给他几十个马蹄饼和一些腊肉。”
  老奶奶以锐利的目光注视他半晌,道:“你没有问她欲去何处?”
  赵虹道:“小的问了,但是云英姑娘没说。”
  老奶奶“唔”了一声,便与嫦娥坐下用膳,赵虹神色有些不安,躬身道:“老奶奶,小的这便送饭去给他们三人吃,老奶奶可有吩咐?”
  嫦娥答道:“只给朱五绝和林歌吃,金糊涂让他挨饿!”
  “是!”
  赵虹匆匆回到厨房,提着一篮食物走出山庄,却没有走向林歌三人安身的兽洞,而闪入庄左的一片树林,藏在树林里窥视庄中的动静。
  一会之后,便见老奶奶和嫦娥神色惨白的从庄中踉跄而出,两人似乎着了道儿,身形摇摇欲倒,老奶奶双手按着腹部,举目四望,厉声道:“赵虹!你这条恶狗!你竟敢在食物中下毒,你给我滚出来!”
  赵虹摒息静伏林中,不敢现身出去。
  老奶奶和嫦娥腹部似乎绞痛万分,额上直冒冷汗,两人在雪地上颠行几步后,似已无力支持,蹲在雪地上呻吟起来。
  林歌三人在兽洞中听到声音,一齐走出洞外察看,发现老奶奶和嫦娥蹲在雪地上,情知有异,便拖着沉重的脚镣赶了过来。
  朱五绝首先赶到,他一看她们面色惨白,冷汗如雨,大吃一惊道:“你们怎么啦?”
  老奶奶怒不可遏道:“那条恶狗!他在食物中下了毒,我们……我们中毒了!”
  林歌急问道:“中什么样的毒?”
  老奶奶痛苦的呻吟道:“不……不知道,我……我肚子有如刀割……”
  嫦娥也痛苦难当,倒地缩成一团。
  林歌忙道:“五绝,快动手救人!”
  他一面说一面趋至老奶奶身前,立刻把手指伸入老奶奶的嘴里,用力挖她的喉咙,只挖了几下,老奶奶便“哇!”的一声吐出一大滩秽物。
  朱五绝正要如法炮制,嫦娥却举手将他格开,呻吟道:“不,由他来!”
  金糊涂一怔道:“我?”
  嫦娥道:“嗯……”
  金糊涂不禁暗骂道:“这婆娘可作怪,命在危急居然还要挑选救命之人。”
  不过,救人要紧,他也不敢怠慢,立刻照林歌的方法,将手指伸入她喉咙挖动,三挖两挖挖得她大吐特吐了。
  林歌道:“这样还不行——五绝,你懂得解毒,快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朱五绝道:“灌馊水可以解毒,我去厨房瞧瞧有没有馊水。”
  说毕,掉头往庄内疾去。
  这时候,老奶奶忽然“啊!”的大叫一声,两眼一翻,身子一阵抽搐,登时断气了!
  林歌大惊道:“啊也!她死了,这么快?”
  一语未了,嫦娥也发出一声惨叫,两眼暴瞪,突告毙命!
  金糊涂愕然道:“乖乖龙的冬,她们中的什么毒竟死得这么快?”
  朱五绝一听她们死了,便转回来,神色凝重地道:“他妈的,姓赵的果然不是东西——对了!还有一个云英,她必然也中了毒,我去瞧瞧!”
  说罢,急急忙忙赶入庄去。
  林歌正想伸手入老奶奶的怀中搜出打开脚镣的钥匙,蓦闻一道暗器破空呼啸而至,慌忙往后倒纵一大步。
  “嗖!”
  一把飞刀从面前电射而过!
  金糊涂大怒道:“狗娘养的东西,有种滚出来!”
  赵虹从树林中纵了出来,大笑一声道:“金糊涂,莫逞口舌之利,姓赵的就来掂掂你的分量!”
  七星宝刀“呛!”的出鞘,人似巨鸟般飞扑过来。
  林歌和金糊涂都是手无寸铁,而且脚下系着笨重的脚镣,心知在此情况下很难与他对敌,但是他们可不愿束手待毙,当即错掌挫腰,准备迎战。
  朱五绝关心云英的安危,独自跑入庄内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九
上一篇:
十七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