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2021-03-20 20:42:5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数日后,林歌三人带着人参貂皮和狼童走出了长白山,在就近的镇上买得一辆马车,将狼童和人参貂皮装上车厢,便动身返回中原……
  一路上,金糊涂一直神情落寞,郁郁不乐。
  林歌知他是受了嫦娥两度挫折而不开心,便安慰道:“不要泄气,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如与她动手,一样要落败,由此可知,武技这东西是学无止境的,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话真是对极了。”
  朱五绝道:“正是,好在她们不是坏人,败在她们手里也没什么要紧。”
  金糊涂怏怏道:“我……我要金盆洗手,从此退出江湖,不再谈武了!”
  林歌一怔道:“为什么?”
  金糊涂叹息道:“我苦练十多年的武艺,把头发都练白了,却不道竟被一个姑娘轻轻易易击败,似这般情形,我还练个屁!”
  林歌道:“你练武如是希望天下第一,那一定有苦恼。”
  金糊涂嚷道:“不能得天下第一,得天下第二也成呀!”
  林歌道:“我不是第一,你也不是第二。”
  金糊涂道:“正是,和她们一比,咱们都成了三脚猫,因此我才心灰意冷,决定退出武林,从此不再谈武。”
  林歌道:“度话,你练武的目的只要不是为了出风头,三脚猫就三脚猫又有何妨!”
  金糊涂道:“可是我自出道迄今,只败给你一场,其余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我一直以为我是天下第二呢。”
  朱五绝嘻嘻的笑道:“老兄,你好像忘了我朱五绝了,我姓朱的也不是好打发的哩!”
  金糊涂又叹了一声道:“我要找凌波仙子去,跟她成亲,过平平凡凡的日子算了。”
  林歌道:“如此亦佳,抱朴守拙,乃涉世之道也。”
  又过了数日,马车走到河南北部,估计再走七、八天便可到家了。
  这天,马车正在一条荒凉的山路上奔驰的时候,蓦地一声箭响,路上射落一支响箭!
  林歌即时刹停马车,向坐在自己身边的金糊涂笑道:“有人打劫来了。”
  金糊涂骂道:“他妈的,这不是太岁头上,老虎头上拍苍蝇么?”
  朱五绝在车厢里问道:“林歌,什么事啊?”
  林歌道:“有人发射响箭,大概是拦路行劫的小毛贼,你好好看住狼童和那批东西,不要轻易离开。”
  对付一般强盗响马,他和金糊涂自是应付裕如,所以他一点不担心,反而觉得十分好玩。
  可是,响箭射落前面路上之后,却久久不见有劫匪现身。
  金糊涂举目四望,讶然道:“奇怪,怎么不见一个人影?”
  林歌端坐车座上不动,道:“再等一等看,如是劫匪,一定会出现。”
  又等了一会,仍无一点动静。
  林歌便从车上跳下,走去拔起响箭一看,这才发现箭上绑着一小券纸,当即解下纸券,扔掉响箭,回到车座上坐下,笑道:“是一封信,说不定是水蜜桃捎来的呢!”
  这当然是一句笑话,他一边说一边展开字柬,一看之下,顿时呆了。
  一旁的金糊涂也看到了字柬上的字,他惊得跳了起来,大叫道:“我的天!有这种事么?”
  朱五绝撩开车厢前面的篷布,探头出视,问道:“什么玩意?”
  林歌便将字柬递给他看。
  原来,字柬上是这样写的:“金糊涂:你的情人凌波仙子正在我手中,如果你不愿见她受到伤害,立刻驾车前来六河沟相见,过午不候。”
  字柬上没有署名,但一看就知是勒索的!
  朱五绝吃惊道:“凌波仙子在他手中?金糊涂,这是冲着你来的呀!”
  金糊涂面色变得很难看,沉声道:“这件事很奇怪……”
  杯歌道:“正是,他要咱们驾车去,分明是要咱们拿车上的东西交换凌波仙子,可是他怎知咱们车上载着有价值的东西?前往长白雪企图夺取人参貂皮的那些武林朋友不是都死光了么?”
  金糊涂冷笑道:“其次:就算他知道咱们车上载着许多人参貂皮,他也不可能这样快就抓到凌波仙子,我看这必是哄人的,不要理他!”
  林歌道:“不要理他么?”
  金糊涂道:“嗯,不要理他。”
  虽是这样说,口气已不太坚定了。
  林歌道:“万一他真的抓到了凌波仙子,不理他岂不糟糕?”
  金糊涂最近想念凌波仙子想得特别厉害,闻言心更动摇了,神色黯然道:“就算他当真抓到了凌波仙子,他若想要车上那批东西,那也是不能答应的。”
  林歌道:“你是说凌波仙子的命不及人参貂皮重要?”
  金糊涂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当初咱们讲好了的,拿到人参貂皮之后,我和朱五绝各取十分之一,其余的归你所有,而这个人若是想进行勒索,他一定要全部而不是只要我的那一份。”
  林歌道:“他当然是要全部。”
  金糊涂道:“所以我怎么能答应呢?”
  林歌道:“五绝,你意下如何?”
  朱五绝道:“如果凌波仙子落在歹人手中,那当然非救不可,不过我实在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
  林歌道:“有一点咱们却要相信。”
  朱五绝道:“哪一点?”
  林歌道:“对方一定不是个小毛贼。”
  朱五绝点头道:“不错,一万个小毛贼加起来也不敢向金糊涂进行勒索。”
  林歌道:“何况还有你我两人在呢。”
  朱五绝道:“对呀!这样看来,咱们可不能等闲视之了。”
  林歌问道:“他说‘过午不候’,现在距午时尚有一个时辰,你知道六河沟在何处?”
  朱五绝道:“往前不多远,转入通往山西之路,前行不远便是六河沟,位在漳河南岸。”
  林歌道:“该地情况怎样?”
  朱五绝道:“河沿太行山脉,居民不少,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林歌立即驱车前进。
  金糊涂道:“林歌,这可是你自愿的,万一出了事可别怪我。”
  林歌笑道:“我怪你干么?”
  金糊涂道:“果真凌波仙子在他手中,他若要车上的东西,你怎么办?”
  林歌道:“给呀!”
  金糊涂道:“可是……”
  林歌道:“不要紧,反正水蜜桃不知道咱们损失了一车人参貂皮,那天她轰咱们出门,也是为了要咱们去救凌波仙子的呀!”
  不错,当初金糊涂和朱五绝为了要林歌同去长白雪翦除狼人,向水蜜桃谎称凌波仙子落入狼人手中,水蜜桃这才答允林歌出门;换言之水蜜桃只要见到凌波仙子无恙便不会追究其他了。
  朱五绝哑笑道:“他奶奶的,真是一语成谶!”
  金糊涂心中很不安,他虽然担心凌波仙子落入歹人手中是事实,但也明白林歌需要银子去养活那及人善堂的五十多个孤儿,而车上的人参貂皮正是林歌之所需,他实在不愿林歌失去车上的东西,因此心情十分矛盾苦恼。
  林歌见他忧形于色,便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别发愁,等救回凌波仙子之后,咱们再抢回东西,总要叫那家伙赔了夫人又折兵!”
  金糊涂叹道:“用词不当,凌波仙子怎么是他的‘夫人’!”
  林歌哈哈大笑起来。

×      ×      ×

  六河沟到了。
  这是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距河流不远的地方有个镇甸,远处则是太行山,风景虽不甚美,给人的感觉却极朴实,绝对看不出一点暴戾之气。
  马车行到距镇上不远之处,忽见有个小童由草丛里跳出来,迎上马车叫道:“喂!你们二位大爷哪一位最糊涂?”
  林歌停住马车道:“小弟,你说什么?”
  小童道:“我要和一位名叫‘最糊涂’的人说话,你是不是?”
  林歌道:“是金糊涂还是最糊涂?”
  小童呆了呆道:“我……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叫什么糊涂的。”
  金糊涂生气道:“不是最糊涂,是金糊涂!”
  小童神色茫然道:“哦……”
  金糊涂道:“你找我干么?”
  小童道:“你就是最糊涂么?”
  金糊涂道:“金糊涂!”
  小童道:“哦哦,你就是金糊涂么?”
  金糊涂道:“是。”
  小童笑道:“你很糊涂么?”
  金糊涂把脸一沉道:“小孩子跟大人说话不可无礼,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
  小童道:“有个人要我传话给你,他要你们将马车开到水鬼口那里。”
  金糊涂问道:“水鬼口在哪里?”
  小童遥指河流下游道:“在那边,下游三里外有个大旋涡,那就是水鬼口了。”
  “河上有个大旋涡?”
  “是啊。”
  “那人是谁?”
  “我不认识。”
  “他多大年纪?”
  “好像比你大些。”
  “长得什么模样?”
  “有胡子,鼻子大大的。”
  “身上带着什么武器?”
  “没有呀。”
  “只他一个人?”
  “是啊。”
  “他还说什么?”
  “他说你们到达水鬼口后,可将车上的东西搬上一条停泊在岸边的小船。”
  “还有呢?”
  “没有了。”
  “好,谢谢你。”
  “那人还说……”
  “还说什么?”
  “他说你会给我一两银子。”
  “放屁!”
  “哦?你要赖么?你那么大一个人,还跟我耍赖么?我告诉你,我小黑驴可不是好惹的,我在这里等了你们很久很久,你不给我银子,我可要开骂了!”
  金糊涂差点气死,但觉被他骂了更不好受,只得掏出一两银子扔给他,喝道:“快滚!”
  小童检起银子,眉开眼笑,飞也似的跑了。
  金糊涂愤怒道:“他妈的,逮到了那家伙,你们看我如何整理他好了!”
  林歌笑道:“不要生气,这个时候最须要冷静,心浮气躁,最易为敌人所乘。”
  金糊涂深深做了一次呼吸,道:“好了,开车!”
  于是,马车沿着河流往下游走,越往下走景色越显荒凉,而河面也越形宽大,河流急却听不到什么声音,显示河水极深……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二十一
上一篇:
十九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