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中短篇集 正文

花复仇
2021-02-28 17:20:3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七只黄黄的小蝴蝶从一方轻纱中被释放了出来,立刻恢复它们活泼灵巧的美妙姿态,在空中翩翩飞舞,构成一幅美丽的情景。
  但只一眨眼工夫,蓦然一道剑光冲鞘而出,在那七只小蝴蝶中间搅起数朵剑花,刹时黄黄的小翼片如雪花般飘飘而下,那七只小蝴蝶变成了没有翅膀的爬虫,纷纷落地,在地上蹒跚爬行……

×      ×      ×

  放出小蝴蝶的是个中年女人,她气质高贵,但脸上罩着一片冷霜,再加上一身黑衣服,以致看上去没有一点令人可以亲近的女人味。
  拔剑袭击小蝴蝶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的五官和体格相当出众,刚刚挥剑伤蝶的动作亦可谓神妙绝伦,可是在他的脸上非但找不出一丝得意的表情,反而当那中年女人蹲身去检视地面上那七只小蝴蝶时,神色充满惶恐与不安。
  “最后一剑的准头差了些。”
  中年女人仔细看过每一只失去翅膀的小蝴蝶后,慢慢站起身子,轻轻吐出这句话。
  那青年更为惶恐,垂首无言。
  中年女人的嘴角忽然出现一抹微笑,接着道:“不过,也算难能可贵了,以前为师与先夫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成就没有你这么高。”
  青年听了这话,先是一楞,继而满脸通红,由于心情太激动,眼泪竟都掉下来了。
  中年女人讶然道:“你怎么啦?”
  青年低头哽咽道:“没……没什么,弟子……弟子太高兴了!”
  是的,他太高兴了,同时心中也充满感激之情,只因过去的十九年,将近七千个日子里,他从不曾见过她有过一次笑容,也从不曾听过她对自己有过一句褒奖的话,今天终于见到她的笑容,听到她的赞许,叫他怎不为之感激涕零?
  中年女人明白了他的心情后,脸上再度露出那稀有的微笑,道:“现在再试试你的‘弹指毒沙’,那树上有一只野画眉,把它打下来!”
  “是。”
  青年从怀中掏出一只小木盒,小心翼翼的揭开,将右手中指伸入盒中,在指甲内沿塞上几粒黑沙般的东西,然后收起小木盒,猛可一转身,曲指向上一弹。
  “吱!”
  树上一只野画眉掉了下来,在地上拍动几下双翼,随告死亡。
  中年女人走过去拾起那只画眉鸟,看看它被打中的左眼,随即往树下一扔,说道:“成了,对付那姓甘的老匹夫,这一招可能更有用”
  青年看着那只死画眉鸟,似乎有些不放心,乃再拔剑出鞘,举步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
  “那……那毒沙的毒性很强,万一有别的动物吃了它的尸体,一定会被毒死,所以最好把它……”
  “掩埋”两个字尚未出口,他发现她的眸子里迸现怒芒,就赶紧闭嘴,不敢再往下说。
  中年女人好像很容易动肝火,以近乎憎恨的严厉目光注规他好半晌,才冷冷道:“花复仇,你连动物都不忍见其死亡,又怎能替为师去报杀夫之仇?”
  青年花复仇连忙收剑入鞘,躬身道:“师父责备极是,弟子知错了。”
  他以为又要挨上几个耳光和一顿不堪入耳的臭骂,但今天情形不同,中年女人只冷哼一声,轻叱道:“去叫老驼子替你打点行装,准备午后动身!”

×      ×      ×

  老驼子其实并不很老,年纪还不到六十岁,如果不是驼背的话,他还是个相当好看的男人。他的掌上功夫可以开碑裂石,毫无疑问是个武林高手,但他在这深山木屋中,却是个仆役,烧饭、洗衣及一切生活所需,都由他一人张罗负责。
  这天午饭过后,他把一只包袱交给花复仇,却又把花复仇手边的那把长剑要了过去。
  花复仇不解,问道:“花叔,你要我空手下山不成?”
  老驼子没有答话,回答的却是中年女人:“你不能带剑下山,这样才有机会混入神刀山庄也才有机会接近甘铁民。”
  花复仇明白其意,点了点顕。
  中年女人默默的凝规他良久,才又开口道:“花复仇,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武林中有一对人称‘神仙侠侣’的夫妻,男的叫‘花五郎’,女的叫‘梅亚仙’,他们游侠江湖,赢得很多人的称赞,不幸有一天……”
  ——有一天,他们夫妇结识了一位号称”神刀客”的甘铁民,不料甘铁民竟然看上了梅亚仙的美色,趁着花五郎不在的时候,使用药物迷倒了梅亚仙,然后奸污了她,此事后为花五郎知悉,两人乃起冲突,但甘铁民技高一着,反将花五郎杀了——
  这段故事,花复仇已经听过无数次了,但今天再听她说起时,他的全身热血沸腾,因为今天是他要下山为恩师报仇雪恨的日子,因此感受特别深刻。
  中年女人梅亚仙看着他激动的表情,似乎甚感欣慰,又道:“十九年前,为师在某处郊外捡到了你,当时你只有一岁多,为师不知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只好替你取名为花复仇,复仇两个字固然不太好,但为师辛苦十九年养育教导你,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替为师报杀夫之仇……”
  花复仇正襟危坐,以最郑重的态度答道:“是的,弟子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梅亚仙轻轻叹了口气道:“本来,这个仇应该由为师亲手去报,但为师那年与甘铁民奋战受了内伤,功力一直无法完全恢复,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花复仇道:“弟子愿拼一死,誓为师父报仇!”
  梅亚仙道:“甘铁民如今已是名满天下的大人物,神刀山庄中又有不少高手,凭你现在的能耐,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因此你此去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花复仇点头道:“是,弟子见机而为,但师父曾说不要杀死他……”
  梅亚仙道:“是的,如是使用‘弹指毒沙’,你只要打伤他一只眼睛即可,他是经验丰富的老狐狸,一旦眼睛被你的‘弹指毒沙’打中,他会立刻自己挖出中毒的眼珠子,故不致毒发死亡。如是使用兵器,你只要砍断他一条手臂或一条大腿即可,总之为师不想让他很快死去。”
  花复仇问道:“为什么?”
  梅亚仙冷笑道:“如果让他很快死去,他怎么知道因何被杀的呢!”
  花复仇道:“这么说……”
  梅亚仙接口道:“不错,为师会适时现身,当众掲发他当年那桩卑鄙下流的罪行,让大家知道他是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然后再下手杀死他。”
  花复仇点点头。
  梅亚仙道:“那盒‘弹指毒沙’要好好收藏,设法混入神刀山庄后,可不能使用‘花复仇’这个姓名,那甘老匹夫一听到你姓花,可能会起疑。”
  花复仇道:“是,弟子明白。”
  梅亚仙起身道:“好了,为师与花叔送你到山下,明天为师与花叔随后动身。”

×      ×      ×

  老少三人一路循着一条羊肠小道迤逦下山,走了个把时辰,一条大江已遥遥在望。
  梅亚仙驻足不再前行,说道:“面便是巫峡一个渡口,你乘船顺流而下,明日便可在宜昌上岸,只要向当地人一打听,不难得知前往神刀山庄的路径。”
  花复仇当即跪下,向她磕头拜别。
  梅亚仙伸手扶起他,道:“仇儿,为师十多年来,对你的管教相当严厉,有时不免打骂,我知道你吃了不少苦头,你该不会对我怀恨吧?”
  花复仇忙摇头道:“不,弟子若非师父收养,只怕早已不在人间,师父的大恩大德,弟子永生不忘,此去若不能达成恩师的托付,当如荆轲。”
  梅亚仙眼泪夺眶而出,一把将他搂入怀中,说道:“傻孩子,你怎可说出这种不吉祥的话,不管成功与否,为师都要你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花复仇感动万分,但也很不自在,因为自他懂事之后,她从来没有这样搂抱过他,这种”母爱”般的动作来得太突然,使他大感手足无措。
  梅亚仙紧紧抱住他,又道:“仇儿,我虽然不是你的母亲,但这十九年来我对你的爱护,绝不逊于一位母亲对儿子的爱,这一点我希望你明白。”
  花复仇也哭了,连连点头道:“是!是!弟子明白!弟子明白!”
  梅亚仙轻轻推开他,道:“你去吧,要不了多久,咱们会再见面的,路上要小心,夜里睡觉一定要盖被子,可不要着凉了。”
  花复仇含泪再拜而别,朝前面的渡口大步走去。
  梅亚仙和老驼子伫立山腰间,一直目送花复仇身形消失于江边,后者才打破沉默,笑吟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此际,梅亚仙那经常挂在脸上的冷霜忽然消失殆尽,一下子变成了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向老驼子含嗔白了一眼,笑道:“你希望他是荆轲么?”!
  老驼子笑道:“不论他死或甘铁民亡,对妳都不是坏事吧?”
  梅亚仙颔首道:“对。”
  老驼子道:“如果花复仇得手,把甘铁民的一只眼珠子打瞎,或是砍下他一条腿,妳要对甘铁民说什么?”
  梅亚仙冷笑道:“我要对他说:‘甘铁民,十九年前,你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被人抱走,至今下落不明,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么?’——如何?”
  老驼子道:“很好,但如花复仇失手,死在甘铁民的刀下,妳又怎么说?”
  梅亚仙又冷笑道:“我会告诉他:‘甘铁民,你怎么把你的儿子杀了?’——如何?”
  两人相视有顷,接着便纵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梅亚仙和姓花的老驼子在笑,“神刀客”甘铁民也在笑,只不过,梅亚仙和花驼子笑得阴险,其心深不可测,甘铁民则笑得爽朗,笑得豪放,相当合于他”神刀山庄主人”身分的一代大侠风范。
  甘铁民满怀高兴,纵声大笑,当然有他的原因,原因在于他发现了一个丰采出众,资质极好,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而这年轻人却又景慕”神刀客”的盛名,愿意投入他”神刀山庄”门下。
  不过,甘铁民向这以”姓”为”名”,并故意顚倒过来,自称”仇复华”的“花复仇”,一再打量,又伸手把他全身骨骼略加摸探后,竟将满脸笑容减了几分,失声叹息道:“可惜!可惜!这样一块好材料,为什么不让我早遇十年?年龄过了二十,未免起步稍迟,任凭你再怎么颖悟,也难于尽得我甘铁民在江湖中颇负盛名的‘神刀’三大绝艺……”
  花复仇生恐难以混入”神刀山庄”,闻言之下,急忙接口说道:“甘庄主不必可惜,我自幼也遇见江湖异人,为我扎过根基,传过内功吐纳,和‘刀剑快斩’手法,如今,只是想在名满江湖的甘大侠门下,更求上进而已。”
  甘铁民”哦”了一声,扬眉笑道:“原来你自己习过‘内功’,难怪骨骼相当坚实,神气十分英挺!告诉我,从小栽培你的江湖异人是谁?尤其是在‘刀剑快斩’方面,已到达什么境界?”
  花复仇是相当聪明颖慧的人,他不愿直说,竟把”梅亚仙”和”花驼子”二人,综合起来,作了答案道:“是一位满头白发的驼背老婆婆,至于‘刀剑快斩’的程度方面,则口述不如手演,我身无寸铁,可否情赐借一把利器,才好献丑给庄主过目!”
  “过目”二字才出,一道冷飕飕的寒光,已宛如长虹电掠,横空飞来,直向花复仇咽喉射去。
  这一着,发得突然,来势又委实太快,一般身手未达巅峰状态的二流江湖人物,多半均将难逃大厄,非死即伤。
  但花复仇会者不慌,他在那道飞虹寒光将到颈,已及颈,而未切颈的一刹那间,全身后仰一倒一翻,右手扬处,便抄着一柄长约三尺一二,刀身微有弯度,宽还不及二寸,尖端斜削的奇形刀儿,从地上站了起来,左手微抬,拭去喉间被刀芒划破少许皮肉的所溢血渍,两道入鬓剑眉微微挑轩,带着七分诧异和三分怒色,向刀光来处望去。
  其实,以他的身手修为,还可以闪得再快那么一刹那间,这是花复仇临时动计,自作聪明,才故意让那道电掠刀虹,在自己咽喉上,无关紧要的划破少许,略现血丝的“苦肉之计”。
  这时,有条极苗条的紫色倩影,从”神刀山庄”庄门内一丛花树以内,闪了出来,那是一个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修短适中,秾纤合度,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年约十七八岁,美得不能再美的紫衣少女。
  她出现以后,姗姗行来,走到甘铁民的面前,娇笑叫道:“爹,你看我这‘隔河刺虎’丢刀手法劲头,是否用得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甘铁民对这爱女紫筠,一向十分娇宠,双眉微蹙,说道:“筠儿最爱胡闹,妳劲头拿揑得虽有分寸,但万一这位仇复华老弟,在大意疏防之下,受了较重伤损,却是怎样向人家交代?……”
  甘紫筠把那张美得撩人的菱形小嘴微微地噘了起来,向甘铁民白了一眼,佯嗔说道:“爹爹还要怪我?这自称叫做‘仇复华’的,看来城府很深,谁知他想投到‘神刀山庄’门下,究竟怀的是什么打算?我才乘他要借‘利器’之便,来了式‘隔河刺虎’的脱手飞刀,故意试他一试。”
  这位紫衣少女向老父撒娇的轻轻数语,真把那心存杀机,来意绝不单纯的花复仇听出了一头冷汗。
  好厉害的甘紫筠,以眼角余光瞥了花复仇一眼,又冷哼道:“仇复华,你那满额冷汗出得太晚,知道你已经弄巧成拙,露出狐狸尾巴了么?”
  花复仇毕竟年轻,又属初入江湖,经验太嫩,竟在听了甘紫筠所说的“……露出狐狸尾巴了么……”一语之后,下意识的伸手向自己屁股后面摸了一把。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惹得甘紫筠为之失声娇笑,道:“笨小子,你的‘尾巴’不是露在屁股后面,而是露在喉咙上面!凭你能施展‘仰望牛女,巧度鹊桥’那等具有相当难度‘上乘铁板桥’的功夫火候,会让刀芒不轻不重,仅仅破皮半分,微见血丝,在喉咙上开了那么一个你自己愿意叫它开的‘口’么?在甘铁民、甘紫筠的父女眼前,居然想用‘苦肉计’?未免太轻视‘神刀山庄’无人!且说真格的吧,你分明已有一身相当不弱的本领,却处心积虑,要投入我爹爹门下,到底所为何来?”
  花复仇自从见了甘紫筠后,先觉得这位紫衣女郎美得太以撩人,跟着又惊于她目光犀利,智慧超卓,词锋更咄咄逼人,不禁莫知所措的把张相当俊美的英挺脸庞,窘成了血红色泽。
  还是甘铁民为他解了围,这位使花复仇一见之下,就自然而然觉得异常亲切的“神刀山庄”主人,向他语音轻柔,笑容慈蔼说道:“仇老弟,这是小女甘紫筠,你不必在意她的牙尖嘴利,胡说八道。如今既已有刀在手了,且把那位对你自幼培育的驼背江湖异人所传授给你的‘快斩’手法,尽力施展出来,让我看看已到达什么火候?够不够资格传我的‘神刀三绝艺’。”
  若照花复仇起初的心中打算,在这”神刀客”甘铁民的面前,对自己十余年刻苦所得,至少要保留一成、两成,甚至三成,这样,才有希望于伺机突袭之下,一击成功,实现恩师梅亚仙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复仇使命。
  但自见甘铁民后,他的这种心理已经略略起了变化,等甘紫筠出了面,更是几乎澈底变更,甚至接近崩溃。
  原因在于他觉得甘铁民太以慈蔼可亲,像是自己什么久违膝下,难得承欢的亲切长者,令自己一见之后,便想长侍左右,最好是半步都不离开。
  甘紫筠的吸引力则更大了,尽管这位紫衣女郎的心思太细,嘴巴太凶,几乎一上来便使自己感受极度的难堪,弄得险些露尽马脚。
  但是她仅凭一个”美”字,便可以弥补了再多的刻薄、尖酸、刁蛮、冷酷、厉害。
  花复仇宁愿忍受再多的刻薄,再冷的尖酸,甚至于再难堪的羞辱,也要想尽办法,留在”神刀山庄”,与这绝美绝美的刁蛮女郎,结成”师兄妹”的关系。
  因为,这样才能每天看到甘紫筠,每天陪着甘紫筠,把她放在眼皮上供养,心坎里温存。至于甘紫筠对他讨不讨厌?喜不喜欢?印象如何?花复仇根本连想都不曾想过,那是另一回事。
  心理上既有了澈底的改变,花复仇生恐没有资格留在”神刀山庄”,获传甘铁民的“三大绝艺”,他哪里会肯把自己在”快斩”手法上的造诣,保留一成、两成,甚至三成?真恨不得把吃奶的力量都使将出来,能增加上个一成、两成,甚至三成,才有希望能达到甘铁民必然极高的收徒标准。
  正在此时,一只乌儿从”神刀山庄”中飞了出来,花复仇剑眉双轩,刀光立闪。
  好快的刀,好残酷的法,去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刀虹不过一闪即收,那只飞乌连叫没有叫出半声,便化作十三四段狼藉羽毛血肉。
  花复仇心中好不高兴,因他自知平时这凌空一刀,约莫只能将那只飞鸟斩成十段左右,如今……
  心头欣喜,自然满面春风,先把那柄奇形刀儿双手奉还甘紫筠,然后向甘铁民抱拳躬身笑道:“恩师……”
  “恩师”二字才出,甘紫筠突然声冷如冰的接口说道:“不敢当尊驾这种太亲切的称呼!因为,你根本就不够资格作我爹爹的门下弟子!”
  这几句话儿,宛如兜头淋下的一盆冰水,浇得正自我陶醉的花复仇全身一震,眉头一蹙,以两道微带不太服气神色的怅然目光,向地上那刚刚还被自引以为傲的十三四段飞鸟残尸看去。
  他的一举一动,全看在甘紫筠的眼中,每一种细微感应,彷佛也均被这位反应绝快,心思绝细的聪慧女郎完全觉察。
  甘紫筠嘴角微披,哂然说道:“不必看鸟尸和数成绩了,这是‘修罗快斩手法’,倘若由我施威为,最多只可‘一刀凌空,分敌为十’,你可知道为什么你能把鸟尸斩成‘十四碎块’,仍会被我爹爹断定为不合格吗?”
  花复仇真是傻了眼,不禁对这位既美得惹自己十分爱,又厉害得让自己三分怕的紫衣女郎,投过一瞥茫然惶惑眼色。
  甘紫筠笑道:“若是不告诉你,你心里哪会服气,‘神刀客’的收徒标准,重‘品’而不重‘技’,你刚才若是选块木头,或是用根竹枝试刀,只能‘一刀裂八’,已是上等资质,足够资格让我叫你一声‘师兄’。但你竟用只鸟儿试刀,便一弄聪明,全功尽弃,因为,‘神刀客’甘铁民生平‘仁义’为怀,慈悲行世,慢说绝不杀人,连在鸟兽身上,也从不无故轻开杀戒,他怎会肯把你这样一个心肠狠辣,手段凶残之人,收录为传他‘神刀三大绝艺’的门下弟子?”
  花复仇听得呆了,心中一片茫然,脑内一片空白,他如今真怀疑身在梦中,弄不清楚眼前这位慈眉善目,亲切恺悌,行如圣贤的“神刀山庄主人”,和恩师口中所说那凶险阴损,行如禽兽的“神刀客”,是不是都叫”甘铁民”?是不是同一个人?
  茫然之间,甘紫筠已挽着她爹爹的手儿,父女双双回转”神刀山庄”,而甘铁民在轻过他身边时,竟面含微笑,低低向他说了声:“孩子,你不该对我说谎话啊!教你武功的‘驼子’,应该是个男的,不可能是个女的,他姓花吧?”
  花复仇的额间冷汗,流得更多,身上更起了一阵战栗。
  就在这一刹那间,他脑际电掠似的闪过了几个意念。
  甘铁民看穿了他!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接近甘铁民,错过这一次,他将永远不可能再有机会了。
  也就是说,只错过了这一次,他为师父梅亚仙报仇,势将增加很多困难,不但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能不能再为师父报仇,都很难说了。
  有了这些意念,促使他采取了一个行动,那就是把握住这稍纵即逝,千载难逢的机会,暴起发难。
  他顾不得慈眉善目,亲切恺悌的甘铁民了,也顾不得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修短适中,秾纤合度,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美得不能再美的甘紫筠了。毕竟,梅亚仙养育、教导了他十九年,一如他的亲人,一如他的母亲。他腾身掠起,疾如闪电的扑向那双双走向”神刀山庄”的甘铁民、甘紫筠父女背后,凝足真力,运用他那凌空一刀,能将飞鸟斩成十三四段的“快斩”,去如雷霆,快似闪电的就是一刀。
  按理,甘铁民看穿了他,知道了他的来历,应该提防他,甘紫筠说他心肠狠辣,手段凶残,对他更应该有所防备。
  可是理虽如此,事却不然,甘铁民、甘紫筠父女对他似乎根本没有提防,甚至一点戒心都没有,只见刀光闪处,血光崩现,耳听甘铁民一声叫,翻身便倒。
  花复仇这一刀斩的是甘铁民,以他的修为、准头、力道、分寸,自是拿揑得十分准确,分毫不差,是以甘铁民翻身便倒,甘紫筠却毫发无伤,骇然色变之余,回身下蹲,扶起了甘铁民的上半身。
  血流了一地,也很快沾染了甘紫筠的一袭紫衣、一双玉手,她惊怒交集,瞪着花复仇咬牙切齿道:“你……你……你……”
  除了一个”你”字,她一时说不出别的字眼来。
  人都是这样,就连嘴巴刻薄、尖酸、厉害、刁蛮的甘紫筠也不例外。
  花复仇一刀奏功,一刀便伤了这位师父的仇人,尽管甘铁民一时还没断气,但是眼看已是活不成了。按理,他应该二次出刀,再补一下,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却怔住了!
  真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怔住了,没有再补一下,他并没有后悔,也不是难过。
  可是,能一刀报了师父的仇,他也并没有感到兴奋、快慰,尽管这是他期盼了很久的。
  他唯一的感受,只是心里怪怪的,很不舒服,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真的不知道。
  就在这时候,这”神刀山庄”之前的空地上,也就是花复仇的身边,忽然间多了两个人——梅亚仙、姓花的老驼子。
  这两个人的出现,使得甘铁民为之目光一直,甘紫筠也顾不得花复仇了,忙拥得甘铁民更紧。
  而梅亚仙跟姓花的老驼子一出现,便双双仰天长笑,一个笑声”咯咯”,一个笑声”磔磔”,充满了欢愉、得意,但是笑声都够难听的。
  花复仇被笑声所惊醒,他没有在意笑声的难听,因为他没有心情顾到别的,也无从分辨笑声是好听还是难听,因为他十九年来从没有听过师父跟老驼子的笑声,尤其是这样的笑声,他只脱口叫了一声:“师父……”
  梅亚仙跟老驼子的笑声突然停住,梅亚仙脸上神色激动,双目之中闪漾着令人难以言喻的奇异光芒,她点头道:“孩子,很好,很好……”
  花复仇道:“不,不好,弟子没有能一刀杀死他,又没有能及时补上一刀……”
  他话还没有说完,梅亚仙已带笑摇头截口道:“不,很好,孩子,很好,也许这是天意,你一刀没能把他杀死,留他一口气在,但是他已经活不成了,这,好出了我的望外……”
  花复仇愕然道:“师父……”
  没等他问,梅亚仙马上就告诉他道:“因为,这样能听见我说话的,不只是你,或者是他,而是你们两个……”
  花复仇一时仍然没懂这话的意思,他想问。
  梅亚仙却已转脸笑望着老驼子道:“记得你是怎么问我,我是怎么告诉你的么?”
  老驼子笑着点头道:“记得,是我问妳该怎么说,而妳的回答又极称我心,极合我意,我怎么会不记得?”
  梅亚仙娇媚无限,也无限得意,道:“那么你看,像这种情形并没有在咱们当初的意料之中,我该说哪一句呢?”
  老驼子道:“要依我看,妳两句都该说,不过要稍微改一改”
  梅亚仙微一怔,旋即再度仰天”咯咯”娇笑。
  老驼子也笑了,仍是那刺耳难听的“磔磔”怪笑。花复仇越看越听越胡涂,他几度想问,却都插不上嘴。
  甘紫筠似乎也被眼前这两个弄楞了,她瞪着一双美目,直直的望着梅亚仙跟老驼子,不动,也不说话。
  再看甘铁民,似乎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两眼像困乏似的渐渐闭起,眼看就要不行了。
  忽然,梅亚仙跟老驼子都不笑了,梅亚仙望着地上的甘铁民说了话:“甘铁民,十九年前,你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被人抱走,至今下落不明,你可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么?”
  甘铁民没有动静,他已经是灯尽油枯,不可能有动静了,但是他有反应,他那即将闭上的两眼又睁开了。
  甘紫筠却一怔,急急道:“妳是说我哥哥,他在哪儿?他在哪儿?”
  花复仇只觉心头震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忽然间,他的心头又连震动了好几下,因为他看见他的师父梅亚仙转过脸来,把一双目光投向了他,那一双目光好怪,怪得令他害怕,十九年来,他从没有见过师父这样的目光。接着,耳中传进了师父的话声,他听得出,师父的话声带着兴奋,带着得意,说道:“孩子,你把你的父亲杀了?”
  甘铁民的两眼猛睁。
  甘紫筠的脸色变了。
  花复仇只觉脑中”轰”的一声。
  随听老驼子道:“这句话本来是,甘铁民,你怎么把你的儿子杀了,现在情况有了改变,话也只好略加修改了!”
  花复仇的叫声出了口:“师父,妳,妳怎么说?”
  梅亚仙道:“怎么?没听清楚,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花复仇道:“不,我是要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梅亚仙道:“千真万确!”
  花复仇摇了头,剧烈的摇了头,失声道:“不,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梅亚仙道:“信不信由你!”
  “可是十九年来,妳待我如……”
  “不然怎么让你相信,又怎么能让你咬牙苦学!”
  花复仇知觉心如刀割,眼前一黑,站立不稳,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听老驼子冰冷地道:“谁说你不信,你已经相信了!”
  花复仇想摇头说”不”,可是这时候他发现他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说了话,话说得有气无力,还带着颤抖,简直就像呻吟:“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梅亚仙一指老驼子道:“他说你信了,你信了么?”
  花复仇这时候已经明白了,他明白为什么一见甘铁民就觉得那么和蔼,那么可亲了,可是他就是不愿说出那个”信”字,说了他会心痛,会痛死,他仍然道:“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梅亚仙望向老驼子,老驼子阴冷而笑道:“不必了,让甘铁民告诉他吧,他们一家三口,去阴间工夫多着呢!”
  这意思谁都懂,他们俩还要杀死花复仇跟甘紫筠。

相关热词搜索:中短篇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