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中短篇集 正文

玩命三郎的奇遇
2022-08-31 15:10:5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别有洞天

  鸨母潘二娘斜卧在软榻上,刚刚在她的水烟壶上点了火,忽然房门上的流苏扬起,走进来一个令她为之愕然的陌生青年。
  这个青年,真的不应该在她的“百花楼”出现,尤其不应该未经通报就一头闯进了她的房间。
  这个青年,论相貌并不差,个子更长得雄伟无比,就可惜那一身衣服太“落魄”了,要不是他的气质还不错的话,潘二娘真以为来了个叫化子呢。
  “你……你是谁?”
  青年冲着她咧嘴一笑,反问道:“你是鸨母潘二娘吧?”
  潘二娘很不喜欢有人在她的姓名上冠上“鸨母”二字,不过对这个来历不明的流浪汉,她可不敢发脾气,只好起身答道:“我是潘二娘,你是谁?找我干吗?”
  青年耸耸肩道:“我叫李三哥。”
  潘二娘大吃一惊道:“什么?你……你是‘玩命三郎’李三哥?”
  李三哥笑道:“正是。”
  潘二娘着实倒抽了一口冷气,她不知道这个在大江南北令人闻名丧胆的“玩命三郎”今天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因为就她所知,这个“玩命三郎”一向只找“强者”玩命,从不欺负弱小的——莫非他此来只想叫姑娘玩玩?
  这样一想,她紧张的心弦便放松了不少,立刻展露出她那还相当魅力的笑容道:“原来是李大侠大驾光临,真是荣幸之至!李大侠看中那个姑娘只管告诉我,我马上——”
  “玩命三郎”李三哥横手打断了她的话,笑嘻嘻道:“不,我只想进入‘别有洞天’见识见识。”
  潘二娘怔住,呆了半晌,才又露出笑颜道:“李大侠一定搞错了,我这儿是‘百花楼’,可没什么‘别有洞天’呀!”
  “玩命三郎”李三哥道:“有人告诉我,你的‘百花楼’后院建造一间很宽大而又富丽堂皇的地窖,名叫‘别有天’,那里面有绝色美女‘十二金钗’,专门用来招待王子公孙和著名大富豪……”
  潘二娘连连摇手道:“没有,没有,那是谣言,绝对没有这回事!”
  李三哥双目发光,凝视她片刻,问道:“真的没有?”
  潘二娘道:“真的没有。”
  李三哥四顾一眼,又耸耸肩道:“这么说,那真是谣言了,真对不起,我回去啦。”
  语毕,转身欲行。
  潘二娘反而害怕了,忙道:“李大侠且住……”
  李三哥回头笑道:“什么事?”
  潘二娘迟疑了好一会,才露出苦涩的笑容道:“李大侠,你是武林道上响当当的大人物,何必跟我这个苦命的风尘女人过不去?”
  李三哥听了生气道:“谁说我要跟你过不去?”
  潘二娘道:“难道不是?”
  李三哥道:“不是,我听说‘别有天’的‘十二金钗’都不穿衣服,陪客人喝酒赌钱,觉得那玩意儿很新鲜,因此想进去开开眼界罢了。”
  潘二娘道:“真的没有别的目的?”
  李三哥道:“没有。”
  潘二娘道:“那么,您请等一下,我去找一件衣服来给您换上。”
  李三哥不等她移动脚步,立刻说道:“为什么要换衣服?我李三哥除了穷外,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我就这样进去,谁敢对我怎样?”
  潘二娘道:“可是……他们赌得很大呢。”
  李三哥一笑道:“有比命更大的吗?”
  潘二娘不敢再多说了,满脸苦笑道:“是是,李大侠请随我来便了。”

×      ×      ×

  “别有天”的富丽堂皇真的使李三哥看傻了眼,一切陈设均是他生平仅见的上等珍品,几乎可说集世间之极度奢侈于一炉,尤其是厅上那张椭圆形的大桌和周围二十四张雕花交椅,黑亮亮的光可鉴人,更是令李三哥看得瞠目结舌。
  此刻,大桌上围坐着六男十二女。
  那六个男的,年龄在四十到六十不等,其中四个是属于“脑海肠肥”的那种人物,余二人虽非福泰之相,却也满身富豪的气质,一看就知道他们六人都是大富大贵人物。
  那十二个姑娘,果然个个有沉鱼落雁之容,千娇百媚之态,意外的是她们并非如传说中的裸身陪客,而是装扮整齐,端庄如大家闺秀。
  李三哥心中明白问题出在鸨母潘二娘敲门的那段时间——她敲过门后,等了好一会才有一位姑娘过来开门;她们必是得到暗号,赶紧穿上衣服了——他因此心中很不痛快,不过由于眼前的一切情景使他眼花缭乱,他也就忘了生气了。
  他看得目瞪口呆,那六男十二女也看他看得目瞪口呆,一方恍如进入美轮美奂的皇宫,一方惊于怎么会闯进来一个叫化子一般的汉子。
  潘二娘怕他们开口斥责而恼怒了李三哥这个“玩命三郎”,赶紧陪笑解释:“各位恩客大爷,这位是大名鼎鼎的‘玩命三郎’李三哥李大侠,他是慕‘别有天’之名前来见识见识的,没有别意,你们继续玩你们的就是了。”
  那六个恩客一听来人竟是名满武林的“玩命三郎”,人人为之色变,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了。
  原来,但凡有钱有地位的人,最怕跟地痞流氓打交道,而李三哥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个地痞流氓,更何况他们来“别有天”寻乐是绝对不能被外界知悉之事,如今来了这么个混混,一旦把他们的行为宣扬出去,叫他们以后如何做人呢?
  所以,他们六人的表情僵硬,很是尴尬。
  李三哥对整个“别有天”做了一番惊奇的巡视之后,视线便转到了那张椭圆形的大桌上,因为那桌上有一叠一叠的金叶。
  六人面前都有或多或少的一叠金叶,那是他们的赌资,也是筹码。
  他们赌的是最简单的单双,可是一片金叶就是一个筹码,由此可知他们是如何的豪赌了。
  李三哥也好赌,但像“别有天”这样豪赌的情形,他做梦都不敢想,不禁摇头感叹不已。
  潘二娘急着把他打发走,见他已饱了眼福,这时便陪笑道:“李大侠,这儿就只这么回事,不是传说的那样……您李大侠难得光临,且请随我出去,我叫个姑娘陪您喝几杯,如何?”
  李三哥的眼珠子仍盯在那一叠一叠的金叶上,笑嘻嘻的道:“这六位客人必是望重一方的权贵人物,你该给我引见引见,让我拜识拜识呀。”
  潘二娘苦笑道:“李大侠,您要什么只管告诉我,何必跟我过不去呢?”
  李三哥正色道:“潘二娘你此言差矣!我李三哥可不是市井小混混,我从不曾向人敲诈勒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我不要!”
  潘二娘道:“既是如此——”
  李三哥打断她的话,道:“不过,我今日此来,确是有所求于这几位有钱的大爷……”
  潘二娘听了这话,脸上浮现一丝疑惧,问道:“李大侠又不认识这几位贵宾,怎说有所求于他们?”
  李三哥道:“事情是这样的:咱们江北三县已苦旱三月无雨,许多老百姓的存粮早已吃尽了,有不少人逃往外地要饭,更有人卖儿卖女,情况是越来越坏,此时此刻最需要有钱人捐钱捐粮,而在座这几位大爷都是富豪权贵,希望他们共襄义举,多少捐献一些,所谓拔一毛而利天下,救济贫困功德无量……”
  说到这里,发亮的眸子扫视了那六人一眼,笑道:“不知这六位爷肯不肯大发慈悲之心,救三县百姓于水火之中?”
  潘二娘皱眉不语。
  那六位有钱的大爷则面面相觑,没人开口。
  李三哥接着又笑道:“我也不敢要求诸位多捐献,只要桌上现成的这些就可以了。这些金叶大约有百多两,拿去购粮可救活不少人……”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布袋,继道:“要是诸位不反对,我这就收了。”
  语毕,走近桌旁,开始动手,把那些金叶收入小布袋中。
  当他伸手去拿最后一叠金叶时,那人突然出手按住金叶,冷笑道:“李三哥,你好像瞎了眼!”
  说话这人,是个面貌清癯,身材结实的老人,他说出这话时,目中精光闪闪,表情严厉已极。
  李三哥感到有点意外,笑笑道:“你这位大爷说我瞎了眼,这表示你一定不是普通人物。”
  那老人冷然道:“我姓邱,家住南昌北大街。”
  李三哥惊噢一声道:“原来是南昌顺风镖局的大老板,名震天下的总镖头‘铁算盘邱进安’,小子有眼不识泰山,真是失敬了。”
  老人的确是南昌“顺风镖局”的总镖头铁算盘邱进安,此老在二十年前即已名满武林,由于一身武功罕有敌手,故创设“顺风镖局”后,生意蒸蒸日上,如今在各大城市都设有分号,只要是他“顺风镖局”保的镖,保证绝不出错,因而日进斗金,成了有名的大富翁。
  玩命三郎李三哥虽是大江南北妇孺皆知的人物,但和这位“铁算盘邱进安”一比,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只及他一根汗毛了,但是李三哥毫无惧色,嘴上虽然说得客气,那只伸出去的手并未缩回,仍然表示要他的那叠金叶。
  铁算盘邱进安的脸色沉了下来,道:“你不相信老夫是邱进安?”
  李三哥道:“相信。”
  邱进安冷笑道:“那为什么还敢在这里胡闹?”
  李三哥笑道:“小子是为众多即将变成饿殍的老百姓向诸位大爷要求施舍一些金钱,岂可说是胡闹呀?”
  邱进安目光一盛,沉声道:“你这种行为分明是在勒索敲诈!”
  李三哥道:“是有这么一点味道,不过我是拿去救人,应该还说得过去吧?”
  邱进安道:“你李三哥屁股上有几根毛,老夫清楚得很,想向老夫勒索,恐怕还差些。”
  李三哥笑道:“你邱总镖头富甲一方,今天桌上这几片金叶,对你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要是舍不得给,那就划下道儿来便了。”
  邱进安哈哈大笑道:“老夫不是舍不得这些金叶,而是不受勒索,你既这么说,那么咱们一起去城外谈谈吧!”
  李三哥欣然道:“小子遵命。”
  于是,邱进安把那些金叶放入怀中,告诉在座五人放心续赌,他顶多一个时辰便可返回,随与李三哥一起出了“别有天”,离开“百花楼”,往城外而来。
  出城五里,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铁算盘邱进安四顾无人,便道:“就在这里如何?”
  李三哥含笑道:“随便。”
  邱进安道:“李三哥,老夫开设镖局二十年,对江湖上所有黑白两道的知名人物的底细,无不摸得清清楚楚。你的武功虽非第一流,但由于你不怕死,所以大家都对你畏惧三分,但是你今天惹上老夫,实在有些不自量力……”
  李三哥道:“不对,说老实话,小子事前并不知你邱总镖头也在‘别有天’玩乐。”
  邱进安道:“后来知道了,为何不给老夫面子?”
  李三哥道:“老天爷在上,小子今天去‘别有天’,确是想为三县老百姓筹些救命资金,你邱总镖头若是肯慷慨捐献,一切不是没事了吗?”
  邱进安冷笑道:“你说的倒比唱的好听,老夫若是接受你的勒索,铁算盘邱进安这块招牌岂不砸了?”
  李三哥道:“这是你自己的看法,其实得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只要捐出那些金叶,我李三哥一定守口如瓶,决不会将你去‘百花楼’招妓寻乐的事宣扬出去。”
  邱进安道:“你的保证靠不住。”
  李三哥道:“那就没话可说了。”
  邱进安道:“听说你李三哥拥有一项秘技,曾经击败过许多武功比你高强的人物,老夫今天要试试看,要是你也能击败老夫,别说身上这几十两金子全给你带走,老夫另外再奉赠百两黄金。”
  李三哥笑道:“这话当真?”
  邱进安颔首道:“一言九鼎!”
  李三哥抱拳一礼道:“好,要是我败了,任凭邱总镖头处置便了。”
  邱进安道:“那就出招吧!”
  李三哥说声“得罪”,欺身直上,右手骈伸二指,快速点向邱进安的双目。
  邱进安微微一笑,双脚钉立原地不动,只横起左腕向上架起,有点“虚应故事”的样子。
  李三哥却在二指点到半途之际,忽然招式一变,化指为掌,似一把菜刀切向邱进安的右腰。
  这一招变得相当漂亮,但似仍在邱进安的意料之中,只见他身形略略一偏,很轻松就避开那一掌,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掌猛可直拍而出,拍击李三哥的左边太阳穴,出招凶猛已极。
  原来,邱进安外号虽叫“铁算盘”,但他早已不以铁算盘为武器,后来练就的一门“雷霆十八拍”才是他纵横湖海无敌手的真功夫,据说他的掌力已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能够一掌拍断人腰粗的大树,此刻攻出的一掌,正是这门绝艺。
  玩命三郎李三哥大叫一声“好掌!”居然不后退闪避,只一挫腰身,继而横腿扫出,反攻邱进安的下盘,看他搏斗的架势,真的是在玩命。
  这一刻的情形是,邱进安的那一掌只要顺手向下拍下,必可拍中李三哥的右肩,将他的右肩拍碎,但李三哥扫出的一腿,也可以扫中他的膝盖,而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
  邱进安自认武功高出他很多,自然不肯以自己的一掌换他的一腿,因此将身子一纵,避过他的扫腿,再于空中弹出一脚,反踢他面门。
  李三哥一偏头,扬掌抓他脚踝,大笑道:“小心了!”
  其实这一抓并没什么了不起,但邱进安心中一直记挂着他李三哥拥有一项能够击败许多高手的秘技,因此听到这一声喝叫,不觉吃了一惊,赶紧缩回踢出的一脚,而往旁斜掠出去。
  李三哥立即如影随形的紧蹑而上,一拳打出,又叫道:“别跑呀!”
  邱进安大怒道:“谁跑了?今天老夫不把你击毙掌下,邱进安三字让你倒写!”
  话声中,悬空的身子突似蛟龙猛然一转,一掌迎上李三哥的拳头——
  “啪”的一声巨响,李三哥的拳头打上他的掌心,一股强劲无比的掌力反将他震得双脚离地,倒飞了出去。
  邱进安立即乘胜追击,身子向前飞扑,再一掌攻向李三哥的胸口。
  这时候,李三哥的身子还在往后倒飞,照说已无还手之力,但他“玩命三郎”的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每一个动作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见他双脚一曲一弹,竟不理邱进安攻近胸口的一掌,反向他腹部丹田狠踢过去。
  这又是同归于尽的打法,邱进安基于“富人不与穷人拼命”的原则,只得中途撤掌,移步避开。
  李三哥可真是得理不饶人,乘他躲避之际,再度发动猛攻,奋不顾身的连续出招。
  邱进安心中又惊又气,暗忖道:“这小子真不愧是玩命之徒,不过我邱进安今天若是收拾不了他,今后也别想在江湖上混了。”
  心念之间,出手也跟着强硬起来。
  双方这样搏斗了三、四十招,强弱已渐分明,李三哥虽然拼劲十足,武功却是差了邱进安一大截,每一招攻出后,都被邱进安轻轻易易的破解掉了。
  但是,李三哥虽落下风,却似有用不完的精力,而且一点都不气馁,仍然顽抗不休。
  邱进安火大了,大喝道:“小子,你当真活得不耐烦了?”
  李三哥大笑道:“是呀,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邱进安怒吼道:“好,老夫成全你!”
  突然掌法一变,连续拍出,每一掌都挟着一股凌厉无比的劲风,逼得李三哥踉跄后退。
  就在后退的时候,他一只脚没踩稳,身子失去平衡,登时摔倒在地。
  邱进安这回可不留情,立刻重重一掌劈下,决心结束这场烦人的拼斗。
  千钧一发间,李三哥身子向右一滚,避开了要害,但左胸口仍然“砰”的被邱进安一掌劈中。
  这一掌的力道足可击毙一头牛,李三哥应是无可幸免了,不料就在他胸口中掌之际,他居然还有还手之力,右脚尖猛吐,踢中了邱进安的右腰章门穴。
  邱进安完全没料到他中掌之后还有能力反击,只觉章门穴上如被巨杵撞中,顿时全身力气尽失,瘫痪的跌坐在地,痛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而更使他大感意外的是,中了他一掌的李三哥非但没有口吐鲜血当场毙命,反而又生龙活虎般的跳了起来,还笑嘻嘻的说道:“邱总镖头,你输了。”
  邱进安双目发直,恍似置身于噩梦中,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样力逾千斤的一掌,竟然没有使他受伤?难道他已练就金刚罩铁布衫的神奇功夫不成?
  他惊愕良久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你怎能承受老夫那一掌?”
  李三哥笑道:“这是秘密,恕不奉告。”
  邱进安真是欲哭无泪,不觉长叹一声道:“不可能,你的身手并不怎么高明,不可能已练成金刚罩铁布衫的功夫……”
  李三哥道:“邱总镖头,现在谈这些都没用,重要的是我已击败了你。现在我要你身上那些金叶,还有你所承诺的百两黄金。”
  邱进安也不耍赖,立刻取出金叶放在地上,道:“这些你先拿去,明日此时,你再来此处,老夫再奉赠二百两黄金。”
  李三哥微怔道:“怎么又多出一百两来了?”
  邱进安道:“这有条件。”
  李三哥道:“封我的口,不提今日之事?”
  邱进安道:“这是条件之一,还有一项要求是请你替老夫去对付一个人……”
  李三哥道:“谁?”
  邱进安道:“宇文泰。”
  李三哥又是一怔道:“黑道第一巨魔‘三头六臂宇文泰’?”
  邱进安道:“不错,你敢不敢?”
  李三哥自出道至今,还不曾碰到过“不敢”的事,可是这回却有些犹豫,一时间答不出话来。
  原因是:黑道第一巨魔“三头六臂宇文泰”真的不是他所惹得起的人物,去年在六盘山所举行的一场武林“王冠争夺战”中,他李三哥曾去现场观战,亲眼看见宇文泰连败九位赫赫有名的高手,意气风发的端走了那项代表“武林王”的王冠。
  当时被宇文泰击败的九人中,有三位是掌门人,而宇文泰在那九场比武中所表现的神奇玄功,震惊了现场数千武林人物,也使他李三哥大开眼界,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武功只不过是刚入门而已,若与宇文泰一比,就如萤火之对皓月,纵使自己敢拼敢斗不怕死,一旦交手,也根本没有“玩命”的机会,很可能不到五招就得丧命宇文泰的手下了。
  这就是他犹豫而回答不上的原因。
  邱进安见他不答,不禁冷笑道:“听说你‘玩命三郎’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人都敢碰,是不是不包括宇文泰这个人?”
  李三哥听了哈哈笑道:“你不用激将,我李三哥谁都不怕,我只奇怪你有什么理由要雇我去对付宇文泰……”
  邱进安道:“数日前,老夫收到他一封‘拜山帖’,约老夫于本月十五日去千丈崖比武。”
  李三哥摇头道:“不可能,你邱总镖头虽然也是有数的武林高手,但宇文泰是何等人物,他绝对不会以击败你为荣。”
  邱进安道:“你有所不知,我们之间有过节,老夫早料到他迟早会来寻仇。”
  李三哥问道:“什么过节?”
  邱进安道:“二十年前,老夫开设镖局时,他曾是老夫的镖师之一,当时他的身手并不很高,但性情孤傲,目中无人,常与其他镖师发生冲突,老夫一气之下,教训了他一顿,然后将他解雇,他因此怀恨在心,也不知道他后来从何人学得一身出类拔萃的武功,如今竟成天下无敌的第一高手……”
  李三哥笑道:“你不敢去应战?”
  邱进安道:“现在老夫的身手当然已远非其敌,但老夫败了不妨,却会影响镖局的生意,很可能一落千丈……”
  李三哥道:“这么说,你约我到城外来,真正的目的就是要雇我去对付宇文泰是吗?”
  邱进安点头道:“不错,听说你拥有一项秘技,常能击败武功比你高强的人物,今日一试,果然传言不虚,所以你如愿替老夫去对付他,不论将他打伤或打败,老夫都给你二百两黄金。”
  李三哥道:“二百两太便宜了,要是加倍的话,我可以去试试。”
  邱进安道:“三百两?”
  李三哥点头道:“对,但其中一百两是你该给我的,我今天就要。”
  邱进安道:“成,老夫在城中钱庄存有一笔钱,等下回到城中,立刻开一张钱票给你。”
  李三哥道:“我很可能会失手反被宇文泰杀死,所以那二百两黄金,我也要先拿一半。”
  邱进安也立刻答允道:“可以,不过老夫想知道你有几分把握。”
  李三哥道:“对付宇文泰这个人,我可不敢吹牛,顶多只有五成把握。”
  邱进安道:“要是你败在他手下,可不许说出是老夫雇你去的。”
  李三哥点头道:“当然,我李三哥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不做卑鄙下流的事。”
  邱进安道:“要是你有本事杀死他,不但是替武林除一大害,你也可以一夜之间名满天下,那时你要什么就有什么了。”
  李三哥笑道:“人怕出名猪怕肥,我对目前的我已很满足了,太出名的人日子不好过哩!”
  邱进安揉揉被踢伤的章门穴,慢慢的站立起来,忽然若有所悟的苦笑道:“老夫明白了。”
  李三哥道:“你明白了什么?”
  邱进安道:“明白你中我一掌而能无伤的原因……”
  李三哥道:“是吗?”
  邱进安道:“二十多年前,武林中也曾出现过像你这样的一位人物,他叫‘铁骨先生’,他的武功也不算很高,却能刀枪不入,重击不伤——你是不是他的衣钵传人?”
  李三哥微笑道:“邱总镖头果然见多识广,我李三哥混了这么多年,也只有你一人能一口道出我的师承来历。”
  邱进安道:“你是‘铁骨先生’的徒弟?”
  李三哥道:“不错。”
  邱进安道:“那么,令师把他那件‘千层野蚕宝衣’传给你了?”
  李三哥道:“对,家师已于五年前逝世,临终前就将‘千层野蚕宝衣’赠送给我。”
  邱进安叹息道:“那件‘千层野蚕宝衣’穿在身上可以刀枪不入,被拳掌打中也不致受伤,你就利用它先挨对手一招,然后乘对手得手而松懈警戒的一刹那,猝然出手反击,是吗?”
  李三哥笑笑道:“都被你猜中了,今后我李三哥不能再在江湖上混下去啦。”
  邱进安道:“只要你替老夫收拾了宇文泰,老夫会替你守住这个秘密。”
  李三哥道:“谢谢。”
  邱进安道:“好了,咱们回城去吧。”

×      ×      ×

  这件事发生过后的第四天,李三哥将最近“勒索”得来的二、三百两黄金拿去临县购买八百五十包白米,雇四十辆马车将白米运入受旱灾侵袭的江北三县,叫来一些热心人士帮忙,将白米分拨给灾民。
  这虽是杯水车薪,但李三哥自认已尽了力,就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动身前往千丈崖。
  千丈崖,是九华山中的一景,它就像一座绝峰被劈掉半边,壁立千仞,气象万千,一般人只能站在崖下观赏,很少有人会爬上崖顶去。
  也由于如此,所以偶有武林人会选择此处作为决斗的地方——能把对手打下千丈崖,自是一件很痛快的事。
  玩命三郎李三哥于十四日傍晚到达千丈崖顶,他爬上一棵大树,取出干粮吃饱,就靠在树桠间闭目睡觉。
  他原是个孤儿,从小四处流浪,跟叫化子差不了多少,虽然后来被“铁骨先生”看上,蒙其收为传人,过了十年较为安定的日子,但由于过惯了“处处无家处处家”的生活,故任何地方都能随遇而安,躺下便睡,绝对不会失眠。
  至于明天的事,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他一向信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格言,从不为明天发愁。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正好看见朝阳从云海中浮现,那一刹那的金光万道,使他叹为观止,觉得那幕灿烂的景象虽然短暂,却是美的极致,人如能发挥出那样的成就,即使短命也是值得了。
  他不知道那位黑道第一巨魔“三头六臂宇文泰”何时会到,便在千丈崖上到处溜跶,嘴里还哼着一些小时候学来的儿歌:“太阳出来照树梢,一群喜鹊闹嘈嘈,问它因为什么闹,它说为争一个巢……”
  将近晌午时分,他预料“三头六臂宇文泰”也该快到了,又取出干粮吃了一些,便拣一块平坦的空地盘膝坐下,闭目静候。

相关热词搜索:中短篇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花复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