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十五章 飞骑追杀
2021-06-18 19:18:4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袍人冷冷道:“少年人你这指力只学到五成火候,还不到杀人于无形之间的地步……”
  谢朝星呐呐了好阵子,却是一句话也出不了口。
  武啸秋压低嗓子道:“敢问尊驾大名?”
  白袍人道:“老夫复姓司马,草字道元,想来阁下必不陌生。”
  武啸秋脸色一变,道:“幸会。”说着,拱手朝白袍人“司马道元”揖了一揖。
  “司马道元”拱手还礼,道:“不必客气。”
  拱手间掌心有意无意向外一翻,两人身躯同时晃了晃,“蹬”一声,武啸秋仰身退开半步。
  再看“司马道元”双足亦自陷入地下达二寸之深,武啸秋脑际思潮电转,猛然脱口呼道:“原来——原来是你?!……”
  “司马道元”哈哈一笑,道:“秋寒依依风过河,英雄断剑翠湖波。”
  武啸秋一闻此言,身子陡地颤一大颤,他戟指指着“司马道元”沉声一字一语地道:“山不转路转,你我将来总有再度碰头的日子!”
  一挥手,带同谢朝星转身推门而去。
  赵子原只瞧得心惊不已,暗道:“不可一世的武啸秋,居然会被两句不知所云的诗词惊走,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心中狂跳,不知不觉脚底碰着木箱,弄出了一点声响,那“司马道元”霍地回过身子,道:“木箱后面的朋友请出来吧?”
  赵子原情知对方已听到了自己一时大意所发出的声响,只好站将起来,走出藏身之处。
  “司马道元”略感意外,道:“小哥儿,是你?”赵子原苦笑道:“这是咱们第三次见面了,上一次记得是在十字枪麦炘的府上,当时阁下一现,便惊走了众人皆惧的甄定远,与今日这个局面完全没有两样,瞧来阁下的能耐着实不小。”
  “司马道元”岔开话题道:“小哥儿可否请先解释,为何要躲在里面?”
  赵子原道:“长话短说,小可是不期来至此地,适值姓武的杀人后去而复返,我明白自己绝非他的对手,所以便躲将起来。”
  “司马道元”望了僵卧的曹士沅一眼,道:“死者乃是从前太昭堡主赵飞星的下属,名叫曹士沅,你可知道他为什么被杀?”
  赵子原道:“阁下也识得此人么?曹前辈可能为了一本黄绫小册而招致杀身之祸……”
  “司马道元”思索一会,伸手入怀徐徐拘出一本黄绫皮的线装小册,在赵子原面前扬了扬,道:“黄绫小册?……不要就是这本册子吧?……”
  赵子原一愕,脱口道:“它……它怎会在你的身上?”
  “司马道元”不答,只是喃喃自语道:“册子我翻过不知有多少遍了,里面什么也没有,怪哉,姓武的要它作何用处?”
  赵子原暗想:“黄绫小册既非在曹前辈身上,然则他一命死得岂不冤枉极了!”
  一念及此,不禁暗暗为曹士沅感到难过。
  “司马道元”道:“小哥儿若无他事,老夫要走了。”
  赵子原黯然点一点头,眼望“司马道元”一步步走到门前,开门走出屋去,此际他脑中竟有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对适才发生的一连串变故,居然无法思索其中缘由。
  移时,他逐渐清醒过来,遂将曹士沅尸体移到屋前,用兵刃挖成一个长坑埋葬下去。
  天色向晚,赵子原已足足在茅屋呆了半天之久,他自忖不可再磋留下去,遂辨了辨方向,一直向西行去。
  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星儿已悄悄升上了天边,对着赵子原眼微笑,他举袖揩去额上汗珠,驻足休息了片刻。
  再行举步时,忽然他耳际传来一阵急促的足步之声,放眼望去,只见小径端有两条人影正迅速地朝这边移动。
  他自然而然地将脚步放轻下来,待得前面那个人走近,赵子原始瞧见他俩身上装束有异,胸口不由一震,暗忖:“瞧这两人的衣着装束,绝非中土人士,难道他们也是来自长城以外?……”
  两人来得更近了,但闻右首一人道:“近几日来,沿线风声可真高得紧哩,暖兔,你可知道一些端倪?”
  左首行走的“暖兔”道:“听说,可汗已在盘山驿集结重兵,一等张居正死去,便渡过大凌河攻击辽左,到时中原尽在咱们土蛮囊中了!”
  赵子原听到“土蛮”两个字,心中惊疑更甚了,有明中叶以后,土蛮一直是本朝最大的外患,隆庆元年,并曾一度飞渡长城,由蓟州转掠卢龙,京畿为之震撼,万历年间,土蛮势力更为猖獗,边地笈笈可危,而眼下竟有两个土蛮可汗的部属在中土出现,自是难怪赵子原大为所惊了。
  那两人边行边谈,赵子原所走的小径因为地势较低,是以不虞被对方发觉,那右边一人继续道:“就等张居正一死,嘿嘿,兵事便可以发动了。”
  左边的“暖兔”道:“老子就是不明白,咱可汗何以对一个糟老头如此忌惮,非要将他除去不行?张居正虽然贵为明廷首辅,但一旦大明江山落在本族手中,堂堂首辅还不是成为咱们阶下之囚?”
  右道那人冷笑道:“话可不是这么说法,暖兔你既无法洞悉个中利害,我也懒得和你多谈了……”
  那暖兔道:“然则可汗预备怎样除去他眼中之钉?”
  右边那人低声道:“这是个天大秘密,说了你绝不可张扬出去——”
  那暖兔道:“放心,咱们哥们你就信赖不过?”
  右边那人压低声音在暖兔耳旁说了几句话,因双方距离甚远,那人话声又十分含糊,赵子原连一字也没有听见。
  只听暖兔低呼道:“买雇职业剑手?……嘿嘿,此计大妙!此计大妙……”
  那右边一人道:“现在只剩下中原武林的问题了,这是最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
  暖兔道:“中原武林么?我们尽管找内线筹商对付之法,还有那秋一飞……”
  他欲言又止,那右边一人道:“也罢,就依此行事便了,天又黑了,咱们将尽快赶路。”
  赵子原心念一动,暗忖:“久闻张居正乃是当朝孤忠耿耿的一位宰相,正因为他在朝中能综核名实,筹饬职守,四夷才不敢觑窥,而且我朝边将也惟有张首辅在上始能驾驭,听这两个蛮子的口气,莫非土蛮欲谋不利于张首辅?”
  眼望两人即将去远,当下只觉一股古怪冲动直冒而上,他一步跃将出来,冲着他俩背影喊道:“两位回过头来瞧瞧,是谁来了?”
  那两个鞑子闻声不约而同回转身子,见到前面立着一个陌生的少年,不觉怔了一怔。
  那暖兔朝赵子原打量两眼,沉道:“你是呼唤咱们么?”
  赵子原道:“难不成此地还有第三者在?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暖兔双目连转,道:“既是如此,敢问有何贵干?”
  赵子原道:“区区要向你们打听一件事——”
  右边一人不耐道:“打听什么?”
  赵子原一字一字道:“除开你们两位外,土蛮可汗另外还派了多少人潜进中土来兴风作浪?”
  霎时之间两人神色大变,右边一人冷笑道:“小子你方才就躲在土堆下面是吧?咱们所说的话你听到了?”
  赵子原昂然道:“没错,是听到了,你待怎地?”
  两名鞑子相互使了个眼色,那暖兔道:“嘿嘿,烘兔你说咱们该怎么办?人十可在等着答覆咧。”
  那烘兔冷笑一声,道:“这就是老子的答覆!”
  他双目中精光陡射,未待将话说完,左掌猛地向外一弓,有似出洞猛虎,望准赵子原一斫而下。
  赵子原早经料到对方有如此一着,烘兔一掌才出,他双足微错,身形立刻移向右侧。
  讵料烘兔一掌犹未击实,在半空陡然硬生生移了个方向,如影随形向赵子原小腹要害,只闻“呜”然一声锐响,他掌势之劲居然裂起一阵冗长的尖啸,赵子原身子犹在五步之外,然掌缘真气已风涌袭到!
  对方武功之高,的确大出赵子原意中所料,他吃惊之余,急忙蹬步倒退,同时伸手就拿。
  他正贯注全身应付烘兔的出击,倏觉身后衣袂飘飘,啸声大作,赵子原看都不看便可推断出另一名暖兔在自己身后抽冷子来个前后夹袭,那掌力之强,似乎更在烘兔之上——
  急切间他左肘横里一挡,内力陡发。
  轰然一震过后,一股强力飙风四下撞散,蹬,蹬,蹬,赵子原被那劲内力一带,立足不稳踉跄倒退数步。
  暖兔、烘兔分自右围抄而前,四掌齐出,赵子原心知处身生死一线上,已没有迟疑的余地,他一咬牙根,双掌运足功力推了出去。
  这一忽里,陡闻远方道上传来一阵“得”“得”蹄声,烘兔、暖兔瞿然一凛,齐然撤回掌力,暖兔叫道:“有人来了,快走!”
  语讫,两人相继纵身而起,一前一后落荒逸去,速度惊人,霎时便杳然不见踪影。
  赵子原大为错愕,无法明白那两名鞑子何以会仓促退走?正自思虑间,背后蹄声已然大作,回头望去,一人一骑飞驰而来,只一眨眼工夫已到了赵子原身后。
  赵子原电目一瞥马上骑士而容,脱口叫道:“麦十字枪!麦前辈!”
  那马上之人正是才从甄定远剑下逃生不久的金翎十字枪麦炘,此际他纵马飞奔,手上执着长达七尺的成名兵刃十字枪,脸上杀气森然,赵子原见他神情可怕,不由微微一愣。
  将要错身之际,那马儿希聿聿长嘶一声,突地朝赵子原立身之处斜纵而至,麦炘厉喝道:“姓赵的小子!看枪——”
  手上十字枪一吞一吐,直指赵子原心口,赵子原做梦也想不到对方会向自己突下煞手,眼看枪口即将戳至,本能里他大吼一声,双臂贯足真力,一上一下斜击出去,一面移身左跃。
  麦炘毕生功力尽集于十字枪上,这“飞骑斩杀”乃是他生平有数绝技之一,焉容敌手轻易逃出枪下,但见他长枪平舒,未见如何作势,倏然自赵子原双臂对势中一挑而出——
  枪尖过处,血光飞溅,赵子原仰面翻倒于地!
  麦炘勒住缰辔,视线从赵子原身上扫过,嘴角忽然浮起一丝阴恻恻的笑容,自语道:“嘿,老夫这‘飞骑斩杀’从来都是一枪得手,对付你自然也没有例外,嘿嘿,仅仅一枪就足够要你的命了!”
  他脸上阴笑未退,续道:“只怪小子你命星不好,不明不白被老夫击杀于此,到鬼门关后也只好权充一名枉死鬼了。嘿!嘿!”
  麦炘喃喃自语着,一夹马腹,如飞驰去。
  迨飞尘消散,骑影渐没,蹄音不闻,那躺卧地上、胸前犹自汩汩流着鲜血的赵子原倏地一跃而起——他竟然没有在麦十字枪的“飞骑斩杀”下丧命!
  赵子原俯首自顾,见自己胸前衣袂已被鲜血染成一片赭红,他忍痛自怀中掏出创药敷上,继续赶路。
  道上,他忍不住心中疑云汹涌,暗暗地想道:“无缘无故麦炘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是不是我在麦府树干上插令箭那码事被他察觉了?但就只为了这个理由,似乎也不至于使他生出杀心啊,难道说其中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他一壁走着,一壁胡思乱想,摇摇头低声又道:“方才若非我见机得早,在对方十字枪触着肌肤时,立即藉势躺下去装死,而麦炘又自信十分,未曾下马仔细察看,否则我只怕不能如此轻易将他摆脱了……”
  赵子原瞧瞧衣衫上沾染的点点鲜血,长吁一口气。这时夜幕已完全笼罩下来,月儿穿过流云,地面平铺着银色荡漾的光辉。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十六章 鬼斧魅影
上一篇:
第十四章 死谷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