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鬼斧难缠
2021-06-19 08:28:2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赵子原乍闻花和尚提到“布袋帮主”四个字,只觉心子“噗”“噗”一阵狂跳,凝目盯视住恶叫化。
  恶叫化淡淡道:“不敢,咱叫化儿正是丐帮布袋帮主龙华天。”
  花和尚虽是早已猜到对方身分,但此刻由恶叫化亲口证实,神色仍不禁微微一变,俄尔,陡然仰天长笑起来。
  赵子原先时的紧张早已一扫而空,起而代之的是惊诧错愕之情,他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衣衫褴褛,其貌不扬的叫化儿竟是丐帮帮主,他更感到意外的是,这号令天下第一大帮派的龙头,居然会是如此的年轻!
  良久,花和尚笑声一顿,道:“既然是丐帮龙头亲自踵临,贫僧还有什么话说,不过贫僧那几个手下乃是向一位方外搭档所借用,现在却统统被龙帮主杀死,贫僧回去如何交代?”
  龙华天道:“你赌牌赌输了手下七人的性命,如何向他们的主人交代是你自己的事。”
  花和尚冷冷道:“只怕事情不如你说的这么简单……”
  话犹未完,突然一挥掌,阴险无比的向龙华天发出两记偷袭,这两掌势不可挡,一时龙华天竟被逼退了几步。
  花和尚冷笑一声,双掌连翻,飙风迸发,那掌势之疾劲,使得旁观的赵子原瞧得惊骇不已。
  在对方凌厉的攻势之下,龙华天又被逼退了五步,蓦然之间,他右手一屈一甩,手形犹如行云流水,紧接着单掌自胸前一振,“呜”地一声怪响亮起,他竟在这间不容发的空隙里还了一掌。
  花和尚见对方在那绝等劣势之下,犹能出掌自保,心中不禁暗暗叫绝,他掌势一挫不待与龙华天掌力触实,便自收手回来。
  龙华天似乎料不到花和尚会在绵绵不绝的抢攻中突然罢手,不觉呆一呆。
  那花和尚乘人不备发出偷袭,分明已抢到上风,他掌下所隐藏的杀着尚未使出,就此收手不战,赵子原亦是不得其解。
  龙华天沉声道:“和尚你偷袭在先,却又忽然放弃既成的优势,收掌罢兵,倒叫龙某弄不清楚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花和尚嘻嘻笑道:“不忙,贫僧倒不忙着动手,稍待一忽,自会有人来寻你这叫化头儿的晦气!”
  龙华天道:“你指的是那八个人的主人么?”
  花和尚一怔,道:“八个人?龙帮主是说八个人么?”
  龙华天点点头道:“不多不少,正是八个。”
  花和尚神色霍地沉了下来道:“只有七个人死在你的手中,你又怎生得知,贫僧向那位搭档借用了八个下属?”
  龙华天道:“天下还有什么事能瞒得丐帮头儿的耳目?龙某不但知晓你借用那八人的用意所在,同时亦能猜知他们的主人是谁?你信是不信?”
  花和尚心头大震,暗忖:“听他口气如此肯定,莫非他居然知晓此中的内情?但这事进行得如此隐秘,虽则丐帮眼线满布天下,也鲜有获知的可能,难不成他只是对我虚张声势而已?……”
  他忖思了好一会,始道:“龙帮主都晓得么?贫僧愿闻其详。”
  龙华天道:“和尚你自家心里有数,何必要我说出来?”
  花和尚自鼻孔中哼一下,道:“原来你什么都不晓得,贫僧倒是过虑了。”
  才说出这话,立刻又发觉其中可疑之处甚多,据他所知,当今布袋帮主轻易不肯离开丐帮总舵一步,今日却突然来到此地找上自己,而且一现身就藉口与自己赌牌,名正言顺的杀了帐外面那七个人,企图自然是非常明显的了。
  龙华天微笑道:“龙某话已说在前头,信或不信是你的事。”
  花和尚眼色阴晴不定道:“就算你知道吧,总得拿出一点证明来。”
  龙华天略一沉吟,道:“和尚你想必已经猜出来,我所以要杀死那七个人的理由了。”
  花和尚道:“没错,贫僧是猜出来了,但仍得听你亲口道出,是否如贫僧心中所忖。”
  龙华天面色一怔,一扫先前嘻笑之态,道:“花和尚,你借来的八个手下,曾杀害了丐帮两名弟子,这且不去说它,单就他们八人的各项行径,亦是死有余辜了。”
  语声一顿,复道:“他们八人尝奉汝之命,尾随在香川圣女的马车后面,遇有瞻视过圣女容貌之人,不论青红皂白就把他给宰了,近些日子来因此无辜而死者,少说也有数十人之多,故以龙某今日出手取他们性命,并不为过。”
  花和尚神情连变数变,道:“莫要忘记适才你还一口咬定贫僧一总借用了八个手下,但你才取走了七条性命,那余下的一人呢?”
  龙华天道:“和尚你又要托词狡赖么?你那八名下属,今晨在解决崆峒三剑时,意外被毒毙了一人,后来又让一个自称司马道元者从中作梗,崆峒三剑没有杀成,便自狼狈而退,真是偷鸡不着反蚀把米了。”花和尚道:“胡说,胡说。”
  龙华天道:“至于你何以要除去所有见到圣女面容的人,个中隐情,或许有你与圣女有数几个当事人始能明白了,龙某但能想像出一些端倪而已。”
  花和尚唇角泛起一丝阴笑,道:“龙帮主倒是磊落坦白得紧,贫僧只道你无所不知呢?”
  龙华天道:“其实除却你的用心不易揣度之外,其余有关你的一切底蕴,龙某确是无所不知……”
  花和尚吃了一大惊,道:“然则你果然冲着贫僧而来了。”
  龙华天道:“冲着你来又怎样?不是冲着你来又怎样?”
  花和尚狞笑道:“反正是与不是都无关紧要了,贫僧提一个人,龙帮主可否认得?”
  龙华天怔道:“什么人?”
  花和尚一字一字道:“职业剑手谢金印。”
  龙华天呆了一呆,道:“谢金印么?龙某先后与他朝过三次面,动过两次手,你提起他作啥?”
  花和尚道:“这就是了,正邪不两立,你说你与谢金印有过三面之缘,却只交了二次手,那么最后一次朝面,势成水火的你们两人,难道竟会握手言欢了么?”
  龙华天仰首默然,彷佛在追忆一件往事,良久始道:“严格道来,龙某和谢金印二次之战,到千招以上时,龙某已是力绌计穷,难以为继,而谢金印在挥剑攻御之际,显然尚有余力,若续战下去,龙某纵能勉力支撑自保,亦难免落败——”
  说到此地,情绪显得相当激动,半晌续道:“但是每一次谢金印都突然收剑拂袖而去,龙某私心底下自然感到十分狐疑,只因他凶名昭着,二度朝面,都是我逼着他动手的,而他却轻易舍弃了制胜良机,委实令人费解。”
  赵子原在旁只听得心中诧异非凡,这天下第一大帮派帮主,当着他与花和尚面前,竟然坦言承认自己非是谢金印之敌,这是何等胸襟!不过以他们此等旷代高手过招而论,非至最后一招失手,即预为侈言孰胜孰败,究属不足以尽信,充其量只能说谢金印胜算较多而已。
  惟独如此,益发使赵子原感到,这丐帮龙头确实是一介光明磊落之士,一个人有了这等声望地位,对于任何有损他那既有声望地位的举措,都有一种特殊的敏感,要他在别人之前自承失败,简直是难乎其难了。
  赵子原心中默默忖道:“常闻丐帮布袋帮主一身神功惊人,宇内鲜有对手,若说他奈何谢金印不得,也还罢了,但他居然自承非其敌手,难道谢金印剑上造诣,当真已臻出神入化,无人能敌的地步么?”
  想到此地,他偶尔瞥见龙华天眼瞳里浮动着一抹异样的光采,脸上流露出难以言喻的苦涩表情。
  这一代宗师竟也不能免俗,虽则坦言认败,但心里的难过,仍非笔墨可能形容其万一。
  龙华天微喟一声,道:“龙某虽不值谢金印所作所为,对于他那神通剑术,却不得不打从心底服了他……”
  花和尚道:“龙帮主犹未道出,缘何第三次与谢金印碰上,却不曾动手的道理呢?”
  龙华天凝视着花和尚,沉声道:“你是逼着我,非说出翠湖那一夜所发生之事不可了?”
  花和尚冲口道:“翠湖?……原来你第三度见到谢金印的地点是在翠湖?你——你……”
  龙华天打断道:“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龙某路过翠湖附近,不期碰上谢金印,但他却没有瞧见龙某——”
  他面色陡然变得十分严肃,缓缓续道:“和尚你必然知晓那是什么缘故的,谢金印所以没有瞧见龙某,正因是时他自顾不暇,正被三名盖世高手围攻追杀——”
  赵子原深深吸一口气,极力抑制心中的波澜,转目观察花和尚对这一句话有何反应。
  花和尚眼露凶光,冷冷地道:“以龙帮主的目力,想必已瞧清楚那三个围攻谢金印的高手是谁了。”
  龙华天道:“不错,龙某瞧清了其中两人的面孔,另一人脸上蒙着一条黑巾,但现在我已经想出他的身分啦!”
  他停歇一下,用着奇特的音色道:“你为何要追问这些?莫非你有什么顾忌么?”
  花和尚面寒如水,道:“龙帮主莫不是怀疑贫僧便是那三名围攻谢金印的高手之一吧?”
  龙华天想一想,道:“不是你,不是你,适才龙某才恍然领悟,那蒙面人敢情与和尚你有非常密切的渊源关系,故以你千方百计……”
  未容他将话说完,花和尚已自冷冷截口道:“龙帮主,你且听贫僧一语——”
  龙华天道:“怎地?”
  花和尚一字一字道:“昔年武林一邪一正,齐名并立于世,谢金印业已先行故去,今日,你龙华天只怕也难以保全了!”龙华天仰天大笑,道:“走着瞧罢!”笑声戛然而止,复道:“哈哈,今儿夜真热闹,好像又有朋友来啦!”
  赵子原倾耳一听,果然有夜行人衣袂步履之声,风声微荡中,帐篷里烛光倏暗,一人如有鬼魅般出现在帐口。
  帐内诸人不约而同举目望去,只见一个黑巾蒙面,一身疾装劲服之人,端端屹立在篷帐当口!
  赵子原一眼瞥见来者面上所罩黑巾,但觉那黑色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森可怖意味,心子不禁一寒。
  龙华天面不改色,大声道:“朋友,你早就来到近处了,龙某知道只要我说出这一句话,你绝对隐忍不住的,果然你现身了。”
  那黑衣劲装人压沉嗓子道:“姓龙的,丐帮五杰没有随你同行么?”
  龙华天一怔,道:“你问这个做啥?”
  黑衣劲装人冷笑道:“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在此,那么你便没有多少时候好活了!”
  龙华天淡淡道:“朋友,你若能取得走龙某这条性命,你就是武林的顶尖人物了,哈哈,事实上当今武林敢于当着龙某说此等大话的,还是屈指可数哩——”
  语声微顿,复道:“待龙某算一算,五大门派人才凋零,其他各派耆宿名家恐怕亦无此能耐,除了故老街坊传说中的那几名前辈高人——”黑衣劲装人截口道:“你扯得太远了!”
  龙华天一迳道:“那燕宫双后是两个女人,自然不会是阁下,再说你这一身装束,也不像灵武四爵四人其中的任何一人,余下的一个行踪又太过神秘,功力之高从未有人见识过,龙某倒拿不准阁下是不是此人……”
  一言至此,倏然住口不语,抬眼盯在黑衣劲装人身上。
  旁立的赵子原再也忍不住,脱口道:“摩云手,前辈是说那摩云手?”
  黑衣人冷冷瞪了赵子原一眼,道:“小子,你那一命也靠不住了,却一个劲儿穷呼瞎嚷什么?”
  赵子原正待回话,龙华天已自冷哼道:“朋友,将你面上那一方黑巾取下来罢!”
  最后一字方始出口,站在他背后的花和尚倏地拾起地上方便铲,举腕往龙华天背后劈来!
  霎时,寒气铲影潮涌而至,凝成一股凌厉莫匹的气势,赵子原瞧得真切,大喝一声道:“留神!”
  龙华天年事虽然不高,却已是历经百战之躯,无时不在极端戒备之中,花和尚宝铲才出,他一声高叱,双掌倒翻迎向对方的铲势。
  赵子原见他竟以一双肉掌封迎花和尚那其利如刃的宝铲,情不自禁为他急得全身冒汗,陡闻“啪”地一响,龙华天掌至中途,猛地化拍为抓,迅如电光石火的抓住了对方的方便铲,使力一扭。花和尚大喝道:“撒手!”
  手中方便铲一推一送,发出一股强劲韧力,方便铲原本便是走的威猛路数,是以劲道一发,就显得飙风勃勃,气势慑人。
  龙华天冷笑一声,真力自指尖源源透出,风声激荡中,蓦然亮起“锵”的一声大响——
  赵子原乍闻声响,险些骇得跳将起来,但见龙华天五指一松,那只方便铲业已断成两截!
  同一忽里,龙华天身形浮动,仰身倒退了三步之遥。
  敢情龙华天功力深厚,已达骇人听闻的地步,竟然硬生生夹断了花和尚手里的方便铲,不过花和尚亦不含糊,在此等吃紧关头,仍能运足内力,奋发神威一举将龙华天震退了三步。
  花和尚用力掷下断铲,怒极反笑道:“好!好!龙帮主你好厉害的巨灵爪!”
  袈袖一拂,朝龙华天当胸击去。
  他一招发出之际,全身僧袍如被风吹,飘拂不停,赵子原在旁只看得双眉紧锁,瞧不出花和尚这奇异的一手,含有何种奥妙?
  说时迟,那时快,花和尚一招才出,立在篷帐当口的黑衣劲装人身躯猛地一躬,单掌闪电般一抬,望准四步之外的龙华天直袭而出。
  这下变生肘腋,龙华天背对着黑衣人,正全神贯注在花和尚出招之际,没有想到黑衣人会突施暗袭,他来不及回转身子,黑衣人那有若旋风一般的掌劲,已堪堪逼到了他的背宫要穴之上!
  在前后两大高手夹击之下,眼看龙华天纵是大罗神仙再世,亦是难以逃出这一劫了。
  赵子原但觉一股热血直往上冲,但此际他纵有心为龙华天施救,却已是有所不及,只一错愕问,花和尚一袖已拂到了龙华天身上。
  蹬蹬蹬,龙华天被震退了三步,正觉气血浮荡不止,突然背后又是一股盖世掌力压下。
  黑衣劲装人一掌乃是蓄满真力偷袭而出,威力之钜,不啻泰山压卵,足以把龙华天身躯压成粉碎。龙华天陡然大喝一声:“嘿!”
  这一声断喝,声浪虽不响亮,却是铿锵有力,震得帐内诸人无不耳鼓生疼,黑衣人掌势不觉一缓。紧接着“嗤”的一响,烛火突灭,帐中一片漆黑。
  花和尚沉声道:“那一个玩的把戏?”
  黑暗中没有应声,原来赵子原情急智生,趁黑衣人微一滞顿间,骈指一弹,一缕劲风直袭烛蕊,将火舌击灭了。
  黑衣人纵令眼力过人,但由明亮忽然变为黑暗,睛瞳一时不能适应,不觉霎了一霎眼皮。
  这一忽里,龙华天足步一错,已从对方的掌势范畴避开。
  黑衣人转首面对赵子原,阴阴道:“小子,你是泥人渡江,这趟子有你伸手的余地么?”
  赵子原可不敢回话,他并非害怕以言词激怒对方,而是惟恐自己说话分神,敌人乘机痛下杀手,斯时就难有幸免了。
  花和尚重新点亮烛火,昏黄色的烛光跳跃帐内,以他们诸人的眼力,四下景物已可瞧得纤毫毕现。诸人面面相觑,齐然流露出疑惑之意,敢情他们俱都发觉帐篷里面突然无端多出了两人——
  只见立在右首的是一个身材雍肿,满面肥肉的胖子,左边的身量较为瘦小,却是个牛山濯濯的秃子。
  赵子原身子猛可一颤,失声道:“九秃招魂,冥海招魂,你等——”
  口词呐呐,再也说不下去,龙华天面色沉寒,道:“他们早就埋伏于帐篷近处,我未尝出声点破罢了。”
  他也瞥见了赵子原骇讶之状,奇道:“小兄弟,你见过他们二人么?”
  赵子原呐呐道:“见过见过,他们曾下榻广灵寺,是滇西鬼斧门招魂……”
  “二魔”两字犹未出口,那冥海招魂厉声打断道:“小子你那日趁咱们运功之际,躲在房外偷窥,犯了鬼斧门大忌,你还不自行了断更待何时?”
  赵子原为对方那诡异的气势所慑,不知不觉竟退了三四步之多。
  九秃招魂桀桀笑道:“海老,待我先把他的眼珠儿挖出来——”
  说话间,举步缓缓朝赵子原逼近。
  赵子原见招魂魔并未随身杠着那两口黑色大木箱,心中寒意渐去,挺胸凝势以待。
  倏然黑衣人冷冷道:“站住!”
  九秃招魂猛然停步转身,与冥海招魂齐地向黑衣人恭身一揖,道:“大师有何吩咐?”
  黑衣人露在蒙巾外的眼皮一睁,射出凶光杀气,道:“老夫命令过你们动手了么?”
  九秃招魂噤声无语,垂手退下。
  赵子原听到“大师”一句,只觉有如巨雷轰顶,伸手一指黑衣劲装人,颤抖着声音冲口道:“足下——足下竟是鬼斧门鬼斧大师?……”
  龙华天也自瞿然变颜,道:“如此说属实,声名赫赫的摩云手居然具有双重身分,传扬出去,只怕要在江湖上引起大大一番骚动了!”
  黑衣人那鹰隼般的双目在龙华天及赵子原身上来回扫视,道:“黄泉路上无老少,姓龙的你和这黄毛小子都死定了!”
  龙华天大笑道:“好说,好说,朋友你尽管动手……”
  他话未说完,陡然偏首朝赵子原大吼道:“敌人太已厉害,快冲出去——”
  声浪犹在众人耳际回荡,身形陡然腾空而起,右手当胸一振,递出妙绝人寰的一式,击向黑衣人。
  黑衣人侧身一让,避开龙华天一掌,却不加以阻挡。
  同一瞬间,赵子原不敢有丝毫滞慢,亦自腾身尾随龙华天之后,冲向篷帐当口。
  黑衣人仍未拦阻,冷眼望着龙、赵二人连袂冲出,龙华天与赵子原颇感意外,但此刻他俩却不遑多虑,“嗖”“嗖”先后自黑衣人身旁闪过。
  走在前面的龙华天急奔冲力未竟,忽地低呼一声,身在半空开声吐气,飘然落下地来。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真情流露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重金买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