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疑团重重
2021-06-19 08:30:1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道士大吼道:“住口!你既有意向敝派寻衅,想是仗着手底下有两下子,必非无名之辈,你通上名来……”
  赵子原道:“恰恰相反,区区虽在江湖闯荡了一些时,却因武功庸碌,不入法家之眼,非但毫无名气可言,简直可说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玄袍道士道:“无论如何,你总该有个姓名罢。”
  赵子原道:“区区赵子原,谅道长前此定然未曾听过这个名字。”
  可是事态往往出人意表,那道士“哦”了一声,双目眯成一线,眼珠不住的转动着,露出令人惊骇的威棱光芒,沉声道:“赵子原居然就是你么?嘿嘿,也许你的武功果真平泛不值一顾,但名气可还不小呢?”
  赵子原大大为之一怔,道:“此言从何道起?”
  那道士沉声道:“据贫道所知,留香院武家便曾派你到太昭堡卧底,若你没有任何特长或某一杰出之处,留香院里能人异士多的是,又如何会看上你?……”
  赵子原一呆之下,心中旋即升起惑意,暗道自己为武冰歆所迫,潜入太昭堡刺探有关断剑之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这武当道士身居深山之中,竟也获悉此事,诚令人疑惑不解了。
  但对方乃是名门正派的道士,故以赵子原尽管内心生疑,却也不敢往旁的地方设想。
  那道士接着道:“或许你要奇怪贫道缘何会知晓此事吧,嘿嘿,这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他一再发出冷笑之声,赵子原突然隐隐感觉到,对方的声音甚是熟稔,只是一时无法记起。
  赵子原眉宇微皱,道:“道长一再出言挑激,不知是何用意。”
  玄袍道士语声一沉,道:“赵子原!你到武当放肆杀人,可有什么话解释么?”
  赵子原冷冷道:“道长岂得血口喷人?”
  玄袍道士冷笑:“难道你还想狡赖不成?”
  赵子原道:“区区业已说过,这是个误会,无奈道长自以为是,不容区区有任何分辩的余地……”
  话未说完,那道士倏一抬手,往赵子原腕腰之间拂至,他出手飘忽不定,虚实变化无端,赵子原陡然大吃一惊,足步连蹬,身躯疾地向后一仰,一连退开了五步之遥,方始脱离对方攻击威胁。
  道士一招未曾得手,似乎愕了一愕,没有趁势追击。
  赵子原恚道:“敢情武当道士,竟也是偷袭的能手。”
  他自认为这话已经说得很重,对方闻言,鲜有忍受下来的道理,孰料那道士只是冷然一笑,并不动怒。
  玄袍道士道:“你还算机警,但今日遇上贫道,也是合该你倒运。”
  赵子原道:“道长道号可否见告?”玄袍道士哂道:“你毋庸多问,反正今夜你再走不出武当山一步了!
  赵子原寻思一忽,道:“好吧,区区便到贵掌教面前解释明白也好,而且我此来亦有他事……”
  玄袍道士打断道:“说得倒挺轻松,敝派掌教那有这么容易见到的?”
  单掌拍处,一股狂劲飙风直袭赵子原。
  这一忽里,赵子原忽然瞥见道士眼中布满了森森杀机,冰寒异常,他私心一凛,慌忙出掌封迎。
  两股力道一触之下,赵子原但觉胸口如被重物所击,气血汹涌浮动,险些昏厥过去,当下忙运功支撑,方始勉力站稳了身子。
  玄袍道士掌势一翻一合,杀手接二连三使出,那凶危劲厉的掌风,迫使赵了原穷于招架,不住往后倒退。
  看来他果然有将赵子原击毙当场的意思。
  赵子原只觉一阵急怒攻心,似此不讲道理,动辄言杀的出家人真是少得很,但他同时也十分明白,自己目下处境实在危险非常,稍有不慎,便立刻有杀身之祸……
  那道士掌力愈攻愈猛,没有一点弛缓的迹象,看来,他乃是不欲久战,想在数个回合之内解决赵子原。
  赵子原掌式一松,忽然露出破绽。
  玄袍道士冷笑一声,喝道:“倒下!”
  掌随声起,一股惊人内力疾发而出,赵子原身上衣袂无风自动,拂括有声,这当口,他足步一踮,身躯陡地向左转了半个侧面,“嘶”地一响,双足踏蹬之下,一缕轻烟也似的斜斜跃出战圈!
  这一着大出道士意中所料,他满以为一掌即将得手,却不料赵子原临危之际,会有如此神来之笔,以他那等目力,居然未曾瞧清对方拿的是何种身法家数,能够从自己那严丝密缝的杀手下突围出来。
  他脑际念头如电回转,仍觉对方身形模糊,几令人无从捉摸。
  赵子原心里明白,论到动手过招,自己远非道士敌手,全赖自己在急切间又施出太乙爵所授的“太乙迷踪步”,方始保住了这一条性命。
  赵子原喘过一口气道:“揣摩情形,道长似是有意取区区性命哩,敢问道长与死者黑岩厉向野有关系么?”
  那道士不假思索道:“贫道与黑岩三怪一非亲,二非故,有何关系可言?”
  赵子原道:“然则仅因道氏认为区区在武当山上杀了人,故而也对我下此杀手么?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玄袍道士冷笑道:“天底下说不通的事可多着呢,你延颈就戮吧!”
  说着单掌又自一抡,尖啸之声猛扬而起,“呜”,“呜”响个不停,周遭的气流像在一时之下被撕裂了。
  赵子原大喝道:“且慢!”
  玄袍道士掌势一窒,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赵子原道:“道长是执意不肯予小可以辩白的机会了?”
  玄袍道士怒道:“废话!敢情你故意欲拖延时候……”
  赵子原一眨眼道:“猜得不错,区区正是有意拖延时候,咱们在此闹了好一阵子,武当道观总该有其他道士赶来了,或许他们在听了我的解释之后,不会像道长一般固执。”
  停歇一下,复道:“再说我也很怀疑道长……”
  话犹未尽,突闻山路上足音跫然,连袂走出三个道士来!
  赵子原从侧边望去,只见三人都是身着一袭黄色道袍,居中的是个头发灰白的老道,走在他左旁的年约中等,另一名则是个年方弱冠的青年道士。
  赵子原遥遥抱掌道:“莫非是武当三子驾到了么?”
  当日他在毕节近郊及金翎十字枪麦炘府宅里,与武当三子先后朝过两次面,是以此刻入眼立即识得。
  三子来到切近,那居中的老道士天离真人开口道:“道友请了,记得咱们第一次碰见时,道友与那自称司马道元者行在一路……”
  语声戛然而止,敢情他已发觉躺在地上的厉向野尸身,以及立在赵子原身旁的玄袍道士。
  这时,赵子原忽然无意瞥见,那玄袍道士乍睹武当三子出现,眼中突地掠过一抹不自在的神色,他不禁心念微动,心中暗暗忖道:“那玄袍道士既与武当三子同属一门,见到三子来到,神色之间,怎会显得如此不自在?难不成先时我的怀疑……”
  思路很快被天离真人的语声打断,他指着地上横陈的尸体,沉道:“此人不是黑岩厉施主么?缘何却在这里被杀?”
  赵子原正待启口答话,那玄袍道士抢着道:“便是这位姓赵的道友下的毒手……”
  赵子原淡淡道:“区区早就料到道长会诬栽于我,果然不错。”
  玄袍道士故作冷笑,道:“你杀的人,自己心里有数。”
  天离真人疑惑地望了赵子原一眼,视线落到玄袍道士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对方许久,带着迷惑的声调问道:“这位道兄眼生得紧,敢问……”
  他清了清喉咙,又道:“敢问道兄也是贫道的同门么?”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又见花僧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真情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