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大义凛然
2021-06-19 08:46:26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泾阳城外,司马迁武纵马狂奔,马蹄卷起了滚滚烟尘,夜风呼啸从他的头上吹过,把他的神智吹醒了一些,然而他的情绪始终没有完全平复下来。
  他竟不等赵子原,尽自策马先走了。
  赵子原展开轻功,跟随在马后,一壁喊道:“司马兄,等我一等——”
  司马迁武头也不回,厉声喝道:“滚开!我不要有人在我的身旁!滚得远远的,愈远愈好。”
  赵子原足步稍缓,与马儿保持一段距离,远远在后面跟着,他情知司马迁武内心苦痛熬煎,理智尽失,又怎能忍心就此抛弃好友于不顾?
  四更光景,司马迁武已回到了那座宅院,他策马直入大门,赵子原为了不败露行藏,再度从后院墙头绕了进去,找个隐密的地方藏将起来。
  但见大厅中只剩下甄定远与狄一飞二人,暖兔、烘兔却不知到那里去了,方桌上的大烛烧得只剩得一截儿。
  司马迁武翻身下马,道:“姓甄的,我回来缴令啦!”
  甄定远眼帘一掀道:“头颅呢?”
  司马迁武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颈项,道:“头颅在此,你来拿吧!”
  甄定远说道:“怎么?你没有下手干掉张居正?”
  司马迁武赤红着双目,道:“张首辅乃国之干城,我司马迁武宁做不孝之人,岂可自陷于不义,坏此神州长城?”暗处的赵子原闻此豪语,暗赞道:“好个司马迁武!好个司马迁武!”
  一方面,他又为适才在章太守府里,自己的手指曾暗暗指向司马迁武的背后死穴而惭愧,他应该信得过司马迁武是不会干出这种事的啊!
  甄定远阴恻恻地道:“你不要你爹爹的命了么?”
  司马迁武厉声道:“姓甄的,你有种冲着我来便是了,家父与你无冤无仇……”
  甄定远一摆手,打断道:“老夫早就料到你会虎头鼠尾,下不了手,故此命暖免、烘兔尾随你后,混进章太守府第,此刻他们大约就要把张居正的头缴来了吧——”
  司马迁武道:“老贼,你——”他惊骇过甚,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赵子原心口亦自震一大震,暗自懊悔不已,他到底经验不够,思虑不周,只顾防范司马迁武莽撞的行动,而未想及甄定远会有此一着,以致造成这致命的疏忽,真是棋差一步,全盘尽墨了。
  这会子,陡闻一道低沉的语声道:“姓甄的,你奸猾一世,这回只怕老天偏偏不让你如意了!嘿,嘿。”
  语声甫落,大厅中风声一荡,一条人影轻飘飘地闪了进来,赵子原凝目一望,却是那掌柜老头去而复返。狄一飞一怔,脱口道:“店掌柜,是你?!”
  老头理都不理狄一飞,迳朝甄定远道:“你费尽心思,设下了这一个连环毒计,毒计之中,居然还另有毒计,可惜碰上了一个人,却也不免功败垂成。”
  甄定远眼色阴晴不定,道:“是你从中作梗么?”
  那店掌柜吃吃笑道:“我这糟老头那有如此能耐?阁下派出的暖兔、烘兔未到泾阳城前,已叫一个自称‘司马道元’的给吓跑了,这可是我亲眼瞧见的呢……”
  司马迁武身躯一颤,喃喃道:“司马道元?司马道元?你没有说错么?”
  店掌柜道:“那人虽自称司马道元,我却可看出他是个冒牌货。”
  司马迁武愕道:“老夫怎知他是假冒家父之名?”
  店掌柜道:“人死焉能复生,他不是冒牌货是什么?”
  狄一飞冷笑道:“糟老头你买卖不做,闯到此地胡说什么?老子先把你打发了再说。”
  一抡双拳,笔直朝店掌柜捣至。
  店掌柜连退三步,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他退到第三步时定身而立,前胸陡然一挺,身上的龙钟老态亦随之一扫而空,只见他右手一翻,急如兀鹰,竟在三步之外回了一掌。
  狄一飞道:“看不出你倒是深藏不露啊。”
  话声甫落,一掌已自翻起,内力有如汹涌翻腾的巨浪,一波一波密密逼向对方,那店掌柜的一手,居然再也推不出去。
  店掌柜闷喝一声,双肩微晃,换了另一个方位,双掌同时交错抢起,呼呼连击数掌,一招之中,又连变数式,式式连连衔密,不让对方有丝毫喘气的机会,一直到他攻出了第十六式,狄一飞面色已然大骇。
  狄一飞双拳左舒右封,待得拳风及体,猛可吐出内力。
  两股力道一触,狄一飞只觉全身一阵巨震,跄踉倒退一步,他心中骇讶交集,料不到在他眼里的糟老头,会有这等精纯雄浑的内力,方才他是太过于轻敌了,以致吃了这个暗亏。
  狄一飞怒喝道:“老头子,你再试接这一掌!”
  他脸上神情陡然变得十分凝重,全身骨节格格作响,掌心渐次泛成一种不正常的碧青颜色。一旁的司马迁武睹状,失声呼道:“青纹掌?!……塞北青纹掌?……”
  狄一飞冷冷一笑,一掌僵直不弯,望准掌柜直扑过去。
  掌柜老头大袖一拂,内家真力自袖底挥出,飕然一震后,狄一飞身躯忽地腾空而起,一掌劈下。
  赵子原见状骇然不已,当日他曾亲见狄一飞发出这“青纹掌”,强如少林达摩院住持觉海神僧都奈何他不得,足见青纹掌威力之世,那店掌柜老头武功深浅未知,是否接得下这一掌尚成问题,赵子原不禁为他担一百二十个心。
  一忽里,掌柜老头猛一矮身,右掌一挥而起,手臂连颤四下,周遭空气登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呜呜声响,这是内家至刚真力从掌臂上逼出所特有的现象,店掌柜信手如此施展,显见内力已入登峰造极的化境了。
  狄一飞下扑的身躯陡然一滞,又落回了原地。
  他愣立了半晌,道:“你……你到底是何许人?”
  店掌柜老头笑嘻嘻道:“铁匠铺的掌柜老头啊,你不认得了么?今天下午你才从铺里拿走了那只‘青犀神兵’——”
  甄定远手上持着宝剑,一步跨将出来,道:“这支‘青犀神兵’敢是你故意让狄一飞拿走的,你以宝剑为饵,为的要做好一笔更大的买卖,是也不是。”
  掌柜老头大笑道:“甄堡主可谓深知我心,哈哈,深知我心。”
  甄定远道:“你改变行藏,隐姓埋名,其中想必有阴谋。”
  掌柜老头笑道:“小意思,小意思,比起甄堡主正在进行的阴谋,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狄一飞在旁忍不住怒道:“掌柜的,纵令你如何装作,今晚狄某定要把你的真实面目揭出……”
  店掌柜接口道:“说到装作,姓狄的你可是世上第一个会装作的人了,你分明帮着甄定远,却又在暗中和武啸秋勾结,你分明和武啸秋勾结,却又拿水泊绿屋的银子,买通甄定远去刺杀首辅,此中居心,真令人无从揣测了。”狄一飞面色一变,道:“别胡说!”
  甄定远恍若未闻,缓缓道:“这等事,你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店掌柜道:“咱们做买卖的,最最识相不过,事不干己,自然不予过问,我只不过顺便提一提而已,哈哈……”
  说到最后,一连干笑数声,便算带过。
  呛地一声,甄定远亮出了手中宝剑,一股无形剑气自剑尖陈逼出去,刹时寒光大作。
  他一剑在手,便隐隐透出莫名的凌厉煞气,流露出剑手持剑所特有的气势,令人不敢逼视。
  大厅中的狄一飞及司马迁武都为他出剑的气势所迫,“蹬”“蹬”“蹬”,双双不知不觉倒退了三步——
  即连厅外隐伏的赵子原,亦感觉到一阵寒气袭身,中夜寒意并不太重,他竟已冷得簌簌发抖。
  只有掌柜老头似毫无感觉,若无其事地道:“好宝剑!青犀神兵当真名不虚传。”
  这当口,他竟出声赞起宝剑来,着实使人有啼笑皆非之感。
  甄定远哂道:“这把宝剑,你不要了么?”
  店掌柜道:“宝剑虽然难求,但有二万五千两银子交换也就够了,再说传言中‘青犀”还是柄不祥之物,它的持有者都先后莫名其妙的暴卒,甄大堡主,你使用这把宝剑,可得当心啊。”
  甄定远并未动怒,道:“那两铁箱的银子,果真被你乘隙盗窃去了。”
  店掌柜既不承认,亦不否认,只是默默无语。
  半晌,他轻咳道:“两万五千两银子数目不小,但在水泊绿屋主儿的眼中,亦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何况银钱是身外之物,你们难道连这也看不开么?”
  狄一飞惊道:“你也知道那两箱银两来自水泊绿屋?”
  店掌柜哈哈笑道:“适才我不是说过了么?对与钱财有关的事,我一向最为关心,哈!哈!”
  甄定远沉声道:“那二万五千两银子,你是不是拿去接济了香川圣女?”
  店掌柜脸上首次变了变色,支吾道:“甄堡主言所何指,恕我不懂。”
  甄定远一字一字道:“店掌柜你装疯卖傻装得够了,且接老夫一剑——”
  右腕一动,一弹长剑,陡然一剑破空刺出。
  “呜”的一声怪响扬起,寒光霍霍绕着剑体回荡不止,案上蜡烛的火苗竟被剑气所罩,愈压愈低。
  到最后,火苗压得只剩下黄豆般一了点大小,整座大厅顿形黑暗起来。
  厅外的赵子原暗暗嘘了口冷气,忖道:“这甄定远的剑上功夫的是惊人,单就这无形声势,便足以和白袍人分庭抗礼了……”
  店掌柜面色凝重,长吸一口真气,缓缓封出一掌。
  甄定远走剑偏角,剑光一圈一卷,剑身抖颤不歇,居然突破对方单掌的封守,反挑而上。
  突闻“呼”地一响,一道乌光自厅外直身而入,那乌光在半空中打了一转,宛若长了眼睛一般,迳射向甄定远手上的宝剑。
  甄定远是何等武学大家,乍见乌光袭至,健腕猛地一抖,剑尖一阵跳动,一刹间,乌光与剑身击实——
  腾腾,甄定远往左退了两步,反观那道乌光已被他手上的剑子弹开,向右前方斜飞而去。
  火苗升高,厅中又恢复了先时的光亮。
  诸人瞪大了眼睛望去,但见右边墙壁上,笔直插着一只黑色的大板斧,斧口入壁三分,斧柄仍自巍颤不止!
  司马迁武心子一颤,脱口道:“鬼斧门!滇西鬼斧门!”
  这五个字不啻一声暴雷,诸人俱面目失色,厅外的赵子原神经亦突然抽紧起来,他曾两度见过鬼斧门死尸那不可思议的奇门功夫,这黑色大板斧正是滇西鬼斧门最惹眼的独门标志!
  厅中登时洋溢着一种阴森肃杀的空气,赵子原的心情也越发显得沉重起来。
  沉寂,宅院大门一条人影有若鬼魅般一闪,一个黑布蒙面,披着一身黑袍的人缓缓走了进来。
  那人踏着沉重的步子,黑色的衣袖翻飞之间,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险恶恐怖的意味,令人为之不寒而栗!
  赵子原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暗忖:“是他?!此人不迟不早来到这里,今夜的事态只怕要变得愈发复杂了。”
  掌柜老头干咳道:“摩云手,是你来了么?”
  他强作一笑,笑声中却带着几分勉强和不自然的味道。
  那黑衣蒙面人没有回应,慢慢地踱到诸人面前。
  甄定远眼角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抱拳道:“大师别来无恙乎?”
  黑衣人冷冷一哼,道:“甄兄这几年来功夫真是一刻也没放下,方才那一式‘寒江垂钓’用到剑上,几乎已达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甄定远道:“彼此,大师那一招‘九鬼送斧’,还不是已臻得心应手,数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造诣——”
  话声微歇,复道:“只不知大师缘何要阻止我对这掌柜老头用剑?”
  旁侧的司马迁武听甄定远口口声声称黑衣人为“大师”,而那店掌柜却叫他做“摩云手”,不禁纳闷不解。
  他并不知黑衣人一身拥有“摩云手”及“鬼斧大师”两个头衔之事,否则也不会如此惊愕。
  黑衣人阴鸷的目光扫过店掌柜,道:“此人现在可不能让他死!”
  店掌柜耸耸肩道:“这倒奇了,难道我要死要活,还须你来做主不成?”
  黑衣人道:“很不幸,情形正是如此,老夫不要你死,你自然就不能死。”
  店掌柜哈哈笑道:“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不要我活,我也不能话下去么?摩云手,你也太狂了吧!”
  黑衣人阴笑一声,道:“你口口声声称呼老夫做摩云手,到底有何根据?”
  店掌柜不答,迳自喃喃道:“灵武四爵、燕宫双后、摩云手……这些传说中的高人,想不到竟还是真有其人,阁下出现于此,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 翠湖旧事
上一篇:
第三十四章 岂忍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