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剑手本色
2021-06-19 09:08:3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下三人立即循着石中孔道鱼贯钻身进去,行了一会,果然穿出巨石,但见地势豁然开朗,展开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如茵旷地,远山近树,浓淡参差,有若图画。
  司马迁武正自观察周遭景物,忽闻吴非士喃喃自语道:“那一辆马车……曾经在翠湖出现的那辆马车……”
  声音低沉,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司马迁武循声而望,只见远处依稀可见一辆灰篷马车正如飞朝西方驰去。
  天,细雨已停,浓云却仍密布。
  在高王瀑的另一边,白袍人踏着沉重的足步向前直行,他胁下所挟的朝天尊者及洪江依然中毒昏迷,不省人事。
  走出一程,他凭着一种天生敏锐的察觉本能,下意识里隐隐感觉到好像有人尾随跟踪——
  白袍人定身侧耳倾听,四下除了骇人的寂静外,再无其他声响。
  他再度举步而行,心中忖道:“奇怪,我什么都没听到,怎会感觉到有人尾随在后呢?况且四下空旷,又是沓无人踪,莫非这只是我的疑心生暗鬼而已?”
  寻思良久,始终不得要领,他摇了摇头继续前行,走过一段路,那怪异的奇想忽然在他脑海中长大起来。
  白袍人想着,适才的沉思又重回他的脑际:“我的直觉既然告诉自己,有一个神秘人物缀在背后,那是再也不会错了,十年来,我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过着紧张的日子,早已养成了异于常人的机警本能,还有什么风吹草动能瞒得过我?”
  这会子,阳日从密厚的云层后面穿出来,金黄色的光线洒在旷野的一角——
  白袍人回首一瞥,倏然发现有一个影子一晃即逝,他定了定神再瞧,地上却只有高处山林的投影,没有任何异处。
  他默默对自己道:“虽不知这跟踪之人究竟是谁,但从这一掠即逝的影子上看,其人定必身具上乘轻功无疑了。”
  越过莽原,绕经一道山角后,地势逐渐陡峭,白袍人望见前面一株大树,疾地闪身掠到树后。
  一个身影不一忽来到切近。
  白袍人将胁下的朝天尊者和洪江放置树旁,“刷”地晃身疾跃出去,恰正拦住那人去路——
  触目所及,但见此人面色蜡黄,满脸病容,约莫三旬左右年纪,两道目光有如鹰隼,冷冷地盯视着他。
  白袍人开口道:“朋友自高王瀑一路跟踪老夫至此,敢问有何见教?”
  那病容汉子冷冷道:“足下耳目倒也灵敏得很。”
  白袍人指着犹自人事不省的洪江及朝天尊者,道:“朋友你是冲着这两人而来,抑或专程找某家的麻烦?”
  那病容汉子视线掠过树旁躺着的二人,道:“我要找的是谢全印。”
  白袍人沉声道:“然则朋友是冲着某家而来了?”
  病容汉子道:“如果你是谢金印,我便没有找错人,但你在高王瀑又口口声声自称司马道元,我一时倒不能确定你的真实身分……”
  话至中途,忽然右手一抬,一掌击了过去。
  谢金印阅历何等丰广,对方这一掌看似轻淡描写,毫无着力之处,骨子里蕴藏着一股坚强凝重的气势,而且他抢先动手,更是占尽先机,谢金印若要击破对方气势,似乎只有掣剑反击一途。
  一个照面之间,便逼得谢金印非要出剑应付的敌手,到目下为止,显然尚不多见——
  然而谢金印仍无用剑的意思。
  眼觑对方一掌击至,谢金印倏地抽身倒跨了半步,双手翻飞,刚柔互变,立刻将病容汉子掌势封住。
  病容汉子挥掌再攻,对方封拆了七八招,皆是有来有往之局,忽然病容汉子一声叱吒,停下手来道:“你为何尚不用剑?”谢金印淡淡道:“除非万不得已,某家之剑向不轻出。”
  病容汉子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你以为我会是省油之灯么?”
  谢金印道:“尊驾掌力诚然高强一时,但某家仍无须使用兵刃对付你的赤手空拳。”
  病容汉子怒道:“你认为我尚不够资格使你用剑么?”
  谢金印冷冷道:“我也没有这个意思。”
  病容汉子呆了一呆,仰首寻思,旋即哼了一声,挥掌又上,双手连环攻出,随着招数变化,涌出两股无坚不摧的力道。
  病容汉子这一展开强攻手法,目的不外乎迫使对方出剑,谢金印何尝不知他的意图,心下暗暗感到狐疑,可是他生性沉着坚凝,将疑念抛开,不一会便稳住局势,双方交手二十余招,竟是势均力敌的局面。
  病容汉子掌招挥劈间,劲道源源不绝,足见功力颇为深厚,加之他招数诡奥,使得谢金印不能占得丝毫上风,这是他近二十年来首次遇到的厉害对手,为求制敌于胜,使得他再无考虑的余地,决定出剑攻击。
  但见他右腕一抖,“呛”地一声脆响亮起,霎时漫空精芒电射,剑子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随着长剑出匣,一股无形杀气随之涌将出去。
  寒芒电射之际,病容汉子居然还快了一线,双手一错,抢先攻出一掌,他转身挥掌攻击的几个动作,几乎在同一时刻完成,病容汉子发出这一连串的快动作,无疑的是为求抵消对方出剑时所挟带的凌厉险恶气势。
  饶是如此,一股瞧不见的杀气仍旧弥漫四周,病容汉子掌势为之一窒,再也递不出去。谢金印冷然一笑,道:“尊驾一再相逼,恕某家得罪了。”
  右手一动,剑身发出激烈风雷之声,直取敌人腰间以上部位,同时一股森森杀气亦笼罩住敌人身形。病容汉子寒声道:“好一招‘下津风寒’——”
  霎时他额上汗渍陡现,亦自催动全力,发出一掌迎拒。
  但闻“呜”“呜”怪响不止,人影乍分,两人相距五步,面对面峙立,终于病容汉子上身微倾,蹬地往后倒退半步。
  谢金印手中长剑支地,沉下嗓子道:“尊驾竟能接得下某家这一招‘下津风寒’,足见高明,你报上名来。”
  病容汉子喘一口大气,道:“你不用追问我的姓名来历,我是绝不会说的。”
  谢金印道:“尊驾适才一掌,极似武林中别树一帜的南海秘传心法,但如果你是南海……”
  病容汉子轻咳一声,打断道:“姓谢的,你的剑法可称得上当今无双,眼力见识亦属非同凡俗,但如妄测我的来历,定然要悔之莫及。”
  谢金印道:“噫,有这等事?”
  病容汉子道:“从方才那扶风三剑起手式的气势法度看来,我已可确定你真是二十年前的职业剑手谢金印,殆无疑问了。”
  谢金印道:“尊驾一再迫我用剑,难道只为要确定我是不是谢某其人么?”
  病容汉子道:“那也未必尽然。”
  谢金印道:“然则你打算再碰碰扶风三剑的下面两招么?”病容汉子道:“据我所知,以往你除了受雇之外,一向懒得动手杀人,不审是否属实?”
  谢金印道:“正是,不为银两而动刀动剑,是多么愚蠢的事。”
  病容汉子道:“足下此言,颇合吾意,那下面两剑便不用再试了,咱们今日之战,就此作罢如何?”
  谢金印惑道:“但是你一路尾随某家至此——”
  病容汉子用着一种奇异的神色望着谢金印,缓缓道:“这一条路乃是通往鬼镇必经之道,足下可是要到鬼镇荒园去?”
  谢金印道:“是又怎样?”
  病容汉子沉声道:“是的话,奉劝你莫如不要前往了!”
  谢金印微微一怔,方待开口说话,病容汉子复道:“姓谢的,你一生结了不少仇家,奇怪的是要杀你的人都非你的仇人,倒教我感到大惑不解了。”
  谢金印苦笑道:“这也许就叫做天网恢恢,报应不爽吧,以前死在某家剑下的,又何尝有一个是我的仇人?”
  病容汉子迟疑半晌,道:“问题在这里,有一干人在鬼镇荒园里摆布了一个阴谋陷阱,正等着你前去蹈涉,这干人显然都非你的仇人。”
  谢金印淡然道:“有这回事?”
  他乍闻这道消息,面上神情仍自十分淡漠索然,从他那毫无表情的面孔上看,似乎即使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也不会令他触情动容了。病容汉子道:“你竟一点都不感到讶异么?”
  谢金印懒慵慵地摇摇头,道:“某家对天底下之事都不在乎,更何况杀人的手段,我早已司空见惯了。”
  病容汉子“哦”了一声,凝目打量着眼前这个奇异的人物。
  谢金印冷冷道:“你也参与了这项阴谋,是吧?”
  病容汉子道:“自然我是有份的。”
  谢金印道:“那么尊驾为何要在事先对我警告?”
  病容汉子道:“你也甭追问这些了,依你谢金印那种漫不在乎的性子,虽则明知前路有险,你也是要去闯一闯的,我的话没错吧?”
  谢金印颔首道:“你是深知我心,某家既然决定到鬼镇去,便再无任何事可使我回头了……”
  病容汉子抬起头来,道:“好!好!不愧是剑手本色,咱们后会有期——”
  一转身,迈步如飞而去。
  谢金印望着对方的背影逐渐远去,心中若有所感,低声自语道:“这不也是一个奇特的人物么?……他的行径与某家当年倒有几分相似……”
  这时,阳日西沉,黑夜似一张网幕似的撒了下来,谢金印愣愣伫立了好一忽,挟起昏迷中的朝天尊者及洪江继续前行,身影渐渐自黑夜的旷野上消逝……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山雨欲来
上一篇:
第四十章 绝路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