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视死如归
2020-01-30 20:58:2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事实上,双方都是隐藏在屋角,墙壁后面。
  只是,对方有暗器高手,一个施用飞刀,一个用的亮银缥,这些较重的暗器,打得很远,竟有两个匣弩手伤在了暗器之下。
  但两个人咬着牙,没有出声,竟然无人知晓两人受了伤。
  伤势不太重,也不太轻,用绢帕捆住伤口,仍伏在战位上不动。
  小文站在一丈后墙角下,亲看双方以暗器互射,没出手的意思,素华也站着不援。
  忽然,夜风中传来一声怒吼,道:“几支弩箭,真正挡得住我们,可真是笑话呀!水兄,咱们并肩子冲过去,砍他们个血肉横飞。”
  小文听出是马乘风的声音,似在招呼水中天要冲过来,回头望素华微微一笑,仍然站着不动。
  素华报以微笑,心中却是有些恼火,忖道:什么意思啊!回眸一笑,欲言又止,你沉着,我岂能沉不住气,真被人杀过来,死伤的可是刑部中人,和我素华何关?
  果然是冲过来,乌七抹黑中,似有条人影飞跃而起,随着狂风沙卷飞驰而来。
  两组匣弩手,忽起发动,每匣十支,十二个匣弩手,构成一片箭网,寒芒迎风,发出锐啸。
  一阵急劲的群射,硬把马乘风和水中天逼了回去。
  集射的弩箭,也突然缓和下来。
  小文听到一声,哎呀的惨叫声传来,似是有人中了箭,用力拔出,忍不住剧烈的疼痛,失声而叫。
  “能挡住马乘风和水中天的攻势。”小文道。
  “再加上几支匣弩的力量,也可以挡住血手无影帅永昌了。”
  原来她是来估算匣弩的威力。
  素华笑道:“应该可以,连珠发射,绵密不绝,贵部已把匣弩的威力,带入一种高潮。”
  “素华,我们没办法呀!”
  小文道:“高手求难,遇上了也不愿入刑部,江湖人和捕头之间,似是一个很大的距离。”
  “我们不算江湖人,我们不是生意人。”
  素华道:“所以,才和刑部合作很好。”
  “说的是。”小文笑一笑,道:“素华姐,我想发动一次攻势,三面包围上去,先把这一批人给消灭了。”
  素华心头跳动了一下,忖道:小姑娘大手笔呀!有些自不量力。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就凭我们这几个人吗?”
  “不!把素喜、小雅全调过来。”
  小文道:“还有素华姐和你六个小师妹,他们带了二十四枚火龙镖,在这里可以用一半……
  “这个……”
  素华奉命接受小文的指挥,应该是义无反顾,明知要死也得勇往直前,但那是截击红灯老魔,变了目标,素华就有点犹豫了。
  “听我说,素华姐。”
  小文道:“我们有十二枚火龙镖,五十多张匣弩,只要阻滞一下红灯老魔的行动,应该够了。
  他是万大掌柜和总捕头猎杀的目标,我们不行啊!把咱们十位花朵似的大姑娘,全都坑进去,也破不了血罩。
  先杀掉这批杀手,也算剪其羽翼,难道你忘记了在三槐谷中身受帅永昌的屈辱吗?”
  最后两句话果然激起了素华的仇恨之心,道:“对!是该杀了他,可是,他的焰掌……”
  “我们有火龙镖啊!还有小雅率领的十二张最新的强力匣弩。”
  小文道:“把这些集中起来,全力对付帅永昌,其人如死,余子碌碌,不足畏也,素华姐,加上素喜、小雅,我们四个人,就让他们招架不住了。”
  “小文,这是程总捕头的意思,还是你的主张?”素华道:“可别自作主张,立了战功,还有罪!”
  “是我小文的主意,素华姐,我临机应变,感觉到新的策略正确,就果敢而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错了,贻误戎机,任凭总捕头杀了我,我也不怨。”
  “好!小文,你想好怎么个攻击法?”
  素华道:“夜黑风高,飞沙扑面,视界不清,景物模糊,设计不全很可能自相残杀,匣弩对射,火镖对打。”
  “是,我们要好好地研商一下。”
  小文道:“我把他们全招来,作个详细分配。”
  小文打出了领队集合的暗号。
  小雅、素喜、陈同、张重,全都围了上来,六个火龙女镖手,紧跟着素喜、小雅走过来,都围拢在小文身侧。
  小文说出了目标改变,也不征求小雅、素喜的同意,就分配了包围的方向。
  等到暗器无法再用,近身火拼时,所有的领队,都要参与,也说出彼此连络的方法,空着西面,但却命张重率领十二个匣弩手,埋伏在正西方二十丈外,见敌人逃走就射杀,不许有漏网之鱼。
  张重一抱拳,先行走了,带着两组匣弩手,转向正西方去。
  说巧也算巧,两个受伤的匣弩手,全是张重带的人,此刻才敷药包孔。
  “小文,六个小师妹武功不弱。”
  素华道:“不用她们参与近身搏杀,可是暴珍天物啊!”
  “欢迎啊!六位妹妹借重之处,容我日后致谢。”小文道。
  六女微微笑,笑着躬身行礼。
  小文近身仔细瞧,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材虽很高,也都刚健婀娜,那是习练上乘武功练出来的,笑容还带着天真稚气。
  “素华姐,六位妹妹由你率领了,何时发镖,何时出剑,素华的判断,比我高明了。”小文道。
  “其实,选择发嫖的机会,她们比我强多了。”
  素华道:“她们练嫖的时候,也受了寻找时机教育,火龙镖有多大威力,她们最清楚,给他们一个令谕方向,战机由她们自行抉择。”
  “好,命令是完全歼灭。”小文道:“敌人都是江湖上最坏的人,留不得。”
  六个小镖女彼此相望了一眼,齐齐躬身领命。
  她们尽量用行动表达,很少开口说话。
  小文突然仰天长啸,一缕尖厉的啸声,划破暗夜,随风飘出,好远、好远。
  小雅吃了一惊,暗道:小文快发疯了,这一股心理的压力太重大,我该怎么帮助她?尽管心中千回百转,但小雅并没有开口说话,小雅想通了,对小文最大的帮助,就是执行她的命令。
  攻势,就在小文长啸后展开。
  小雅率先行动,带着十二个匣弩手,直向前面扑去。
  是正面直攻的干法。
  这举动招来了敌人的还击,不同的暗器,扇面一般,攻袭过来。
  立刻有三个匣弩手被暗器击倒。
  但敌人也暴露埋伏的位置,匣弩手展开还击。
  小雅带这两组匣弩手,用的是最新的匣弩,力道强、射程远。
  “卧倒地上,瞄准发射,伤的可以退下去。”
  小雅早已绑上水晶眼镜,迎着风沙冲上去,长剑出鞘,舞起了一片剑花,拨打暗器。
  匣弩手也配合着小雅的攻势,连珠发射掩护她。
  这是一次豪勇绝伦的行动,冒着数千种暗器迎面而来的危险,虽千万人吾往矣!大概就是这种的勇气了。
  素喜、陈同,也下令匣弩手,展开反击,小文带队的一组,也自动加入了。
  乖乖,四十八支匣弩连珠发射,可真是箭如飞蝗啊!
  何况,这些受过严格训练的匣弩手,也不会盲目发射,一箭射去,纵然没有射中敌人,也把人吓了一跳,立刻把敌人的攻击压制下去,袭向小雅的暗器,已渐稀少。
  事实上是,敌人已有十几个人,被弩箭射中,退入房中裹伤。
  这就是敌人最大的优势,他们隐身处,大都有一条通路,进入租购的民房中,可以从容地包扎伤势。
  两条苗条的身影,忽然飞起,悬空两个筋斗,落在了小雅的两侧。
  是素喜和小文。
  “太冒险了,小雅。”小文道:“招呼一声,我们一起冲啊!”
  “那会防碍匣弩手的行动,我瞧出匣弩连环的厉害了。”小雅道:“强劲有力,又准又多,不是任何暗器可以比了……”
  只听金风划空,六只火龙镖一起出手。
  几乎也是同时,闪起了六团火花,传来了轰然巨响。
  绿焰横飞,爆裂出百数点来,落在地上的,化作一团鬼火似的绿焰燃烧,落在门窗上的,就熊熊地烧了起来。
  连绵数声的嚎叫,传了过来。
  几十个隐伏在墙后、屋角,发射暗器的人,背着磷磷的火焰,由通道逃入了屋中。
  人在危机时,火在身上烧,哪里还能想到什么保护秘密。
  这一跑,就隐秘全泄了。
  数十个匣弩手,连珠箭发,瞄着窗口、门户向房里射。
  原本布署来对付刑部匣弩手的陷阱,也就全部溃散了。
  “停下。”小文喝阻止住匣弩手。
  她道:“伤重者,送回刑部治疗,两个人护送一个,轻伤的,包扎之后留下来,重新编组,整好队形,准备第二波迎战强敌。”
  陈同去验看伤者,小文却大声叫道:“帅永昌,带着你的哼哈二将马乘风和水中天滚出来,姑娘要较量一下你们的武功!”
  小姑娘发了狠,指名向杀手至尊挑战。
  这等于云豪气,连素华也听得暗暗佩眼。
  她心忖道:难道小文已学了对付“血焰掌”的武功?这等指名挑战,帅永昌不现身,就大失面子,日后,在江湖上也无法混下去了。
  果然,帅永昌现身了。
  鼓掌三声,南、北两侧,忽的亮起了六盏孔明灯。
  大风呼啸中,除了孔明灯之外,别的灯火,也无法在风中燃起。
  小文看得怔了一怔,忖道:布署伸延两侧,如此的广阔,刚才如果参与攻势,我们就吃亏大了,不知他们为何不出手?
  帅永昌举手一招,马乘风、水中天由一处屋脊上冒了出来,飞落实地。
  水中天左腿还包着白布,似是受过伤。
  “小姑娘,你是个什么身份?”帅永昌道:“是万宝斋,或是刑部的人?”
  “刑部女捕头小文姑娘就是我。”
  “怎么?万宝斋没人来吗?”帅永昌道:“刑部匣弩厉害,更甚闻名,但还无一下子击溃我们的埋伏,刚才爆炸出千百点磷火的暗器,该不是刑部所有吧?”
  “问得太多了。”
  小文不愿代万宝斋作主回答,冷冷说道:“我要逮捕你们下狱治罪!”
  帅永昌十分仔细地打量了小文一阵,除了那副遮挡风沙的水晶眼镜,掩遮出部分神秘感之外,再也瞧不出小姑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很难相信她能封挡一记“血焰掌”。
  现在,帅永昌顾忌的是小文刑部捕头的身份,一掌打下去,可能会要了小文姑娘的命,那杀官造反的罪名,也就铁证如山了。
  血焰掌留下的痕迹,就是明证。
  江湖中人,不管是江洋大盗、杀手巨寇,都很厌恶公门中人,尤其对捕快、狱官,更是恨之入骨,极欲除之而后快。
  但他们一旦面对公门捕快时,却又顾虑重重,不敢施下毒手。
  这大概就是邪不胜正的一种气势。
  小文也知道“血焰掌”的厉害,能不能承受一击,心中全无把握。
  但小姑娘发了狠,已不把自己的生死事放在心上,一直在培养心中的忿怒、杀机,希望能把“射月三剑”的威力,发挥到极点,就算死在对方血焰掌下,也要让“射月三剑”出手后,带动的威势,完全发挥。
  使连续的剑势威力,杀死强敌,让小雅和素喜能全力对付马乘风和水中天。
  她相信小雅只要说出了马乘风第三把刀的秘密,以素喜和小雅的技艺成就,足以对付两人。
  小文准备自我牺牲了。
  没有人看出小文心中的打算,只觉她双目中射出激忿的火焰,凝注在帅永昌的脸上,手握剑柄,已完成随时出剑的准备。
  看起来,小文已准备试一下“射月三剑”了。
  小雅心中暗暗忖道:这三剑一气呵成的威力,帅永昌也未必能抗得住……
  突然间,小雅心中闪起了一个念头,“血焰掌”。
  那是毒绝天下的一种奇恶武功,一挥手,就打出来了,“射月三剑”串连出的剑气,能不能阻挡住“血焰掌”呢?
  小雅迷惑了。
  这个尝试,成败的代价太大,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这个人,又是她情同姐妹的小文。
  既然是好姐妹,就该生死与共,这一边,就死在一处吧!
  于是,小雅悄然地移动娇躯,缓缓地靠近小文。
  素喜还无法看出两人的心情,还认为两人有一种合搏的打法,准备双剑合壁了。
  但素喜知道帅永昌的“血焰掌”是江湖中一大奇技,也知道它的厉害,一掌挥出,有如一团烈火扑来,再加上那强猛的劲力,是一种很难抗拒的武功。
  小文、小雅双剑合壁,能不能阻挡住帅永昌的一掌呢?
  素喜心中暗暗嚼咕道:“此事关系到两人生死,我怎置身事外?”
  忽然想到素华挡过一记“血焰掌”力,威力如何?她最清楚,何不请她过来,领教一二。
  回头看去,素华站在原地未动,但六位小师妹却靠近她两侧而立,摆出了一种出镖的姿势。
  素喜立刻明白了素华的心意,同属一代的师姐妹嘛,受的一样的训练,事物的感受,也都相同。
  素华心中有畏惧,不愿投入此战中,也肯定小文、小雅双剑合壁,挡不住帅永昌的一记血焰掌。
  所以,素华准备替小文、小雅报仇,两人如伤在血焰掌下,六只火镖会立即出手,六镖合击,威力组成的一片火网,帅永昌就在劫难逃了。
  只是楼台失火,殃及池鱼,伤在血焰掌下的小文、小雅,也将葬身在火龙镖的毒火之下了。
  素喜的心头震颤了。
  小文、小雅坦率地接纳了她,是那种心意诚挚,全无瑕疵的真情,素喜接受了,也感觉那种深重的情意。
  她正开始全心回报,这种亲切的感情快速成长,已变化了素喜的气质。
  我不能让她们伤亡,要死由我死,两人剑势再快,也快不过那挥手一击,但如有一个人挡一下,就可能使双剑的威力发挥出来。
  我以血肉之躯,滞阻一下血焰掌势,就可能给小文、小雅一个杀了帅永昌的机会,我的牺牲,岂不是很有价值。
  素喜无法判断素华这作法,是奉由秘令,让她把握机会连刑部高手也坑进去,或是纯出自主,因吃过了血焰掌的苦头,不愿再度碰上帅永昌。
  如果想杀小文、小雅,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也能言之成理。
  素喜暗暗叹息一声,看看换了她素喜,素华会不会一样下令打出火龙镖。
  在万宝斋时,两人是最要好师姐妹,素华会不会顾念旧情,放她一马,还是一锅煮,连她全坑进去。
  高举起右手,摇挥了两下,缓步向前移去。
  这是个下意识中的本能动作,既非约定的暗号,也不是表达什么心意……
  小雅也摆出了拔剑的姿态,和小文保持了两步的距离。
  她低声道:“小文,双剑会合,全力刺出,组合成的剑气,可增强不少防守的力量。”
  小文双目余光一镖,心中火大了,沉声怒叱道:“你跑过来干什么?是白痴啊!”
  “想丢下我一个人死,门都没有!”小雅笑道:“共死,总比我一个人活着好些,整天为思念你伤心落泪,人变憔悴,如花枯萎,那是生不如死啊!小文,你好可恶,尽拣些便宜事干。”
  小文哭了,那是来自内心的感动泪水。
  她道:“你好傻呀!小雅,一个人杀不了他,加上一个人不一定就行,为什么不成全我独竟全功,射月三剑也没有联手的招术。”
  “所以,我和你保持了两步的距离。”小雅道。
  “我们同时发动,分左右攻去,血焰掌也只能杀伤我们一个,另一个就有杀他的机会了。”
  “发射!”素华突然传下了令谕。
  两侧匣弩早已布署就绪,就等小文一声令下了。
  但小文却准备以射月三剑的奇厉剑招,和帅永昌的血焰掌拼个胜负出来。
  她说过要较量一下帅永昌的武功,为了遵守这个诺言,不便再下令发射匣弩。
  小雅、素喜在各想心事,想的是如何牺牲自己,才能够救下另外两人,忘了身侧埋伏匣弩手。
  可是素华旁观者清,既有匣弩在两侧埋伏,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手。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二十二回 情泪湿襟
上一篇:
第二十回 巧窥敌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