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智闯王府
2020-01-30 21:00:4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万复古点点头,带着程小蝶进入了一间会客的雅室,但程小蝶还是不放心,要随后跟来的小雅、小文、素喜在室外放哨,发觉可疑,立刻传警。
  “什么事,如此慎重?”
  万复古道:“田长青技艺之高,似犹在万某之上,因伤不能出动,实在是一个大损失。”
  “我不是江湖人,少了那份江湖气,就算田长青抱伤出动,又有什么帮助,他内伤严重,身体已支离破碎,是让他去白送命啊!”
  万复古点点头,道:“所以,在下只是有点可惜。”
  “不是田长青突然出手,那一天死的就是你我了,我们还不满足吗?他替我们挨了七八刀。”程小蝶道。
  “对!不是田长青,我恐怕也要重创在红灯老魔的刀下,我们欠他一份情……”
  “红灯老魔,是不是躲入了九王爷的府中?”
  “对,程姑娘真的高明。”
  万复古道:“我也刚得到消息。”
  “你本身也有了问题?万宝斋真正的高手,似乎你已经无法调动。”
  “东主多疑,一、二、三代的男弟子,和杰出的女弟子全都征调而去,只有素华率领的六位四代小师妹,留下来帮助我,当然,我如不计一切,卖个老面子,请教武堂的几位老教师出手,云鹏、风琳也可以随我行动,但这一来,就闹得不可开交……”万复古道。
  “暂时用不着翻脸、弄僵,我在想,你和我合力,能不能杀了红灯老魔。”
  万复古微微一笑,道:“田长青和我合作,也许还有机会,和姑娘合作,把握就全无了。”
  “唉!我真的那么没有用吗?”
  程小蝶有点感叹地说:“我自知不如田大哥,但那一天,我也没有全力发挥出本身的技艺,这一次,再见到红灯老魔,我会全力施为,我也请求大掌柜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打先锋,你经验丰富,该如何接应我,看着办了。”
  “只有万某和姑娘两个人对付红灯老魔吗?”
  “对!我们两个办不到的,他们肯定办不到,所以,对付红灯老魔这一战,就靠我们打了。”程小蝶道。
  “如果我们失了手呢?除非你能在第一次攻势时,再伤了他,老魔就算伤势未愈,我们两人的胜算也不大。”万复古道。
  “我已知道你们火龙镖的威力。”
  程小蝶道:“我如一击不中,你就尽快后撤,然后,下令镖手,发出火龙镖,数量越多越好,我也会下达匣弩发射的命令。”
  “天哪!”
  万复古道:“岂不是把你也坑进去了?”
  “对,我身为总捕头,不能活捉凶手,拼一个同归于尽,也算尽职负责了,不过,我不会撤走,死得光荣,死得壮烈呀!”程小蝶道。
  万复古道:“我佩服,真到那等情形,我会要他们发出火龙镖,不过,我不会撤走,总捕头,我陪你死,公事上秃子跟着月光走,占你一份大义凛然的光了,私下里,我可从未想到过,会和如此绝色的美女,埋骨一处,可真是死而无憾哪!”
  “何必呢?大掌柜,你可以退下的,咱们两条命换他红灯老魔一条命,岂不是太吃亏了。”
  程小蝶道:“大掌柜,你要三思啊!”
  “我如临危退避,你一个人能抗拒着红灯老魔多少压力,我无法估算。”
  万复古道:“如是被他快速遁走,或是把他迫退距离太远,火龙镖能否伤得了他,就难作出论定。
  这种暗器,一旦失手,就很难再有第二次对付他的机会了,以老魔的奸狡,绝不肯再面对火龙镖了。”
  “说来说去一句话,万大掌柜对我不放心。”程小蝶道。
  “是的,姑娘,一击不中,后果堪虑啊!由万某陪你,合我们两人之力,也许还有缠住他的机会,火龙镖不论远近,但可能拖着老魔一起走。”
  “好吧!大掌柜既然视死如同儿戏,咱们就作一次死亡的合作吧!”
  程小蝶道:“不过,给我先出手的机会,我如一击不能伤敌,大掌柜再行出手。”
  “这倒可以。”万复古道:“希望把他堵在房中,我挡不住唯一的出路,不怕他逃走,也使火龙镖的威力,可以完全发挥。”
  想到火龙镖爆炸的威力,磷火横飞,绝难问避,烈焰焚身的痛苦岂是人所能受,不禁心头泛上了一股寒意。
  但程小蝶还是鼓足了勇气,道:“大掌柜,我们走吧!”
  “大白天真闯王府,先和戍守王府的守卫打上一架。”
  万复古道:“万宝斋是做生意的,可惹不起这个大麻烦。”
  “大掌柜的意思,是晚上去了?”
  程小蝶道:“现在寸阴如金,耽误不得呀!我倒有个办法,只是有些委屈大掌柜了。”
  “愿闻其详,如果有用,绝不推辞。”
  “大掌柜率领的人手,全换上刑部衣服,任何事,都由小妹扛下来。”程小蝶道。
  “好主意,刑部总捕头,带着捕快,闯入王府拿人,可是从未有过的事。”万复古道。
  “只要找出罪证,我倒不怕他王爷身份,小蝶担心的是,王府那么大,如何找得到老魔藏身之处?”
  “这倒不用担心,只要他在王府中,一定找得到他。”
  程小蝶吃一惊,忖道:听口气,王府中似是早安排了他们的人,这个万宝斋,究竟在多少大员府中安排了内应?当真是可怕得很哪!”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大掌柜准备带多少人去?”
  “素华和四个镖手,他们可以女扮男装,风琳就不用去了。”万复古道。
  “行。”
  程小蝶道:“我只带小文、小雅、素喜、张重,五个人,加上两组匣弩手,一共十五人。”
  万复古点点头,道:“看来是总捕头早已计划好了。”
  “我知道红灯老魔可能改变了形貌。”
  程小蝶道:“但却不知道他扮成什么人?”
  “身份愈高,愈不易引人怀疑,但能瞒过家人耳目,这就不简单了,装作的唯妙唯肖才成。”
  “九王爷常常入宫见驾,老魔要是心有共圆,皇上岂不是危险得很。”程小蝶道。
  “对,他应该有很多机会,刺杀皇上。”
  万复古道:“可能是志不在此,这中间,确实有很多疑问,我们这就去一探究竟吧!”
  万复古等在刑部中更过衣服,天已近午,进过午餐,一行人在程小蝶率领下,大白天,直闯王府了。
  九王爷住处离皇宫不远,在锦衣卫巡守防护圈内。
  所以,王府大门前一排站着八个锦衣卫,服装亮丽,手中红缨枪,一丈多长,看上去,果然是威风凛凛。
  程小蝶等一行人,距大门还有两三丈远,八个锦衣卫手中的长枪,已转了向,喝道:“站住!”
  程小蝶示意停下,带着万复古低声道:“跟我去交涉一下,不行,再出手,点了他们的穴道,闯进去。”
  “胆大呀!”
  万复古道:“铁面无情,胆识过人,佩服,佩服!”
  程小蝶笑一笑,行至枪尖半尺前,才停了下来,道:“我是刑部总捕头,来这里办公事,哪一位领班,请出面答话。”
  一个身佩腰刀,身躯高大的锦袍汉子,一摇三摆地走出来,道:“刑部衙门不够看,想见九王爷,请旨去吧!”
  敢情他早已听到了。
  程小蝶打量领班一眼,忖道:“此人目蕴神光,听觉敏锐,一身流气,不象是锦衣卫中人……”只见那领班一挥手,道:“赶走!不听话格杀勿论。”
  程小蝶一举手,一阵箭风,破空而来,掠过头顶,钉在大门上。
  八个锦衣卫吓了一跳,这一阵阵珠快弩,强而有力,如果低一点,都将被弩箭射中。
  镇住了八个锦衣卫,不敢出手。
  但却镇不住那位领班,跳着脚大声吼道:“反了,反了,王爷府前,也敢放箭……”
  “箭就钉在木门上,上面有刑部标记。”
  程小蝶道:“九王爷要打官司,那是很好的证据,但刑部办案,不能中途罢手,我要面见九王爷,你问在一边去吧!”
  锦袍人冷然一笑,道:“在下守门有责,总捕头要闯王府,先过在下这一关才行。”
  “早在预料之中,你根本不是锦衣卫中人。”
  程小蝶道:“给我拿下!”
  万复古应声出手,一把扣去,以万复古技艺之高,应该手到擒来。
  但那锦袍大汉,不但闪避开去,而且还抽出腰刀,展开还击,刀法纵横,全是一击取命的招术。
  打了二十几个回合,万复古才找到一个机会,扣住了敌人肩井穴,夺下单刀,顺手点了那大汉三处穴道。
  人是擒住了,但万复古却没有胜利的快乐。
  江湖上能和他对手十招的人,已经不多,这个人竟和他打了二十几个回合,真是胜之不武。
  “诸位不愿被弩箭射杀,那就退一边去。”
  程小蝶很用心地看过两人动手情形,万复古没藏私,全力出手,那人能拖延二十几个回合,确是一位高手,也可能是红灯老魔的近卫之一了。
  张重听风就来雨带着一组匣弩手,向八个锦衣卫逼了上去,迫得八人步步后退。
  “万前辈,这个人可能就是你说的老魔近卫。”程小蝶道:“看来王府中已被安排了不少的人手,走吧!希望能早些找到老魔,解开九王爷生死之秘。”
  万复古点点头,举步向前行去。
  小文、小雅,抢快一步,紧随在程小蝶身后,两人心中一样打算,阿横、阿保没有来,这先挡锐锋的责任,就落在两人身上。
  素喜穿男装,跟陈同走在一起,素华也着男装,加快步法,赶到万大掌柜的身后。
  王府中仆从如云,但现在竟是静悄悄地不见一个人影。
  人都在房中躲着,不出来了。
  陈同、张重率领匣弩手,也进入了王府。
  素喜杂在匣弩手中,目光四下转,希望能看出一些暗记来。
  她出身万宝斋,对万宝斋的暗记,知道不少,但这次却是瞧不出一点名堂。
  万复古瞧得出来,那是一处特别约定的暗记,素喜就算瞧到了,也看不出什么意思。
  万复古走得很慢,进入了第三重院落,停了下来。
  “这就是九王爷住的地方。”
  万复古道:“还警告我们要小心一些。”
  声音非常小,两只鹰隼一般的锐利眼睛,四下转着瞧。
  程小蝶也停下身子四下看。
  她发觉这座院落有两宗奇处,院子里没有种植的花树,但却有一座很大的水池,看上去就有些古怪了。
  第二宗是这座院落所有的门窗都紧紧关闭着,似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九王爷太委屈自己了,住在这样一个看不见花草的院落中。”
  程小蝶道:“门窗紧闭,也不怕闯出病吗?”
  “这座水池,也有些突兀。”
  万复古接道:“看砖色和壁砖不同,显然是近年中新建。”
  “作用呢?”程小蝶道:“院中无花,蓄水用来做什么呢?”
  “所以,看去十分奇怪,而且大得有悖常情,万某约略地估算一下,这座水池占了整座院落的三成大小,不但破坏了格局,也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行近池边看,池中有积水,水池太深,不走过很难看到水。
  水虽只有半池,但颜色墨绿,无法见底。
  “人挖的水池,不会太深。”程小蝶道:“水下似是种植了深绿的水草。”
  “养的什么呢?”万复古道:“不会是鱼了,水距池岸八尺高,掉下去就很难上来了。”
  “既然进了王府,就该看个清楚。”程小蝶道:“大掌柜能确定他住在这里?”
  “应该不会错,丫头很细心。”万复古道:“但红灯老魔很狡猾,会不会悄然遁走,可也无法预料。”
  程小蝶下令,挨间搜查。
  房间中藏的有不少人,有一半是十八岁以上,二十二岁以下的年轻人。
  他们居华屋,吃美食,可是活得很苦。
  雕花大床,鸳鸯枕,不过,他们不是睡在上面,而是被绑在床上,口中还有堵塞物,所以,他们无法叫喊出声。
  一半是中年的妇人,她们负责照顾这些年轻人的生活,三十个房间也全搜完,无其他发现。
  “看起来果然有借命术。”程小蝶道:“天竺奇术,却害苦了中国人。”
  “红灯老魔一个人,用不到这么多年轻人的血。”万复古道:“这些人虽然年轻精壮,但天天美食进补,不能跳,会养出一身膘来,所以,这些都是最近几天中供应鲜血的人。”
  “那是绝非红灯老魔一个人换血?”
  程小蝶道:“那些人又是何许人物呢?红灯老魔为什么要帮助他们?”
  “什么人对红灯老魔重要,那个人就可以得到帮助,也许是当朝大员,也许是武林高手。”万复古道:“也可能是笔交易。”
  程小蝶接道:“红灯老魔似是在筹措一大笔钱,不过,这地方不是换血的地方,我没有闻到一点血腥味,但他不可能移往别处。”
  “水池。”万复古道:“水能洗去血污,冲去腥气。”
  “但这里的池水很干净。”程小蝶道:“冲洗血污的水,我一定能闻得出那股腥味。”
  “现在还不见锦衣卫人前来支援,证明无人报案、求救。”
  万复古道:“因为,我们找对了地方,调动大军,可能迫我们放下兵刃,但也很可能暴露出这里的秘密,现在,最大的困难是如何找出进入地下密室的门户。”
  “等候要想办法抽干池中的水。”程小蝶道:“水落才能石出,如果我的推断不错,除了这座水池之外,再无其他门户。”
  这时,小文、小雅、素喜,都站在程小蝶身后、两侧,手握剑柄,全神戒备。
  素华也带着四位穿着捕快衣服的小师妹,围在万复古的周围,手中扣着衣襟内的火龙镖,随时可以发射出去。
  阵同、张重各带一组匣弩手四下戒备。
  “水由源头引入,入水口由他们控制,只怕很难掏干。”
  万复古提高声音,道:“在下有个意见,不知总捕头愿否采纳?”
  “请说。”
  程小蝶回答的声音很高昂,似是有意让人听到。
  “在下的主意,虽然有点残忍,但是很有效。”
  万复古道:“要他们收集桐油一百桶,倒入水中,放起一把火。烧它个烟气弥漫水滚如沸,可惜水中生物,也全在这一把火中烧得一个不剩。”
  “是毒了一些,不过,省却不少麻烦,去通知郭副总捕头,要他送一百桶桐油过来。”程小蝶高声道。
  张重大声传述了令谕,但却无人行动离去。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二十四回 诛斩老魔
上一篇:
第二十二回 情泪湿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