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六章 依法泡制
 
2020-06-18 16:45:13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猫褚刁苦笑了一下道:“别提了兄弟,我们回去再谈吧?”
  三人都不禁大吃了一惊,地鼠褚方皱了一下眉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身上有伤没有?”
  褚刁这时由地上站了起来,伸动了一下筋骨,运气吸了一下,除了全身酥软无力以外,一切正常,不由纳罕的哼道:“总算人家手底留情,要不然我这条老命可要扔在这里了!”
  说罢,哭丧着脸,向玄衣道长黄明冲望了一眼,道:“老道!这事情真是想不到……”
  他摆了一下手,现出一付略带愧疚的面色道:“兄弟我自愧学艺不精,初次下手,就给惹了这个麻烦,不过……”
  他心里想:“要是换在你们哪一个,也是一样……”
  可是他嘴中却不便如此揶揄,只改口道:“不过敌人也太扎手一点了……”
  褚方一怔道:“我亲眼见那两个小子睡在床上的,怎么会扎手?你是被谁给暗算的?”
  夜猫褚刁冷笑了一声,望了他兄弟一眼,道:“你知道什么?……”
  霹雳叟洪万本已是提心吊胆,这时见状,早吓了个胆生毛,顿时接口道:“既如此,我们还是回去从长计议的好!”
  说着右手往褚刁腋下一扶道:“老兄!我掺着你!”
  褚刁苦笑道:“不用!我还能走!”
  洪万环视了三人一下道:“老褚既然遇见这事,我们三个,也不见得高明多少,我看回去吧……”
  他说到后来,也发觉不大对劲儿,因为玄衣道长黄明冲,和地鼠褚方,却是纹风不动。
  尤其是二人脸上,尚还微微带着冷笑之色,霹雳叟洪万怔了一下道:“怎么回事?莫非你们……”
  话尚未完,黄明冲已微微冷笑道:“这么吧!你们护送着老褚回船!我一人要去看看,我就不信,他们睡着了还会有什么伎俩!哼!”
  他冷笑了一声,气氛显得很阴沉。
  地鼠褚方因愤兄长被辱,此时心中也存了要与敌人一拼之心,此时一翻小眼道:“唷?老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回船去?”
  他哈哈笑了一声,洪万却小声嘘道:“喂!轻着点!”
  这一来,褚方气可更大了,他冷笑了一声道:“他娘的蛋!小声点?你怕事,我褚方可不是怕死贪生之辈?”
  他干脆转移目标,转身对着洪万,大声道:“你霹雳叟可是响叮当的人物,怎么这两天,变得这么松包蛋了?”
  洪万被骂得脸色一红,所幸是夜晚,人家也看不见,可是他显然也有些被激动了。
  他耸了一下身子,正要发言,地鼠褚方又接口道:“慢说,我们还充着老道的交情,义不容辞,就是没有老道的托付……哼!”
  那双老鼠眼,往褚刁身上扫了一下,继续道:“我兄长被人家如此戏辱了一番,啊!我们一抹脸,装他妈的孙子!行么?”
  他又重重地往地上啐了一口,这一会,他的威风气焰可大了!
  霹雳叟洪万,被他这种认死扣的话,给僵得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良久,他才叹了一声道:“兄弟……你可别这么冲动!这可不是意气用事的事情……”
  他苦笑了一下,又咽了一口唾沫道:“识时务者英雄……褚老大功夫还小?”
  他耸了一下双肩道:“嘿!你看,奶奶地,像火腿一样的给吊了半天!这个脸还没丢够?”
  褚刁被说得脸上愈发挂不住,他本有一肚子委屈,没地方发,此时再为洪万引证据典的一说,不由冷哼一声,当时摆了一下手道:“喂!老洪!你们爱去不去,可别往我身上扭!娘的!什么火腿不火腿,我像火腿?”
  他这句话,一时把大家都惹笑了,只有玄衣道长黄明冲,却是依旧蹦着脸,他那双黑浓的眉毛,紧紧的皱着,似乎正在思考对付之策。
  洪万一面笑,一面道:“褚老大!你可别认真,我这是比方说!”
  褚刁哼了一声,道:“比方说?他娘的!我还不够受的了?还用你来挖苦我,有种你去试试,到那时候,你能像火腿,就是好的了!……”
  洪万马上乘势道:“是啊!我有自知之明,所以……”
  褚方皱了一下眉道:“算了!你们回去吧!”
  夜猫褚刁,早已胆寒心碎,此时见玄衣道长和他弟弟,依然非要去和敌人见面不可,不由也有些为难,当时搓了一下手道:“兄弟!你是明白人,洪万说的不错,识时务者英雄,对方师徒,可真不是好惹的,只出来一个,我已经受不了啦,要是都惊动了……嘿嘿!”
  他笑了几声,以下的话可不好说了。
  这时那沉默已久的黄明冲,却问道:“褚兄!你把你采探的经过说说吧!”
  夜猫褚刁叹了一声道:“道长!你一定要问,我也只能告诉你,上官老儿功夫如何,我是不知道,不过那姓石的,今夜我见识了……”
  他说着冷冷的一笑道:“不是兄弟我说一句不害羞的话,人家那种轻功、内功、掌力,可比咱们……”
  说到此,似乎发现“咱们”这两字,用得不十分恰当,立刻改口这:“啊!可比我是强多了……”
  他又接了一口道:“人家对付我,可真像是要小孩一样,他奶奶?还不知怎么回事,就让人家给弄趴下了!”
  这番话,可把三人吓了一跳,玄衣道长黄明冲,虽然面色并不明显表示出心虚,可是内心却深深有了警惕!
  夜猫褚刁说完了这番话,三人半天,都没接口,黄明冲苦笑了一下道:“褚兄说得不错,那石小子,是相当扎手,可是事到如今,我们却是好歹也要劲他一下,那怕是被他给杀了,我黄明冲也只有认了命!”
  褚刁对于老道这种胆色十分佩服,顿时就怔住了!褚方看了哥哥一眼道:“你先回船歇吧!我和老道去看看,娘扭个蛋!不作则已,惹火了老子,把船给他烧了!”
  褚刁吓得连摇手道:“嗯……可别这么作……要是把老的也惊了,你们谁也别想活了!”
  褚方对于兄长这种论调,颇为不满,当时重里的叹了一声道:“唉!你就别管了,死了我算认了!”
  这一来,地鼠褚方倒和玄衣道长成了一个论调了,站在一条线上了。
  霹雳叟洪万,这时耸了一下肩,“吓!”的笑了一声,不屑的道:“好!好!你们去称英雄,我和褚老大回去,我就奇怪……”
  方说到此,玄衣道长短眉一挑,轻叱道:“算了!你走你的吧!说这些屁话干什么?士可杀而不可辱,你受得了,我们可受不了!”
  在江湖上混的,尤其是像他们这种成了名的人物,谁不要个面子?
  玄衣道长黄明冲这句话,可一时把洪万也给说怔了,他脑子里不由想:“老道这话也对!士可杀而不可辱,要是以后回去,把这话传出去,我洪万可受不了……”
  当时想了一会,毅然地有了决定。
  他含笑的拍了褚刁肩膀一下道:“老褚!你一个人回去吧!我不送你了……”
  地鼠褚方一怔道:“你不回去了?”
  洪万哈哈一笑道:“你我弟兄是好朋友,理当有难同当,要上咱们一块上,要死也一块死!”
  褚方一挑大拇指道:“对!这才是好朋友讲的话,要像刚才,我可不敢恭维了!”
  黄明冲这时见洪万也不走了,他倒是一条极为有力的膀臂,不由大喜,当时点了一下头道:“既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就走吧!”
  褚刁本已转身,这时见三人战志甚高,自己虽说负伤,可只是被人点了穴,此时穴已解开,已不碍事了,这时他们一吵,他不禁一跺脚道:“得!我也不回去了!”
  玄衣道长一怔道:“褚兄,你身上得劲?”
  褚刁一笑道:“不妨事!你们上船,我把风总行了!”
  褚方爱兄心切,不由皱眉道:“我看你还是回去吧!”
  不想这小老头儿,把眼一瞪道:“要死大家一块!”
  他虽是一时血性之言,可是这不祥之言,给三人一阵莫名的感触,都不由心中跳了跳。
  良久,玄衣道长才叹道:“走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亮家伙上!”
  他首先抬腕,把背后一口寒光耀眼的宝剑,撤出了剑鞘,双手一弯一放,发出一阵低低啸吟之声。
  褚刁的亮银鞭也抖了出来,一阵盘旋,全都缠在了右手小臂之上。
  这种兵刃,厉害的是一耍开了,方圆丈许之内,就别想容人偎上。
  而且每一节鞭身连接之处,略一震动,即会发出刺耳的鸣声,对敌之间,能给敌人一种极为噪耳的感觉,进收乱敌之功!
  褚方是一口万字夺,雪白的刃口子,映月生辉,这种兵器是一尖两岔,三个刃子,对敌时,可封对方兵刃,点咽喉挂两眉,端的是一件不轻见的玩艺儿!
  霹雳叟洪万也是一口剑,此时也亮了出来,四件兵刃一亮出来,无异各人心中,都生出了无比勇气,胆力大增!
  玄衣道长身形向下一矮,用“燕子穿帘”的身法,“嗖!”一声,已拔起了三四丈高下!
  身形向下一落,已翻出了一片山石。
  其后是褚方、洪万、褚刁,一刹那之间,又临到了江边!
  这见那叶小舟,依旧是静荡荡的停在水面之上,船舷边上,一盏一盏红灯,更给各人心中,带来了一种莫名的心寒!
  洪万小声道:“褚老大就在这真不要动了!”
  褚刁点了点头道:“你们可要小心了!”
  三人哼了一声,玄衣道长黄明冲,这时一振二臂,就像一头大水鸟也似的,直向船篷之上拔了去。
  身形向下一落,单手一攀船杆,拖了一招“顺风扯大旗”的姿态,却是轻灵已极。
  接着如一头小猿也似,瑟瑟一阵轻声,已由桅杆之上飞降了下来。
  他这一身轻功,却令三人为之惊心,暗怪他太已胆大,因为上官师徒全在舱内,一个不好,惊动了二人,那可就不堪设想了!
  可是时间太急促了,霹雳叟洪万和地鼠褚方,各自互打了一个招呼。
  二人一奔船首,一奔船尾,俱都是身轻如燕,翩若惊鸿!
  二人身形是同起,也是同落,无形中给那小船一种平衡之力。
  三人上船都在同时,那小船,在水面上,却是纹风不动,由此可见,这三个老儿,轻功是如何到家了!
  玄衣道长黄明冲,为天山三老得意弟子,又是早已成名江湖之辈,他久经大敌,见历又较精练,当时掌中剑向下微微一压,用“游蜂戏蕊”的轻功,同狸猫也似的只一冒头,人已下了船篷!
  这玄衣道长心念旧恶,不禁胆大万分,可是胆大之中,仍未忘了心细!
  他探手入怀,先摸了一把铁莲子,回头扫了船尾的洪万一眼,后者正以一个前进的手式暗示。
  玄衣道长轻轻哼了一声,他再也不犹豫,身向下一矮,已窜到了舱门,用右肘向前微微一抵,把舱门推开了半尺,翻身而入。
  舱中十分的暗,但依然可见上官师徒,各人睡在小床上,十分安宁。
  上官先生身形平躺着,出息很长,石继志却足圈着双腿,也是状极安详。
  二人都似在熟睡之中,玄衣道长黄明冲,不禁短眉微微一皱,心说:“看他们样子,分明是睡熟了,怎么会把褚老大制成这样?这可真是奇怪了……”
  他闪烁着那一种明亮的眸子,打量着石继志,心中不禁有了些犹豫。
  熟睡中的石继志,是那么安祥,长衫微微解开,露出了疾装劲服!
  黄明冲目视着这年青人,不由一阵怒起,顿时不再心存顾卢!
  他默默地想道:“小子!你也想不到你会有今天!你认了命吧!”
  他脑子里这么想着,不由杀机顿起,身形微微一耸中已到了石继志床边。
  玄衣道长黄明冲,这时可是周身是胆,仇人见面格外眼红,只见他掌中剑猛然毕起,正欲劈下,那床上的石继志却翻了个身。
  黄明冲不由吓得又把剑放了下来,他又回头看了一下,那位武林怪人上官先生,不知何时也翻了身面朝着自己。
  玄衣道长黄明冲,也是久经大敌之人,这时不禁也出一身冷汗,已发觉朕兆不对。
  他不由暗暗道:“我不要上了这两个家伙的当了?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现在他开始看了一下四面的情形,石继志左上方,是一个窗户,是插着门闩的,黄明冲一垫步,来到了窗下,他轻轻把窗户打开了。
  然后他又回到了床边,二次壮胆,发根一阵耸动,只见他掌中剑往上一举,身形霍然一弯,这口剑带着一阵霍霍风声,直向石继志腰腹上猛然斩了过去。
  玄衣道长所以要开窗户,其用心是想,只要一剑得手,身形即可穿窗而出。
  然后再一不作二不休,左手铁莲子,用“倒打满天星”的手法,向熟睡中的上官先生打去,即使是打不死他,起码也得给他个重伤。
  那时自己早已穿窗而出,会合洪、褚等人逃之夭夭,上官先生连个人影也没见,就是想报仇,也没地方去报去!
  这真是用心不谓不精了,可是他却一直没想到,对方师徒是何等样人物!
  就是他师父天山三老一齐下手,在上官先生手中,也讨不了什么好去,何况是他!
  这口剑带着一道霞光,只一闪已到了石继志身前,千钧一发之间,那剑下的石继志,倏地一个滚身,如同一只大鹰也似的腾身而起。
  他身形向下一落,却正落在了那船舱窗口,却没有带出一点声音!
  玄衣道长黄明冲,倏地一惊,一压剑身用“浪赶金舟”的身法向前一迈,进剑就刺!
  可是这口剑方一进出,就觉得头后有一丝冷风,微闻一人轻笑道:“道人!你别出声!”
  玄衣道长猛然翻身,可是来人的身手可太高了,他身子才转了一半,只觉得右腰眼上“笑腰穴”上一麻,顿时双目一阵发黑。
  这玄衣道长,倒是真听话,连一点声音也没出,身形向下一斜,却为身后那人拦臂给架住了!
  师徒二人相视一笑。
  石继志一笑道:“师父!这老道是谁?”
  上官先生用手指在唇上一按,小声道:“你不要大声说话!”
  石继志愕道:“为什么?”
  上官先生一指船外道:“外头还有!我们如法泡制!”
  石继志微微一笑,又用手指了指地上的道人道:“他呢?”
  上官先生嗞牙一笑道:“照你方才的办法!”
  石继志一怔,遂又笑了,他心中不由想:“原来师父都知道!”
  当时点了点头,由床边拿起了一条预先备好的绳子,把玄衣道长黄明冲,像捆粽子一样的给捆了,也是倒绑四蹄,给吊上了。
  不过这一次却是吊在了舱角,须臾事毕,再看上官先生,早又上床睡着了。
  石继志微微一笑,又上床了。
  他这里第一睡好,那光头褚方也跟着进来了。
  他和洪万二人,久候黄明冲不出,心中不禁感到奇怪,尤其是舱内连一点声音都没有,这就更令他们二人想不通了!
  地鼠褚方,本是生就急性人,这时是再也沉不住了,他微微向洪万比了一下手式,小声道:“老道别是出事了,我进去看看去,要是有什么,你接着我的!”
  洪万拉着他衣服,道:“褚老二!我看这事大是不妙……”
  褚方冷笑了一声道:“不妙也没办法,你放心好了,老道没事,说不定这会他已得手了!”
  洪万皱了一会眉道:“要不我们两个一块进去好了!”
  褚方摇了摇头道:“这一点小地方,人多了反而不方便,反正你听见我只要一出声,就马上进来!”
  洪万嘱咐了一声:“小心一点!”
  褚方口中微微应了一声,手中万字夺一压,人若金蜂戏蕊也似,已扑到舱口!
  他探头进去,口中轻轻“嗤!”了一声,没有什么回音,这一下,他心中疑窦大起,不由又往内跨进了一步,依然看不出什么名堂,最后,揭开了一处门帘,却见上官师徒,一人一床正自酣睡着。
  地鼠褚方心中一惊,不由怔了一下,可是这老小子心胸最是狠窄,想作就作,从不多思!
  此时见状,冷冷一笑,只见他足尖一点,已到了石继志床前,手中万字夺一摆,分心就扎!
  可是他手底下快,人家比他更快,就听见“夺”的一声!
  这一万字夺,实实地扎在了船板之上,那床上的石继志却是不知去向了。
  地鼠褚方刹时打了个冷颤,双腕一分,用“夜战八方”的姿势,向两边一扬,正欲腾身而起!
  可是两边人影一闪,他也只感觉到冷风一吹,一双手腕子,同时为人给拿住了。
  敌人是“拿穴”的高手,只不过各以大中食三指扣住了他的脉门,地鼠褚方却觉得全身一阵发软,开口无声,竟又为人制住了!
  他几乎连是谁都没看清,就被人家四马前蹄的给吊上了!
  当他被吊起在半空的一霎那,仿佛找到了他的老朋友,那玄衣道长正和他比邻吊着!
  地鼠褚方虽是不能开口出声,可是心中却明白,玄衣道长黄明冲也是如此!
  二人一交换目光,都不禁黯然神伤,四滴老泪,也不由自主的滴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闪身而进,正是霹雳叟洪万,他略向舱中顾视了一下,似已感觉不妙,猛然拨头就走!
  可是当空一声长笑,由他头上飞掠过了一条人影,这人好快的身形,身形向下一落,正落在了洪万身前,只听他冷笑了一声道:“朋友!想走可不行!”
  洪万一拧掌中剑,用“樵子问路”的剑招,向这人胸前就点,可是对方只一挥大袖,“呛!”的向了一声,洪万竟被这人内功,震退了好几尺!
  霹雳叟洪万,素在江湖之中,也算是叫得响的人物,这一霎时,不由脸都吓青了!
  他根本连敌人的面貌都没看清楚,急切间怪蟒翻身一点足尖,用“燕子穿帘”的轻功绝技,嗖!地一声,已上了舱棚。
  他口中不由叱了一声:“褚老大!点子硬,我们退!”
  可是这一句话方一出口,眼前白衣一晃,一美少年哂然一笑道:“下去吧!”
  少年用“推窗望月”的掌法向外一撤招,看看似同游戏一般,可是却是掌力浑厚以极?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五章 落日残红
下一篇:第七章 同病相怜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