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十章 黑蜃奇毒
 
2020-06-18 16:54:1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话说那周平被石继志一足踢碎石狮子的劲力吓呆。众快捕也不敢往前追,过了片刻心里才想到放走石继志责任重大,不得不再行追捕,于是又集合三班六役大部人马,浩浩荡荡向石继志跟踪追来。
  街上看热闹的人们一见这汹汹来势,都吓得拼命往屋檐下闪避。只有柳上云,一见周平率众来救,心中大喜,便乘石继志不备之际,运劲敌于左手一掌,一招“五丁开嶂”猛向石继志天灵击下。
  石继志右手一松,身形一缩,疾退三步。
  柳上云左手一掌,主要目的只在解救被拿的右手关节,因此石继志右手一松开,左手也收招而退。
  其实石继志欲躲避柳上云天门一掌,并非要放手不可,只是他要见机收场而已。
  柳上云逃出石继志的掌握,便会合铁扇子周平命令众快捕,将维护罗昌的程友雪司徒云珠石继志等三人一并监视起来,并令纷纷扬出兵刃,一并解回究办。
  程友雪司徒云珠闻言哈哈大笑,立刻施展拳掌和官兵格斗起来,这一对姐妹的花拳绣腿,居然把数十快捕,打得落花流水,于是引得早已退避屋檐民众,又纷纷围观起来。
  友雪和云珠拒阻周平等人杀得兴起,忘乎其性。
  石继志心中却暗暗叫苦,因为与衙门结梁子,不仅没有好处且与江湖名誉有关。同时又答应过丑妇人,救出罗昌,切忌伤害官兵的话。石继志想到这里,便向友雪云珠频使退走的眼色,友雪明知也应当走,只是故意要与石继志违拗,不但不走,还故意挑逗官兵和拉紧云珠。
  司徒云珠当然也只好站在友雪一边讲话:“你走你的,我们才不要你帮忙。”
  友雪与云珠,一唱一和,故意气着石继志。就在这争执之间,官兵便已蜂拥而上,将四人团团围着,于是更精彩的场面开始了。
  石继志等除罗昌略有创伤外,每人都是一战十的高手,所以尽管官方声势浩大,始终奈何他们四人不得,他们出招亦有分寸,不想取人性命,因为这样,官方衙役,也就落得英雄一番。
  这一场格斗,太有趣了,所以打来打去,始终是一个和局。
  石继志觉得这样下去,刀剑无情,难免有失手之处,于是脑筋一转,计上心头,乃用“移形换影”的极快身法,在友雪与云珠身边飘风似的一幌,轻轻地说了一句:“罗老英雄家中妇幼安全堪虞,快快护送他老人家回去,收拾细软,移家避祸。”这一句话颇有效力,友雪心中一动,对云珠道:“云珠姐姐,我掩护你,你先送我舅舅回家。”
  云珠手中的剑一面缠斗着周平的铁扇,一面架隔二四个快捕的单刀铁尺回答友雪道:“还是我掩护你,你先走!”
  他们俩始终把石继志的好意丢在一边,石继志心中着急道:“你们俩个别让来让去啦,还是我来掩护你们,快送罗老英雄脱走,迟则生变。”罗昌的确担心全家大小的安全,便对友雪道:“甥女儿,这位将军说的话不错,我们先回家去!”
  罗昌以为石继志真是守备大人,于是云珠友雪都相视笑起来!
  友雪斜看了石继志一眼,对云珠道:“算他本领大,就让他掩护我们吧,云珠姐姐,我们退!”
  司徒云珠应了一声:“好!”两人身形同时以“倒骑驴”的后退身法,抽剑退出战圈把罗昌护在中间,由罗昌领路,一同向西北脱走。
  这掩护工作一落到石继志身上,他立即展出神威,双掌翻滚,如龙翔凤舞,身形风起云海,瞬息万变,柳上云,周平及众快捕,非但没有一人能越过石继志所划出的雷池一步,甚至被逼得节节后退。
  四面围观不怕死瞧热闹的民众可兴奋啦,他们从未见过尽石继志这么英俊的男人,这种神奇的武功,这么大的胆量敢单独一身敌数十个官兵。
  有几个瞧得忘了所以的,竟鼓掌叫起好来。
  石继志把一干官兵挡住了足足有半盏茶光景,心想云珠友雪等一定已经去远,便将双掌威势一收,身形暴起三丈,纵身上檐,向北方一望,便向正西穿房越脊而去。
  官兵中只有柳上云与周平上得了房,两人相继也纵上了房,跟着石继志所逃逸的方向追去。众捕快却都瞪着眼望着房顶,有的率性回衙去了,一像斗败的公鸡以衙去了垂头丧气。
  原来石继志不走友雪云珠撤退的老路,就是在摆脱众官兵的追击,从檐而逃更有他的道理。不但使友雪云珠完全摆脱追捕,无形也为自己减轻了追的力量。
  现在只有周平与柳上云两个高级傻瓜,不自量力还在继续跟踪石继志,在石继志来说,也只落得耍耍而已。
  三人同行,一前两后,须叟之间,已踏遍长安城瓦脊跑到西郊了,西郊城外,一条小河,石继志沿河而奔,把柳上云与周平弄得气喘如牛,汗流浃背。
  突然,石继志停下步子,挥了挥手,连讥带讽道:“二位大人劳驾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还是请早些回去吧!”
  柳上云听到石继志一番话,啼笑不得,心想亦对啊!当初只凭一气之勇,下意识的追捕前来,如今追了不少的路,总比对方差了一着,长安城将他围住,他独能逃走,现在海阔天空,实在是枉费心机也!理理一软,就想向后转。只有周平自己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对石继志的话无动于中。
  真是官衙中的狗腿子,十有八九都是粗人出身,哪懂幽默,见石继志告辞,忙执铁扇向石继志猛攻过去。
  一边的柳上云见周平动手,也只好抡起春秋双笔再发一招,明知道发招无用。但怕的是将来周平回去奏他一本“作战不力”他可吃不消。
  石继志也觉时间不早,无心恋战,架开柳周二人兵器后,凌空跃起两臂一舒,轻轻松松便越过三丈多河面。
  柳周二人看得目瞪口呆,四顾附近没有桥梁,河中又无船只,自知轻功不及,只好厉声“泼贼”才回头走。
  莫说柳上云返回驿馆禀告巡按大人,周平返回府尹衙门消差的事。
  且说石继志智脱周柳二人的追捕,便往西北方向寻去,他对长安城郊路途不熟,转了一下午的弯子,尚未找到罗家村。
  隆冬天气,日没太早,夜色蒙蒙,月光暗淡,正在道上徘徊,不知从何处飞来暗器,在空中发出“嗤嗤”破空之声。
  石继志顺手接着暗器,原来是两粒豆小泥丸。
  他想这不是暗器,一定是友雪和云珠戏耍我,于是高呼友雪与云珠。
  果然,友雪与云珠应声而出。
  石继志一见两人,高兴得几想跳起来,赶紧奔上前去,又亲热地叫了一声。“云珠姐姐!友雪妹妹。”
  程友雪故意寒着脸道:“姐姐妹妹,现在倒叫得好听,你在天下脚下跟别的贱女人在一起时,可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我们存在吧!”
  石继志知道友雪醋意尚未消释,也就只好忍气吞声的说道:“皇天在上,继志决无忘记妹妹的心,请妹妹不要误会!”
  友雪鼻子内哼了一声道:“说得好听,我问你,你来长安干什么?”
  石继志道:“我来找你们两人回去哟!”
  友雪与云珠几乎同声的问道:“找我们回去干什么?”
  石继志道:“咦,还不是结……”
  石继志顿了一顿,他不好意思把婚字说出来,接着低了头,想必是脸红了,好在天色暗淡,看不见,如果天亮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友雪与云珠的脸比石继志还更红些。
  大家停了片刻石继志才像醒了似的问道:“那罗老英雄家怎么样啦,他家中……”
  友雪接口道:“我们正是来接你,我舅舅已全家上船了。”
  她说罢,便在地上捡起一块小石砖,朝河面上远处一扔,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口哨,未几便有一条蓬帆随风急驶而来。
  船靠岸,船头上立着一人,正是追风叟罗昌。
  友雪这才忙上前为他们正式介绍一番,想起白天拯救和称呼“守备大人”的事,大家又一阵哄笑。
  只有罗昌倒很正经,立刻上前朝石继志一拱手道:“老夫得蒙鼎力搭救,铭感五中,据友雪甥女儿告知,石兄原是一代奇人上官先生的高足,失敬得很。”
  罗昌边说边请三人上船,果见罗昌一家大小,家俱什物,俱已搬上船来。准备沿渭水上甘肃,逃避长安官官捕。
  石继志原欲立刻护送一程,只因想起朱雀剑与“黑豹子”还在悦来客栈,必须先回长安城一趟,便请罗昌且慢开船。
  时已深夜石继志回城,为免路上巡吏盘查,干脆以夜行人方式越屋脊而走。
  长安城屋瓦相像,人行其间,实也难分路径,石继志只好按方向走去。
  正行间,或闻一声惨呼!本来石继志急于心事在身,不想多问,人间悲剧太多,哪里问得了多少!不过一声惨呼之后,又是一声惨呼,声音很近,听来好像是个女子。
  石继志天生仗义的性格,竟然忘记了其他要事,便循声而往看个究竟。
  原来声音发自驿馆前楼,驿馆楼阁还亮着灯光。
  石继志飞身暖阁,将身子倒挂屋檐,探首内望。
  顺着石继志的眼光看去,暖阁内一个凶恶的男子手执皮鞭,面前地上正躺着一个年未及冠的姑娘,赤裸着身子,周身白嫩的皮肤上现出一条条的血痕。
  只听得那男子的口中恶狠狠的道:“我们老爷化了银子把你买来,你还要反抗,真是不识抬举的东西!”
  少女对他的话似无所闻,倔强万分,那男人,见她除了惨呼外,一声不响,于是又用皮鞭猛抽起来,一阵猛打声过后,少女似已晕了过去,不再听到声息,只看到赤裸的身躯像瘫痪似的躺着,女人的秘密似乎全部暴露出来。
  石继志此时已怒不可遏,身子一闪,急如飞车,将右手食指用力,顺下冲之势在那男人身上一点,这男子像过电般,周身着麻呆站原地动弹不得。回首又在女子头部脉门上一拍,见她慢慢的苏醒过来,只细一瞧原来是长安酒楼中卖唱的春姑娘。
  石继志简单的问了问,才知道是巡按大人看上春姑,化钱买回过夜,但春姑势意不肯因此命令下人毒打起来。
  石继志因有事在身,急于要走,便对凶恶的男子骂声:“奴才!少依靠权贵,欺凌良善!今朝暂为你记下一死。”
  石继志再回头看春姑,依然赤裸娇躯,倒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讪讪地道:“你快把衣服穿上!”
  春姑也已认出石继志是在长安居酒楼解救自己的青年侠士,心里早有深刻印象,如今裸着身体,又急又羞。
  石继志见她双手紧抱胸前蹲着身体,才知道她衣服早没有哪!于是撕下一块窗帘布向她丢去。
  春姑急把抛来的窗帘布裹在身,才用感激的眼光看着石继志。
  石继志略为犹豫一下,便把春姑搂腰抱起道:“我送你回家!”
  话完便即跃窗而出。
  离开驿馆,到得街上,他才想起问春姑:“你家在什么地方?”
  春姑哀婉地道:“恩人,婢子没有家!”
  石继志疑讶地道:“什么?你没有家?那么替你弹三弦的老儿是谁?”
  春姑伤心地答道:“那是李三叔,但不是婢子的亲叔叔,十几年前,他在洛阳从婢子的爷娘处把婢子买后就带到长安,如今亲生父母在何处,连婢子也不知道了。”
  石继志感喟地摇摇头,无心再追问她伤心的往事,只问她道:“你是否还愿意回到李三叔那里去呢?”
  春姑拼命摇着头道:“不!不!婢子不回到李三叔那里去,他用鞭子抽我,亦是同样的利害,何况他已经收了人家的银子,他也不敢再收留我了,婢子是你所救,身子便是你的了,恩人,请你收留我吧!我愿一辈子服侍你,洗衣、烧饭……恩人,你必收留我。”
  石继志苦笑了一下道:“我是天涯浪迹的人,哪能收留你呀。”
  他突然想起追风叟罗昌,收留春姑正好,反正罗昌与春姑都成了长安府的逃犯,正好一起逃走。
  于是石继志把春姑带到悦来客寓,不见丑妇人在,乃将春姑往床上一抛,急忙在自己的行囊里,找套自己贴身的衣服要春姑暂时穿上,但春姑躺在床上竟不肯动。
  石继志这才想起春姑裹的是窗帘布于是笑了笑道:“我到马厩中去牵马,你赶紧把我的衣服穿上,回头带你逃出长安。”
  石继志去马厩牵“黑豹子”神驹,不料找遍马厩,哪儿有“黑豹子”。
  石继志心想这“黑豹子”乃司徒云珠的坐骑,丢了不大好交待。于是回身到店前把那管马厩的伙计,从睡梦中叫醒起来问道:“我的黑马到哪里去了?快去找回来。”
  店伙计急忙随同石继志回到马厩,东看看,西瞧瞧,还是没有找着,发急地道:“刚才给它草料吃!它还雄赳赳的挺立着,怎么一会就不见了。”
  石继志焦急万分。
  店伙计只是霎着眼,好久才说道:“石爷爷,你那匹马,是没有人敢骑的,连我喂草料,都不敢近它的身只是老远远的抛过去的,莫非……”
  石继志没有听到他莫非讲什么,但知道问下去是多余的事,事已至此,没有办法,只好再回房中。
  房中灯光摇曳着微弱的光芒,石继志深怕春姑尚未穿好衣服懵然闯进去,大家都不好意思,于是他先在门外,轻轻地咳了一声。
  房中很静寂,一点声音都没有,石继志才探首向里一望,床前丢下一块窗帘布,正是春姑用来裹身子的,想来他已换好衣服,边走遍说:“姑娘我进来了!”
  房中哪里还有春姑娘的影子,连放在床上的包裹也不见了,石继志一怔,赶紧把床上枕头一堆,朱雀剑也不见了,石继志这一惊非同小可,但他心中早就想到,一定是那丑女人捣鬼。
  石继志用目光四下一扫,发现油灯下压着一张纸条,上写:
  继志弟弟:
  悦来客栈不是讲话之处,朱雀剑“黑豹子”及你所喜欢的春姑娘,已一并被我带出请即来城西五里处相见!
  字写得活东歪西倒像画符,不是石继志幼通诗书,实在会看不出字条上写的意思是什么。
  字条上墨迹未干,显然盗马劫人、取剑、留条,是顷间的事。
  石继志受此戏弄,心里着实不安,自忖,“我石继志艺成下山之后,打遍天下,尚无敌手,昨晚除因中毒之外,我实际并未输你,现在毒已解除,当然不会怕你,纵然你的功力不弱,如果我以全剑对付,未见得战你不过!”
  石继志心中恨极,手一挥,煽灭了灯火,飘身上房,以绝顶轻功,直向城西飞跃而去。
  不过半盏热茶光景,已到城西五里。
  石继志目光如炬,老远便见着一人,似在守候的样子,再仔细一看,正是那丑女人端木芷。
  只见她身后有一颗老树,老树正栓着“黑豹子”,“黑豹子”背上正驮着春姑赤条条的身躯。
  石继志气得没有和端木芷讲话,即奔往大树边,看到“黑豹子”背上驮着的春姑,面色苍白,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石继志心中大怒,正欲责问端木芷,端木芷却已先开口:“继志,你的朱雀剑,‘黑豹子’与衣服、包裹,以及包裹里的‘王蜜’我都替你带来了,只这个女人我将她杀掉!”
  石继志怒气突发,大声的问道:“你为什么杀她?”
  端木芷立刻分辩道:“那天我在长安居酒楼已经说过,为一个卖唱的贱歌女生气是不值得的。”
  端木芷的答话,似乎文不对题,所问非所答。
  石继志更加重声音重复问她道:“我问你为什么要杀她?”
  端木芷一哂道:“我不问你,你倒问起我来了!你说,教你救罗昌,去了半天,你倒救来了一个赤裸裸的女人,并且还要将她赤裸裸的放在床上,你眼中还有我吗?”
  石继志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救她与你何干!”
  端木芷冷冷一笑道:“太相干了,因为她占有了你。”
  石继志闻言,不禁仰天狂笑,他想世界上竟有如此不知羞耻的女人,于是继续道:“我老实告诉你,我遇见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是善良,也没有一个不比你漂亮,像你这样丑恶心狠的人!休想。”
  但凡丑恶的人,最忌讳人家骂她丑恶,石继志的话,一字一句,直点她的痛处,怎不叫有心的端木芷,忿恨交加。
  石继志语音方落,端木芷就斩钉截铁的告诉石继志道:“我就要嫁你,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妻子,你就是我的丈夫,任何一个女人想占有你,我都一概格杀勿论!”
  石继志闻言,哈哈一笑,似乎为他的气焰所压,怒气也没有了,暗忖:好大的口气,真是一只母老虎,谁要你,谁就倒了八辈子霉!心里想,口里没有说。
  端木芷似乎兴犹未尽,又一手指着马背上的尸体对他道:“你是不是在想她,她太美了!”说着,走近“黑豹子”,用剑在她脸上乱划一阵,划完,双手将马背的尸体高高举起,朝着石继志身上一扔。
  “噗”的一声,春姑僵硬的身体竟落在石继志的面前,石继志一看春姑尸体一眼,春姑美丽的面孔已经被利剑割裂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了。
  石继志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勃然大怒,暴跳如雷大骂道:“你这妖妇,吃人的魔鬼,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端木芷看到石继志冲天的怒火,不慌不忙,仍然冷冷一笑道:“看你如何碎尸,还是看你最后一手‘七修剑’法吧!”说着将朱雀剑从空中向石继志抛了过去,剑在空中像一条直线。
  石继志接剑在手,不再多言,心中只想立刻除去端木芷,不顾江湖规矩招呼也不打一下“嗖”的一声,剑尖业已白虹贯日,直刺端木芷天庭。
  端木芷,沉肩一幌,早已闪过一边,身法之快,如电光石火,还冷冷地道:“继志!这就是七修剑法吗?”
  石继志怒道:“休问!看招!”
  端木芷道,“好,既是七修剑法,那我就接招了。”言下均含奚落之意。
  她这句话好像在说:如果石继志不施展七修剑法,她还不屑接招哩!
  石继志又怒又气,手中的宝剑已似狂风暴雨,石破天惊而来,剑声霍霍,锐不可当,这七修剑法乃是上官先生由七禽掌法中蜕化而来,并非武林中一般辗转相传的剑法可比。
  端木芷开始尚有轻敌之意,后来发现这七修剑法愈斗愈快,愈快愈奇,一招紧似一招,一式猛似一式,而招中有招,式中有式,变化无穷,极尽神奇之能事。
  端木芷心惊七修剑法,确实厉害,不得不拿出全付精神,进退腾闪于剑光翻飞之间施展自己所练的“行云流水”上乘步法。
  看官请注意,武林中的步法分两种,一是“行云流水”。一是“七巧迷踪”,“七巧迷踪”取守势,讲究“闪”字诀。“行云流水”采攻势讲究“粘”,“贴”,“截”三字诀,所以端木芷空手斗石继志竟能与对手的剑贴在一起,还能采取攻势。
  两人兔起鹘落,缠绵了二百多招,尚未分出胜负。
  石继志心中开始着急起来,他想自己的双掌一剑,已在长江流域闯出字号,被武林推为第一,难道在黄河流域竟成了三足猫不成,心气一浮动,剑招在速度上竟差了十分之一,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端木芷竟能看出石继志毫厘之失,便乘隙在石继志“阴都穴”上一点,道:“继志,你别在斗下去了,你毒发时间又到了。”
  说也奇怪,石继志被她这么一说阴都穴果然又隐隐痛起来。
  石继志怀疑是自己心理作用,不会被她点痛,因为“阴都穴”不会产生痛的感觉。这痛乃来自任督二脉交汇之处,可能是解毒药吃得太少,过了对时,他又发起来了。
  就在石继志忖度之间,阴都穴阵痛加剧,四肢顿时一软,朱雀剑在手中忽然跄踉一声落地,只颊颤抖,连着身子躺了下去。
  端木芷没有攻他,也没有扶他,好像制伏了一条猛兽慢慢地再来宰割的样子。
  石继志倒在地上痛得满地翻滚。
  端木芷在地上拾起朱雀剑,脸上挂着微笑,一步一步地走近石继志的身旁。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九章 红楼天犬阵
下一篇:第十一章 双雄夺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