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雪在飘 正文

第一章 车夫小七 援手却敌
 
2020-01-12 20:57:43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北风怒吼,官途上不见人影,此乃古潼关必经之道,难道凌厉之北风连武林高手也给吓倒?
  良久,方见一辆破旧不起眼的马车,慢慢驶过来,那车把式年已五十余,精神不振,有神无气,任由马匹慢慢踱步。
  道上不见一个人影,他竟然好像毫不在意,仍是那副半死不活,慢慢吞吞的模样。终于有反应了,一枝响箭,带着刺耳的声音,落在马车前五六尺。马儿吃惊,蓦地停步。
  车把式举目向四周看了几眼,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什么人把箭射到这里来?”他摇摇头,一拉缰,催马继续前进。
  马车只向前再驶出丈余,又有一枝响箭射至,这一次刚好落在马车之前。车把式转头回望,叫道:“喂,咱们是穷哈哈的百姓,没有什么东西好抢,请你们另找羊牯吧!”
  忽然又一枝长箭射过来,“笃”地一声,落在车厢壁上,车把式转头望去,只见箭杆上穿着张写着字的白纸,乃伸手将箭拔下来,只见上面写着九个字:不准前进,否则杀无赦!
  车把式忙将纸递进车厢,未几车厢内即传来一个呖呖莺声:“人家不要咱们前进,咱们便且留在此处吃干粮,歇一歇吧!”
  车把式应了一声,将马车拉至路旁,只见布帘里伸出一条粉臂来,递给他一张烧饼,车把式坐在路旁石头上慢慢啃着,状什悠闲,他吃毕烧饼,高声问道:“诸位英雄,小的敢问一句,咱们要在什么时候才能通过?”
  俄顷,树林内又射出一枝长箭来,刚好落在车把式面前。这次箭杆上穿的白纸只写着三个字:退回去!
  车把式又将白纸递进车厢,道:“小姐,人家不让咱们过去,你看该怎办?”车厢内传来一阵轻语声,车把式边听边点头,接着又高声道:“诸位英雄,咱们小姐要去华山县省亲,请你们行个方便!”
  回答他的不是白纸,而是七枝长箭,每根箭都落在车把式身旁,只差两三寸便射到人,车把式不由得惊呼起来。“喂喂,有话好说,大人不与小人计较……”他话未说毕,只听一阵如雷之马蹄声响起。
  马蹄声来得极快,如雷般轰响,一听便知道人数不在少数,眨眼间,只见十二三骑铁马如风卷残云而至,车把式连忙退到马车旁。接着,树林内射出一阵箭雨,直奔那十多骑人马。
  但见前面那两个骑客,面貌身材都颇为相似,霍地抽出一把雨伞打开来,那些长箭全部被挡落地,那两把雨伞照得发亮,不知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的,长箭射在上面,反被弹开。
  背后一个虬髯大汉厉声道:“什么人拦路?跟咱‘旋风十二骑’有什么梁子,请出来把话说清楚!”
  刹那间,只见树林里走出二十多条蒙面大汉来,为首那个冷冷地道:“请罗铁汉出来说话!”
  一骑人马缓缓排众而出,只听名字以为罗铁汉必是那个虬髯大汉,不料出来的却是一位身着青布衣,状若落魄书生,脸皮青白,长相斯文,三十左右的汉子,“在下便是罗铁汉,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那汉子不答反问:“不知阁下是否有收到咱们的信?”
  罗铁汉眉头一轩,轻哦一声道:“原来阁下便是青狼洞的头儿,为何不敢亮名号?”
  “咱们提出的条件,不知阁下考虑过否?”
  虬髯大汉骂道:“要咱们‘旋风十二骑’加入青狼洞?简直是天 大的笑话。”
  左首那个使“铁雨伞”的汉子接口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莫说 咱们不会与青狼洞狼狈为奸,论实力你们亦不足以服我!”
  青狼洞洞主双眼暴射出两道凌厉的目光,问道:“罗当家的,这两个人能够代表你吗?
  罗铁汉含笑道:“十二骑有如一家人,谁说的话对其他十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样!”
  青狼洞洞主道:“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喂,假如咱们之武功能压服十二骑,不知阁下会否改变初衷?”
  罗铁汉抽出长剑,轻轻以指一弹,长剑发出一道龙吟似的声音,轻叹道:“七弟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为谋,即使你们武功高强,便十二骑不能敌,咱们亦不会屈服,十二骑在江湖上扬名不及一年,虽然名头不大,但我行我素,不会当人走狗!”
  青狼洞洞主道:“你错了,咱们是想请你加入青狼洞,或者结盟,在武林中共同进退,岂会将十二骑当作走狗?
  “只可惜青狼洞名声不太好!”
  “那只是名字不好而已,咱们住所就在青狼岭的青狼洞,引地名为用,外人不知者,以为咱们均是穷凶极恶之辈,实在是误会!”青狼洞洞主不徐不急道:“阁下等能指出咱们名声如何不好吗?能指出咱们几时做出什么令人发指的事吗?”
  另一个旋风十二骑的成员何渭接口道:“结盟也得双方同意,阁下等不但蒙面,而且连名字也不肯见告,诚意何在?
  “因为有外人在场……咳咳,青狼洞离此不远,诸位可否移至?”
  “报出名号而已,何须如此费劲?”
  青狼洞洞主忽然缓缓向马车走过去,车把式叫道:“救命!有人要杀人灭口!”
  青狼洞洞主略为犹豫一下,厉声道:“快滚!”
  车把式不知那来的勇气,一挺胸道:“青狼洞是强盗?这路是你开的吗?这是官途!你们拦路不让百姓过往,这事便令人发指!”
  青狼洞洞主忽然踏前两步,一掌击出,车把式神态狼狈地绕到马车后面,何渭单刀横劈而出,“伤害无辜,青狼洞果然不是好东西!”
  青狼洞洞主回身以袖一拂,柔软之物,竟硬生生将锋利的宝刀荡开。“看来今日不动手是不行了!”
  青狼洞有人叫道:“十二骑不见棺材不流泪,弟兄们咱们便让他们流点泪吧!”当下双方人马一涌而上,混战起来。
  旋风十二骑人人武功独特,另有一套,但青狼洞的人武功亦不错,而且占了人多,是故,在以一敌二之下,很快便落于下风。
  一个青狼洞,居然有这许多高手,不但旋风十二骑之成员奇怪,连车把式亦看傻了眼,罗铁汉转头道:“车把式你还不快逃?无谓惹来杀身之祸!”
  车把式道:“不行,你们是为了咱才惹祸的,咱又怎可脚底抹油?”
  车厢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小七子,你再不行也得助威呐喊,否则如何对得起人家?”
  “是!小姐,小的就算拼了老命,也不能坐视不理,只是小的如果万一不幸,小姐可要自己保重!”
  “快去,别啰嗦,我会叫爹爹给你风光下葬!”
  车把式捡起一根儿臂粗细的树枝,跑了上去,“咱要来呐喊助威了!”他脚步歪斜,青狼洞的人,无一个将他放在眼内,车把式跑到罗铁汉那边,道:“你们两个打一个,算得了什么英雄!”
  他话未说毕已举起树枝向一名蒙面汉子的后脑击去,说也奇怪,那厮听得风声,明明已转过身去,但后脑乃被那根树枝击中,只见他一声不吭,“咕咚”一声,摔倒于地。
  车把式叫道:“我击倒一个了,小姐,你可要给小的赏钱!”
  旁人虽然奇怪,仍然没将他放在眼内,车把式树枝横扫,向旁击去,那大汉骂道:“你寻死!”左手向树枝抓去,右手钢鞭向车把式脑袋砸去。车把式忽然大叫起来。何渭奋不顾身,单刀横掠,将那汉子的左臂卸了下来,电光石火之间,车把式树枝向上一挑,竟先一步,击在那大汉的下颔上,同时身子一缩,差一寸便被钢鞭砸中!
  那汉子失去一臂,血流如注,下颔又吃了一记树枝,痛得哇哇大叫,车把式左手拍拍胸膛,道:“吓死我也!”他树枝向前一抵,正中前面那汉子的后背,那汉子脚步不稳,蹭前一步,何渭宝刀过处,刚好将他的头颅劈飞!
  何渭解决了两个敌人,立即转身去助同伴,车把式跟着他,树枝乱戳,却往往收奇效,让何渭得心应手,眨眼间,凭两人之合作,居然又杀了两敌。
  青狼洞洞主看情况不妙,走前两步,手腕一抖,一条长鞭飞出,向车把式缠去。何渭一挽刀势,将鞭荡开,道:“你且退后,让我来对付他!”
  ‘是是!”车把式连忙退后,忽然蹲下身去,树枝用力一扫,一个汉子大吃一惊,连忙跃起避开,凌空挥腰,挥刀猛砍车把式。
  车把式霍地长身而起,树枝一戳,正中其丹田穴,但见他“叭”地一声跌落地上,他树枝没头没脑地击下去!
  那汉子一口真气聚不回来,急切间没法曲腰弹起,只好在地上乱滚,身上已吃了几记,忽然背后一柄狼牙棒猛砸过来。
  车把式吃了一惊,摔倒地上,那汉子狞笑一声,狼牙棒尽力击下,但闻一道惨叫声起,他觉得有异,不由定睛望去,只见刚才滚落地上那个大汉灵在车把式身上,自己的狼牙棒正好砸在他头颅上!
  他惊怒攻心,又举起狼牙棒砸下去,车把式忽然将身上之尸体向他抛去,身子一滚,树枝横扫,那汉子见尸体飞来,用狼牙棒拨开,猛觉胫骨一阵彻心疼痛,连眼泪也流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树枝又落在他身上。
  车把式树枝看似乱挥,其实击的都是要害,“卜”地一声,树枝砸中那汉子之后脑,那汉子一声不吭便软傍于地。
  车把式抛下树枝,抓起狼牙棒见到青狼洞的人便一时乱击,一时间,形势大乱。因为他下场,青狼洞已先后被击倒七八个人,旋风十二骑之形势便已有扭转。
  青狼洞洞主长鞭虽然厉害,但在人多地狭之场面下,威力只能发挥一半,因此根本奈何不了何渭。
  罗铁汉解决了余下的那名对手之后,便冲进人群,与车把式一样,见到谁形势不妙,便伸手助一把。
  罗铁汉那把长剑使得出神入化,走的是奇诡善变的路子,但又不失正派,他之武功显然较高一筹,不久又刺杀了一名青狼洞成员。
  车把式狼牙棒更厉害,经他一阵捣乱,不但替十二骑成员制造了不少机会,而且自己又杀了一个敌人。
  经此一搞,双方已拉成均势,青狼洞洞主忽然发出长啸,那些汉子似久经训练,立即弃敌而退。
  罗铁汉忙道:“不要追!”
  青狼洞洞主道:“姓罗的,既然已撕破了脸皮,今后咱们便没完没了!你不必得意,说不定今晚咱们便卷土重来!”
  罗铁汉淡淡地道:“旋风十二骑,随时候教!不必说狠话,日后十二骑见到青狼洞的人,咱们也不会手软!”眨眼间,青狼洞的人走得干干净净,他向车把式道:“多谢兄台相助,十二骑感激之至……”
  车把式不等他话说毕便道:“要感激的该是小的,若不是你开腔,刚才那个什么青狼洞洞主,早已把小的杀死了!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罗铁汉眉头一皱,至今他尚未弄清楚这个车把式到底是不是真人不露相,他沉吟道:“咱们谁也不用谢了,在下罗铁汉,请问阁下如何称呼?”
  车把式双手乱摇,道:“小的那有什么名字?自小人人均唤我小七子,现在年纪老了,再叫小七子,又不大象话,你便随便叫吧!”
  “小七兄,你们要去何处?”
  车把式看了马车一眼,道:“我家小姐要去华山县省亲。”
  罗铁汉道:“如此咱们倒是同道,一齐走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好极了,那就太好啦,谢谢大侠照顾!”车把式手舞足蹈地跳 上马车,罗铁汉亦叫手下上鞍,当下十二骑拥着马车前进。
  罗铁汉与何渭一人一边,傍着马车前进:“小七兄,你家小姐贵姓?”
  “姓崔,车内还有一位表小姐,姓桑。”
  天色渐黑,风却更为凌厉了,车把式不断紧紧衣襟,十二骑人人均有一身武功,倒不觉得怎样难受。
  何渭道:“前面有道山坡,大哥,咱们在坡下过夜吧,那里好挡风。”罗铁汉没有异议。
  未几,车马至一山坡下,当下便停了下来。十二骑下马,立即动手,搭了三个帐幕,又造灶架锅,做起饭来。小七子看看后面那辆马车,心中暗自忖道:“不知他们还带了多少东西来?”
  十二骑人人均有一手技艺,洗菜切菜,下油烹饪,动作熟练利落,也有人上坡放哨。何渭道:“小七兄,今晚不用吃干粮了,请你们小姐下车一齐用饭吧!”
  马车内步下两个姑娘,第一个脸上蒙着一方纱巾;第二个年纪看来较大,模样一般,但体态动人,待她走近,罗铁汉及何渭都看出她脸上涂了易容药。
  两个姑娘向十二骑行了一礼,这才傍着小七子坐在石头上,未几,地上铺着一块白布巾,上面已放了不少菜肴。
  姓桑的小姐吃惊地道:“你们在路上也能弄出这许多菜来?”细 数一下,有红烧鸡肉、红烧肉、辣子鸡丁、狮子头、猪肉炒蒜、蒜拌小黄瓜、卤牛肉、罗汉扒素菜、鸡油炒菠菜等南北佳肴,不下十多种。
  崔姑娘掀起一角纱巾,低头慢吃,车把式则毫不客气,连吃两大碗饭,还来了一碗酒。“你们旋风十二骑,真懂得享受!”
  罗铁汉道:“咱们十二个人各有技艺,只有我除了能写一手字之外,他们有的是工匠出身、有的家里开饭馆、有的是郎中的后代、有的家里开杂货店、有的家里做裁缝、有的种花,不一而足。”
  姓桑的问道:“既然不同行业,为何全走在一起?又是怎样认识的?”
  何渭含笑道:“说起来话可长了,不过可说是一个‘缘’字!”
  “你们怎会跟青狼洞结下梁子?”
  “咱们根本不认识什么青狼洞,只是在半个月前,青狼洞托人送一封信给咱们大哥,要咱们加入青狼洞,否则什么寸步难行,真是荒谬!”何渭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忖道:“看来这姓桑的姑娘也是武林中人,祗不知她的底细,咦,如此看来车把式极可能是位高手!”他跟罗铁汉说话便有了保留。
  小七子忽然问道:“你这把雨伞真罕见,那是什么东西织的?”
  老七史复生道:“那是天蚕丝织成的!”他与老六史晓生是挛生兄弟。虬髯客是老三,叫韩奎,烧得一手好菜,他为人最是好抱打不平,对刚才小七子之行为,十分赞赏,一一替他们介绍。
  群豪聊了一阵,桑姑娘及崔姑娘仍然上马车歇息,小七子守在前辕,原来他便是沈七郎,崔姑娘是毕翠微,桑姑娘自是桑小红。
  自从解决了青龙会立冬分会之后,沈七郎便说服了顾湘夫及蓝燕山改任屠龙帮之护法,协助古藏宝发展帮务,他休息了几天之后,便携两美上路,他估计青龙会西北的势力较弱,因此计划出潼关,到汉中活动,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加入屠龙帮,扩展实力,最终消灭青龙会。
  万料不到来至潼关前,遇到了这件事,他惊诧于青狼洞的实力,却喜认识了十二位血性汉子,决心拉拢他们。由于青龙会势力强劲,而沈七郎只有三个人,因此不但易容上道,而且不敢表露身份,及炫耀武功。
  夜已深,四周静寂,只余风声,忽然山坡上传来两长一短之尖锐啸声,这是旋风十二骑之示警啸声。啸声一起,十二骑便纷纷自帐内钻出来。
  沈七郎亦早醒了,但却装作毫不知情,照睡不误,事实上他双耳竖起,四周之动静,根本无法隐瞒他。
  在山坡上放哨的老四蒋英俊及老五董千里,如离弦之矢般飞下来。他人未至,罗铁汉已问道:“来的是什么人?约有多少个?”
  董千里道:“老大,他们来的有二十多个,看来是青狼洞去而复返,也许已找到帮手!”
  何渭问道:“离此尚有多远?”
  “转过山坡便到了。”
  “好,大家准备一下!”罗铁汉心头一动,低声道:“二弟,你去叫醒那个车把式,并留神他之行动!”
  何渭点点头,走到马车前,伸手拍拍沈七郎,沈七郎霍然一跳,惺松地问道:“什么事?”
  “有敌人来袭,小七兄如果害怕的,便请躲在马车内吧!”
  沈七郎一挺胸膛,道:“咱武功虽然低微,但这点胆量还是有的,兵来将挡,有什么好害怕的!”
  何渭提醒他,“对方败退,卷土重来,必是找到高手为助,今晚可不比傍晚那一战,你可得小心!嗯,你平日用什么兵器?”
  沈七郎一脸窘态,道:“小的那几记庄稼把式,不能入法眼,平日随意舞刀弄棍,那有什么兵器?这狼牙棒倒也好使!”
  “两位姑娘要人保护吗?”
  “这倒不必担心,她俩的身手比小的还灵敏!”
  “如此就好,小七兄最好跟着小弟,也好照应!”
  “当然当然,咱们傍晚既然合作愉快,今晚当然继续合作,相信收获更丰富!”
  沈七郎语音刚落,已听韩奎叫道:“他们来了!”
  罗铁汉排众而出,沉声道:“来者是青狼洞的?”
  青狼洞洞主亦排众而出,冷笑道:“某家早已说过,旋风十二骑与青狼洞已结下梁子,除非你们立即降服,否则今后在江湖上可寸步难行!”
  韩奎怒哼一声:“吹牛皮也不怕风大吹闪了舌头!青狼洞那几只板斧,咱们早已领教过了,也不怎么样!”
  青狼洞洞主双眼盯着罗铁汉,缓缓地道:“事关十二骑之生死,某家只听你罗铁汉的一句话!”
  罗铁汉轻轻吸了一口气,道:“士可杀不可辱,十二骑深明此理,怎可能归服于青狼洞?罗某再说明白一点,今日唯有死战而已,不过,罗某要提醒阁下,即使十二骑今夜全部命丧于此,青狼洞亦要付出极大之代价!”
  十二骑唯一的一个女子白芝,抢道:“且慢,姑奶奶有句话先要问问青狼洞当家的!咱们十二骑与青狼洞,素来河水不犯井水,为何要咄咄逼人,非要置十二骑于死地?道理何在?说清楚了,也许咱们会改变主意!”
  老四蒋英俊脱口道:“九妹问得好,愚兄正有此闷葫芦!”
  青狼洞洞主沉吟了一下方道:“其实青狼洞与十二骑并无仇恨……其实咱们邀十二骑入伙,志在扩展实力,大展鸿图……”
  “哦,如此小妹更要请问贵洞有什么鸿图了!”
  青狼洞洞主道:“侍十二骑入伙之后,咱们自然会把鸿图仔细告知诸位。”
  “如此说来,贵洞还是不够诚意,亦不够坦白!不先把话说清楚,便欲以武力胁迫咱们入伙,小妹难以相信日后彼此会通诚合作!”
  青狼洞洞主心中暗骂:“这婆娘牙尖嘴利,不好对付!”嘴上却道:“今日武林之形势,不知诸位清楚否?”
  何渭道:“目前武林十分平静,乃十数年来,未曾有见,不知洞主又有何高见?”
  青狼洞洞主打了个哈哈:“那只是表面而已,实质武林即将有大变,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诸位适应潮流,方可继续在武林立足!”
  罗铁汉道:“听阁下一席话,罗某有个感觉,要变的原来是青狼洞!但凭青狼洞能在江湖起几尺浪?”
  青狼洞洞主轻笑道:“只凭青狼洞当然起不了几尺浪,而且某家亦无此野心……”
  白芝又问道:“哦,原来阁下只是某人之马前卒,请问背后那个大人物是谁?”
  青狼洞洞主声音倏地变冷,“你说得太多了,也问得太多了!总之一句话,今夜你们不降服,那便能逃得一条命,日后江湖亦已无立足之地!言尽于此,要生要死就凭诸位一句话!”
  罗铁汉道:“罗某实在很想知道谁这般霸道,立下顺我者昌,逆我者死之戒律!”
  “这次某只能再让阁下失望了,待你们肯降服,自会告诉你!”
  白芝撇撇小嘴道:“看来他也不是个大人物,否则怎会连亮名号的胆量也欠缺?这如何能服气?如何教十二骑乖乖放下武器!”

相关热词搜索:雪在飘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坦诚相见 建议易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