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雪在飘 正文

第九章 二神相斗 遵诺撤退
 
2020-01-12 21:12:58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忽然有人呼道;“毒沙!快取解药来!”惨叫的竟是蒙面汉!
  蒙面剑客忙道:“老江,小心误伤同伴!”李西尼又标前,这次两掌蕴满内劲,掌未至,掌风已如狂飙自天而降!
  他气势慑人,江翻海不敢撄其锋,转身向内便跑。李西尼怪啸一声,紧追不舍,江翻海不断回身发射暗器,但李西尼存心将他毙于掌下,因此每一掌均放了八九成真力,将暗器反射过去!
  沈七郎呼道:“李兄,强寇莫追,小心机关!”李西尼只当作没听见般,尾随江翻海隐入通道。
  少了“八臂哪咤”之后,形势大定,沈七郎立即面对蒙面剑客,发挥所长,穿插在剑网之中,忽闻叮叮当当像炒豆般紧密的响声,安容奇心中大奇,忍不住转头望去,原来沈七郎在摸熟了对方剑法之后,不再退让,争取主动,遇到长剑划至,便以指将其弹开!
  这份眼力、指力及勇气,大破敌胆,那厮猛啸一声,道:“老子便不信你的指头是钢铁炼成的!”他剑法倏地一变,多了几分辛辣。
  忽然沈七郎长长一叹:“你又何必走这步路!”
  蒙面剑客错愕地问道:“你说什么?”
  沈七郎又叹道:“沈某实在想不到连你也会加入青龙会!可惜啊可惜!七个人之中我只敬佩你一个,而你……”
  “你真的知道我的身份!”
  “沈某已说得够明白的了,你不是要沈某替你宣布,你已经加入青龙会?”
  蒙面剑客沉吟了一阵,忽然道:“沈七郎我好恨,为什么上天待你这般好,什么都压在我头上!”
  沈七郎冷笑道:“你是因为沈某才加入青龙会的?哈哈,别把我当作三岁小孩了,沈某早已退出江湖,今年才被迫重出江湖,而你绝对不会是在最近才加入青龙会!”
  “我没有把你的账算进去,我只想出人头地,不想居人之后!”
  “笑话!你在青龙会难道会是第一号人物?说不定连十名也排不上!”
  这句话显然激怒了对方,而那厮身份被人识穿,再无顾忌,剑法尽展所长,比适才更加凌厉,沈七郎与对方闻名已久,也见过他之剑法,但真正动手,这还是第一次。蒙面剑客便是“武林七神”的剑神上官长城。
  七神之中,指神排首、剑神居次,多少年来,上官长城为了将沈七郎压下去,日夕苦练,几乎足不出户,直至他认为已有取胜之把握,才再出山。不料此刻,沈七郎亦已退出江湖两三年了,这次能够相遇,他当然不会放过此机会。
  剑神以“惊涛剑法”及“伏波剑法”驰誉武林,近年来苦练自创剑法“破天七剑”,环顾同辈,已无一人是其敌手,只有沈七郎尚堪一战。但今日一战他才知道沈七郎绝非省油灯,心中暗暗佩服,忖道:“若非我经过三年苦练,只怕真的不如他了!”
  沈七郎如何知道此人将声名看得比性命还重?见他剑法时而和风细雨,时而大开大阖,气势磅礴如惊涛拍岸,时而剑势被广,时而凝聚成一点,变化多端,且不同风格,心中亦暗暗吃惊:“倘非我隐居四年,因无所事事而日夕苦练武功,今日必死在其剑下矣!”
  他争强之心一起,指法亦是一变,诡异奇幻,与对方互争长短,上官长城失声道:“这似非你之‘火轮指法’!”
  沈七郎微微一笑,道:“在下无所事事,在田间常见老鼠出入,于是以它练习指法,自创了几招,还未命名哩!”
  上官长城只道他讽刺自己是老鼠,不由勃然大怒,道:“沈七郎,老子今生跟你没完没了!”
  沈七郎讶然道:“沈某与你有深仇大恨?若只是如此,你何必加入青龙会荼毒武林?”
  上官长城沉吟了一下方道:“总之有你便没有我!”
  “阁下执意如此,沈某亦无办法,不过沈某告诉你一件事,以目前你之技艺,想光明正大击败我,还差一点点!”
  两人嘴上说话,手脚却丝毫不慢,眨眼间又斗了百来招,表面上上官长城仍然占了上风,但沈七郎进退有序,攻守合度,根本是个平分秋色之局。
  俄顷,只见“三绝手”宫英光带人进来,刹那间鼓钹声喧天,在地洞里声浪不易消失,更是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心烦意躁!
  安容奇倏地长啸起来,“屠夫”邬铁手喝道:“别吵,有本事的便多杀几个人吧!”
  龙驾云嘿嘿笑道:“难道阁下这般孤陋寡闻,竟不知道咱们兄弟素以此杀人!”
  “混账!你这样杀人,不是连朋友也杀了吗!”
  虎旋风道:“瘦子,他说得有理,咱们自己先歇歇吧!”鼓钹声一停,上官长城便又发出短啸,这次比较尖锐,蒙面汉便开始撤追!
  宫英光道:“不要放过他们,追!”
  蒙面汉气势已弱,又心急后退,好几个人被群豪杀死杀伤。忽然岔道里跑出一个人来,道:“某家找到傅老爷子的公子了!”可不正是李西尼?
  安容奇大喜,忙道:“快带路,咱们先救了傅飞再作打算!”
  “但他们被困在一个铁笼内,某家找不到开启的机关,否则早已救他们出来了!”
  上官长城忽然道:“沈七郎咱们来做一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咱们立即放了傅飞及石慧珠,你们立即退出地洞如何?”
  沈七郎微微一怔,反问:“你怕一败涂地?”
  宫英光道:“何必交易,咱们既然找到人,再不行也可以把铁笼锯开,人照样救走,但你们也逃不了!”
  上官长城冷笑道:“你们也把咱们看得太简单了!只要咱们一开启机关,他们便得全部去见阎王!”
  沈七郎看了安容奇一眼,忙道:“好,咱们交易!咱们带了傅飞及石慧珠走后,便离开地道……”
  “不是,是离开汉中城!”
  沈七郎心想一离开又回来,花费不了多少时间,表面却道:“好,沈某也答应你!”
  上官长城道:“离开三日,三日之后,这里随时欢迎你们回来!”
  宫英光冷冷地道:“就算沈七郎答应,我姓宫的也不会答应!”
  “只要有一个不答应,你们便休想得到傅飞!”
  安容奇低声对宫英光道:“且先答应他们再说!”
  沈七郎忽然道:“不,咱们跟青龙会不同的地方便是‘信义’两个字!上官长城,我不会答应你!”
  “上官长城”四个字一出口,地道内即响起一片惊诧声。沈七郎走前一步,道:“咱们不妨坚持下去,傅老爷子是明理的人,事后他一定会赞成沈某的决定!”
  上官长城冷笑一声,道:“今日此处黑白两道高手尽在此处,他们都会赞成你的决定?你别自抬身份了!”
  沈七郎道:“沈某当然知道任何一项决定,都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沈某也绝不会自抬身份,你到底放不放人?不放人你们大概看不到天亮了!”
  罗铁汉及何渭同时道:“咱们支持沈大侠!”
  安容奇亦表示支持,宫英光心念转了一下,道:“既然沈大侠肯负责任,咱们当然没有异议!”
  其他人听他这样说,都纷表赞成。
  上官长城更加嫉妒,只见他胸膛不断起伏,沈七郎道:“你立即放人,咱们只答应你,离开蜘蛛巷,时间只是一个时辰,你不答应咱们便直捣黄龙!”
  上官长城终于屈服,喝道:沈七郎算你狠,但错过今日,我上官长城跟你没完没了!”
  “你说错话了,青龙会是志在天下,不是为了对付沈七郎,贵会会长听了你这句话,一定不高兴!
  上官长城咬牙切齿地道:“你要记住你的承诺,否则今后你们全部都死无葬身之地!放人!”立即有蒙面汉子向内跑去。
  沈七郎问道:“刚才那句话,好像有点语病,难道你还会放过咱们?嘿嘿,不过咱们跟青龙会不一样的地方,便是光明磊落!”
  安容奇接口道:“你们手段卑鄙,偷偷摸摸,专干见不得光的事,即使他日能君临武林,日子也不会长久!”
  东门千千道:“依姑奶奶的看法,青龙会流年不吉,说不定熬不到君临武林,便要胎死腹中了!”
  上官长城冷冷地道:“不用多久,你们便能看到青龙会的光辉灿烂!”
  宫英光冷冷地道:“此刻形势优劣分明,阁下还是少说废话吧,还不放人!”
  “你急什么?这不是来了吗?”
  果然通道上走过几名神情憔悴的男女来,正是新郎、新娘,喜娘及轿夫。上官长城道:“沈七郎,你可得记住你的诺言!”
  沈七郎也回敬了一句:“你亦不可忘记,咱们只答应你一个时辰!出汉中城一时辰,便再回来,退!”
  群豪慢慢退出地道,当下四大头领发啸召集手下,交代了事情,四个头领便带着新郎、新娘急急赶去傅家。
  到了傅家,傅星雨尚未回来,沈七郎把人交给上智,并将与上官长城之“交易”告诉他,“傅家安危还请大师多费点心!”
  “四位放心,你们速去速回!”
  当下四人展开轻功前进,本应分四方而去,李西尼忽然道:“咱们何必拘泥,立即杀回地道,说不定有更大之收获!”
  宫英光淡淡地道:“单凭咱们四人,力量单薄!”
  安容奇问道:“沈大侠,为何你刚才态度先软后硬?”
  “因为小弟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上官长城为何要跟咱们交易?必有难言苦衷,既然如此,又何必一让再让!”沈七郎拱拱手道:“沈某已答应上官长城,不想违诺,一个时辰之后,咱们再‘领兵’回来!”虽然傅飞已平安回家,但四人心头依然沉重,毫无喜悦之色。
  夜已深,沈七郎率旋风十二骑守在西城门外,他心情难以平复。傅飞已救了出来,但一叶道长及傅星雨却失踪了,此战到底是胜是负,他分不清楚。
  上官长城为何会答应自己之条件?他有何难言之隐?他忽然分不清,自己跟上官长城的交易,到底是对还是错。
  脸上倏地一凉,他霍然一醒,抬头望去,却原来下起雪来了。这场雪来得快,又大,纷纷扬扬,不过眨眼间,地上及屋顶上,已一片白皑皑。
  他越想越远,只觉得青龙会,连上官长城这种人也被搜罗门下,更令人可怕。青龙会到底还有些什么高手?今夜自己率领群豪,再度进击蜘蛛巷,若遇到青龙会的高手,该如何处理!
  上官长城最后答应自己之条件,到底原因何在?有极端之秘密藏在地道内,来不及烧毁?他在等候援兵?
  忽然何渭用手肘轻轻顶了他一下,道:“沈大侠,一个时辰已届,赶快进城吧!”
  “好,立即前进!”沈七郎一马当先,展开轻功进城,踏雪向西城区前进。
  他们守在西城门外,到蜘蛛巷占了地利,因此也是最先抵达的!沈七郎迅速安排了人手,便带了几个人先进地道。这次有备而来,群豪早已扎好一些火把,火光把地道照得光如白昼,但地道里静悄悄的,青龙会的人似乎早已溜掉!
  沈七郎道:“小心他们的机关!”他左手高举一根火把,轻吸一口气,尽量减轻落足点地之力量,眨眼间已至适才双方恶斗之地。
  罗铁汉在后面问道:“大侠,要否在此稍候安大侠他们才再前进?”
  沈七郎略予沉吟了一下,道:“你们留在此处等候,沈某独自先进,免得让他们逃掉!”
  何渭道:“看样子他们似乎已跑了!”
  桑小红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人跑得了,但东西总会留下一些,也许那便是线索!”
  罗铁汉留下蒋英俊,道:“咱们一起进去,万一遇到岔道,也可分兵前进!”
  “好,大家小心一点,万一遇险,便发啸示警!”罗铁汉猜得没错,果然遇到两条岔道,当下分三组前进,沈七郎自然是与毕翠微及桑小红一组。不久,三人走进一条岔道,无意中发现另有乾坤,那里面有间“大厅”,足可安六张大桌,旁边有一间卧室,布置豪华,再旁边尚有一间只有一张蒲团的静室。
  桑小红道:“这好像是练功房,咦,这里有药煲!”
  沈七郎走过去打开煲盖,以指拨动药渣,又低头嗅了几下,道:“有人受了内伤,这药好像是治通经脉的!”
  他在室内踱步,喃喃地道:“说不定青龙会有头领受了内伤,在此疗伤……唔,所以上官长城才会答应咱们的条件……可惜!”
  毕翠微道:“他们应该尚未走远,咱们赶紧追,也许尚来得及!”
  沈七郎道:“他们一定是由另一条出口离开的,咱们跟着上官长城撤退的路线走!”
  桑小红江湖阅历比较丰富,忙道:“且不急,咱们先将罗铁汉他们唤来,说不定上官长城在路上有埋伏,他可不是省油灯!”
  当下沈七郎立即发啸,地道内通风不如地面,回音极大,啸声震得双耳嗡嗡作响,三人退出练功房,沿来路走回去,过了一阵,已见何渭带着史晓生、史复生昆仲首先赶到。他一见面便迫不及待地问:“大侠,有敌踪?”
  沈七郎将情况告诉他。“咱们三个先走,你等后面的人,认途跟随,我会在壁上画个‘七’字,以第二端的方向,为前进方向!”
  何渭连忙吩咐史氏昆仲跑回头,俄顷,又见到罗铁汉带着白芝及童小济赶来,他俩匆匆交代情况,罗铁汉比较持重,吩咐白芝站在原路等候,童小济去通知守在地面上的弟兄,并没法通知安容奇、李西尼及宫英光三路人马,自己则随史氏昆仲向前追赶。
  俄顷已追上何渭,四人一组,继续前进,因恐沈七郎人少,遇险不好应付,四人竟然展开轻功,依沈七郎的指示,快速奔前。
  不久便见到沈七郎及其两位红粉知己,站立在一堵墙前面,沈七郎听见步履声,回头道:“找不到出路。”
  何渭道:“干脆将墙拆掉!”
  这种办法虽不为沈七郎所喜,但此时时间紧迫,倒也是个办法,乃道:“试试也好!”他刚退后,何渭已标前一腿踢在墙上!
  “咚”地一声,墙壁虽然没有倒塌,却震动起来,众人都觉得有希望。史氏昆仲亦轮流上前蹬踢,沈七郎默运玄功于双臂,忽然猛喝一声,标前拍在墙上。
  那堵墙被他们轮番蹬踢,已开始松动,再也吃不住其神功,“轰隆”声,登时塌了一小半,桑小红立即将火把递前,但见后面又是一条通道,沈七郎艺高胆大,首先跃进。
  通道不深,很快便又找到出口,上面是一栋小院,小院仍在蜘蛛巷里!毕翠徽秀眉紧皱,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来来去去,仍在蜘蛛巷里面,这对他们来说,似乎没有意义!”
  桑小红道:“微妹,你这就不懂了,这附近一定另有匿藏之所,或是通往别处之地道,咱们扯一下!”
  “如果要建地道通过别处,但刚才那里应该是他们地下的总部!”
  “通道便在总部,很容易被人追及,若设在另外一处,追踪便得多费一番工夫,他们便能争取到时间逃逸!”
  沈七郎道:“也许总部里尚有其他通道,咱们因为心急没有找到而已,先兵分两路!请罗兄及何兄再向总部,拦截后来者,在总部里再仔细找一找,咱们则在这附近搜索!”
  罗铁汉及何渭应了一声,又退回去。可是很快又回来了,只见白芝娇喘着道:“沈大侠,董千里、高桥及郎展翅,找到另一条长通道,已有三位兄弟跟着他们去了。”
  罗铁汉兄弟情深,怕他们有失,忙道:“咱们追下去,九妹你快带路!”
  沈七郎道:“你们先走一步!”言毕跃上屋顶,放眼望去,但见远处有人影闪动,乃发出长啸,啸声远远传出去。俄顷,已有好几位轻功好的先赶到。
  东门千千人未至,声音已先至。“沈七郎,你又有何发现?”她话刚说毕,“龙钹虎鼓”又震天价响起来。她回头尖着声道:“你们两个蠢材,大张旗鼓,可是要通知青龙会的人吗?”
  “吸血蛾”乔小娇冷冷地道:“说不定他俩早已暗中加入青龙会了!”
  钹鼓声虽然震耳,但龙驾云仍然听见,忍不住骂道:“臭婆娘含血喷人,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沈七郎气纳丹田,沉声道:“乔姑娘的话可能没有证据,但两位此时亦不该大张旗鼓!”
  “龙虎力士”这才悻悻然住手,虎旋风乃忍不住低声道:“三十多岁的女人,沈七郎还称她姑娘,真是有眼无珠!”
  乔小娇气得双眼反白,暗中立下报仇之心,众人却忍俊不禁。沈七郎乃将情况简略说了一下,道:“在下欲重返地道,此处便交给诸位了!”
  东门千千道:“依奴之愚见,你根本不必下去,因为安容奇及宫英光早已带一部份人下去了,你不在场,只怕咱们自己先打起来了!”
  沈七郎也正担心此点,嘴上却道:“沈七郎没有这份震慑力……”
  话未说毕,已闻李西尼的声音道:“谁要先打起来?”他功力深厚,但一来距离较远;二来轻功非其所长,因此迟到一步。

相关热词搜索:雪在飘

上一篇:第八章 奸计落空 地道大战
下一篇:第十章 击杀奸细 窃听秘密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