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雪在飘 正文

第十四章 邪不胜正 众豪一心
 
2020-01-12 21:21:06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夏长春双眼一掠现场,发现形势不妙,心知今日之成败全靠自己这一战,若能将沈七郎及一叶杀死,便可扭转乾坤,因此他连下杀着,意图在短时间内,解决沈七郎。
  沈七郎自知不如对方良多,因此采取守势,只求消耗对方的精力,好让一叶道长在下一场中取胜。因此变成一场攻防战。
  此刻,上官长城与徐文祺之战已至决胜阶段。猛听上官长城暴喝一声:“着!”长剑过处,将徐文祺一条左臂切了下来!可是他高兴得太早了,徐文祺右手吴钩剑已及时回刺过来,直指上官长城之脖子。
  白芝在旁看得真切,急呼“小心”,好个上官长城上身猛地向后一仰,可是仍然慢了半步,前胸被劈掉一层皮,鲜血立即染红了前襟。
  他上身落地,见对方来势汹汹,心知要糟,左手在地上一撑,右手长剑倏地甩出。长剑如离弦之矢般,射进徐文祺之胸膛!
  他一招得手在地上滚开,再曲腰弹起,只见徐文祺踉跄地走了几步,终于倒地,一个西北道上的英雄走前握住剑柄,用力抽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徐文祺吴钩剑飞快地劈了过来!这是他临死奋力一击,可怜那英雄不及闪避,项上首级应声飞落雪地!
  上官长城看得眦目欲裂,大叫一声,飞身扑出,右腿猛力踢在徐文祺身上,这一记是上官长城在盛怒之下踢出的,力道奇大,徐文祺整个人像一张纸般,在风中卷起八九尺,再摔落雪地上,不能动弹!
  徐文祺虽死,但上官长城气力亦用得差不多了,拾起长剑,拄地喘气。他一向眼高于顶,料不到解决一个在青龙会内与自己同级的徐文祺,也得费九牛二虎之力,此刻他的傲气,早被风雪卷得无影无踪,但内心对沈七郎之胸襟及眼光,又增加了几许敬佩。
  忽然两道惨叫声同时响起,原来“龙侠”柳拂风与程梓峰同归于尽!
  小小的一座傅家院子,几成人间地狱,但傅星雨及傅飞父子却如两尊石像般挺立着,傅飞还不时转头望向老父,但傅星雨则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只有一片血光,今夜这场血战,他可要负上重大之责任!
  死在他身前的人,许多是他的多年老友,许多是因敬佩他之为人才来傅家喝喜酒的,想不到他的请帖变成阎王帖,他觉得双脚发软,几乎站不住,但关节在寒风中早已僵硬,支持着他的体重。
  惨叫声似一道道无形的长剑,刺向他的心脏,他觉得那种无形之压力,比夏长春之内家罡气还重几分,五内实在难以抵御……
  忽然,傅飞发觉乃父的脸部肌肉已经僵硬,但嘴角却有一道血水不断淌出来,他艰辛地移动双脚走过去,伸手一探鼻息,早已没了呼吸。
  “爹……”傅飞怪叫一声,紧紧地抱住乃父,接着父子俩双双跌倒在雪地上。
  雪下得更大了,寒风呜呜地响着,似乎为人间悲剧饮泣,更似是无言的抗议。
  猛听夏长春长啸不绝,他双掌发出之罡气,亦越来越猛烈,把地上之积雪都卷了起来,由下向上卷飞之积雪,与由天上降下之雪花在半空中相遇,互相纠缠翻滚,就像是一条白龙在半空中飞舞,好看煞人,但却无人有心欣赏。
  一叶道长知道胜负即将分晓,他怜爱沈七郎,不愿他英年早逝,忙道:“小沈,你快退开!”话未说毕,夏长春已“飕”地推出双掌!
  这两掌凝聚了夏长春八九成真力,声势极是骇人,掌风把雪花也推向沈七郎,使他连呼吸都困难。
  沈七郎当然知道形势之危急,但对方掌力之强,实非自己能予抵御,因此不肯撄其锋,身子一掠,闪开丈余。夏长春掌势含而不吐,双臂一横,仍向沈七郎击去。
  沈七郎再尽量一掠,闪进人丛中,夏长春双脚一顿,飞身急追,喝道:“你们都给我闪开!”两股凌厉风汹涌而出!
  沈七郎吸气飘身,侧面运指一击,“蓬”地一声响,掌风击在地上,雪花飘扬,流风四窜,敌我双方不由自主都弃了对手,闪开一边。
  夏长春落地之后,再扑上去,势如虎入羊群,状似疯狂,又发出一掌!沈七郎就似风雨中之一叶小舟。他不断挪动,大腿伤口迸裂,血流如注,但此刻他根本没有注意及此。
  “沈七郎,你有种的便与老子对一掌!”
  一叶道长亦紧张地道:“小沈,让贫道来跟他斗一斗!”
  沈七郎哈哈笑道:“道长放心,自古以来,兵法家就十分重视智取,晚辈如今采取的便是以智斗力,道长放心,夏长春已快成为强弩之末了!”
  这是激将法,夏长春怒不可遏,把内力提至十足十,此时沈七郎已退至围墙边,他心想道:“这次看你还能躲到那里去!”
  夏长春丹田一逼,催迫内力涌出,忽然内力向体上四处乱窜,他脸色登时大变。
  沈七郎亦十分紧张,生死俄顷之际,他无暇多想,双掌推出,同样是拼尽全身之力施为。奇怪的是夏长春双掌推出,却没有掌风涌出,像是虚招,沈七郎内力已经发动,不管对方是虚是实,先下手为强!内力一出,化作狂飙,直向夏长春卷去。
  群豪的一颗心都高高悬起,心道:夏长春采取后发先至的手段,必是惊天动地的一击!这一着必然令天地变色,亦预计沈七郎不死必受重伤!尤其是桑小红、毕翠微及白芝的芳心更几乎跳出口腔外!
  可是结果却大出群豪之意料!
  “蓬”地一声响,声音远不如群豪之预想,但见夏长春身子倒飞,像断线风筝般,直飞至对面围墙上,身子才落地,接着但见他冲口喷出一股血箭!
  所有的人都傻住了,尤其是沈七郎更加难以置信,忍不住看看自己的双掌!
  一叶道长道:“他死了!”话说毕,院子里方响起一阵响彻云霄的欢呼声。毕翠微、桑小红及白芝三个女将同时奔前,扶住沈七郎。
  沈七郎微微一笑,道:“我没事,真是奇怪……”
  白芝道:“沈大哥,姓夏的不是省油灯,你还是先运运气试一下,以免留下后遗症。”桑小红白了他一眼,蹲下身替沈七郎包扎腿上的伤口。
  上官长城走过来,道:“恭喜沈兄,一举击毙夏长春,自此之后,吾兄大名将响遍大江南北!”他对名利看得极重,所见所为都想到这方面去。
  沈七郎苦笑道:“这事透着奇怪,他根本没有发掌,难道他自己求死!”
  上官长城想了一下才道:“他练的是邪功,已经有几次走火入魔的纪录,前天才刚治好,一定是刚才他提气太急,真气又走进贫岔道去了,因此掌风发不出来!”
  沈七郎叹息道:“真是侥幸!也说明邪不能胜正之道理,任他武功有多高,只要残杀无辜,老天爷总会惩罚他!”他抬头望去,只见一叶及玄静师太正指挥群豪将青龙会的余孽围住。
  玄静师太嫉恶如仇,道:“一个也不要放过!”
  沈七郎忙道:“留一两个活口,以便进一步了解青龙会的内部秘密!”
  鹅毛雪仍然下着,寒气迫人,但院子里的双方个个都是血汗披面,舍生忘死地苦斗着……

×      ×      ×

  天终于亮了,但雪仍然未停,群豪虽然获胜,但亦付出极大之代价,死伤垒垒,都躺在厅里喘息,沈七郎进内堂搜索,但见傅星雨的夫人吊梁自尽,只剩新娘子像石像般,呆呆地坐在床上。一夜之间,丈夫、公公、婆婆都死了,连相依为命的父亲亦舍她而去,她觉得自己只剩下一具空空洞洞的躯壳。
  毕翠微怕她寻短见,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你做我的妹妹好不好?”沈七郎见傅家的家丁早已跑光,便着桑小红及白芝到厨房做饭。
  群豪吃了饭之后,到院子里一看,不由升起一股寒气,院子里的积雪,染满了鲜血,尸体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叶道:“不管如何,咱们将尸体运出城葬了吧,反正此处亦不宜久留。”
  忽然上官长城道:“不好,跑了一个李西尼!”群豪一听,更觉此处不能留,当下雇了几辆马车,将尸体运出城郊埋葬。
  雪虽已霁,但天色仍然灰沉沉,压得群豪喘不过气来。韩奎忽然走过来道:“沈大侠,咱们十二个兄弟,如今只剩下五个,希望您将咱们留在身边,只要是与青龙会对抗者,水里去、火里去,咱们愿供驱策,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赵四见玄空子向自己望过来,忙道:“老朽一向跟着十二骑,这下可要跟沈大侠了,希望不要见弃!”
  沈七郎道:“要跟青龙会对抗,随时须准备牺牲性命,诸位都是勇士,沈某欢迎还唯恐不及哩!”
  上官长城、骆人英、骆人雄亦道:“请沈兄将咱们也算进去!”
  一叶、玄静及玄空子、上智等人因是九大门派之首脑,当然不会贸然归沈七郎麾下,不过他们都表示若沈七郎在与青龙会对抗,需要时,少林、峨嵋、武当都愿意拔刀相助。
  沈七郎道:“凭沈某几个人之力量,根本无法与青龙会抗衡,最重要的是九大门派须立即组织一队精英,长期跟青龙会周旋。”
  一叶道:“贫道回山之后,便请掌门跟九大门派商量此事,料不日便有好消息。”
  安容奇道:“安某一向萍踪不定,反正没有其他事,便跟沈兄一道吧!”其他西北道上黑白两道的好汉也都散去。稍顿又问:“不知沈兄下一步将去何处?”
  沈七郎道:“先回关内再说吧!”当下买了车马,一行十四众,便起程返中原。天上忽又开始下着鹅毛大雪了,寒风吹来,雪花乱飘,这个冬天比任何一年都寒冷。

  (本篇完,zhychina提供图档,凌妙颜OCR,锋竹芹叶校对)

相关热词搜索:雪在飘

上一篇:第十三章 剑神反正 击毙井宿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