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雪在飘 正文

第二章 坦诚相见 建议易容
 
2020-01-12 20:58:42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狼洞背后有一低沉的声音道:“孺子不可救,不必与之多说无谓的话,不降服便杀!”语音一落,那群蒙面人已一涌而上。青狼洞洞主与背后那个人则站在一旁掠阵。
  罗铁汉低声道:“两人一组共同御敌!”旋风十二骑似乎平日早已练习,迅速走动,互相找好配搭,只余罗铁汉单独一个,沈七郎跟着何渭。
  双方一动手,旋风十二骑立即暗吃一惊,盖对方之武功造诣,比傍晚那一批高多了,而且还有几个特别突出者,是以甫一接战,十二骑便已是不妙!
  沈七郎一看已知道危险,他左手轻轻一抬,一缕指风射出,正中一名蒙面汉之麻穴,狼牙棒随之在他后脑上开花。他人随棒动,身子标前一步,乘那汉子未倒地,一脚踢在其后胯上,那汉子如皮球般射出,撞及同伴。他同伴下意识地一刀刺进其胸腹。何渭趁他刀未拔出来,宝刀过处,将他一条右臂砍落尘埃!
  “好,合作成功!”沈七郎这次乱挥狼牙棒向围攻罗铁汉的三个青狼洞成员奔去。“三个打一个,好不要脸!”一个大汉回身,左掌如刃,切在狼牙棒杆上,右掌直奔沈七郎之胸膛!
  令他奇怪的是对方的狼牙棒、并没有受他掌刃所阻,而是忽然一沉,接着在其掌下三寸,急扫其腰侧!
  那汉子这时才大吃一惊,料不到一个毫不起眼的车把式,狼牙棒竟能使得得心应手,急切之间只好急退!
  他退得急,后背正好撞及一个同伴之后背,他身形一滞,猛觉“华盖”穴一麻,两眼发黑,接着只觉得脑袋一阵疼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何渭已截住另一个青狼洞的人,罗铁汉以一敌一,长剑之威力立即显露出来。沈七郎见此处已无他插手之处,便急急赶去助白芝。
  白芝使的是一对二尺五六的青铜剑,她剑走轻灵,一把正握,一把反握,招式奇诡,但她的对手,经验看来十分丰富,因此早已陷于苦战,只杀得她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沈七郎来的正是时候,狼牙棒一圈!便接下一敌,他知形势不妙,顾不得掩饰武功,狼牙棒指东打西,配合神出鬼没之招法,出其不意,在十来个照面之后,便将敌解决,之后又挥棒夹攻另一敌。“白姑娘,这个留给小的,你去找别人消磨吧!”
  白芒退后,只喘了几口气,便转身去助与她合作的蒋英俊。沈七郎很快又解决了对手,进向与韩奎合作的老八高桥的敌人。
  此刻,青狼洞的人都看出车把式,其实是个不露相的真人,掠阵的那个蒙面汉立即尖啸一声,一个瘦高的汉子便向沈七郎奔去。
  沈七郎意欲再杀三两个敌人,先稳住形势,但这斯腿长动作快,一时间摆脱不了,只好挥棒与对方鉴战。接手之后,方知对方之厉害,尤其是一对腿,快捷凌厉,凌空连环飞踢,威力极大,幸好他手上之狼牙棒,恰好是对方之克星。那高瘦汉子几番几乎收腿不及,蹬在狼牙棒上!
  两人斗了六七十招,沈七郎只能略占上风,他很想抛下狼牙棒,空手应战,因为面对高手,这个平日不曾用过之狼牙棒,反成一种累赘!”
  激斗中,只见那厮左腿半旋,急蹬沈七郎之小腿,沈七郎想也不想便跃高闪避,对方之右腿已撑高,猛击其胸,这一腿来势凶猛之至,而且力道奇劲,动作诡异,但沈七郎似乎胸有成竹,待对方右腿将至,狼牙棒电光石火般提高,护住前胸。
  高瘦汉子这一腿去势快又猛,沈七郎变招又快又险,他一时间收腿不及,便使尽力将右腿挪开,同时,左腿蹬出,直击沈七郎之小腹,这一招更绝!
  就在此刻,沈七郎之左手食指抵出,正中对方左脚靴底,但觉一股暗劲透靴而进,撞在“涌泉穴”上,左腿一阵麻痹,不由自主垂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高瘦汉子之右腿又蹬至!在瞬息之间,他连换几招,连环飞踢,充份表露出其腿之造诣及功力!可惜他遇到的是沈七郎!
  沈七郎连对方右腿看也不看,狼牙棒一扫,正中对方之左腿膝盖上,但听他大叫一声,仰天摔倒!
  “雷敌,念你练功不易,只让你左腿受伤,你自己好自为之!”
  “雷敌”两个字一出口,十二骑全部愕然,盖他便是大名鼎鼎的腿神!
  腿神雷敌竟然沦为青狼洞之走狗,实在太令人难以接受了!沈七郎知道他左膝受创不浅,十天八天之内,几乎等于废掉武功了,因此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又去助战!
  他刚走了几步,风声飙然,只见面前已多了一个人来,正是一直站在青狼洞洞主背后,暗中发号司令的那个汉子!“报上名来,某家不杀无名小卒!”
  沈七郎道:“你不杀无名小卒,对我来说不是更好吗?我为什么要将姓名告诉你?”
  “不知死活!”那厮双掌在胸前旋动,沈七郎目光一及,心头登时一沉,原来那对手掌不但逐渐涨大,而且慢慢发红。
  手掌越来越红,沈七郎忽然想起一个人来,狼牙棒立即击出,不让对方运足劲!
  天下武林练掌的人极多,但练“血煞掌”的只有河西马家!十多年前,马家出了个出色的子弟,他便是马知倦!马知倦出道不久,便博得“掌神”之称号。
  武林七神之中,沈七郎以指神排名第一,但一直不服气的便是排在次名的剑神上官长城及排名第三的掌神马知倦,最看不起指神的,必定自恃武功出众,有过人之能,因此他沈七郎又怎敢大意?他忽然发出一道长啸,啸声一起,马车内的桑小红及毕翠微便飞了出来。
  狼牙棒击出,沈七郎方道:“大名鼎鼎的掌神居然沦落为青狼洞之打手,亏你还有脸要跟沈七郎争第一,没的教人笑掉大牙!”
  马知倦不哼一声,见招破招,只守不攻,看来他还在运劲,就在此刻,一道惨叫声响起,原来罗铁汉杀死对手之后,赶紧助何渭一臂之力,夹击对手,那厮在腹背受敌之下,抵抗不了多久,便让何渭一刀砍在脖子上,鲜血如旗花般喷出,这一刀用力极猛,一条脖子被砍一半,看来离死已不远。
  两人得手之后,忙去助弟兄一臂之力,青狼洞洞主看看形势逐渐不妙,便亲自下场,拦住罗铁汉。罗铁汉忙对何渭道:“二弟,你先去助十二弟!”
  十二骑之老么,是“金笛童子”童小济,年纪最轻,才二十岁,经验也最差,虽得桑小红之助,去掉一个敌人,但仍非余下一敌之对手,何渭赶去正是时候。“十二弟,你且先歇歇!”
  童小济略喘了几口气,见桑小红战对手不下,便继续挥笛参战,与桑小红夹击敌人。
  毕翠微之武功远胜桑小红一两筹,她出手之后,剑走龙蛇,协助老十楼晓春,很快便伤了一敌。至此,双方形势才逐渐拉成均势,但十二骑有好几个人,仍然以寡敌众,并受了轻伤,因此危机也较大。
  再说沈七郎以狼牙棒却敌,杀得马知倦连连后退,忽闻他虎吼一声,一对手掌已似血般鲜红。一掌震开狼牙棒,另一掌直推而出!
  掌风未及身,鼻端已闻到一股淡淡之腥味,沈七郎连忙闭住呼吸,忽然倒退两步,抛下狼牙棒,猛身扑上,与马知倦近身短打。
  这种打法最是凶险,尤其是马知倦掌上有毒,大占便宜。但沈七郎之神指尚未使出来,他在寻危良机,意图一举得手。
  马知倦果然厉害,血煞掌一展开,风声呼呼,把地上之沙石都刮了起来,旁人亦纷纷躲开,沈七郎则如花蝴蝶般,在他掌影中进退自如。沈七郎一直不敢与对方手掌相触,因此大为被动,让马知倦大占上风,教桑小红及毕翠微心弦拉得紧紧的。
  激战中,马知倦一掌击过去,范围广及丈余,沈七郎已退无可退,只好举掌相迎。马知倦见状心头大喜,暗中忖道:“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当下再加两成力,右掌去势更快!
  眼看两掌即便相触,当见沈七郎手指微微一动,一缕指风穿过掌风直进,紧接着只见马知倦手臂一抖,急速地退后,随即叫道:“咱们走吧,日后再收拾他们!”
  青狼洞洞主心里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似有顾忌,不敢多问一句,便下令撤退。
  十二骑亦有不少人受了轻伤,罗铁汉亦下令收兵。何渭低声道:“看来他们还会再来,咱们是否还要去汉中?”
  “先征求一下弟兄们的意见,那个小七子你看如何?”
  “是个不露相的真人,武功奇高,最低限度远在咱俩之上!”
  “那是理所当然之事,能打败腿神及掌神,岂是省油灯?”罗铁汉问道:“愚兄之意是你是否看出他是什么人?还有那两个女的,看来亦是有名头的人,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乔装扮傻,意欲何为?”
  何渭道:“虽不知他们之来路,但看来对咱们并无恶意。”两人去巡视弟兄,幸好都是轻伤,当下十二骑到罗铁汉帐幕内开会。
  罗铁汉首先道:“诸位兄弟,今天之情况大家都很清楚,青狼洞不会就此放手,我想问大家一句,咱们还去汉中吗?”
  韩奎首先道:“当然要去!咱们去汉中是为了出席傅老爷子新翁之喜,谁都知道傅老爷子只有一个儿子,老年得子,今日他儿子成亲,对他来说多么重要啊!而傅老爷子,对咱们十二骑有恩,假设因青狼洞拦路而不去,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
  老四蒋英俊道:“我亦认为非去不可!”他一向话不多,但他的话一向很有份量。“十二骑若怕了青狼洞,倒不如散伙算了!”他的话得到绝大多数的赞同。
  何渭道:“十二骑当然不怕死,但死得莫名其妙,只是十二个糊涂鬼而已!今日若非小七子及那两位姑娘之助,咱们早已一败涂地了!至死还不知道谁要杀咱们,咱们因何而死!”
  罗铁汉续道:“此去汉中,青狼洞必在路上再度拦阻,而且武功必更高,请问弟兄们有几分胜算?须知青狼洞只是人家之马前卒,对方背后还有多少人,谁都不知道!”
  老么童小济道:“老大,你平日不是常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吗?”
  “对呀,毫无意义的事,大丈夫不会做,鲁莽孟浪的事,大丈夫也不会做!”
  韩奎高声道:“老大,依你所说,咱们去汉中道贺,是孟浪鲁莽,毫无意义的事?”
  白芝道:“大哥的意思,绝对不是这样,傅家一定要去,但明知会中伏还要去,是不是不智?大哥,你心里到底怎样想,何不明言?”
  罗铁汉轻叹一声:“愚兄才不会害怕一个青狼洞,若青狼洞有这许多高手,名头又何止如此?什么人能指挥得动他?那一定是个势力非常庞大雄厚的组织,这个组织很可能便是青龙会!”
  此言一出,众皆愕然,随即交头接耳起来。罗铁汉轻咳一声,续道:“青龙会之势力不庸多言,最可怕的是他的野心,咱们目前有能力跟青龙会对抗吗?咱们去傅家,说不定全为老爷子带来灾难呢!所以我问大家,会不会孟浪?”
  韩奎张大了嘴巴,喃喃地道:“我倒没有想到这一点……嗯,老大你脑子好用,还是由你决定吧!”
  罗铁汉忙道:“这只是我的揣测,未必是青龙会,但咱们又不能不仔细考虑一下!”
  何渭道:“如果小七子跟咱们一道,情况可能会比较好,否则咱们便只能秘密前进……”
  “或分散出发,或改装易容,或另走秘道。”
  白芝道:“这三点不足取!第一点,咱们分散,死伤会更多,第二人家一直在暗中监视,改装易容,还能收效!第三点,秘道如何找寻?至于说,小七子若与咱们同道,情况会好转,谁晓得他是兵还是贼?”
  帐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请问我可以进来吗?”那人不待帐内有人反应,已弓腰走了进来,正是沈七郎。
  罗铁汉含笑道:“今日两番得大侠之助,十二骑方能避过大难,大驾光临,蓬帐生辉,欢迎还恐来不及耳!”十二骑都是坐在毡子上,当下众人挪开一个位子来,沈七郎含笑向群豪点头打招呼,那还有半点日间之窝囊相?
  何渭道:“大侠对咱们虽然施恩,但大名一定要相告!”
  “不敢,在下沈七郎。”沈七郎抱拳向十二骑行礼。
  韩奎已叫了起来。“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大名鼎鼎的指神沈雁沈七郎,居然诈称小七子,是瞧不起咱们旋风十二骑吧!”
  “韩兄言重,沈某因为跟青龙会作对,已被视作眼中钉,隐瞒身份既为己也为诸位!”
  老六史晓生问道:“此话怎说?”
  “如果沈七郎跟诸位在一起,还并肩作战,青龙会还会放过你们吗?沈某可不敢做损人不利己的事!”
  韩奎道:“青龙会有什么可怕?大丈夫生死由命,死了大不了多个碗口大的疮疤而已!”
  “沈某知道诸位均是不畏权势,不怕死的血性汉子,才敢贸贸然进帐!”
  何渭问道:“沈大侠真的要去华山县省亲?”
  沈七郎道:“咱们成立了一个屠龙帮,打算跟青龙会作对,心想西北方面,青龙会势力较弱,许多道上英雄尚未被迫入会,故想到汉中河西一带邀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加盟屠龙帮。”
  白芝问道:“可是沈大侠当帮主?”
  沈七郎摇摇头。“沈某何德何能,充当帮主?不过尽一己之力罢了!”
  罗铁汉道:“不日武林将有大变,源头必是青龙会,大侠成立屠龙帮,正应了古人形容义士的话,登高振臂,一呼百诺,相信必能达到愿望!”
  “不敢当!青龙会会主实力非同小可,凭目前敝帮之实力,实不足以成事,要扳倒青龙会,维持武林之平静,还得同道拔刀相助!”
  韩奎叫道:“老大,咱们不如加入屠龙帮吧!”
  沈七郎见罗铁汉沉思,忙道:“不急不急,此事也不急于一时,而且也得考虑清楚!”
  老七史复生道:“大侠莫以为咱们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过咱们曾经发过重誓,今后必须共同进退,实在需要商讨商讨!”
  “正该如此!君子不立危墙之一下,今夜冒昧来访,便欲提醒一下诸位,此去潼关,重重困难,可得小心,何况傅老爷子新翁之宴,亦未必一定非去不可!老爷子是明理的人,亦不会相怪,大不了他日有暇再补贺罢了!”
  罗铁汉沉吟道:“傅老爷子新翁之喜,必定要到贺,只是咱们可得想办法通过这条路!”
  沈七郎道:“沈某不便多言,如何行动,由十二位自行决定!”
  言毕长身欲辞。
  何渭忙道:“沈大侠且慢走,你今日两番相助,青狼洞也不会放过三位,不知大侠又有何妙计过潼关?”
  沈七郎道:“易容过关,若仍被发现,只好放手一搏,打得赢就打,打不赢便跑!”
  “大侠可以如此,咱们又有何不可?分开行走,虽较不引人注目,但去潼关只有一条路,因此小弟建议一齐过关,待过了潼关再作打算!”
  其他人均无异议,沈七郎道:“如此咱们便一道起程吧,不如趁天色未亮动身,若路上没有人拦阻,巳牌时分应该可过关!不过,为防对方半路设伏,咱们还得做点准备工作!”
  当下又商议了一阵,罗铁汉才送沈七郎出帐,忽然问道:“大侠,请恕小弟冒昧问一句,马车上那两个姑娘该如何称呼?”
  “年轻的叫毕翠微,年纪稍大的为桑小红,乃沈某之红粉知己。”
  旋风十二骑,人如其名,行动快速,不过半炷香工夫,已把营账收拾好,放上马车,车夫是个老头,但看来精神极佳,沈七郎一眼便看出此人武功绝对不比十二骑低,只不知为何会沦为车夫。
  一行十六人夤夜起程,人是高手,马是佳驹,因此行动极快,半夜走下来,已走了二十多里路,黎明前,人马才稍为歇息一下,然后继续前进,照脚程计算,巳牌之前,已能过潼关,只是“近乡情更怯”,群豪都怕过关前,又遇青狼洞人,因此戒备毫不放松。
  越是害怕,越是安全,一路上不但未见青狼洞的人,连半个扎眼的人亦未遇到,平平安安过了潼关,群豪都松了一口气。
  罗铁汉道:“大家千万不要大意,再急走一程!”当下一鼓作气,又走了十多里路,靠午时分,方在一座小集打尖吃饭。
  饭馆不大,只有五六张桌子,让沈七郎及十二骑包了下来,何渭做事十分仔细,亲自到灶房里监视,史晓生及史复生守在饭馆后面,蒋英俊及童小济守在店前,十一弟郎展翅则站在屋顶上监视。
  饭菜送上来,罗铁汉还用银针亲自试过,见没有异状才动箸,由于没有心情,因此饭菜亦颇简单,只志在果腹。
  韩奎吃饭最快,他放下碗筷便出店把童小济换进来吃饭,其他人亦自动自觉,一吃饱便换人进店吃饭,眨眼间,在外面的五个人均进了店,其他吃饱的,便去照料马匹,沈七郎这时才问:“罗兄,贵马车夫如何称呼?”
  “他姓赵,排行第四,咱们都称他四叔。”
  “他武功很不错呀,怎会当车夫?”

相关热词搜索:雪在飘

上一篇:第一章 车夫小七 援手却敌
下一篇:第三章 赵四武功 雄浑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