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雪在飘 正文

第七章 二次警告 难煞群雄
 
2020-01-12 21:10:05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过了一阵,高桥跑了过来,把沈七郎拉到一旁去,低声道:“老爷子收到青龙会的警告信……上智希望咱们暂缓搜索行动,否则连累了傅飞性命,责任重大……”
  “老爷子收到几次青龙会的警告信?”
  “先后两次,第二次口气比第一次的严厉多了,而一叶道长又不在……”
  “一叶去了何处?”
  “他离开傅家已有一段时间……嗯,大侠,你可有见到他?”
  沈七郎心头一跳,摇摇头,然后道:“请你再辛苦一下,去别处问问,有消息,立即回报,另者顺便问其他三方有没有发现!”
  高桥边点头边问:“大侠,这屋子为何塌成这个样子?”沈七郎三言两语将经过告诉他,便打发他走。当下众人继续搬砖石。沈七郎跃上屋顶,站脚瞻望,四周一切平静,他心中忖道:“这是暴风雨前夕的平静吗?青龙会警告傅老爷子,不得再搜索,看来傅飞真的在蜘蛛巷内,如何化解矛盾,既可救出傅飞,又免傅老爷子受威胁?”
  正在沉思间,突见一个灰影由远迅速掠来,沈七郎心头一动,立即迎上前,喝道:“来者何人?”
  灰影人来势更快,俄顷,沈七郎已认出那是上智大师。“大师来得匆急,未知有何急事?”
  上智再几个起落,已至两丈范围内,沈七郎忖道:“这老和尚功力不凡,果然名不虚传!”心念未了,上智已至跟前。
  “沈施主,快下令他们停止搜索,因为青龙会又发出第三封警告信,信中还夹着半只耳朵,耳珠有一颗痣,老爷子已认出那确是傅飞之耳朵。青龙会要咱们在一顿饭内撤兵!”
  沈七郎不由踟蹰起来,考虑了半晌才道:“撤兵可以暂缓,搜索工作则可暂停!”
  上智沉声道:“老爷子只有这一条根,如果他有什么闪失,谁能负责?”
  “大师先别急,他们不敢立即杀傅飞,因为杀了傅飞,咱们再无顾忌,他们在此地之经营,便要毁于一旦!青龙会可有留下联络信号或方法?”
  上智摇摇头,沈七郎道:“这有两个可能,一是他们不容条件有任何更改;二是没有一个可以决策的头目在场……”
  上智焦急地道:“贫僧没有心情听你分析,大侠还是赶快决定!”
  沈七郎含笑道:“沈某年轻位卑,如何敢决定,请大师去问其他三位吧!”
  此际,李西尼等三人听到了沈七郎的啸声,心知有异,急忙赶了过来。
  沈七郎言毕便拉着上智往回跑,呼道:“请安大侠及李兄上来,上智大师有急事商议!”料不到先跃上屋顶的居然是宫英光。
  俄顷,李西尼及安容奇也上来了。“不知大师有何事商量,莫非形势有变?”
  沈七郎将情况扼要地说了一遍。“大师要三位拿定主意,是否立即撤退!”
  上智忙道:“华山梅大侠、崆峒玄空子、峨嵋玄静师太的意思是请诸位施主立即撤兵,以保傅飞之性命!”
  李西尼叫道:“咱们已快摸到青龙会的底,为何要撤兵?岂不是功亏一篑?”
  上智脸色一沉,道:“倘若傅家大少爷性命有危,李施主肯负责否?”
  李西尼微微一怔,喃喃地道:“青龙会既是武林公敌,傅家大少爷又不是什么人物,若非他是老爷子的独苗,老子连看也不会看他一眼!老爷子如果以公为重的,便该奉公行事!”
  他为人虽然凶残粗暴,但这番话却也有一定之道理,上智一时语塞,安容奇干咳一声,忙打圆场道:“最好咱们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宫英光道:“宫某倒赞成七郎之看法,傅飞是青龙会的一张王牌,青龙会不会轻易将之撕毁,最好是暂停搜索,只作监视而不撤退!”
  安容奇道:“这倒是个没有办法中的一个办法!
  上智问道:“如此说来,四位都赞成这个方案?”沈七郎等四人 互望一眼,一齐点头。
  恰在此时,高桥跑回来了,道:“沈大侠,小弟跑去其他各处问过,均没有一叶道长之踪影,不知他去了何处!”
  上智大吃一惊。“道长已出来好一阵子,怎地还未到?九成是出了事故!”
  沈七郎道:“也许他在路上遇到朋友,被耽误了!”
  “他又非不知轻重的人,怎会耽误这般久?”
  安容奇道:“道长功力深厚,大师不必担心!”
  “如此贫僧先回去复命,希望四人遵守诺言,暂停搜索行动!”
  李西尼道:“某家还有话说!”
  众人均是一愕,拿眼望着他,李西尼道:“咱们若真的撤兵,青龙会便会放了傅飞吗?”
  上智期期艾艾地道:“这个信上倒没有写……”
  “这不是糊涂了吗?咱们撤兵,他不放人,接着又提第二个条件,老爷子还答不答应?老爷子不敢答应,一定又要和尚你拿主意,不知大和尚你届时又会怎样处理?”
  上智又答不出话来,宫英光叹了一口气道:“大师做事没有原则,叫咱们如何心服?连轻重都分不清,还来下命令……嘿嘿,难怪九大门派日渐式微!”
  上智又怒又急,却硬是按捺下去,不敢发作,只问道:“贫僧如何不分轻重?”
  “打击武林公敌是重,保全傅飞性命是轻,这是最易懂的道理,但大侠似乎不懂,怎不教人失望!”
  沈七郎怕他尴尬,忙道:“大师回去之后,请将咱们四人所说之话,向梅大侠、玄空子及玄静师太转述一下,让他们定夺就是!”
  安容奇赶紧加上一句:“总之咱们会暂缓搜索,但日落之前,一定会再采取行动!”上智不吭一声地走了。
  李西尼不由喃喃地道:“这和尚看来像青龙会的人,多于像少林高僧!”
  宫英光道:“咱们暂时还是各回原位吧,有事仍然发啸为号!”当下四人均返回自己的岗位上。
  沈七郎在回程时,低声向毕翠微道:“微妹,青龙会在西北武林之势力是由谁负责的,你可知道?”
  “这种机密的事,还轮不到小妹知悉,非是副总管以上之人才能知道!”
  “西北这边之人事,你完全不知道?”
  毕翠微道:“小妹已准备嫁给你,不计后果脱离青龙会,若知道的还有不告诉你的?”
  “好,你不必多说!”沈七郎体贴地道:“以后你还是改个名吧,免得暴露身份,使问题更加复杂!”
  毕翠微道:“小妹早已想好了,就改姓游吧,叫素娥,这名字比较俗气,但反不会让人思疑,家师是隐在伏牛山的‘白眉樵夫”,小妹刚满师下山,而咱们是在南阳城邂逅认识,今番在洛阳相遇,结伴到西北!”
  桑小红笑道:“妹子想得真周到,七郎,你可得记住!”
  说着已至西边,何渭迎上前,问道:“东边好像有事发生?未知是什么事?”说着,罗铁汉亦跃上屋顶。
  沈七郎乃将经过详述了一次。“请罗兄弟下令,叫他们暂缓搜索,但仍要密切监视,以防被他们溜掉!”
  何渭叹息道:“李西尼那厮说得有理,这次可真为难老爷子了!”
  桑小红道:“形势如此,老爷子只能叹一声运气不好,又能怎样?”
  罗铁汉道:“小弟倒害怕他受不起打击!”
  沈七郎心情亦是十分沉重。“看来青龙会在西北经营已久,只是他们更加隐蔽,故一般人不知道而已,说不定青龙会有意将总部迁来此处也未定!”
  何渭道:“这倒有可能,汉中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青龙会若有意逐鹿天下,这倒是个好地方,可进可退!”
  沈七郎抬头望望天色,道:“很快便会日落,请弟兄们先饱餐一顿!我估计今番青龙会必有大头目现身,跟咱们周旋!”

×      ×      ×

  上智返回傅家,没见到傅星雨,只见到梅弄影。“大师,怎地去了这许久?”
  上智叹了一口气,道:“说来话长,师太及老爷子呢!怎地都不见了?”
  “老爷子回内堂休息,其他贺客都已散了,师太及道长在内堂巡视,防青龙会偷袭!”
  “如此请梅大侠去请他俩过来商量。”
  梅弄影扭头便往内堂跑去,俄顷三人都到了,于是上智将经过详细复述了一遍,道:“此事十分棘手,不知三位有何高见?”
  玄空子道:“李西尼说得有理,不过这件事咱们怎敢作主?傅家只有一条根……不知一叶道兄去了何处,若他在场,也有个人拿主意!”
  梅弄影道:“不管如何,日落之前必须有个决定!
  玄静师丈道:“何不将李西尼的话转告老爷子,请他自己定夺?”
  上智吸了一口气,道:“先不急……梅大侠是否已派人埋伏在屋外?”
  “已派了傅家护院及常柏青、丘晓钟及商阳,守住四面,只要有人再射箭,便可将之逮住!”
  玄静道:“看来青龙会已成气候,未来数年,武林再不得安宁了,若能将之事前扑灭,将是一件大功德!”
  梅弄影道:“咱们回去之后,九大门派应该立即派人组成屠龙队,配合同道高手,将青龙会扼杀于成事之前!”
  上智叹息道:“这都是以后的事情,先解决眼前的事吧!”
  玄静道:“咱们根本无法决定採取何种办法,亦不敢替老爷子作主,依贫尼之见,还是将此事告知老爷子,由他自己定夺!”
  上智沉吟道:“贫僧怕他受不住打击……”
  玄静师太虽是女流之役,但处事果断明快,接口道:“道兄若有所顾忌,便由贫尼告诉他吧,万一有变化,三位再来劝他!”
  梅弄影道:“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有劳师太。”玄静霍地长身,转入内堂。
  玄空子道:“梅施主之建议,贫道十分赞成,须趁青龙会气候未曾成熟,将之扑灭,否则困难将更大!”,
  梅弄影道:“不但如此,还得派出精锐才有用!”
  上智道:“贫僧回山之后,必将此事禀告掌门,有关武林之大事,少林一直不甘后人,相信掌门也会同意!”三人心情都十分沉重,不断抬头望天色。
  玄空子忽然道:“青龙会没有再发信,也许真让沈七郎料中,他们不敢轻易杀掉傅飞,则此事尚有转寰之机!”忽闻玄静师太之啸声传来,三人大吃一惊,不发一言,便联袂冲向内堂!
  梅弄影因为位置占优,因此最先冲进去。“师太,发生什么事?”
  只见玄静师太自屋顶跃下来,道:“老爷子不见了!”
  语音刚落,梅弄影等三人同时失声叫了起来:“什么?老爷子不见了?傅家家丁可有人发现敌踪?”玄空子火烧眉毛般,跃出围墙去问匿在外面的傅家护院。
  梅弄影则与上智走进傅星雨之寝室,而玄静则询问住在内堂的其他人,此时此刻,主角突然失踪,难怪他们四个紧张!
  上智对梅弄影道:“发生这件事,也不知该如何向群豪交代!由四大门派代表看守老爷子,居然让人无声无息地劫走,这次真要颜面扫地了!”
  梅弄影抓抓头皮。“刚才如果咱们在内堂商议,对方便不会这般容易得手!”
  上智垂首道:“贫僧失算,罪过罪过,但事先实想不到只那一瞬间便出了事!”
  梅弄影道:“大师,你看清楚,被褥整齐,不似经过打斗,难道老爷子被人用药迷倒?咦,老爷子的那把‘赤炼剑’不在……”
  上智长年在少林寺里生活,与世无争,这时候更加手足无措。只见玄空子的声音自外传来:“奇怪,外面的家丁无一个人发现有人出入!”
  上智脱口道:“难道老爷子能飞天遁地不成?”
  梅弄影走出卧室,道:“也许傅家有地道与外相通,咱们问一问夫人!”
  傅星雨的夫人亦曾在武林中走动过,嫁与傅星雨之后,才在家主内,武林中人认识她的人不多。只见她自房内走了出来,道:“诸位何事这般紧张?”
  玄静干咳一声,道:“夫人,老爷子不见了,问过守在围墙外的护院,竟无人发现有人出入,不知夫人是否知道内情?”
  梁夫人不慌不忙地道:“四位不必紧张,外子经常不辞而别,连我也不知道!也许他临时想起什么事,匆匆离开,来不及告诉四位而已!”
  梅弄影道:“梁夫人,请问您是否完全不担心他的安危?”
  梁夫人脸色微微一变,道:“结发数十载:恩爱如昔,他的安危,妾身怎会不担心?”
  梅弄影干咳一声。“梅某说错话,夫人莫怪!其实在下的意思是想知道一件事,老爷子如今是否平安,他的去向你是否知道?如今令郎被青龙会所掳,老爷子又不在场,教咱们如何处理?”
  梁夫人道:“外子的去向贱妾不知道,他不辞而别,一定有原因,外子既然不在,一切便由诸位自定主张。小儿婚事发生变化,婚礼取消,家里没有男人……”
  梅弄影一听她之语气,是要下逐客令,连忙截口道:“夫人,在下再问一件事,令亲家石镇西,为何也不见了?他是几时走的?”
  “贱妾一向不善应对,亦一直在内堂,石亲家来了我根本不知道,更遑论其他了!”梁夫人说毕便长身道:“贱妾身体不好,恕不能久陪了!”
  梅弄影仗着来过几次傅家,以前亦曾见过她,因此再度问道:“夫人,在下再问您一句,府上安全吗?要不要派人保护?”
  “寒舍家贫,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应该安全,而且贱妾也有自保之道。”梁夫人言毕,便转身进房了。
  三人对望一眼,只得退了出去。
  玄静师太道:“人家既然用不着咱们,咱们也不用瞎担心!”
  玄空子道:“师太不觉得奇怪吗?听梁夫人之语气,她必定知道内情,只是不肯对咱们说而已!”
  上智道:“看来老爷子是平安的,咱们倒不用担心!”
  梅弄影轻声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充满了奇怪,梁夫人为何不肯明言……”他抬头一望天色,道:“太阳快下山了,傅家既然用不着咱们,咱们便去找沈七郎吧!”
  当下四人展开轻功,直趋蜘蛛巷,沿途已唤了宫英光、李西尼及安容奇三个,一齐到西边找沈七郎。并将情况告知。
  李西尼叫道:“梁夫人怎地这般不近人情!”
  沈七郎道:“她这样做必有深意!老爷子突然‘失踪’,很可能是自己躲起来,否则护院怎会看不到有人出入?他很聪明,而且不愧是位大侠……”
  宫英光道:“七郎你还是明言吧!”
  “老爷子既不愿失去儿子,又不愿让咱们为难,更不希望半生英名付之流水,唯一之办法便是躲起来,则青龙会便无所施其技矣!老爷子不受威胁,咱们便无所顾忌,说不定还能救出傅飞!梁夫人亦是位深明大义的人,她只生一子,其实比咱们还急,还担心,但她却能按捺下去,依照老爷子之布置行事!”
  安容奇一拍大腿,道:“七郎分析得合情合理,咱们立即进行搜索,挑灯夜战!”
  夜幕低垂,城内已是到处灯火,但蜘蛛巷这厢仍然黑灯瞎火。三四百户人家,只住了一半人,一半的房舍是空的,而居民已被集中在一起,由旋风十二骑负责看管,群豪则逐巷逐屋搜索,贺客们都闻风而至,加入搜索队。
  安容奇道:“天色黑不好查,快点火把照明!”没有火把的则用桌脚点火,刹那间,火光处处,把蜘蛛巷照耀得光若白昼。
  沈七郎一直悬挂一叶道长之下落,忍不住对上智道:“大师跟一叶道长稔熟,武功又高强,可否请你在城内到处找一下?”
  上智道:“贫僧也在为此事而心焦,经施主一提,贫僧就更加忍不住了!好,贫僧这就走!”
  “且慢,若有危险,请大师发啸通知!如今不是面子问题,而是要把青龙会的人搜出来。”
  上智走后,沈七郎亲自带两个红粉知己,到各处巡视监督搜索工作。不久,南方传来啸声,沈七郎立即急驰过去。“安大侠,可是发现了傅飞?”
  安容奇在一座房舍里道:“找到了人,他们在负隅抵抗!”他话未说毕,沈七郎已走了进去,只见十多个人在厮杀混战。
  一半是蒙面人,一半是贺客,沈七郎觉得蒙面人之身形有点眼熟,乃道:“留下几个活口,这干人是青狼洞的成员,乃青龙会之走狗!”他边说边走前,接下一个蒙面人,仗着神指动作小,很快封住了对方之麻穴,顺势抓过来,扯下蒙面巾,却是个三十来岁的壮汉。
  “叫什么名?”
  “随便你叫吧……哎唷!”那汉子还未说毕,已吃了沈七郎一记重拳,打得他肚子几乎翻转,“这算是那门子好汉!”
  “这是你不老实的报应?再问一次,你怎样称呼?”
  “邹蛟。”
  “你们将傅飞及石小妹藏在那里?”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咱们只是外围人物,秘密根本沾不上边缘。”
  “那你们负责什么?”沈七郎双眼迸出厉光。
  邹蛟心头一寒,老实地道:“引开你们的视线,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沈七郎连忙又封了其晕穴,道:“安大侠,他们的目的只引开咱们之视线,请你留意附近之动静!”他跃上屋顶,又见到别处也有蒙面汉在乱窜,贺客们到处追逐。沈七郎忙道:“这些人不是正点子,大家提防他们只是为了引开视线!”
  结果,啸声四起,证明各处都有所发现,沈七郎边跑边高声呼道:“小心这只是青龙会的小把戏,目的是要引开咱们之注意力,好让他们将新郎新娘转移到别处!”
  四个方面都发生巷战,但由于沈七郎及时提醒,因此群豪阵脚不乱,仍然有人居高监视,且保留后备军,准备正点子出现时,有将可用。

相关热词搜索:雪在飘

上一篇:第六章 追敌混战 险被炸伤
下一篇:第八章 奸计落空 地道大战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