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雪在飘 正文

第四章 三山五岳 傅家道贺
 
2020-01-12 21:03:37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只听赵四高声道:“店家,你们给什么东西喂马?为何咱们的马匹全部中毒?”旋风十二骑若没有良驹,如何展旋风威力?因此连罗铁汉眉头亦皱起。
  沈七郎走至窗口向下望去,只见街道上行人如鲫,却没有扎眼的人,倏地楼梯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肥胖的汉子,背着一对巨大的铜钹,缓缓走上楼来。那对铜钹十分沉重,但胖汉似无所觉,走到近梯口的一张座头上,喝道:“吃了这么久,还不快滚!”
  那张小桌,本来坐着三个大汉,见状竟然不敢吭一声,乖乖下楼结账,胖汉将铜钹卸了下来,放在椅子上,也不知是椅子年久腐朽,还是铜钹太重,椅脚“飒飒”一声断了。
  这一来,楼上所有食客,全为其所吸引,都转头望着胖汉,胖汉圆睁双眼,道:“看什么?谁不认得咱‘龙虎力士!”
  话音刚落,一阵咚咚的鼓声传来,声音沉实,震得人心头怦怦乱跳,极不舒服,接着便见一个瘦汉,胸前挂着一个大鼓走上楼来,他将大鼓往地上一放,“蓬”地一声再响,只震得食客耳鼓欲裂,梁壁上的灰尘,全飞了下来。“拿几斤烈酒来解渴!”
  瘦汉言毕转头道:“胖子,背我那对铜钹,是不是比较困难?”
  胖汉道:“那有困难?只不过多几斤重罢了,我那口大鼓面积太大,行动不便,那才叫困难!”
  瘦汉道:“有什么困难?这口鼓,虽大却轻,背它上山也不费半点劲!”
  胖汉不耐烦地道:“那好吧,咱们的兵器便对换吧!”
  瘦汉冷笑一声,问道:“俺的‘夺魄锣音神曲’你懂得么?得物无所用,宝贝也变成废物!”
  胖汉反唇相稽:“咱的‘击鼓夺命鼓乐大曲’,难道你便晓得?”许多食客这时才知道,这两个汉子的兵器是对调,大概只是为了赌一口气,那瘦的便是“龙钹”龙驾云,胖汉是“虎鼓”虎旋风,姓虎的极为罕见,但居然给他们“龙虎力士”凑上了。
  这两个人在西北道上名头颇响,只是脾气暴躁,为人霸道,倒没有大恶,他俩一身横练功夫已至顶峰造极之境,因此少人敢撄其锋,故两人在酒楼旁若无人,但仍无人敢吭一声。
  店小二捧着酒菜上来,被虎旋风喝住:“喂,俺的饭菜为何还未到?”
  店小二知他不好相与,哈腰恭声道:“大爷,对不起,今日因为客人比较多,客官的菜还未烧好……”
  “什么?还未烧好?你知不知老子快饿死了,背这个铜钹有多重,你知不知道?先拿来给我先吃!”虎旋风用力在桌子上一拍,那张桌子登时塌了,“找张好的桌子来,把菜放下!”
  “是是,小的立即照办!”
  一些怕事的食客见状连忙结账下楼,小二才能把桌子搬过去。
  “快!老子快饿死了!酒,酒在那里,想渴死老子吗?”龙驾云的火气不比虎旋风小。店小二都来服伺他俩,很快便料理好一切,“龙虎力士”便狼吞虎咽起来。
  俄顷,蒋英俊自楼下上来报告,“大哥,马匹被人下毒,幸好发觉得早,小弟已灌了解药,应该不会有大碍!”
  罗铁汉问道:“知是谁下的毒吗?”
  “二哥追问了喂马的店小二,毫无收获,但饲料里有毒草,也许是被人暗中放下去的!”
  桑小红低声道:“一定是青龙会的杰作!”
  罗铁汉道:“以后小心一点,老二怎样说?”
  “看不到黑道上的巨擘,也听不到什么消息,二哥已派九妹先去城隍庙踩道!”
  罗铁汉紧张地问:“只派九妹一个吗?”
  “不,八弟跟十弟在暗中保护。”
  “你快点吃吧,吃饱咱们就走。”
  过了一阵,旋风十二骑已全部离开客栈,拉着马慢慢向城隍庙方向走去。沈七郎低声向毕翠微道:“妹子,有发现青龙会的人吗?”
  “虽没有发现,但小妹总觉有大战前之气氛,连一叶道长也匆匆离开,大概是恐傅老爷子家会被袭击!”
  “这点愚兄倒不担心,青龙会虽然在傅家动了手脚,但他们志不在此,今日不会动手,他们动手的对象应是咱们,而且不会自己出面,因此必须小心应对!”刚说着话,已见白芝回来报告,城隍庙十分平静,而最令人雀跃的是庙前有座广场,刚好可让他们扎营,沈七郎向白芝招招手。白芝红着脸走过去,她是位年华双十的少女,见到陌生男子,都会羞怯。“沈大侠有什么指教?”
  “‘指教’两字实在不敢当,我只希望你能老实答我几句话。”
  白芝微微一怔,双颊更是红得如同挂了两个柿子。“大侠请问,小妹不会打诳。”
  “对不起,也许我问得冒昧唐突,但此刻形势吃紧,又不能不问清楚一点……”沈七郎略一沉吟方问道:“赵四是你表叔?听说他只学过几年拳脚?”
  白芝这次连脖子也红了,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毕翠微不忍心,忙打岔道:“姑娘是否有难言之隐?”
  桑小红快口道:“其实这两天之表现,怎能瞒得了明眼人?姑娘就算不肯告诉咱们,也得想好借口向罗铁汉解释!”
  “我表叔隐瞒身份确有苦衷,但他对十二骑只有贡献,而无损害!他练武已逾四十载,武功比十二骑任何一个都强!如果十二骑遇到任何风险,他都会不惜出手相救!”白芝越说越顺畅。“请大侠原谅,小妹只能说到此为止。”言毕行了一礼。
  毕翠微伸手拉着她。“白姑娘不要见怪,七郎他亦无恶意,更不会去捣人家之老底,想了解一下,只不过希望在遇到强敌时,对敌我双方之实力,作出正确之判断,如此而已,别无他意!”
  沈七郎低声道:“白姑娘,令表叔大概也发觉在下在暗中留意他之行动,请你转告他,在下对他绝无恶意!”
  说至此,已至城隍庙前,果然不见有香客,但那庙占地还不小,庙前有个小广场,可供十二骑搭三座营账,于是群豪立即动手搭帐,只有蒋英俊去检视马匹。幸好蒋英俊家乃祖传之草药郎口,他对一般疾病之预防及治疗,解毒化毒,都颇有造诣,药到病除,马匹已逐渐恢复。
  帐篷搭好之后,罗铁汉请沈七郎、毕翠微及桑小红进帐商议,却派出史氏昆仲,高桥及童小济在四周放哨。
  罗铁汉开门见山地问道:“大侠对此有何高见?”
  “明日傅家之会,龙蛇混杂,而且敌我难分,咱们必须小心从事,别的沈某不便多言!”
  毕翠微道:“小妹预感明日之会,一定不会顺利,会有人来捣乱,甚至青龙会藉此机会,将白道贺客一网打尽!其实这样说还不准确,他们要杀的是不听话、不服从青龙会的人,根本不理你是黑道还是白道!”
  何渭道:“十二骑倒不将生死放在心上,不过亦不愿意死得糊涂。假设明日的火烧不到咱们头上,咱们便立即离开此是非之地!”
  韩奎问道:“假如火是要烧傅老爷子,咱们管不管?”
  罗铁汉道:“不说傅老爷子平生好公急义,做了不少好事,单论他对十二骑之恩情,咱们就算洒热血、断头颅,也得尽力助老爷子!”
  韩奎道:“这句话最合小弟心意!”
  这天群豪在战战兢兢中渡过,出乎意料的是竟然出奇的平静,一点事都没有发生。次日一早,郎展翅买了一大包包点回来,群豪饱餐一番便收营,赵四忽然道:“罗老大,老朽不是武林中人,傅家便不去了,而且马匹乃马车也要人照料。”
  罗铁汉道:“这个倒好办,付点钱便可请客栈代为照料,四叔大可以跟咱们走……”
  赵四摇手道:“老朽不喜欢凑热闹,请当家原谅!”罗铁汉还待劝说,却为沈七郎所止,当下群豪带上贺仪,便直奔傅家。
  吉时是午牌,罗铁汉本以为去得早,那知比他们早到的,大有人在,进了傅家之后,沈七郎不由一怔,昨天在饭馆所见到的成名英雄,和今日相比实在太少了!少林寺第二代弟子之佼佼者惠仁早已跟一叶端坐在大厅上!而黑道上赫赫有名之“三绝手”宫英光,亦赫然在座。
  不久,沈七郎又发现“崆峒派”、“华山派”及“峨嵋派”之精英,更令他感意外的是长安江家的少庄主江河黄,亦坐在厅中。
  接着进来有一大群,沈七郎只认出两个:“屠夫”邬铁手、“冰肠雪肚”东门千千!这两个人尤以东门千千那个婆娘更令人头痛,其他人一看大多不类好人,只是沈七郎不认得而已。
  沈七郎尚在“找”人,已闻厅里有人在叫他。“沈大哥,快进厅来,待小弟替你引见几位朋友!”沈七郎回身略为交代了一下,便抬步进厅。
  能进大厅的人,不是地位身份尊贵,便是武功有过人之造诣,罗铁汉自知不够资格,便找了张靠大厅的桌子,招待弟兄坐下。
  江河黄先替沈七郎引见的是白道上的成名人物:“白头翁”、“剑胆琴心”谢峰夫妇、白云观抱玉道长、枫叶庄庄主、“破天一剑”安容奇。黑道上著名的人物亦有,“夺魂扇”曲中直、“沙漠秃鹰”李西尼、“吸血蛾”乔小娇、“铁板”李长超!
  沈七郎暗叹一句:“傅家贺客果然龙蛇混杂,今日怎能平安?”
  就在此刻,有人叫道:“傅老爷子来了!”群豪立即长身,沈七郎转头望去,只见一位精神奕奕,喜气满脸的老汉,自内走了出来,群豪立即趋前道贺。
  傅星雨含笑抱拳道:“老朽何德何能,得诸位好友不远千里来贺,使蓬荜生辉,教人五内均铭,多谢多谢!请坐请坐。”
  群豪坐下之后,“三绝手”宫英光首先道:“老爷子,宫某敬你一向行事光明,处事公正、不偏不倚,而且对武林黑白两道均有所贡献,是故亲自登门送上薄礼,请笑纳!”
  傅星雨推辞一番,然后亲手过去收礼,其他人亦纷纷效尤,献上贺礼,沈七郎自不例外,傅星雨听见沈七郎之自报名号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沈少侠近日风头极劲呀,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老朽老矣,早该归隐:谁年轻人干一番事业才对!人总会老,老朽亦不例外,终有一日会归隐,将来武林可就要靠你们了!”
  沈七郎颇觉汗颜,忙道:“老爷子这样说,真教晚辈无地自容!”
  “不必妄自菲薄!”傅星雨言毕便又转身应付其他贺客。其他人见傅星雨如此推崇沈七郎,视线都落在他身上,使沈七郎更窘。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震耳欲聋之鼓锣声,沈七郎心中暗道:“必是‘龙虎力士’一对活宝来了!”果然见到龙驾云、虎旋风一个挂着鼓,一个提着大铜钹走了进来。
  两人好像越敲越起劲,不断敲打,但乱而有序,只可怜贺客们不但双耳受罪,而且心头都被压得沉甸甸的。
  宫英光忽然急啸一声,啸声凌厉,穿过鼓钹声,似与鼓钹声对抗,后来却慢慢与之配合起来。宫英光心头吃惊,忖道:“料不到这两厮有此功力!”
  一叶见状亦发出啸声,啸声低沉,但无孔而不入,鼓声连忙与之配合,跟鼓锣声对抗。过了两盏茶工夫,鼓钹声反而仍在配合啸声,抑扬顿挫,合成一阙别开生面之乐曲。
  又过了三盏茶工夫,龙驾云及虎旋风自知不敌,便只好停止敲打,群豪至此才松一口气。
  喜宴尚未开始,贺客已经暗中较量,今日之宴,正应了一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傅星雨却依然满脸笑容,他并不担心有人会来捣乱,因为白道上之高手不少。
  “吸血蛾”乔小娇道:“吵死人了,这里又不是墟期,连打拳卖膏药的也来了!”
  龙驾云怒道:“臭婆娘,你在指桑骂槐?”
  乔小娇反问:“咦,阁下不是大名鼎鼎的‘龙钹’龙大侠吗?怎会是打拳卖膏药的呢?”龙驾云怒哼一声,心头虽然愤怒,一时间倒也不敢造次。
  傅星雨恐引起不必要之麻烦,忙打圆场道:“龙虎两位大侠乃志在增添喜庆气氛,乔女侠亦不可能指桑骂槐,两位不必因老朽而产生磨擦!”
  龙驾云高声道:“傅老爷子,龙某自知平日行为不检,脾气太臭,而老爷子高风亮节,深受黑白两位赞许,龙某实不敢高攀。今日听见老爷子令郎新婚大喜,乃与虎弟,夤夜赶来,乃因为西北道上的朋友,咱俩只敬重您一个人而已,因此一进门便是来一段喜乐……”
  乔小娇冷笑一声道:“那也叫喜乐,若是丧乐……”
  “破天一剑”安容奇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人人知道,你怎 老说些不吉利的话!”
  乔小娇本还侍反唇相稽,但顾盼之间,发现多数人均瞪着自己,神色均不以为然,便硬生生将话咽了下去,乖乖坐在椅上。
  “剑胆琴心”之剑胆是指谢峰,但四十不到之年纪,英俊潇洒,只见他长身抱拳问道:“老爷子,怎地不见令郎?”
  傅星雨捋髯道:“犬子一早已去石家,亲自迎娶淑女过门,稍后到后,自会拜见诸位好友!来人,先送上好茶瓜甫!”即见丫头们手捧茶具瓜子花生之类的小食进来,一一为群豪斟茶。
  江河黄轻轻拉了沈七郎之衣袖,低声问道:“大哥不是说要归隐么?”
  沈七郎轻咳一声:“身不由己呀!但最重要的是有人不让愚兄退出江湖!”
  江河黄微微一怔,问道:“谁有这个能耐?”
  沈七郎略一沉吟,然后一字一顿的道:“青龙会!”
  江河黄再一怔,道:“上次舟山‘龙王大会’之后,青龙会还缠着大哥?”
  沈七郎点点头,轻声道:“不错,愚兄已先后跟他们干过几架,青龙会是更不会放过我了!”
  江河黄嘴巴几乎贴着沈七郎之耳朵,道:“今日之喜宴看来未必会顺利,外面有许多张陌生脸孔,西北方道上的小弟认识不少,但竟不识一个!”
  沈七郎望出大厅,果见有一群人,低着头坐在广场上,似乎经过易容或化装。乃道:“愚兄已听到消息,傅老爷子身边有人已被青龙会收买。”
  江河黄脱口道:“这事可得告诉老爷子!”他不自觉将声音提高,惹得人人均望着他,江河黄尴尬地笑笑,抱拳道:“对不起,骚扰了诸位前辈!”
  沈七郎又低声对他道:“听说青龙会也在打贤弟的主意,在贵庄安插了人手,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别人接近两位贤侄!”
  江河黄脸色大变,但随即恢复道:“江家庄全是靠得住的人,周围亦均是我父子之心腹,青龙会是打错算盘了!”
  沈七郎道:“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傅星雨忽然走过来,道:“少庄主!老朽有点礼物要送给令尊请你且随老朽进内宅一下!”江河黄知道他要跟自己说话,乃谢了一声,随他进内。
  傅星雨并无进内堂,只推开一扇厢房的门,请他进去。“贤侄刚才说该告诉老朽,不知是什么事?可否坦诚相告?老朽感激不尽!”
  “老爷子,适才晚辈义兄沈七郎告诉晚辈,说他听到一消息!青龙会已在老爷子身边收买了好几个人,晚辈大吃一惊,故此才会失态!”
  傅星雨闻言之后,脸色凝重,负手踱起步来。江河黄忙安慰道:“老爷子不必担心,今日群豪毕集,青龙会胆子再大也不敢胡来,何况道听涂说,亦作不得准!”
  “一叶道长昨天匆匆赶来,也是告诉老朽这几句话,今日沈七郎也这样说,看来空穴来风,必有原因了!”
  江河黄忙问:“老爷子是否有所发现?咳咳,晚辈是指你身边的人,近来有否异象?”
  傅星雨道:“这段日子,老朽都在忙于为犬子筹备婚礼,没能顾及其他。”
  “不如晚辈出去,带七郎进来,由老爷子跟他谈谈如何?”
  “如此有劳了,顺便请一叶道长一并进来!”
  江河黄应了一声,匆匆而去,俄顷,一叶跟沈七郎便进来了。只见桌上已放下茶壶、茶杯及一碟瓜子。“两位请坐。”
  沈七郎抱拳道:“老爷子在此刻相招,必有所赐教,晚辈洗耳恭听。”
  “适才听江少庄主说过,少侠跟青龙会周旋过,并听到一些不利老朽的话,可否请少侠再说一遍?”
  沈七郎于是将欲到西北找寻志同道合的人,加入屠龙帮,路上巧遇旋风十二骑及青狼洞的经过,扼要地说了一遍,“据刘靖招供,青龙会负责策反贵庄的人叫做徐文祺,不知老爷子认识这个人否?”
  傅星雨摇摇头,不料一叶道长却道:“是不是‘天星掌’,此人一向隐居在云梦一带,甚少在江湖上走动,识他之人不多!”
  沈七郎道:“这种人必是老爷子不认识的,否则很易露馅,晚辈倒是问得孟浪了!”
  一叶问道:“老爷子你可要小心提防呵!今日青龙会势力之强大,即使九大门派连手,亦未必能禁制得住!”
  沈七郎道:“这倒未必,道长不可长他人之志气,灭自己之威风,九大门派各擅所长,更何况少林武当绝学独步武林,青龙会……”
  一叶截口道:“原因有二,一是九大门派,门户之见极深,互不服气,难以衷诚合作;二是固步自封,夜郎自大,坐井观天,不思上进,门下人材凋零,遇上高手,能上战场的人选,绝对不多!而像少侠这般热心,又不计生死荣辱的人,就更加罕有了!”
  “晚辈不敢当道长盛赞……”

相关热词搜索:雪在飘

上一篇:第三章 赵四武功 雄浑深厚
下一篇:第五章 迎亲队伍 迟迟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