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雪在飘 正文

第十一章 酒中下毒 束手待毙
 
2020-01-12 21:14:17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毕翠微道:“你不担心这是个陷阱?”
  沈七郎道:“上官长城的人我了解,他不会做这种事!他要面子,他一直对我排名在其前面而不服气,他一定想打败我,如果他输了,他一定会报答我,所以我一定要击倒他!”
  “他会如何报答你?杀身成仁?”
  “不,他会告诉一些我想知道的事!”
  “你有必胜的把握?”
  “任何决斗,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单打独斗,我总有六七成把握取胜。”沈七郎忽然转头望着她,沉声道:“不管胜败,你都不许出手!”
  她了解这个男人,半晌才咬牙道:“你若死在他剑下,我便苦练十年,再找他替你报仇!”
  沈七郎含笑道:“这才是我的红颜知己!”
  两人走得快,出了城南,毕翠微才发觉一个问题,城南这般大,上官长城约会地点在何处?
  沈七郎道:“不用担心,上官长城比咱们还急!”果然走了一阵,有个小乞丐跑过来,交了一封信给他,沈七郎看后道:“往南走八里左右,有一座亭子,会面的地点就在那里!”
  抬头望去,日已正中,两人快步跑去。约莫走了八里路,果见路旁一座山岗上有座小亭子,两人遂上山。亭子没有人,但柱子上钉着一封信。信上写得很简单:沈雁兄,因临时有事,未能依时赶到,请稍候,上官长城再上。
  毕翠微道:“此事透着奇怪,咱们等不等?”
  沈七郎道:“此时即使赶回去,恐怕喜宴亦已开始了,倒不如等一会吧!”
  “你对上官长城的信心这么大?”
  “我是希望多了解一些有关青宠会的内幕,更想知道青龙会派了多少人到各大门派内当卧底!”沈七郎道:“正邪双方,终有一日会爆发大战,如果多掌握这方面,的情况,胜算便较大。”
  两人在亭内等了近半个时辰,连沈七郎亦按捺不住,道:“咱们快回去吧,上官长城不在,也许情况有了变化!”
  “小妹最怕这是青龙会的调虎离山之计!”
  沈七郎不由分说,拉着毕翠微下山,两人展开轻功,直向汉中城驰去。
  至城门口,只见桑小红骑着马,伏在马背上,急驰而来。沈七郎大惊,跃前抓住马缰,那马前脚竖起,桑小红娇躯自马鞍上滑了下来,竟然站立不稳,一跤摔倒。
  毕翠微连忙将她扶了起来,问道:“红姐您受了内伤?傅家出事了吗?”
  桑小红喘着气道:“傅家喜宴……酒被人下了酥骨散……青龙会杀过来了……我因只喝了一口,偷偷由后门溜出来。”
  沈七郎急问:“如今情况若何?可有见到上官长城?”
  “情况很惨,大哥你去了也无能为力……不见上官长城……咱们先出了汉中城再作打算……”沈七郎道:“微妹你带小红去凉亭等我,我去看看就来!”他不等她有所反应,便展开轻功驰去。忽然想起上官长城来:“莫非他故意引我离开?他到底是友还是敌?青龙会胆敢去而复返,必然有恃无恐……”想至此,他去势陡慢,并且绕小巷前进。

×      ×      ×

  日已过午,群雄劳累了一夜,均已腹鸣如雷。傅星雨问上智:“大师,沈七郎去了何处?” 上智道:“沈施主说他想一个人冷静一下,应该还在内院……”傅星雨焦虑地道:“但遍寻各地均不见人影。”
  宫英光高声道:“老爷子,今天大家不远千里而来,是咱们西北道上的朋友,对您的一种报答,而昨夜大家亦都尽了绵力。喜宴已延了一天,很多朋友都还有其他事待办,请莫因某一个人,而影响大家!”
  曲中直接口道:“不错,喜宴若还不开始,咱们可要告辞了!”
  傅星雨只好道:“诸位稍候,酒菜立即上来,由于昨天出了意外,一切从简,今日也不弄什么仪式,大家多喝几杯,便算是给老朽的面子!”他不断打躬作揖,群雄气方稍平。
  傅星雨走近桑小红问:“桑姑娘可知沈大侠及贵友去了何处?”
  桑小红道:“晚辈若知道他俩去何处的,便早就跟随他俩了!嗯,老爷子你不用等了,免得你为难。大不了待他俩来了,再烧一碗面给他俩充饥吧!”
  傅星雨只好吩咐下人送上酒菜,傅家父子逐桌敬酒。接着菜便上来了,群雄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傅星雨父子则不断劝酒。
  桑小红喝了一口之后,忽然觉得酒内有异,她本来经营的酒家,便是黑店,经常在酒中做手脚。她是聪明人,一则未能完全确定;二则恐说出来之后,会引来杀身之祸,因此悄悄取出两颗药丸来,送给旁边的谢峰。“这是我家秘制的解酒丸,大侠如果觉得身体不对,便与尊夫人服食,便能恢复!”
  谢峰不擅与女人打交道,一时之间又不明其意,谢了一声,便将药丸收了起来,桑小红长身轻声道:“小妹去解个手!”她走到后面,觉得脚步虚浮,更加肯定酒中有毒,盖她一向豪饮,一两斤白酒根本难不了她。
  桑小红深知危险,见院子里没有人,便立即翻墙出去,只觉双脚越来越沉重,幸亏身上有钱,乃高价向一个路人买了一匹马,向城南驰去。
  酒过三巡,忽然龙驾云叫道:“不好,俺双腿不听使唤,一颗头又沉又昏,一定是酒菜被人做了手脚!”经他一提,人人均发现出了问题,谢峰见桑小红没有回来,再听龙驾云这样说,心知有异,立即吞下桑小红给他的药丸,同时把另一颗交给妻子。
  与此同时,蒋英俊亦抓了一把药放进嘴里咀嚼,而傅星雨更是高声叫道:“不好,老朽全身乏力,无法走动!”
  安容奇扶壁走向内堂,而宫英光亦同时长身走内,枫叶庄之叶千红冷冷地道:“傅老爷子,咱们是看在你的面子,才来喝你家的喜酒,今日出现这种事,不知你作何解释?”
  傅星雨苦笑道:“老朽一家大小也受害,想去调查亦有心无力。”他话刚说毕,大门忽被推开,群雄心中均是大吃一惊,盖此刻若青龙会来犯,只有任人宰割之份儿,幸而走进来的是常柏青、丘晓钟及商阳,这三位热血青年!
  刚放下高悬的心之后,进来的是十六位脸上蒙着黑布巾的汉子。
  “屠夫”邬铁手怒道:“你们三个人为何开门揖盗?”
  “开门揖盗?”常柏青仰头大笑前手。“你们这些蠢材!”他突然走前,抽出刀来,续道:“你名叫铁手,常某一直有所怀疑,特地来 求证一下!”
  邬铁手心知要糟,可是全身骨头酥软,动弹不得,只能暗暗叫苦。常柏青一把抓起他的右臂来,邬铁手又惊又怒,骂道:“你今日若不能杀死老子,他日必叫你全家大小全部死绝!”
  “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常柏青宝刀高高举起,忽然,“当”地一声响,虎口发麻,原来上智取出一颗念珠抛射过来。
  丘晓钟道:“这和尚九成是没有喝过酒!”
  一个蒙面汉冷冷地道:“少林寺的和尚武功再高,亦双拳难敌四手!”他的身后的同伴打了个手势,双双抢前,上智亦迎了上前,一袭僧袍突然如风帆涨了起来,那两个汉子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双双抢前,三人便斗在一起。
  常柏青宝刀再度切下,手上突然一紧,不由自主抬头望去。只见玄静师太一脸杀气,手中之拂尘缠住了自己之手腕。“施主可恶,我佛慈悲,着我降魔伏妖!”话刚说毕,飞起一腿,常木青知道厉害,弃刀滚开。
  玄静性情刚烈,正要标前痛下杀手,眼前一花,已有两个黑衣汉拦住,只听一个汉子道:“赶快动手,省得夜长梦多!”话音未落,惠仁和尚、“白云观”抱玉道长、崆峒派玄空子,“冰肠雪肚”东门千千亦同时跃了出来,护在群雄身前。
  “螳臂挡车!咱们上!你们三个小子立即杀人!”一个蒙面汉首先扑上,其余的人亦纷纷奔前。对方人数不多,但群雄这边因为喝了毒酒都不能动弹,常柏青这次十分干脆,刀锋一过便砍下邬铁手的右臂,凌厉的痛呼声,教人听后胆颤心惊。
  丘晓钟走过去,一刀便扎进叶千红的心窝,他一声不吭便断了气!商阳一刀过处,将史晓生拦腰劈作两段,史复生咬牙骂道:“畜牲,你有种的便连我也杀了吧!”
  “老子才不嫌麻烦,放心,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他又将刀高高举起,冷不防旁边的蒋英俊抄起板凳,横扫在他小腿上,他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商阳勃然大怒,转身去找蒋英俊,蒋英俊连忙滚开。原来他服的药不是对症下药,只是减轻病状,恢复了几分气力,要与对方交手,实无能为力。
  旋风十二骑眼看弟兄被人血肉,内心惊、怒、急、恨交集,但又无能为力,只见蒋英俊被商阳追及,终于被踢中,一跤摔倒,商阳扑过去,一刀急劈!他后背鲜血乍迸,倏地回身一拳击在对方胸膛!
  这一着是他临死之前奋力而发,只打得商阳气血翻腾,可是他喘过气来,再一刀便将蒋英俊的头颅劈飞!
  韩奎骂道:“操你祖宗十八代,老子就算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商阳桀桀怪笑,转身向他走过去,路上一挥刀又将何渭杀了。十二骑齐声痛骂,此刻人人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反而不害怕了。
  忽听常柏青怪叫一声,童小济回头望去,只见他双手捂着小腹,指隙鲜血汨汨,身子慢慢软倒。
  原来曲中直心思缤密,适才喜宴上举袖装作喝酒,却悄悄把酒倒在袖管内,青龙会的人到达,他亦装作中毒,意欲逃过一劫,奈何常柏青杀了邬铁手,便向旁边的人动手。他只好按动手中之铁扇机簧,两枚铁铸的扇骨应声射进常柏青之小腹!
  曲中直行动敏捷,立即扯开他的双手,将扇骨自常柏青身上拔了出来,丘晓钟赶过来,但曲中直岂是好吃的果子?闪身一腿将对方迫退,接着转身标前。
  忽然身前多了一蒙面汉。“今日在场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可惜不见沈七郎!”
  曲中直道:“沈七郎去讨救兵!”曲中直不断闪避。同时将扇骨撞回铁扇中,他一扇在手,立即展开攻势。今日之形势,他心中十分清楚,群雄根本难以顽抗,唯一之上策,便是迅速逃离傅家。要达到目的,便得先解决眼前这个蒙面汉,因此攻势一浪高过一浪,颇有孤注一掷之势!
  上智以一敌二,犹能战个平手,抱玉道长等五人,要对付十三个敌人,形势岌岌可危。最可恨的是商阳及丘晓钟,趁此机会又杀了史复生、高桥,郎展翅及梅弄影!
  就在此刻,只见白芝及赵四由后堂跑了进来,一见到厅内之情景。眶眦欲裂。韩奎道:“九妹,快先杀了这两个畜牲,为二哥他们报仇!”
  他话未说毕,赵四已先标前,捷如猿猴,倏地贴近商阳,手脚并施,但闻“砰砰”几声,便见商阳吐血倒地!白芝一把长剑疯狂般攻向丘晓钟。
  赵四轻啸一声,忽然向一个围攻玄空子的蒙面汉后背攻去!
  罗铁汉暗叹一声:“幸亏九妹一向不喝酒,却不知她何时溜出去找赵四的!如果沈七郎在,形势一定会稳定下来!”心念来了,只见谢峰自地上一跃而起,原来他服了桑小红的解药,此刻体内之毒已解,仗剑加入战圈。俄顷,其妻徐莹亦解了毒,她挥动那把三弦琴,一记 猛砸在丘晓钟的后腰上,白芝长剑急刺其胸,剑尖透体而出。只听她尖叫一声:“四哥,九妹替你报了仇!”两行清泪如泉涌出。韩奎等人这才知道白芝暗恋蒋英俊!
  徐莹一招得手,伸手由琴把上抽出一柄细长尖窄,形似长剑的独门兵器,转身加入战圈。
  韩奎道:“九妹,今日都亏你了,否则咱们十二个全要丧在此处!” 话音刚落,忽闻一个黑衣蒙面汉发出啸声,又失声道:“不好,他们外面还有援兵!”
  “蓬”地一声,赵四的拳头击在一个蒙面汉的后腰上,接着一脚将他踢得飞起七八尺高,然后再摔落地上!
  “啊,‘脚踢北斗’!你是赵勤师弟!”
  罗铁汉心头一动,这才知道赵四竟是崆峒派的高手。耳际又听赵四道:“赵勤早已死了,我是赵四!”
  玄空子道:“师弟,愚兄知道你受委屈了……咳咳,事后愚兄必会在全派弟子面前,向你道歉!”
  “这倒不必,有你这句话,相信赵勤死亦瞑目!”
  看来他们师兄弟间必有什么误会?就在此刻,外面又先后跳进四个蒙面汉来,形势又趋恶化。
  一个高汉道:“先把躺在地上的那些人杀了,煮熟的鸭子飞上天,咱们可不好交代!”
  白芝非常紧张,守在罗铁汉身前。罗铁汉道:“九妹,愚兄生死事小,你去保护傅老爷子吧!”白芝犹疑不决,就在此刻,围墙外倏地响起一道猛烈的啸声,磬方均不知来者是友是敌,是故都拿眼偷窥。
  俄顷,只见一道人影射了进来,披头散发,却是一叶道长!,只见他向一个蒙面汉扑去,人未至,掌已先发!
  为首那个蒙面汉道:“快杀人!”
  罗铁汉道:“九妹,快去保护傅老爷子!”
  一叶道:“不必,最重要的杀敌!”他一进来便连施杀手,七个照面,便震毙一个敌人,双腿一错,站在倒地的群豪身前。
  群豪这边能战的,除了白芝之外,只有一叶、玄空子、玄静、上智、惠仁、东门千千、曲中直、抱玉道长、谢峰夫妇及赵四十一个人,而对方则尚有十八个人,形势仍是青龙会占优。群雄心中均是大急,那一叶虽然锐勇,奈何对方人多,他只能围斗两个人,另外一人绕路向地上的虎旋风杀去。白芝大吃一惊,连忙仗剑跑过去抵挡。
  童小济在地上滚动,躲在一张桌子下面,悄悄把金笛取了出来,双眼紧紧盯着蒙面人。白芝论功力及经验均远远不如对手,不过十来招,已被杀得只有招架之力。
  董千里叹了一口气,道:“九妹,你快跑吧,你不是他对手,硬撑下去徒增伤亡而已,于事无补。”
  白芝叫道:“五哥,不要说了,要死咱们十二骑便死在一块,下世为人再度结义金兰!”十二骑余生之人听后均十分感动。
  韩奎叹息道:“咱们谁都不怕死,但今天实在太窝囊了!”
  那蒙面人冷笑道:“要找死还不客易,大爷保证让你们如愿!”话音刚落,猛觉后腰倏地一麻,他不由呆了一呆,说时迟,那时快,一张桌子已撞了上来,他身向前一俯,白芝长剑未不及回剑,猛地飞起一腿踢在他小腹上!
  这一记力量奇大,蒙面人几乎完全失去力量,白芝的长剑削回来,在他头上刺了一记,鲜血立即涌出。原来童小济的金笛也有机关,暗藏两枚毒针,他觑得真切,用力一按,那蒙面汉根本没将群雄放在眼内,又怎会去留意他?后腰中了一枚毒针!
  只听蒙面汉虎吼一声,转身向童小济扑去,童小济气力未复,只得在地上滚动,白芝在后急追,却又被另一个蒙面汉拦住。
  只听童小济叫道:“倒也倒也!”那中了毒针的蒙面汉,因跑动加速毒性发挥,应声倒地。童小济经此一折腾,亦气喘咻咻,无法再助白芝了。
  就在此刻,屋顶上倏地跃下一道人影,那人一至,便向蒙面黑衣汉扑过去,蒙面汉闻到响声,连忙转过身去,突见他身子一震,便不能动弹,那人一至,飞起一腿将蒙面汉踢飞。
  这一记,力道极强,蒙面汉被踢得飞起,撞向一个同伴,那同伴本来正在围攻玄静师太,此刻只好转身,伸出一掌,拍向同伴,将其力量卸去大半,然后摔落地上,他自己腿上一麻,双腿不能动弹!
  与此同时,几道叫声同时响起:“沈七郎!”声音有惊的、有喜的、有愤怒的、亦有充满希望的。
  不错,来的正是沈七郎,他一声不吭,又扑向那个被他封住双腿的蒙面汉,那厮一把长剑舞得风雨不入,沈七郎冷笑一声,倏地推出双掌,两股凌厉的掌风直向那厮撞去!
  他心头恚怒,用了七成真力,那厮双腿不能移动,又见拿风强劲,只好抛下长剑,也举起双掌迎上。
  “蓬”地一道巨响震得旁人耳鼓嗡嗡作响,只见那个蒙面汉身子倒飞,撞在柱子上,一口鲜血立即喷了出来。接着扑倒落地,而沈七郎只不过上身晃了一晃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蒙面汉舍了上智,改攻沈七郎,两人很快便打得难分难解。直至此时,群豪之形势才大定。唯有白芝因为一个人要保护那些服了酥骨散的群豪,心情仍然十分紧张。
  忽听曲中直冷嘿一声:“着!”白芝转身望去,但见曲中直手中的铁扇子遥指着对手,而对手的胸膛插着两根扇骨!原来曲中直与对手激斗了百多招,直至此时才找到机会下手。
  曲中直一招得手,更加不放过机会,标前再度展开攻势,那厮左支右细,败象早呈。接着又是一道怒叱,原来玄静少了一名对手,登时大占上风,拂尘击在对方头面上,蒙面巾碎裂,连脸上也留下无数条血痕,忽然她惊呼道:“你不是青城派的宁安年吗?”原来青城派的俗家弟子,宁安年名气最大,不过他下山之后,又改投名师,武功更加精进,因此玄静也无法自其武功路数瞧出来。
  宁安年轻哼一声:“各为其主,师太不必多言,有本事的便取我性命!”

相关热词搜索:雪在飘

上一篇:第十章 击杀奸细 窃听秘密
下一篇:第十二章 晓以大义 弃暗投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