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蜀中唐门 正文

第一章 色授魂与
2021-05-30 13:07:3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齐骁的手心里满是汗水,他盯着骰子盒,不知道庄家这一次是开大还是开小。他已经输了三千两银子了,心里很着急。
  他身后的人都不赌了,只看齐二公子与庄家一赌,跟着起哄。像这样大赌,近来已是不多。
  齐骁的神色很镇定,但他的手微微有些抖。
  他在犹豫,在想着要不要把所有六千两银子全都押上去。
  这三天,他根本就没离开过这家赌场,他已经输掉了十二万两银子了。
  在大赌家齐骁来说,这也是输得最惨的一次。
  他哥哥齐骏如在家,笃定不会放过他,一定会狠狠惩罚他。
  有人笑了:“娘的,齐二公子,你总不能像齐大公子那么风流潇洒,怎么这区区六千两银子,也值得这么费心?”
  另有人讥笑道:“越是有钱越是抠门儿,你看齐大公子,人家连钱都不赌。攒钱,攒得越多,人越威风!”
  齐骁忽地回头,恶狠狠地说道:“你再说,我用十万两银子买你的人头!”
  那人噤口了,他知道犯了齐二公子的忌了,他最佩服他的哥哥,不能拿他哥哥开玩笑。但他看着周围的人,再陪笑道:“齐二公子,你太在意了吧,我只是说笑。”
  齐骁狠狠说道:“你说什么都行,只要不能污辱我哥哥。”
  庄家的桌面上已是赢了许多银子,他不耐烦齐骁与那人争,说道:“二公子,你下不下注?”
  齐骁猛地喝道:“混蛋,我下注不下注干你什么事儿,你等着好了!”
  那庄家见他输急了,真是不敢惹他,便陪笑道:“二公子,你看好了,我等你。”

×      ×      ×

  忽地身后有人说道:“齐二公子,机会难得啊。”
  齐骁一回头,他看到了一个素衣美艳的女人。她长得太美了,神色飘忽不定,人如美貌仙子,只是轻轻盈盈,便来到了齐骁身旁,她对齐骁说道:“二公子,我坐在你旁边,你不介意吧?”
  齐骁像有鸡毛卡了嗓子,好久才吐出一声:“坐。”
  那女人盈盈坐了,顿时齐骁的身旁有了光辉。
  齐骁更有神气了,他喝道:“下注!”
  他把那银子下在“大”上。
  庄家吼道:“齐公子放好了,抬手不悔啊。”
  齐骁这一下子放上的是三千两银子。
  那女人皱一皱眉,看看齐骁,说道:“齐公子,这一注下得不好。”
  齐骁大声道:“怎么不好,你看着!”

×      ×      ×

  庄家吼道:“开开开,齐公子送财来!”
  猛地开了盒子,是六点小。
  齐骁叹一口气,说道:“我今夜怎么这样倒霉,总是输。再押一次,输了,我要回家了。”
  那女人忽地说道:“齐公子,能不能让我帮你赌一回?”
  齐骁正要斥她,忽地看到她那小巧微薄的嘴唇那么妙地对着他,那一双秋水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他忽地心软,心道:就只有这三千两银子,输掉便回家了,她玩一次与我玩一次又有什么分别?他哈哈一笑,说道:“像你这般的美人要玩,我怎么能不愿意?你玩好了。”
  那女人拿过齐骁的三千两银子,说道:“摇吧。”

×      ×      ×

  庄家有些紧张,要知道,在赌场上混,与在江湖上行走一样,最怕的是三种人:僧道流、美女头、乞丐手。这三种人一旦出手,必是有些招数。要知道女人一向惜财,不愿意去赌的,一旦她真的愿意了,必是有些本事。
  庄家便摇了骰子,放下宝盒。那女人笑笑,说道:“只拿齐公子的钱赌,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也添一点儿彩,你看这珠簪,值五千两银子,情急时说不得,只也算三千两好了。我买大。”
  齐骁看着那庄家的神色,估摸着得买小,他一听得那女人说话,心想劝她,但一转念,心道:只是三千两银子,何必再说?
  庄家一开,那骰子果然是大。众人一声雷鸣般的吼声,叫道:“赢了!”
  原来众人看了半天,只有庄家赢,心里早就憋着一股劲儿,如今见那庄家赔出了几千两银子,都是欢呼。
  齐骁也兴奋了,说道:“好!”
  那美人听着庄家摇骰子,放下宝盒,她看到了那庄家的手一歪,只是小指一带,知道他骰盒里的骰子又滚了一下,她思忖一下,说道:“就赌一万二吧!”
  她把那所有的银子都推了出去。
  庄家一愣,凡来赌的人,很少有人一次便把所有的赌资都下上的,一般都是一次次赌,到了真个看准了机会,方才孤注一掷,以搏一胜。但像她这样子的,每一次便都把所有的钱赌上,叫做“赌绝户”,是最刺激的赌法。就是齐骁这样的大赌家,也未必敢如此一赌。
  齐骁心里一叹,心道:这一次你未必赢了。
  庄家问道:“不知姑娘是赌大还是赌小?”
  那姑娘看着庄家,说道:“我本来想去赌大呢……”
  她把那银子与簪子一齐推出去,但她盯着庄家的那神色忽地变了,中途转了主意,说道:“我就赌小吧。”
  开盒子了,真个是小。众人再暴一声雷鸣。

×      ×      ×

  忽地庄家手抖了,知道他今晚胜不过这个女人,他摇骰子的手抖得厉害。
  就听得一声长笑,有人笑道:“长栈赌坊不会扫客人的兴头的,吴于,你退下,我来摇骰子,如何?”
  那姑娘笑笑,说道;“谁摇都是一样的。”
  那吴干看到哥哥吴心来了,心道:我是顶不住了,要哥哥对付她好了。

×      ×      ×

  吴心笑说道:“我来摇骰子,还是一赔一,姑娘说话。”
  那姑娘笑笑,一笑露浅浅的笑窝,说道:“好,便再赌好了。”
  吴心的手倏地带起一股风,那骰盒已在手里,他只是摇了三下,便嘭地一扣,说道:“姑娘看大还是看小。”
  那姑娘笑笑,仍如众人所料,把一万二的银与簪一齐推至“小”上,说道:“姑娘看小,男人看大,不是一向如此吗?”
  吴心一愣,知道他又输了。他不开盒,众人吼道:“开,开,开!”
  吴心开了宝盒,果然是五点。

×      ×      ×

  桌上的银子已是很多了,还有保四堂的银票,如今保四堂的银票虽说没有落跌,但在这几十日因那四家的主人都失踪了,便没有原来那么走红。可长栈赌坊只能拿出银票来了,当日的硬货已是全输在台面上。
  姑娘看着齐骁,说道:“二公子,这一次我还是要全都押上!”
  众人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只是八次赌胜,这姑娘已把长栈赌坊并得狼狈。
  吴心公子忽地长笑,说道;“好赌,我吴心赌了二十年,从未有今晚这般痛快!好,我今晚请客,请众位喝一杯,先把银子存在帐上,我去取银两,再来最后一搏,好不好?”
  众人齐声叫好。

×      ×      ×

  吴干请齐骁与那姑娘到了楼上一间客房,说道:“请姑娘与公子好好歇一歇。”
  吴干去了,只剩下了姑娘与齐骁。
  齐骁没想到会有此一晤,他的心蹦蹦跳,从来想过千百般春光旖旎,但无一次是想着在赌场上能逢一个绝色佳人。他看着那姑娘,哑声问道:“不知道姑娘是什么人?”
  姑娘笑一笑,说道:“我叫杨洛儿,你也知道,我是随索雅姑娘从回鹘来的。”
  齐骁笑笑,说道:“姑娘不像是回鹘人。”
  杨洛儿笑说道:“你知道什么?回鹘人什么样,你见过几个?”
  齐骁说道:“我与家兄见过索姑娘,她的样子可是像足了回鹘人。”
  杨洛儿说道:“回鹘人有两种,一种是近似黑汗人那样子的,鼻梁也是高的,皮肤也是雪白,她的骨骼也大。可也有我这种的……”
  说到了后来,竟是声音越来越低,像是羞涩,不再开口了。
  真个也是,要一个姑娘说她与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也怪羞人的。
  齐骁说道:“我已是三日三夜没有歇息。”
  姑娘叹一口气,说道:“何不一赌便罢?”
  齐骁看她嘟着小嘴,那样子蛮是可爱,便心一动,说道:“家无美人,便只能用此来以消永夜了。”

×      ×      ×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吴干说道:“齐公子,你的银子放在哪里?”
  姑娘本来与齐骁的眼睛都凑到了一起,此时再骤然分开,齐骁慌忙道:“放上好了。”
  银子搬来搬去的,放在桌上。
  人再走了,只复剩下他两人。
  齐骁说道:“我有些累了。”
  姑娘说道:“为什么不罢手?你在这里睡一睡?”
  齐骁也是聪明人,他看出姑娘很喜欢自己,他说道:“如果我罢手,姑娘是不是会陪我?”
  他拿起那支珠簪,说道:“明翠珠簪,花红月夜,不知几夕有?”
  杨洛儿的呼吸变得急了,她悄声说道:“垂影两鬓,相期相许,何盼日日逢?”
  两人对视一笑。
  此时便听得下面急急脚步声,吴心上来了,他对着两人一揖,说道:“齐公子,我的赌坊里没银子了,我现去调头寸,也只得三十万两,如果齐公子有兴,我们再搏,只是到我输三十万两时,只好收手了,还望公子容情。”
  齐骁忽地好兴致,说道:“我已是赌了三天三夜了,吴公子还不体谅我?不如我们就收手,我与姑娘在你这客房里歇息一会儿,好不好?”

×      ×      ×

  看来那个吴心还想赢回银子,一听得他说不赌了,好术失望,道:“好,我便听公子的。”他刚要下去,忽地齐骁叫住了他:“吴公子,我桌上的银子,你给我留下十二万零一两,剩下的都拿走。”
  吴心瞪大了眼睛,说道:“齐公子,你说,你说什么?”
  齐骁大笑,说道:“我拿那些银子买你这间房住一夜,我与姑娘握手而眠,我太累了,好不好?”
  吴心流泪,他几乎要破产了,此时听得齐骁肯放他,心里万分感激,大声叫道:“好,好,我说公子睡着了,不再赌了。我告诉他们去!”
  房里只剩下了姑娘与齐骁,齐骁看她不吐声,心里忽地一念,她是不是不愿意,她是不是喜欢那些银子?她不愿意把她苦挣来的银子给人。再说,要是给人也得她吐口才行啊。
  他有些不安,说道:“杨姑娘,我忘了一件事,那银子是你的,不好,我明天赔你三十万两银子好了。”
  杨洛儿说道:“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不是侠士风范么?”
  她一笑,顿把齐骁的心笑化了,她好美啊。
  齐骁的眼睛有些恍惚了,他说:“你好美。”
  他搂住了杨洛儿的腰,女人柔柔的如水一般的腰,女人嫩嫩如春芽一般的腰,他抱着好生舒服,就那么呼呼睡着了。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觉得他的身体在坚挺起来,他忽地睁开了眼,正看着杨洛儿,她一脸的羞色,在看着他。他的身体正在梦里侵犯她,她很苦涩,脸儿红红的,头也不敢抬,哪里有夜里赌钱那神气?
  他笑了,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身上,说道:“来,贴一下嘴唇儿。”
  杨洛儿摇头不肯,她的头像一只拨浪小鼓,摇来摇去的,不让他亲到。越是不得越是情急,齐骁急得双手抓紧她的耳朵,说道:“你记不记着一句话,叫做俯首贴耳?你看,这么一动,便是俯首……”
  齐骁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额上,有一股清凉感在他的心头升起。他再把扬洛儿的脸贴在他脸上,说道:“这就是贴耳。
  如果这么一做,你便是我的小狗一般了,你知道吗?”
  他忽地狠狠吻在杨洛儿的唇上,吻得她透不出气来,吻得她的腔子与心肺都一齐来迎。

×      ×      ×

  放荡过后的人有了精神,齐骁从来没有觉得他有过这么好,他与杨洛儿在欲海里游,他看到了扬洛儿湿湿的头发,她的皮肤在呼吸,在娇声里,他找到了柔弱与刚强,找到了女人的美妙,她的身肢那么柔软,让他爱怜不够,但他的狠意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呼应,她更狠过了男人。
  她是一个奇妙如斯的美人!

×      ×      ×

  “你是回鹘人,我知道了那一种回鹘人是什么样儿的了。”
  她的身体有一股清香,绝不像夷狄人那样有一种怪味儿,她的身上有一种奶香味儿,有一种处子肌肤的美感。她的雪白肌肤让他惊叹不已,他从不曾见过这么雪白的皮肤,真个是天生成的,妙不可言。
  她说:“我是回鹘人,我要跟着索姑娘回去,我一定要回去。”
  齐骁说道:“我要娶你,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你做我的妻子吧,齐家是大富家,你的日子会开心的。”
  “我不回家了么?我跟你在一起,会想家的。”
  “你把家里人都带来,让他们跟着你,住在我家。”
  “你家里有什么人?”
  齐骁想一想,说道:“我有一个哥哥,他失踪了,被人带走了。”
  杨洛儿说道:“他会不会回来?”
  齐骁流泪了,说道:“自小哥哥疼我,如今他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但愿他能回来。你答应嫁与我吗?”
  杨洛儿轻声一叹,说道;“我爹自我小时便对我很宠爱,我在回鹘也是一个大家人的小姐,我看爹他们掷骰子,便学会了,我要嫁与你,爹会想我的。”
  “让他们到我这里来,一齐住在我家,好不好?”
  杨洛儿再说道:“我还得问索姑娘,这一次虽说是买到了粮,但不够,她也够烦心的。但愿她能愿意才好。”
  齐骁说道:“她会愿意的,你嫁与一个好人,她怎么不愿意?”

×      ×      ×

  两人再温柔,杨洛儿说道:“轻一点儿,轻一点儿,你得知道,人家这会儿有些疼痛,身子不那么舒服呢。”

相关热词搜索:蜀中唐门

下一篇:第二章 夜叩府门
上一篇:
第三部 巧取豪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