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终南山上
2021-04-29 16:09:2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一座山尖上,却有一条奇峻古道。逶迤走去,便到了重阳宫。重阳宫前有许许多多的关隘,当先两块巨石,立在一边,这里便是入重阳宫的入口处了。
  有几个重阳宫的人在这里把守。
  这是五个人,其中有一个年青的道士居首。他看着走上山来的这三人,知道都不是平常之辈。便上前一揖,说道:“晚辈是重阳真人门下,大徒弟马钰的便是。诸位远道而来,不知有什么见教?”
  欧阳镝不语,他情愿让这一俗和尚先去说话。一俗见他不去应对,便上前来,施了一礼,说道:“我是大理天龙寺的和尚一俗,听得重阳先生得一部天下武学秘籍,叫做《九阴真经》的,却不知是真是假?”
  这马钰虽是年轻,却是一个正人君子,他对着一俗和尚一揖道:“师父确是得了一部武学秘籍,但师父得它时,也甚是凑巧,说来话长了。只是师父近来对这一本经书总是在嗟叹不已,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高僧是云南大理人,听得师父说,天下武学,有一脉在于大理,且武学精深,非我中原所及,高僧远来,愿能让我师徒得以亲近,定会受宜匪浅。”
  欧阳镝在一边,听得这马钰说话,心里暗暗冷笑,听得这人讲话,条条理理,很是清爽,却不知道他的功夫是不是如同他讲话一般?如果重阳宫只是有他这般长得正正堂堂的人,又会讲话,这一部《九阴真经》就活该落在我手。
  一俗看欧阳镝在一边冷笑,怕是怠慢了他,说道:“这一位是西域大漠高手欧阳镝,他是想上重阳宫看看这部《九阴真经》的,不知道全真教是不是能让我们一睹这一部奇经?”
  马钰道:“我不知道师父做如何想,但师父为人,我等深知,他不会不让三位看这部经书的。”说罢,马钰就一揖而让,恭请三人上山。
  但见得愈上愈险,云横雾锁,看不到下面的奇峰云岫,只看得到云烟滚滚,像是奔突豕兽,十分骇人。三人也不敢多看,只是随着马钰上山,直到了一座大大的宫观前。
  这便是那座重阳宫了。走近来看,但见得这宫观也算是雄伟,有那么几十间长大屋子,屋脊也弄得好高,十分气派。但是瓦屋飞檐,没有十分的奢华。雕窗明净,也是雕花纸扇,平常得很。只是在屋前有明钟净坛,让人知道这里是道士修身养性之所。
  马钰到了门前,请三人静待,然后进去禀报。
  三人就站在观前等待。正在等得心焦时,就听得有人在哈哈乐,一回头,便看到了一个人。这人却是奇怪,他大约有那么二十多岁的年纪,却打扮得像是一个孩子,一身衣服,像是童儿所穿衣服,头上更怪,扎一条长长的百岁辫子。宋人时尚,人到了两髦之时,便已经是不再垂髫,束成一条辫子,系盘于头上。这便是谓成年。从成年起,男人女人便可以成礼,结成一家,有了家室大道。这人明明已经是到了成年,说不定还是一个过了几岁的成年人了,但他这一副打扮模样,却又像是一个孩子。
  三人见他这样子,甚是惊讶莫名。欧阳镝沉声问道:“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这人一见到了欧阳镝的脸色,就笑,说道:“嘻嘻,看你,看你,嘻嘻。”只顾嘻嘻而乐,却不答欧阳镝的问话。慕容筝更是奇异,她笑着看这男人,一个男人生生把他自己打扮成一个孩子,岂不是大大可笑?她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这男人一翻眼皮,他的样子却怪,能一翻就把眼皮翻过来,眼里没了一点儿黑色瞳仁,这样子让欧阳镝与一俗和尚都是忍俊不禁。两人哈哈大笑,笑个不住。等他们笑罢,那人就道:“你们是不是笑够了,你们笑够了罢?”欧阳镝与一俗和尚便不再笑。一俗和尚对这人施礼道:“小僧失礼了。”这人一声道:“算了算了,失礼就失礼,谁又没有什么礼数,我也从来对人都是失礼。失礼不怪,我让你一次就是。可你得告诉我,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一俗道:“小僧特地来找重阳真人的。”
  这人大惊道:“哎哟,不好了,不好了。你们也是来找他的?”慕容筝三人都是点头。这人又是愁眉苦脸,说道:“完了,完了,你们来找他做什么,你们不知道我早就来找他了么?我找了他足足三年,你知道不知道?人家都是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看这个王重阳不是金石,他只是一段木头啊。”
  欧阳镝见他一出口便数说王重阳的不是,心下大是开怀。他心道:原来这个王重阳也不是什么大好人。咱们到了终南山,一路所遇,正是有口皆碑,尽是说他好话的人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他怎么会这么好?他如果是天下人人称道的好人,咱们怎么能抢得到他的那一部《九阴真经》?可终于有了一个人,这人不但数落王重阳,且分明对他更是没有一点儿敬佩之心。欧阳镝忙道:“说得对,这王重阳并不一定是个高人。”
  谁知这一句话却说得错了,只听得这人一下子跳了起来,跳脚对欧阳镝道:“你是什么人,敢对他不敬?你比他强是不是?你如果比他强,我就拜你为师,好不好?你要是不如他,你看我不打得你趴在地上叫饶才是。”
  欧阳镝一愣,没有想到,这人对于王重阳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是特地来拜王重阳为师的。但他找了王重阳三年,人家居然会不收他为徒,想来是大有缘故。
  慕容筝道:“这位贤兄,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人笑了,却是笑得不甚自然,他看着慕容筝,说道:“你这位姑娘是一个好人,我一看就看得出来,可是你要我说这个……这……”他顿时大是腼腆,说也说不出话来。
  慕容筝一见他如此,就更是奇怪,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倒是说啊?”
  这人嘻嘻而笑,看着慕容筝,直挠他的后脑勺儿,说道:“你真的要我说是不是?”慕容筝点头。他才道:“好,我告诉你,我叫做……”
  他一咕嘟,说出了三个字。但在场的三个人都是没有听得清。慕容筝道:“你大点儿声啊,你倒是叫什么名字?”这人看看三人,三人分明没有罢休的意思,都是等他讲话,他一狠心,说道:“我告诉你罢,我叫周伯通。你听说没听说过?”
  三人当然没有听说过。
  这周伯通一见他们三人都是没有听到过他的名字,不由得大是快意,他大笑道:“不对,不对,王重阳说得不对,他说我是天下有名的怪人。天下既是有名,他们人人都该知道我才对。可他们三人都不知道我。他们都不知道我!”说罢,他竟然快活得在地上直翻跟头。
  周伯通翻了十几个跟头,他又站起来,对三人道:“你们也是来向王重阳学武功的?”
  欧阳镝摇头。周伯通再看慕容筝,慕容筝也是摇头。他再看一俗,一俗当然也是摇头。这周伯通一见三人都是摇头,不由得心下大喜,他乐道:“这下子可好了,这下子可好了,我以为你们都是来向王重阳学武功的。你们要都来向王重阳学武功,他就不会教我了,对不对?我看你们也不用向他学武功了。凭你们的本事,也不能向他学。他的本事天下第一,你们的功夫,学了也不如我,你们还学它做什么?对不对?”
  一俗是和尚,一向与人少争竞之心,他只是微微一笑,便则作罢。但这欧阳镝却是一个强悍之人,他对着周伯通说道:“这位周大哥,你怎么知道王重阳的武功天下第一?你知道不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
  周伯通道:“哎哟哟,这你可就不明白了。人家都是说天外有天,这是唬弄你呢,因为你是走不到天尽头,所以人家都是如此说。我有一回走了十五天,还没有走到天的尽头。你说,天外有天,那是你没有到终南山,你要是看到了王重阳,你就不说天外有天了。我想呢,人要习武,一生就得跟一个好师父学。我要拜王重阳为师,他是天下第一高手,你说,我要是跟了天下第一高手学武,我是不是武功也不会差啊?”
  欧阳镝看这周伯通像是有一点儿不大明事儿,但听得他讲话,却是一板一眼,有根有据。他口口声声说王重阳是天下第一高手,他是不是看到过王重阳的武功?欧阳镝道:“你看到过王重阳的功夫么?”
  这周伯通一听得他问,居然大是烦恼,他大声道:“别说了,别说了,他怎么肯让我看的武功?他只是说,他不是我的师父,他不愿意教我。他说,他全真教不会有我这么一个弟子。他的规矩严,我受不了。我说,我受不了,我就不受他的规矩。这还不简单?但他看看我,说道一番天下大事儿一类的话,我最不愿意听他这一类话。他就说他不会收我。”
  原来这人却是一个王重阳根本就不愿意收下的徒弟。
  慕容筝一听便觉得好笑,她问道:“王重阳不愿意收你,我收下你做徒弟如何?”
  这周伯通哪里知道慕容筝的心意,只道是真,他大喜过望,就要趴下给慕容筝叩头。但他刚要跪下,突然醒悟,他不跪了,问道:“对了,不要忙,不要忙,忙必出差。我得问一问你,你虽是比王重阳爽快多了,但你的武功天下第一么?”
  这一问把个慕容筝问住了。她心道:我天下第一?我在天下第一百一千也轮不上啊。但她说不出口,只是说道:“你拜王重阳为师,人家不肯收你,我看你可怜,才收下你做徒弟。你管我的武功是天下第几,有什么关系?”
  周伯通却是大叫道:“怎么没有关系?你看我的武功,自然也不差,说不定我比你更强呢。你做我的师父,你怎么教我?”
  说罢,这周伯通也不等慕容筝说话,就开始出手,打起了一套长拳。这一路长拳看得欧阳镝与一俗和尚这样的大行家也直点头。周伯通的功夫不弱,这一路长拳居然给他打得有板有眼,根本看不出什么毛病。
  周伯通打完了一套拳,问三人道:“你看我的本事,我厉害还是她厉害?”
  慕容筝本来是想与他说笑,却也不想真的要他做自己的徒弟,一见他打了这一套长拳,就抱拳一揖道:“还是你厉害,还是你厉害。我就不收你做徒弟好了。”周伯通大喜道:“对,对,还是这样的好,我一向弄不好女人,你要做我的师父,我怎么办?”

×      ×      ×

  几人谈说半晌,只见得马钰走了出来,说了一声道:“迟复了,望三位原谅。师父有请!”
  欧阳镝心下一阵子激动,他知道,如能看到王重阳,他或许就可知他是不是能把这一部奇书《九阴真经》抢到手了。王重阳是何许人,他的武功到底如何?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一时众念纷纭,不知如何。慕容筝也是好奇,走了一路,人家都盛赞这个王重阳,他是何等样的人?今日得见,也心下大是紧张。一俗和尚素无机心,此次一来,也不是要图谋人家的真经,自然是比欧阳镝与慕容筝悠闲,他向马钰一礼,说道:“好,施主先请!”欧阳镝便也不说话,跟在马钰身后,直走进了重阳宫。
  说是一座宫观,却也冷冷清清,一进大厅,便皆是素幢素幛,飞飞垂垂,有着许多。当面一张三清绣像,画得也不十分华美。前头香案,也并非精馔,只是瓤面素食,时新瓜果而已。在大厅里,摆着一排杌凳,上面放着道人坐的蒲团,但见坐着两人,一个是年约三十的道人,他羽衣道冠,双目神光精湛,确有仙风道骨。坐他右手的是一个更为年青的道士,他双眼睁圆,看着这进来的四人,分明是心中有些颇为不耐。这时,马钰向那年长道士一礼,说道:“师父,这就是前来求见的三位,这位就是屡次前来拜师的周伯通。”
  坐在左边的道士正是终南山新教全真教主王重阳。他起立肃揖,说道:“三位远来,不知有何见教?”欧阳镝一见这位王重阳,不知何故,心下竟是大生凛意。他也怪忖:他是中原终南山全真教主,我是西域大漠第一高手,他凛凛有威,却也不干我事,我惧他何来?但不知怎地,竟是终不能去掉那心中怯意。他向王重阳行礼,说道:“在下欧阳镝,乃是奉家师之命,前来终南山全真教见教主,听说全真教得一奇书《九阴真经》,愿借来一阅。”一俗和尚行礼说道:“小僧也是习武之人,乃是云南大理天龙寺僧人一俗,也愿看看这《九阴真经》的,愿重阳真人成全。”在身后的周伯通急道:“我可是来拜师的,王重阳,你愿意不愿意收我做徒弟?你要是愿意,这事儿也就行了。你不愿意,我还得天天来找你,这有多烦?”
  重阳真人却好耐性,他先是对欧阳镝三人施礼,寒暄几句,再对周伯通道:“我已对你说过多次,你是福缘之人,但你我并无师徒情份。”周伯通叫道:“王重阳,你是武林第一高手,你不收我为徒,我再去哪里找你这样一个师父?”叫着,十分气愤。王重阳知他情性,就不甚理他。再回头来,请欧阳镝三人坐下。
  王重阳道:“我无意之间,得了这一部奇书《九阴真经》,的确不假。出家人无机心,就漫漫传去,一时天下人人皆知有这一部《九阴真经》。我并无心藏匿,早想把这一部真经抄了出来,让天下武林人都知道它。但我上月闭关苦修,读这真经。真经所书,确是武学精义,渊深博大,非言语所及。但我从这经书中却看出了一点儿毛病……”说着一叹,大有扼腕惋惜之意。
  欧阳镝急急问道:“以教主功力,能看得出这书的毛病,自是瑕疵不小。但不知这经书有什么毛病?”王重阳说道:“我看这部经书,总纲在前,分上下两卷,计有万余字。看上去,确是字字珠玑,句句精华,非一代武林奇人不能为此。这书乃是道宗皇帝时,一个修书官员黄裳所撰。他起始并不想习,但看遍天下秘籍私本,才能修那《万寿道藏》。道宗皇帝要修这五千四百八十一卷的《万寿道藏》,本是想把天下所有的道学书籍都理上一理,弄出一部道学大观来。这黄裳修书,生命所系,如若修得不好,多所舛误,就有断头之厄。他战战兢兢,汗不敢出,修书时百般用心,一卷卷细细读过。便给他读成了一个道家全真,给他读出了一个武学奇才。他无师自通,江湖人哪里知道有一个高手黄裳?但后来皇帝派他去剿灭明教,他出手杀人,杀了无数江湖好手。人家不服,要与他较量,众人齐上,才打他一个伤重而逃。他躲起来,想了许许多多破解敌手的妙法儿,才走出来寻找仇人。殊不知他一入山居住,四十年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他再找旧日仇人,已皆是化为尸骨,只有一个当日妙龄少女,现已白发皤然,垂垂老矣。黄裳一叹而去,感时日不再,逝者如水,就坐下写出这一部《九阴真经》留与世人。”
  几人听得回肠荡气,生生死死,也随着黄裳走了一遭。王重阳说罢这事,沉吟有间,似在思想,佛家涅槃,道家丹砂,都是过眼云烟,敷衍自己而已。众人又等他说话,王重阳迟了一刻,便又说道:“我看这《九阴真经》,实在是看得心服口服,以我之才,说得明白,却也不把天下英雄看在眼里。可这一部经书,确实是前无古人。但这经书也有大弊,书中一些奇功邪术,很是害人不浅。如果此书流入武林,正派人物得之,或许于天下苍生有幸。若被邪派人士得之,则就祸患无穷了。我想了又想,登时便想将此书一焚了之,但动了几次念头,终不忍下手。”王重阳说罢,长长浩叹,心也是怃然。
  欧阳镝也是嗟叹,他不知王重阳说的话,确是真情还是假意,但见他意甚殷殷,心里便想他有这般苦恼,正像是有了许多珍宝,却不知如何收藏是好的人,辗转反侧,夜不能眠,为这些东西烦恼。真是人不能有欲,欲多愈烦。但不知他说的是不是真话?也许这个王重阳已经偷偷的学完了这《九阴真经》上的功夫,就想向武林人说这《九阴真经》的诸多坏处,以为他将来毁掉经书,独得这绝顶功夫而事先张扬。
  一俗和尚却不如欧阳镝这般算计,他看王重阳相貌清癯,确是有仙风道骨,不是一个奸诈狡猾之人,对他的话就坚信不疑。一俗道:“阿弥陀佛,佛祖慈悲,真人一念,可救天下武林人士无数。”
  慕容筝却不管这些,她看王重阳,心里不相信他的话。就问道:“这么说,重阳真人是已经看过了这部《九阴真经》了?”王重阳应是。慕容筝又道:“据重阳真人所说,现在只有你一人熟知这《九阴真经》的功夫,是不是呢?”慕容筝笑语嫣然,问得甚是亲切,王重阳不知慕容筝性情,也不知她问话用意,就答道:“正是如此。”慕容筝又问:“重阳真人学了《九阴真经》上的功夫,天下武林从此有了好处呢,还是从此波起云谲,乱个不停呢?”王重阳一怔,这姑娘问话好刁,让他无从答起。
  慕容筝便笑,说得伶牙俐齿:“既然重阳真人能习得《九阴真经》,也不会乱了天下武林,别的人学了,怎么就会?重阳真人与一俗大师一样,都是方外之人,对人生人世,都该多所体谅。人之善恶,一念之间。佛祖也曾三次迷误,何况凡人呢?你手里拿着一卷《九阴真经》,据宝物为己有,这是贪天,也是欺人。凭重阳真人的修为,我想不屑如此。”
  王重阳不是凡人,当是时,他曾号令中原武林人物,齐集义兵,与金人麈战。他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此时一听得慕容筝说话,就轻轻一笑,说道:“本来也没什么,天下之物,唯有德者居之,也唯有才者得之。譬如食物,有人喜之,也有厌它。喜欢它的人当然得宜,讨厌它的人对它不屑一顾。也像是一件宝物,它是否珍宝,全看你是否识它。《九阴真经》虽是宝物,但依我看……”王重阳此时再看看一俗,看看欧阳镝,看看慕容筝和他的两个徒弟,大徒弟马钰和二徒弟丘处机,及站于众人身后的周伯通说道:“不是道人夸口,在场诸位,只有两人能与这《九阴真经》有缘。”众人一听他说,都以为他是说自己。马钰、丘处机以为师父是说自已,就不由得大是欣喜。欧阳镝以为他是在说自己与慕容筝姑娘,他想:如果我夺得这一部真经,她自然会看到,说不准也可与我同修这真经上的功夫,重阳真人这一说,自是说我与她了。周伯通心也诚挚,想道:这个全真教的牛鼻子老道说只有两个人能看他那本破经书,他连我给他当徒弟都不愿意,怎么会让我看这本书?这两个人里一定没有我了。他哪里知道,在场诸人中,只有他从这《九阴真经》得益最多,他后来做了老顽童周伯通,对这《九阴真经》的功夫最是熟稔。独有这一俗和尚不曾动念,他心想:既是重阳真人说这经书上功夫不可学,就不学它是了,再惦念它也是无益。他更是不想重阳真人所说的那个与真经有缘的人会是他。
  欧阳镝快人快语,他问道:“既是重阳真人如此说话,怕是我等远途而来,却与真经无缘了?”说话之间,语生愠意。
  王重阳道:“确是如此。”
  欧阳镝又道:“如此说来,重阳真人是真想恃才傲物了?我要向重阳真人讨教几手,也好知道这《九阴真经》的功夫是不是徒有虚名?”说罢,就拿出一条长长布袋,从中取出那支蛇杖来。王重阳一笑,说道:“我虽孤陋寡闻,但也听得欧阳先生大名。先生乃西域大漠第一高手,能与先生交手,也是重阳之幸。”

×      ×      ×

  众人都走出重阳宫,看全真教主王重阳与西域大漠第一高手欧阳镝比试。只见两人对面而立,王重阳仙风鹤骨,临风而立,大袖飘飘,正气凛然。欧阳镝脸色阴沉,手持蛇杖,双足斜站,不丁不八,浑不在意。旁边站立之人屏气凝神,静观二人出手。周伯通最是悠闲,他心想:王重阳,我一找你收我当徒弟,你就推三阻四,百般不允。谁知道你是真本事是假本事?你是真有本事,我周伯通以头抢地,也得拜你为师。若是你啥本事也没有,只是景窑花瓶外面光,我还拜你作甚?
  还有一人也甚是紧张,这人便是慕容筝,她看着欧阳镝,心里不知是何滋味。以她一个姑娘家,少女中男,从西域大漠走到中原终南,其间也是千里,日期也是遥遥,她与欧阳镝结伴而行,人也相熟,情也渐近。一见欧阳镝与王重阳一决,心中大是惊惶。她情知欧阳镝败多胜少,心里便惴惴不安。他若是败了,必是拿不到《九阴真经》,拿不回《九阴真经》,欧阳镝如何向师父交待?一时万千思绪,纷上心头。
  王重阳道:“欧阳先生,我全真教自有看家本事,但欧阳先生远来,为的是一睹《九阴真经》奇功,我与欧阳先生一战,就用《九阴真经》上领悟来的功夫好了。”
  说罢,王重阳便双手一合,天地交泰,说道:“我从《九阴真经》悟来一种练气功夫,我称它为‘先天功’,我就用这先天功抵你毒杖。”欧阳镝见王重阳一立,凛然有威,心下大是惴惴,就是他与白驼山君任一天相斗,也不曾如此紧张。他须把王重阳当成最大敌手,这一拼斗得不好,也许会血溅当场,一命呜呼。
  欧阳镝一声吼喊:“王重阳,你小心了!”执杖而上,杖风呼啸,杖飞如雨。王重阳见欧阳镝毒杖击来,人如峙岳,沉凝不动。看看毒杖要飞到人头上,就得有一道坚逾铜墙的大力围在王重阳身上,杖再也击不下去。王重阳平平移去一步,毒杖下压力一轻,毒杖滑空,根本就动不得王重阳分毫。王重阳就迤逦而行,走奇门,入空招,让欧阳镝的毒杖杖杖打空。欧阳镝心下更是匆忙,下腰沉身,疾忙变步,一眼觑得真切,向王重阳拦腰便击。这一杖打得实在,也真真打在了人身上,叭地一声大响,显是打得沉实。欧阳镝心中一喜。他心道:我这毒杖,曾一杖击折一只西域野牛。须知那西域野牛不同于中原耕牛,它得御风沙、斗严寒,是以生得皮糙肉厚。别说是用一支杖打,就是用刀,也杀得不易。欧阳镝一杖打折它,让它死成一瘫软肉,这力道何止千斤?这一杖打在了王重阳的身上,他不死也得受重伤。
  但正一思念,蛇杖突地一顿,收也收不拢来。欧阳镝一看,王重阳正笑意殷殷地看着自家,他用左手中指、食指,漫不经心出手一挟,就夹住了这条蛇杖。欧阳镝站步佝身,用足气力,想把蛇杖收回来。但哪里能够?只见他脸色愈来愈是难看,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人家王重阳与他动手,手不动气不出,只是脚下缓缓而行,犹如闲庭信步,漫不经心,浑不在意,最后等自己出足了招数,才轻描淡写,两指一出就夹住了蛇杖。对比之下,自己这一身功夫竟变得一无用处。这让欧阳镝心里极是难受。
  说来也是一瞬间,有人并不曾把这一夹看在眼里,王重阳就两指一松,身子平平向后飞出几步,站在那里,微微带笑,却是一句话也未说。欧阳镝嗒然若丧,半晌才道:“重阳真人果然绝技惊人,但不知这一手是什么功夫?”王重阳笑道:“气之所至,一挥一收,一弹一勾,皆成妙技。这是《九阴真经》所得,但非《九阴真经》所载。”
  欧阳镝再未说话。
  忽听得一声佛号响亮:“阿弥陀佛,好,重阳真人果然妙技,小僧若非亲眼目睹,怎知天下有此等绝技?看到重阳真人精湛功夫,小僧也是手痒,我就来向重阳真人讨教一二。”说着,一俗大师僧衣飘飘,长袖不举,人如云上真佛,慢慢移至王重阳面前。王重阳一礼,说道:“大理段氏,天下武学大家,天龙寺贵地,更是人所钦仰之处。能与一俗大师切磋,是重阳之幸。”
  但见两人放对,不似人家武林之士相争,刀枪相见,血汗交迸,人与人恨不得撕筋裂肉,刀与剑恨不能节节寸断。两人像是多年旧友,一旦相见,把手问安,情意殷殷,说不尽其中柔情。两人相距两丈,但见一俗大师双手合什,再慢慢脱出右手来,以一食指,点向王重阳。众人明眼见了,也是不敢相信,这一指点出竟然啵啵有声,一股疾风直奔王重阳而去。一俗点出此指,即口占一偈道:“一指指天下,一俗俗自身。却顾所来径,茕影独一人。”看这一俗大师,一阳指点出,惊世骇俗。对面王重阳,却是会家不忙,也用双手合掌,轻轻向外一推,就见两袖如帆,鼓鼓荡荡,把一俗大师那一指消弭于无形。王重阳也不示弱,应声亦作一偈:“妙经经天地,一阴阴鬼神。但能知我心,亦是道中人。”
  众人中,除了欧阳镝有些半通不通外,余人皆知,这二人是说自身,说当事。一俗说的是自己,他对自家过去终是不能忘怀,每逢念及过去,心里便极不安。是故他一吐口成偈,就说他虽有一阳指绝技在身,但终不能脱掉他尘世一念,时常回头自顾,终是他一人而已。王重阳答了一偈,说的是他虽得了《九阴真经》,但《九阴真经》经天讳地,使鬼役神,并不是他王重阳所能占有的。如果有人能知得他的苦心,就让他很是欣慰了。
  两人相视一笑,一笑之中,泯却十载生疏,有了一旦心知。一俗大师道:“我有一阳指,指鬼驱神。奈真人是仙,我自奈何?”说着,手指频频点出,指化为刀,化为剑,化为戈,一招百式,俱是一指。一指百式,何止一指?欧阳镝在一旁看得直出冷汗,他心道:我自大漠出来,一向少遇敌手,就是那个白驼山君任一天,在我看来便是高手了。但比起这一俗与王重阳来,真是羞于提起了。看这王重阳,就不知武学一道,其深几许?看这一俗大师,便知武学绝技,不光为了杀人。一招一式,莫不美极妙极,真是天下少见,人间独有。

×      ×      ×

  两人斗得正酣,众人看得眼热,都从心底里极是佩服这二人,以为天下武学,莫不在此。恰在此时,就听得一声清亮啸声,从山后传来。这一声啸,震人耳鼓,动人心魄。
  就有人说道:“一个臭道士,一个狗和尚,不去做男人的大事,偏偏在这里学女人,拿捏姿势,忸怩作态,岂不好笑?”
  众人听得清楚,回头寻人,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这人是个女人,声音清脆,虽是恶言恶语,却也是吐自婉娈女人之口。听得声音,让人生出绮靡之念。静等片刻,终于见到了说话之人。
  这人站到了重阳宫边大颈石上,身姿似一片飘叶,轻轻沾在石顶。风一吹,罗衣长袂齐动。一头乌发环髻,秀眉入鬓,容貌极美,有二十五六年纪,眉目闪动之间,却透出几分杀气来。
  众人都不识得这个女人。独有重阳宫中人一见了她,都大是害怕,马钰、丘处机都忙忙低下了头,不敢仰视。王重阳本来从容大度,一见了这女人,也竟然像是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这女人叫道:“王重阳,你在重阳宫内躲着,月余不出,大概又学了什么高招妙式了罢?”王重阳向她转头,恭敬一揖道:“林施主,你来重阳宫,不知又有何见教?”慕容筝一见两人说话,就心里一愣,看重阳宫人那神态,显是这女人与重阳宫有极深渊源,看王重阳那样子,与这女人显是极熟,但不知为什么,两人一说起话来,却像是仇敌一般?平平淡淡,冷冷冰冰,这是为何?而这王重阳,没来这女人前,要气度有气度,要武功有武功,言谈笑语之间,挥手却退强敌。可眼下,却有些局促,有些做作。
  这女人看看欧阳镝,再看看一俗,一叹道:“王重阳,你也是一代人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些浊世俗人扰你。”说罢,也难说她是哀怜还是揶揄,只是摇头。
  王重阳对一俗大师道:“这位是林施主,如果欧阳先生能与林施主动手的话,想必就不再相信这周施主的话了,天下武功,难言第一,但林施主的武功比我更强,这是重阳心服口服的。”
  众人都是惊讶,料不到如王重阳这般倨傲人物,居然也能说得出这么一番话来,想必这位姓林的女人功夫非凡。眼见得王重阳眨眼间败欧阳镝,战一俗,功夫确是精湛,但他一出口就推崇这位姑娘,莫非这姑娘的功夫更是惊人不成?但听得天下有一个王重阳,没听说有一个林姑娘啊。她叫什么名字,她的功夫真的是深不可测么?
  别人都是呆呆看着,不知所以,只有那个周伯通突地冲了出来,冲到了这女人的面前,他向着她一礼,兴致勃勃地说道:“这位师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女人一见周伯通这样子,显然是一个嬉笑顽皮的人,就心里不喜,她冷冷说道:“我叫什么名字,干你什么事儿?”周伯通嘻嘻笑着,说道:“我听得王重阳说,你武功比他更强,是也不是?”
  众人以为王重阳刚才一说,只是一谦,说不准是对这女人谦让,便置此说,以慰女人的。这女人也一定自知,但谁料得到这女人听了周伯通的话,只是淡淡一笑,说:“那重阳真人的功夫,却也只是平常。”轻轻淡淡一句话,登时说呆了众人,说乐了一人。众人无语,都看王重阳。王重阳说道:“林施主的武功是好的,在下确是不如。”言下之意,甚是钦敬。乐的人是周伯通,他拍手道:“好,好啊,我正愁这个王重阳呢,他不愿意收我做徒弟,你比王重阳的功夫还好,你收下我做徒弟好不好?我给你叩头也行啊。我叫周伯通,人家都叫我顽童,我一见人家的高招妙式,就乐得睡也睡不着啊。我不学武功怎么行呢?可那些人真笨啊,哪里有多少高招妙式让我学啊?拜一个师父,就那么几招,三天两天就学完了。不行不行,一学就学完了,天天拜师父,师父有时还不如我,你说我多烦恼?”他不等那女人讲话,就咭咭呱呱地讲了一大通。
  女人道:“我不收你做徒弟。”
  周伯通道:“你怎么不收徒弟,你不是收过徒弟么?你的武功既然是比王重阳更高,你不收徒弟,岂不是可惜?”他再三嗟叹,对着女人频频行礼。
  女人心道:看这人的样子,真的是浑朴天成,没有一点儿诡道机心,如果他是一个女人,我一定收下他做自家徒弟,将来未必不会成大器。但他是个男人,我怎么能收下他做徒弟?想罢,她轻轻道:“王重阳,我的新招《玉女心经》已经创好,你是不是要试一试?听你已经闭关习学了那本奇经上的功夫,如果你愿意,我就同你比一比。”
  王重阳见了这女人,却不如见了欧阳镝与慕容筝,他说话时再也没了那些自信,更多的是恭敬,他向女人一礼,说道:“林施主研创出来的新招必是好的,在下愿意一试。但今日重阳客人实多,不能与林施主一试招数,容改日再来讨教,好不好?”
  但见这女人冷笑,说道:“王重阳你等着好了。”说罢,人突地一振,从大石上飞起,飘飘袅袅,直奔向山下,人奔如烟,转眼间,便成为小小黑点,再看时,却杳然无踪了。

相关热词搜索:西毒欧阳锋大传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亲仇难释
上一篇:
第十九回 出手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