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师父遗愿
2021-04-29 16:23:0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欧阳锋看着诸葛征在小孩儿的腿上割肉,竟然也是毫不为怪。他想道:这小孩儿是我的师叔,我师父说得是,他害了我师父,他也害了我们留云庄,让我们留云庄在天下武林中弄得没有名堂,这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就是诸葛征不出手,欧阳锋也会杀死这小师叔,诸葛征的毒手,反是遂了欧阳锋的心意,他看着小孩儿,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意。
  欧阳锋心道:师父遗愿,要我杀死留云庄所有人,我杀了三个人,这续文成又死了,只要诸葛征再杀死小孩儿查自雨,留云庄就再也无人。至于诸葛征,欧阳锋决意亲手杀死他。
  诸葛征对小孩儿查自雨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全家,为什么要杀我豆儿?”小孩儿腿上流血,脸色苍白,却不说话。
  诸葛征道:“我一家大小一十二口,你把他们全都杀了,我得怎样呢?我怎样处置你,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小孩儿却不再声语,他知道说也无用,就索性什么话也不说。诸葛征说道:“你杀我老婆,是夺我衣服,我要剥下你的皮,这仇就算过去。你杀了我儿子,是砍断我的手臂,我也断你左手,这仇就算罢休。你杀我豆儿,却是掏我心肝。我把你的心也挖出来,我们就算两下清账。”
  欧阳锋心内冷笑:留云庄人物,行事狠毒邪怪,不与人同。这诸葛征是师父的大弟子,他想杀人,自是有让人极为痛苦的招数。
  小孩儿查自雨再也不是笑嘻嘻、贼忒忒的模样,他鼻涕一把,泪也一把,哭哭啼啼对欧阳锋说道:“欧阳锋,念在我们同门一场,你劝上一劝这个诸葛征,要他不来杀我,好不好?”欧阳锋悠悠道:“他不杀你,我也会杀你。你死就是了,又何必多言?”小孩儿一见欧阳锋也是一心杀他,就知道再也没有希望,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欧阳筝对诸葛征道:“师父有话,要我杀死你们,你如果杀了查自雨,我自等你前来。”说罢,扬长而去。

×      ×      ×

  虽是白驼山庄壁垒森严,有许多人日夜看守,欧阳锋终是不放心慕容筝,他飞身进入白驼山庄,来看慕容筝。
  慕容筝正坐在床上,两手托腮,呆呆地看着烛花暴跳,她黑洞洞的双眼正直直地看着桌上的蜡烛,在这间屋子里,点着一排排红烛,大大小小的都有。大的粗如儿臂,小的细如枝指。可这满屋蜡烛全都点燃,就把屋内照得亮如白昼。在慕容筝的身前身后,跳动着无数烛光。烛光托衬着慕容筝的窈窕身影。她坐在床上,双目却像能看见烛光一点点移动,像要看清这些大大小小的红烛,像要看清这红烛下的欧阳锋。
  欧阳锋也觉奇怪,一个双眼瞎了的人,点这一屋蜡烛做什么?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才夜半起身把蜡烛摸到,点这一屋烛光的?
  欧阳锋心内不由对慕容筝大是怜爱,他走进去,坐在床边,把慕容筝轻轻抱在怀里,问道:“你为什么不睡?睡得好好的又起来做什么?”
  慕容筝双眼黑漆如洞,在这眼洞里有着神秘,她轻轻道:“二公子,别说话!”
  欧阳锋不知道她闹的是什么玄虚,就万分凛惕,走向房屋四处,察看一下。却见没有什么异常,除了他与慕容筝,屋内四处再无别人。他坐于床边,对慕容筝道:“你点这么多蜡烛做什么?”
  慕容筝却回头望他,如不看她的双眼,这人岂不是艳若天人?她对欧阳锋神秘兮兮道:“别出声,他来了!”
  欧阳锋摸不着头脑,就心中诧异:他是谁,是人是鬼,是男是女?莫非是自己的仇家?再不就是丐帮知道是自己杀死十二长老中的两人,寻衅报仇来了?
  他忙问道:“他是谁?他来做什么?”
  慕容筝虽是没了双目,但那脸上却升起一片温柔,又有一分甜蜜:“他就是救我的那个人。”欧阳锋忙问其故,慕容筝说了几句,却也是前言不答后语,让欧阳锋越听越是听不明白。
  原来,慕容筝头一次被小人儿白驼山君任一天抢掠,从白驼山庄逃走,就是被人扛在肩上,扔掷湖边。那人是个什么样人,是男是女,慕容筝都是不知。她坐在那八极珍宝箱里,被一个人偷走,这人偷她这箱子时一边扛着一边嘴里直念叨。这人手极快,眨眼之间,就把慕容筝那箱子里的十几颗嵌得结结实实的夜明珠和大大小小的青铜古镜都弄走。慕容筝当时就极是诧异,这人功夫惊人,在她眼前出手,让她竟连人的模样也看不见。本来这人已是过去,事儿也成既往。慕容筝甚至都想不起来曾经有过这事了。但今夜欧阳锋走出庄南,去同续文成一晤时,慕容筝就蓦地警觉,从睡梦之中惊醒,大叫起来:“公子,二公子,二公子,你在哪里?”她未闻应声,心中瞬间千念:莫非是欧阳锋又遇上了不幸,莫非是欧阳锋一见自己眼瞎貌衰,就弃她而去?她百念滋生,心下愈慌,就不禁恸从中来,嘤嘤细细哭啼起来。
  正在慕容筝伤心万分时,就听得有人说话了:“照说呢,我也不该救你。但我看你一个好好的人,竟然被人家装在箱子里,岂不是大大可惜?我呢,就救了你一命,也顺手捞了点儿东西。这东西挺稀罕,十几颗夜明珠粒粒饱满圆润,那几块铜镜大都是秦汉之物,其中有一块镜子还是商时的巧匠辛鬲手制,连皇帝也没这稀罕物呢。看来你这人有福,连带着我也跟着你走运。像你这么有福气的人哭个什么?莫不是有了什么伤心事儿,你要是有什么事排遣不开,就对我说好了……”慕容筝刚听他说话时,因为眼睛看不见,心里就有些害怕,后来心里一亮,这人不就是把她从白驼山庄救走的那人么?他心里再无惧怕,就大声道:“你是那位前辈高人,多谢你那天救了我……”这人颇有些不耐烦,说道:“别客套,别客套,你就说你哭什么罢?”慕容筝心里好生憋屈,与欧阳锋在一起有些话也是难以说得明白。今晚一听得这人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心下登时宽慰不少,她擦去泪水,说道:“我的眼睛看不见……”说话时,心下也觉唐突,这岂不是气得糊涂了?自己双眼是活活被人弄瞎的,这个扛着自己的人也不是什么济世良医,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人笑了一笑,说道:“我看看你的眼睛,好不好?”慕容筝听他说话,心里竟然轻松不少,就说道:“屋内漆黑,你也看不见。”那人一笑说道:“既是屋内漆黑,我就点遍蜡烛,让你一看。”这人更不说话,手儿只是一挑一抬,就听得有声声短促的敲击声。这声音叮当不绝,时而叮当,时而嘭嘭,时而叭叭,响声一声撵似一声。慕容筝听不出他是在做什么,只好问他:“你干什么?”这人笑道:“我呢,是给你点蜡烛,要你的郎君回来,一看到你满屋喜烛,定然会甜情蜜意,对你倍加喜欢,这样好不好?”
  慕容筝这人性情,大漠上戏弄欧阳锋时已是略见一斑,她喜动不愿静,也好嬉皮玩笑。自打她双眼失明之后,每日郁郁寡欢,没一点快乐。欧阳锋虽是体贴温柔,但却没有多少嬉顽,就不能讨慕容筝的欢心。这人行事,却让慕容筝心里老大欢喜,就笑了,笑声轻轻,但也咯咯响个不断。那人正是把蜡烛一根根用奇深内力打入物什,让这些大大小小长长短短颇为不一的蜡烛都嵌入屋内墙上,桌上,书架上。这些蜡烛一立,男人就笑,说道:“慕容姑娘,这些蜡烛一共有八十一支,既取九九之数,也有逢凶化吉的妙用。我从远处而来,背了这一堆蜡烛,就是要谢姑娘给我留在箱子里的珠宝,也是要给姑娘添个喜气。”
  慕容筝听得那些蜡烛响,就听得出,叭叭之声,是蜡烛嵌入墙壁的声音。嘭嘭之声,却是蜡烛立在桌上打出的声响。这叮咚之声,就是那蜡烛被巧巧打在什物上,或被夹住,或被插入,就发出这等奇响。慕容筝近日眼盲,时常在这屋里摸索来去,对这屋内摆设什物甚是熟稔,就一一听得他这蜡烛击打声音,思忖他是一根根蜡烛都打在哪里。九九八十一根蜡烛须臾打尽,这人便问道:“慕容姑娘,我把你这屋子燃满红烛,你看好是不好?”
  慕容筝心中惊喜,就答道:“你点燃它好了,我虽看不见,但满屋红烛,一定好看。”那人轻轻笑道:“当然好看,你既愿意,我就点它。”
  就听得那人双掌翻飞,忽上忽下,身形飘动,倏忽往还,手儿迭迭飞扬,就听得嘶嘶响声不绝。慕容筝自眼盲之后,耳朵却也变得灵了些,心里暗暗记数,数得甚是明白,真是九九八十一下。
  那人却屏住呼吸,再无一声话说。慕容筝待得久了,又问:“你为什么不讲话?”
  那人说话时总是一句一句和气非常,像对童蒙稚子讲话,和气已极。但这时他却没了平时腔调,声音极是严肃,说道:“你看这屋子里多漂亮!墙上横插着蜡烛,烛火之声,吱吱作响,桌上地面,还有你屋内的幛柱上,都插有蜡烛。满室红光,真是漂亮……”这人声音中有一种神秘,让慕容筝心里既是欢喜,又有一点儿恐慌。慕容筝说道:“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那人就又笑,这回却没有再说话。慕容筝问他:“你是谁?”这人犹豫一下,答道:“我出个谜你猜,你要猜到了,就会知道我的名字了。”慕容筝鬼精鬼灵,自是好做这些,就也忘了自家不幸,跃跃欲试,说道:“你说好了。”那人应声道:“是官不是官,人人称上官。有风来八面,无风草自寒。”慕容筝说道:“你一定是姓宫,或是一个复姓,你若姓宫,就叫宫虎,是不是?你若是复姓,一定是姓上官,那时你决不会叫上官虎,你一定叫上官於菟。”
  这男人沉默半晌,才说道:“你真聪明,我叫上官威,虎才生威,也说是不作威风草自寒。姑娘曾经见过我,姑娘见我时,我那一日很是狼狈。”
  慕容筝忽然想起他确是在酒楼上见过这上官威。那时上官威同苏叫化子一战败北,得一少年裘千仞救他,方才免于一死。在酒楼上,丐帮之人口口声声说他铁掌帮恶贯满盈,在江湖上名声甚恶,想要出手杀他。也是那个不知进退的孩子裘千仞方才使他能免于一死,慕容筝一想此事,往事历历,都上心头。她笑:“你真是那个铁掌帮帮主上官威?”上官威沉声道:“不错。”慕容筝稍过片刻,才说道:“他们说铁掌帮是一个恶帮,不知这话是真是假?”上官威听了慕容筝的话,不免神色黯然,说道:“男人做事,自当顶天立地,人家如何说你,却不很重要。只要你做得好,无愧于心,又怕什么人笑你?”但上官威一想到丐帮所提之事,有些也确是铁掌帮帮众所为,就不免有些难堪。上官威心道:铁掌帮上代帮主创帮以来,几代帮主都是铮铮铁汉,从未做出让江湖人齿冷之事,到了自己做这帮主,技不如人,帮众又贻害江湖,实在有愧铁掌帮前辈。
  慕容筝听得他没了声音,就也来了女孩家的心细,也不问话,只是静静等他。见他再不作声,就问:“上官帮主,铁掌帮……很坏么?”上官威摇头,见她如此说话,就几欲泫泪,竟一时百感交集,难于启齿。
  慕容筝像是突地想起了欧阳锋,这夜半三更,欧阳锋悄悄出去,过了这长时间,竟也不能归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她一脸忧色,却被这上官威看得明明白白。上官威说道:“慕容姑娘,今晚欧阳锋会有一场恶战,是他们北疆留云庄的人找他,他们之间,必会有一场恶战。”慕容筝哎哟一声,显是很为欧阳锋担心,上官威又道:“欧阳锋本领极高,却是不惧这几个。我只是担心姑娘你,他们或许会对你不利。”慕容筝道:“我没什么,一个残疾之人,度日如年,活得也颇是不易。但……”慕容筝想,她怀孕之事却怎能对一个陌生人去说,一想至此,她就惨然一笑,不再说话。
  欧阳锋见慕容筝呆呆痴想,一会儿摇头,一会儿轻轻窃笑,一会儿又怔怔地想着心事,就心里大是诧异。欧阳锋心道:“她是一个眼盲之人,自不会在意这些蜡烛。我白驼山庄上下下的人,没人敢在这里弄这玄虚,这插了满屋红烛的人到底是谁?
  欧阳锋正要再细问,就听得门响,诸葛征慢慢走了进来。他一脸憔悴,满面倦容,直来到欧阳锋面前。人浑身弄得肮脏,又满身沾血,头发披散,分明是白发多于青丝。欧阳锋看他,心下也不由大是哀怜。欧阳锋问道:“师兄,你把他……”诸葛征看看欧阳锋,又看慕容筝,用手轻轻比划了一下,显然,他并不想让慕容筝听到,怕吓坏了她。
  欧阳锋会意,就再无问话。
  慕容筝听得门响,就听得有一个人进屋来,这人脚步有些疲惫,走路时也有拖沓,如果他不是一个平凡之辈,就一定是个心力交瘁的高手。慕容筝扯扯欧阳锋,问:“他是谁?他来做什么?”
  不等欧阳锋答话,这里诸葛征就卟嗵一声跪倒,向欧阳锋叩头,马上就涕泗交流,说道:“欧阳师弟,我真是悔死了,我真是后悔。查自雨杀我全家十几口人,我与他们又在一起混得出什么好处?只不过是白白陪上这一条老命就是了。我一向不做好事,有违师父重托!”
  这人又哭又悔,话儿说得诚挚。
  欧阳锋一听他说起此事,就心下好生犹豫,心道:师父本有遗愿,嘱我清理门户。大师兄如此哭哭啼啼认错悔过,却叫我如何杀他?
  慕容筝不知欧阳锋在想些什么事儿,听得诸葛征说话,却是一句更比一句可怜,就大生恻隐之心,说道:“欧阳锋,你师兄如此肯于认错,你就再也不追究好了。”欧阳锋心下怫然,想道:我留云庄之事,却也不用你管,你何必插言?一想到刚才情形,心下就大是后怕。如果续文成那一击成功,小师叔再向他出手,没有诸葛征的毒粉,他此时还焉有命在?但他又不便对慕容筝细说,就只是沉默不语。
  诸葛征就道:“难道师弟不肯饶我?”欧阳锋开口道:“不是我不肯饶你,是师父要你死!”欧阳锋心里大是警惕,他心道:我看留云庄人,最厉害莫过于续文成,这人孙子也作,老爷也当,一双巧嘴能把人说得稀里糊涂,皂白难辨。可谁料到,这续文成竟然败在诸葛征手下,连人小鬼大的小师叔也被他把肉烤了来吃。这人心机,不谓不深。如我今日饶过了他,来日他若得志,一定会对我下毒手。欧阳锋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
  诸葛征人还跪在地上,忽地就手也哆嗦,脚也瘫软,他一脸哭相,泫涕道:“师弟真的不肯饶我?”欧阳锋转身过去不再理他。
  慕容筝正想再劝欧阳锋几句,就听诸葛征一声浩叹,说道:“谁叫我是留云庄人?天下最是留云庄,留云庄最恶是老毒物慎独行,慎独行一死,自然该是你欧阳锋最恶了,你凶我恶,天下纷乱,人人沸言,但又有谁能似你欧阳锋这样大凶大恶?”他站起身来,蹒跚几步,说道:“好,我自寻了断便了!”诸葛征一句话说完,就唰地一声抽出墙上小剑,向自家脖颈刎去!
  欧阳锋凝力不动,眼见得诸葛征刎颈洒血,堆委在地。
  慕容筝听得有此大变,就急急叫道:“二公子,他怎么了?”欧阳锋冷冷说道:“他死了,他用你的小剑自刎而死。”慕容筝气苦,听了听,没有一丝声息,她移身过去,手一下子触到了诸葛征的额头,就吓得缩手。她喃喃说道:“他死了?他死了?你杀死了留云庄的人,你把他们都杀了?你知不知道我正怀着你的孩儿,他根本闻不得血腥,有这血腥气犯他,孩儿心性必是乖戾刻薄,他怎么能会成为一个好人?”欧阳锋大叫:“做什么好人?我做好人有什么好了,我做了好人,在大漠上,你折磨我。我做好人,他们弄坏了你的眼睛。我做好人,刚才他们还险些杀死我。我不要做好人,我做恶人就是了。我的儿子一出生,我就教他做恶,横行天下,肆无忌惮,一生一世都予取予夺,又有什么不好?如果你生了一个儿子,我就叫他欧阳克,要他去取天下。如果你生了女儿,我就叫她欧阳玉,她一定是个媚遍天下的女孩儿。我知道你不快活,你从来也不愿意让我称你是我妻子,只愿叫我与你叔嫂相称,我们已是有了孩子,精血交融,情逾骨肉。你何必轻视我?你为什么闷闷不乐?……”欧阳锋说话时情绪颇激,声音越来越大,几近嘶吼。
  慕容筝轻轻道:“二公子,你为什么不快活?我嫁给了你的哥哥,和你的哥哥欧阳镝拜过堂,成过亲,就是你欧阳家的人。虽说这事儿有许多蹊跷,但你总是叫过我嫂子。嫂子就是嫂子,就是成了你的人,又何必改口让世人贻笑?”
  欧阳锋语塞,说起哥哥来,他也难再多说,如不是哥哥与白面罗煞修罗儿一走了之,远去天边,他与慕容筝那石屋一夜,怎么对哥哥说它?再说慕容筝想得也是,白驼山庄本就不大,欧阳家又是白驼山庄名望之家,慕容筝嫁于哥哥欧阳镝,也是人人皆知的事,如今再做欧阳锋的妻子,她怎生面对众人?欧阳锋心下怅惘,又有些歉然,就默不作声。
  慕容筝就去摸诸葛征,她轻轻叹道:“天下什么怪去处都有,竟然还有一个留云庄,师父教徒弟,却要的是徒弟杀徒弟,徒弟杀师父。这等恶事,这种恶人,不做也罢……”
  慕容筝正在嗟叹,忽地诸葛征双臂一振,一手勾住慕容筝脖颈,一手持剑,向欧阳锋大叫:“欧阳锋,你算完了,你今天一定会死于我手!老毒物这个王八蛋,非要让你杀死我们,他怎么不好好想上一想,我是他的大徒弟还是你是他的大徒弟,你怎么能斗得过我?”说罢,得意极了,狞笑而视。
  小剑压在慕容筝的脖颈边,欧阳锋心下极乱,一时脑子里变得空白:怎么办?早知计葛征诡计多端,却没有料得他会又来一次诈死。自古设计,一计不重两用,决不能用过此计,复又再用。这样岂不是再也不会灵验?谁知这诸葛征先来一次装疯,又来一次诈死。装疯弄死了续文成与小师叔查自雨,诈死却是想害死慕容筝。
  诸葛征大声道:“欧阳锋,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有了身孕,你们叔嫂通奸,生下个杂种来,也能承继你欧阳家香烟,你如果不听我的,这女人就是一死!”说罢,小剑一按,剑锋锋利,就在慕容筝的脖颈边划出一道伤痕,鲜血殷红,慢慢流下。欧阳锋道:“诸葛征,你想怎么样?”
  诸葛征大笑,高声叫道:“我想怎么样?你以为我诸葛征是一个白丁不成?欧阳锋你这个混蛋,我给你下跪,你置之不理。我诸葛征一生给谁下过跪?给我爹,也就跪过那么一次,是他给我娶媳妇儿,花了甚多银子。他花银子我也不愿意跪,偏偏那司仪大声叫:‘二拜高堂!’众目睽睽,我不给爹叩头也不行。你个王八蛋,混蛋,雷打火烧,刀砍斧剁的欧阳锋,凭什么要我给你叩头?欧阳锋,你快趴下,给我叩头!”
  欧阳锋心里恼怒,气恨自家,更恨慕容筝心慈,方才酿成这等祸事。但欧阳锋是一个聪明奸狡之人,便不露声色,说道:“师兄,你是我师兄,给师兄叩头,本是应当。师兄要我叩几个?”诸葛征大声吼道:“什么叩几个,你叩头就是了,问什么叩几个?”
  欧阳锋真也听话,他就伏在地上,一下下给这诸葛征叩起头来。欧阳锋叩头时也颇认真,他看着诸葛征,一个个地叩。
  慕容筝见欧阳锋真的很是听话,诸葛征说些什么,他就办什么,心里大是生气,她叫道:“欧阳锋,你是不是一个混蛋?他叫你什么,你就做什么了么?他至多杀死了我,我死了,你就不用管我了,你杀死他!”
  欧阳锋却对诸葛征道:“师兄,你别听她的,她这人有些疯癫,你不必在意。”
  慕容筝道:“欧阳锋,你才是有些疯癫!”
  诸葛征冷冷道:“欧阳锋,难怪师父选你做他的衣钵传人,有些本事。”
  欧阳锋道:“师兄,我也看得明白了,师父已死,留云庄只剩下了你我,我又何必杀你?你放下了慕容筝,自去便了。从此你我便形同路人。”
  诸葛征道:“你会同我形同路人?你会同我形同路人?你巴巴赶去杀死哑巴兄弟二人,你杀死石师弟,你杀死的人也不在少。你会放了我?”
  欧阳锋道:“师兄,你须得相信我,不然,你就是杀死了我嫂子,也没有用。我会杀死你……”
  诸葛征:“不错,你会杀死我,你一定会杀死我,但我在死前也会宰了这个女人,你心疼不心疼这个女人?”
  欧阳锋蓦地哈哈大笑,他笑得很狂,笑得流出了眼泪。
  欧阳锋看看慕容筝,心里在怪她,慕容筝你何必做那好人,你不知道世上好人都是难做?你一做这好人,我欧阳锋却又要做一次大大恶人了。他心下算定,这诸葛征拿慕容筝做要胁,逼他就范,也是以为慕容筝是他的心上之人,才会如此的。欧阳锋笑罢就道:“诸葛征,你错了,我如果抓住了你,一定会要你死不成,活不得。你也是留云庄的人,你该知道留云庄的手段!”
  诸葛征却是浑不在意,他冷冷道:“欧阳锋,你威胁我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对这女人很是喜欢?虽说是她的眼睛瞎了,可她长得确是不错,你要是想让你的这个女人活着,你就自杀,你自己也可选上一样死法!”
  诸葛征从他的身上掏出几包毒药,扔去欧阳锋的脚下。
  “你只要一死,她就能活下去,你欧阳家也会有后。”
  欧阳锋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诸葛征最是不可相信。他看着慕容筝,此时的慕容筝却是不怕死的,她的脸色很是平静,没有一丁点儿表情。她自从眼肓之后,就心情不佳,总是想一死了之。此时被这诸葛征胁迫,自是不怕。
  但他不能死,欧阳锋怎么会死?他不愿意死,他也不会为一个慕容筝而死。就是他死了,慕容筝又会活么?诸葛征一定会杀死慕容筝,他欧阳锋死了也是白死。他死得岂不是很冤么?
  欧阳锋笑了,他看着诸葛征,说道:“诸葛征,你弄错了,你何必把她抓在手里,当成一个宝贝?我只是告诉你,如果你杀死了她,我反是轻松。你知道不知道?她是我哥哥的妻子,她是我的嫂子。”
  诸葛征冷冷笑道:“嫂子,好一个嫂子,嫂子与你这小叔竟能住在一起?也能亲亲热热?欧阳锋,你休想骗我!”
  欧阳锋叹道:“不错,她是我的嫂子,但我家事,实在也是难向你尽说。我只是告诉你,如果你杀死了我的嫂子,我一定得宰了你!就是你走到天边,我也得杀死你。诸葛征,你说我会不会在乎一个眼盲之人的命?我会不会在乎她?她已经不是一个可人心意的女人了,你知道,我白驼山庄在江湖上也颇有些名气,也很有财势,女人美貌,到处都是。你杀死她,对我有什么干系?”
  欧阳锋大笑,他笑罢,恨毒道:“我是欧阳锋,是天下最大的恶人,你向恶人讨银子,跟阎王讨命,岂不是自寻死路么?”
  诸葛征的心动了,他心里一慌,就有些忙乱,他心道:我看欧阳锋与这女人在一起,而且这女人又有身孕,我以为他一定会爱惜这个女人,爱惜她的孩子。但欧阳锋是恶人,连老毒物慎独行也能看重他,显是他也能为不小。这女人虽是相貌不错,但她毕竟眼瞎,古人也说:美目盼兮,良人善矣。有一双好眼睛,能勾人魂魄,她才是一个好女人。这欧阳锋说得也对,莫不是他真的已经看腻了这瞎子?如果是那样,自己当真就是看得错了,眼也瞎了,非死在欧阳锋的手里不可。
  他这里正在盘算,一边可是气坏了慕容筝。慕容筝本来也是一个极是聪明之人,她一向自负,以为自己美貌,但自从眼睛盲了之后,就渐是自卑,再也不愿与人讲话。她此时听得欧阳锋的话,也听得气苦,听得手脚冰凉,她心道:欧阳锋,欧阳锋,本来我与你就不是结发夫妻,半路夫妻也难说,我名份是你的嫂子,但我也是你的妻子,你如此污我,岂不是要我难堪?你对我如此,我活在这世上却还有什么意思?她一时万念俱灰,连一句话也懒得说。
  诸葛征心里正在犹豫,他想逃,但知道欧阳锋已经得了师父的凤凰力轻功,自己要走脱,却是万万不能。但就此放了慕容筝,却又于心不甘,他喝道:“欧阳锋,她虽不是一个美人,但她已经有了身孕,你不怕欧阳家无后么?”
  欧阳锋更笑,他狞笑道:“诸葛征,你杀死她,就是杀死我欧阳家两人,我宰你时,一定要你好好生受。我不会给你下毒,也不会一块块肉烤你,我只是找来一些蛞虫,让它一天三次吃你便了。”
  欧阳锋说得轻描淡写,但此事一做,却实在是残忍无比,蛞虫吃人,不是一口一口,只是一点点儿爬,在你身上轻轻蚀肉,那苦楚,却实在难以描诉。
  诸葛征也骇怕,他听得欧阳锋一说,心下也是骇然,如果欧阳锋抓住了他,让他生受这蛞虫之罪,他岂不是死得天下最惨?他心下动念,就想逃走,但又怕欧阳锋的轻功,就踌蹰不决。
  慕容筝听得欧阳锋说话,就想着她与欧阳锋在一起的那些旖旎日子,她心里想得痴了,难道欧阳锋都是骗我的么?他也曾经说过一些热心话,他也曾说他对我很是喜爱,他说的都是假话么?如果他说的都是假话,我活得还有什么意思?我一死了之就是。
  欧阳锋睥睨诸葛征,他看诸葛征在踌蹰,就心里大是快慰,心道:我只要再说上几句,他就会放了慕容筝。他一心用在这诸葛征身上,就不曾注意到慕容筝心里的凄楚。他得意洋洋,意得志满,胸有成竹,对付一个诸葛征,他欧阳锋有的是办法。欧阳锋道:“诸葛征,我告诉你,我不是一个年纪老得不能再生儿子之人,我西域大漠有的是美女,只要我愿意,她们一个个还不是趋之若鹜?我只要有个一年半载,要有三个四个儿子,不也是轻轻松松的么?”
  欧阳锋说得得意,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慕容筝起初也道欧阳锋说的是假话,他说这些话是为着对付这诸葛征的,但说来说去,听得她心灰意冷,她心道:这欧阳锋也是一个恶人,看他杀人如麻,对人那冷酷,便知道他这人不会对任何人有什么真的情意。我同他在一起,他天天对我说些情意绵绵的话语,都是一些假话。他天天说些假话,说些情意缠绵的话语,那些热得烫人的话,难道都是假的?难怪师父说世上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一心只想着一个欲字,从来也不曾把女人的冷暖放在心里。我与欧阳锋在一起,我自己就是痴迷,他有时对我冷冷的,我以为他这是性情之怪,就不曾细想,如今想来,他实在对我没有多少情份。我这是何苦来?慕容筝一时万念俱灰,她想道:欧阳锋,你说你要娶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你娶她好了,你说你要有一些美女,过神仙日子,你就过好了。我一定不碍你的事儿,我死就是。一时气苦,她哽咽道:“欧阳锋,欧阳锋,你真狠心……”
  诸葛征本来已是心活,想放开她,但一见她如此气苦,就心里大动:可不要中了欧阳锋的奸计,欧阳锋能得师父的衣钵,就必有过人的本事,他能忍人所不能,他这一番话说得轻松,但看这个瞎眼女人,却极是气苦,她与欧阳锋如果不是感情极笃,怎么会如此伤情?我可是不要被这欧阳锋骗了。诸葛征一想到这里,就道:“欧阳锋,你杀死我好了,我看你可以有一个办法,你一掌出来,我就没命了,你那时也没了儿子,也没了女人,也从此没了仇人,天下太平,是不是?”
  欧阳锋心里不决,他虽是如此说话,但却从未想到他真的让慕容筝死在诸葛征手里,他在心里暗暗气恨:慕容筝啊慕容筝,你实在是一个大笨蛋,如果你能与我一样心思,岂不是会把这个诸葛征玩得团团转?但他觉得事已至此,自是不能再说。诸葛征道:“欧阳锋,你要么就是把你自己杀死,服下一包毒药,要么就是看着我与你的女人、孩子同归于尽!”
  欧阳锋站立不动。
  慕容筝苦笑道:“诸葛征,你何苦说这么多,你以为欧阳锋会为了我杀死他自己?你别作梦了!”
  欧阳锋不动,他不愿意死,他不去拿那一包包毒药,也不自戕,只是看着诸葛征冷笑。慕容筝听得欧阳锋不声不响,就心里大是绝望,她心道:欧阳锋决不会为了女人而死,活在这世上,他只喜欢他自己。他决不会为了慕容筝而死,他也不会为了别的什么女人而死。
  就在这时,有人在诸葛征身后大声喝道:“诸葛征,你死期到了!”
  这人一声断喝,就大力在诸葛征身后一推,一阵大力推来,顿时让诸葛征气息也为之一窒,他觉得后背的三道大穴正在那人的手指之下。
  那人道:“诸葛征,你放开她!”
  慕容筝正是气得不行,听得这人声音,就心里一亮,他就是那个上官威,是那个救过她性命的人,他站在诸葛征的身后,逼他放手。
  诸葛征岂能轻易放手,他慢慢道:“你有什么本事尽管用好了,我终不成让你白白杀我。”
  那人一笑:“诸葛征,你不放手么?”
  叭地一声大响,原来那人的掌却一下子拍在了诸葛征的身上。这一掌的力道极大,诸葛征心道:我命休矣!但觉这大力直打得他胸窒气闷,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他手一松,就放开慕容筝。
  欧阳锋上前一步,抓住了慕容筝。欧阳锋把慕容筝放在身后,他对着那诸葛征就是一推。
  这是他刚才处心积虑的一推,想了好久,方才有此机会,他焉能不尽全力?
  一声轰响,诸葛征没了,再看,他已是萎顿在地,没有一点儿气儿了。
  欧阳锋此时方才回头,对上官威道:“这位是……?”
  上官威一笑,也不理会欧阳锋,只是向慕容筝一揖,说道:“但愿得慕容姑娘喜烛常在,心里总是亮亮堂堂!”
  上官威一揖而去,再也不回头。

相关热词搜索:西毒欧阳锋大传

下一篇:第三十二回 血泪情恨
上一篇:
第三十回 恶恶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