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二章 当街珠宝店
 
2021-05-03 13:26:20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小钰走在汴梁城宽街上。
  宽街很宽,石头条柱立在地上,排成了鱼鳞状的路面。
  车马一过,咯咯响动。这条街可以并排驰骋好几辆马车。
  李小钰想去珠宝店,挑选几件珠宝。
  店内柜台边,赫然坐着的竟然是算卦先生巫四。
  李小钰笑了:“没人杀死你?”
  “还没有。”巫四竟然叹了一口气。被人追杀的滋味很难受。李小钰道:“你干珠宝可不那么内行,你还是对江湖上的人胡说八道好一些。”
  巫四叹气道:“没人听我胡说八道。”
  李小钰道:“你可以对来店里的人说你的珠宝如何如何好,让珠宝店的买卖兴旺,店老板自然可以让你发财。”
  “我用不着他。”随声挑门帘而出的,竟是乞丐无用。
  乞丐无用什么时候变成了珠宝店的老板?李小钰对无用笑了一笑,显然她与无用也极熟悉。
  这时,三个人突然都不动了,从宽街对面走过来一个汉子。这个人很剽悍,但神情落寞,象许多年来也不曾有过开心的日子。他低着头,自顾自向这珠宝店走来。
  可巧这时街上车多,一辆镶金嵌玉的马车直冲向那个汉子。那汉子恍若不见,仍慢慢向这里走。
  马头已经疯了似地撞在他身上,车夫的鞭子也飞缠似蛇,叭叭炸响在他的头顶。这男人手指一伸,那条鞭子便不知怎么象长了眼睛一样,飞到了那人手里。那匹马的额头上汩汩流血,马的头骨已然裂开,马嘶鸣连声,僵卧在地上。
  这大汉一甩手,鞭子直飞向街对面的面铺,叭地一声,鞭杆直直地嵌入墙中。
  没人敢再走过来拦这大汉。这大汉悻悻然走入了珠宝店,看着乞丐无用。
  乞丐无用,算卦先生巫四,还有李二姐三个人都知道这男人身上有无穷无尽的杀气。
  乞丐无用只好向这大汉笑笑:“不知这位先生要些什么?”
  大汉一皱眉:“女人用的货色,要上等的。”
  乞丐无用陪笑:“是年轻女人,还是……”
  大汉淡然:“刚刚出嫁的女孩儿。”
  乞丐无用道:“好,好!”无用很快摆好了许多上等货,让大汉挑选。
  大汉左看右看,看不明白。
  乞丐无用知道他不明白珠宝,就想劝他买这一些货色,或买另外几件。
  大汉突然一挥手,人身子一动,虽然身形不变,人已射出店门之外。
  店门之外,有一个瞎子站在门口。
  大汉道:“你过来。”
  那瞎子颤颤地跟大汉走进了珠宝店。
  瞎子向大汉打揖道:“不知大爷为什么呼唤小人,这是一家什么店铺?”
  大汉冷冷一笑道:“刘护,你何必装假?你是天下有名的珠宝商,怎么会闻不出这是一家珠宝店?你想杀我,总跟着我,我又不是不知道。”
  连乞丐无用,算卦先生巫四和李二姐也都吃了一惊。如果这人是并州刘护,那他是天下第一识珠宝之人。闻说十年前这人就爱宝如命,一搭眼就识得天下珍宝,因为一次误看错了,将一件宋人伪制的赝品当成真货,就自愤而炙瞎双目,从此更精于珠宝,终于成为天下珠宝第一人。
  经刘护看过的珠宝,立时便可抬高品价。因为刘护一言定九鼎,这珠宝的质地肯定不会有讹。
  这瞎子就是并州刘护?
  这邋遢、肮脏的瞎子会是那个天下第一珠宝商人?
  谁知这瞎子面色冷漠,不卑不亢道:“我就是刘护,我确实想杀死你。你现在动手吧,我只好死在你面前了。”
  这瞎子自忖不是大汉的对手,竟然一动不动,任他杀戮,这也实在是惊人之举。
  大汉冷冷笑道:“你想杀我,是因为我与你有仇。你明里杀不死我,只好天天跟着我,下毒啊用暗器啊找机会。你能杀死我的机会不多……”
  瞎子黯然道:“我几乎根本就没什么机会……所以,你也可以杀死我了。”
  瞎子一叹,似有无限惆怅。
  大汉道:“你还有机会,何必气馁?”无用三人又一惊。谁见过这样的人?他面对着一个千方百计要杀死他的人说安慰话,告诉对方还有机会。
  他这人是疯了,还是对瞎子刘护根本就不屑一顾?
  瞎子刘护睁着黑洞洞的眼睛看着对面这个仇人。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大汉长成什么模样,个头有多高。但他记住了这个大汉的声音,他紧跟着这个大汉,听他那脚步声。如果这大汉要让他听不到脚步声,实在太容易了,因为他可以毫不费力就使用起踏雪无痕的轻功来。但他太骄傲了,宁愿被这个一心寻仇的瞎子跟着,也不愿当着他的面施展轻功。
  瞎子冷笑道:“你要干什么?”
  大汉道:“你跟着我,也很劳累,但我想求你一件事,要你帮帮我。”
  瞎子一惊,众人亦一惊。
  瞎子同他已势成水火,还会帮他做什么事?他为什么要求瞎子?有什么事儿要求瞎子办?
  瞎子缓缓说道:“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仇人。”
  大汉笑道:“这事与你我的仇恨无关。”
  瞎子象在用心斟酌,他想不出这大汉有什么事要他去办。这是个力能通天,技艺通神的人,他日思夜想都无法杀死的人,他会有什么难事要求人?
  瞎子道:“你说!”
  大汉笑了,这一笑很灿烂,象个孩子。
  “好,我先谢谢你。”瞎子沉默。
  大汉道:“我有一个心爱的女人,这人的命比我的更重要。我要送她一些珠宝,你为我选一些,要这店里最好的,你帮我挑一挑,好不好?”
  刘护愣住了,好半天,才长吁了一口气,慢慢说道:“好,我答应你。
  大汉脸上一片欣喜,他向刘护深深一揖道:“如此多谢了。”
  乞丐无用不明白,李二姐和算卦先生巫四都不明白,不明白这两个势如水火之人为什么会这么相待。
  大汉道:“我现在有一点相信了,相信你可能会杀死我了。”
  瞎子一叹道:“我现在更相信了,更相信我可能会追踪你到死,也杀不了你,但我能杀死我自己。”两人竟对面一笑,这一笑更让在场的人莫明其妙。
  乞丐无用如今是用了十二分的小心。,一件一件往外搬弄珠宝。
  谁见过瞎子做珠宝生意?谁见过天下第一珠宝商是瞎子?但偏偏这个并州刘护就是天下第一珠宝商,偏偏刘护就是个瞎子。他为了辨识珠宝,特地把眼睛炙瞎。
  瞎子怎么辨识珠宝?
  众人都注视瞎子刘护,看他如何辨识。
  瞎子刘护让乞丐无用把最上等的玉扣拿来。他不看,只是摸。
  三只玉扣摸完了,瞎子刘护无语。
  无用问:“先生为什么不讲话?”
  瞎子摇摇头:“这三只玉扣质量虽是上乘,但一块暖玉属玉根,无轻叩之巧;另一块白玉属玉屑,质地不坚;第三块玉本来没什么缺憾,但又差在秋凉之时开采,便没了玉的湿润之气。这三块玉扣都不是上乘。”
  众人大吃一惊,才知传言不谬。这瞎子确实是神人。
  无用摇头道:“那店里再也没有好玉扣了,你只好不买。”
  瞎子道:“不对,我嗅你左边有一处,有玉石之清气,这象是古物之气,地气也好,那味儿也浓,为什么不拿与我看看?”乞丐无用这时在心中暗暗一叹,心道毕竟这人不是明目之人,瞎子无法视物,便妄生臆测,难免不出失误。那边有一只破箱子,箱子中收有各处收回的玉璧玉块,多是些残破之物,哪里有什么好玉?
  但瞎子一说,无用只好答言。
  无用道:“那里只是一些废玉。”
  瞎子肃然道:“拿来我看。”
  就只好把这一箱废玉拿来,让刘护去嗅。
  刘护让无用一件件向外检视,且边检边报玉璧玉环名目。
  无用道:“一块白玉,汉玉佩半块;一块玉璧,残成五唐形状,有饕餮花纹;一块玉扣,象是本朝之物,中间磨工微挫,残缺半眼……”
  刘护沉声道:“好,就?片玉扣,拿给我看。”
  无用将这一片玉扣放在刘护手里。
  刘护用手抚摸了一下,就说道:“好了,就是这一块玉扣。”他把玉扣放在大汉面前道:“这是一片好玉扣。”又对无用道:“出个价吧!”
  乞丐无用说不出话来。
  那是用几文钱还是用一点可怜的碎银子换来的一片玉扣?它是做为零头搭来的?还是随着一大批货色一齐进了这箱子?乞丐无用说不出这玉扣值有多少银子。
  算卦先生突然一叹道:“既然是天下第一珠宝商把它拣了出来,我出十两银子买它。”
  李二姐突然一笑,笑得嫣然红颜:“我出五十两银子。”
  大汉看着瞎子刘护。
  瞎子刘护道:“既然你把他扔在那只箱子里,既然我又把它拣了出来,就出五千两银子买了它吧。”
  众人一惊。就这么一片玉扣,一片残破的玉扣,竟然值五千两银子。
  大汉便应道:“好。这一片玉扣我要了,五千两。”
  瞎子刘护为大汉挑选了十来件珠宝。
  这些东西都不是乞丐无用店里的上等货,都是瞎子刘护从那一般珠宝中拣出来的。
  他让大汉花了三万两银子。
  大汉没讲话,把银票放在柜台上。
  他又向瞎子刘护一揖道:“请把这些东西的好处说上一说,我也好向她说明?”瞎子刘护一笑,笑得很凄苦:“那片玉扣应该是汉高祖时之物。高祖夏盛之时,在冷泉出一块热玉。这玉石所在之处,当阳日照,咕咚咚煮得水响。如无日,则水成温凉。人之性也如此,夏日之时,最是溽热,人以为溽热害人,却不知夏凉害人为甚。这玉扣可以贴肌肤,藏于腹正,便可避夏凉之毒,又可以避夏日一切瘟毒。”
  众人见说得确凿,再看那一块不大起眼的玉扣,就半信半疑。
  瞎子刘护也知众人分明不信,就说道:“拿一只水钵来。”钵中盛水,玉扣放于水中。瞎子刘护让把水钵放在门前,在日照入室之处。
  半刻钟,瞎子刘护道:“好了。”
  果然奇异,众人便见那玉扣边象是一股旺泉,咕咕地冒起水泡来,又象在久煮沸水,直直地不断地泛起水珠,一串串水珠涌起,煞是好看。
  众人不由得喝了一声彩,知道这块玉扣为宝。
  瞎子刘护一叹道:“世上任什么人也都开珠宝店,都把好好的宝物扔在箱子里,任其无光拖垢,没有一点用项,看来有眼无珠的人开珠宝店也不为过。”这一句话原为感慨之言,却让乞丐无用闹了一次大红脸。
  李二姐偏偏口快:“依刘老板看来,这块玉扣值多少银子?”瞎子刘护道:“至少也值三万两银子。”众人默然,按说,如此宝物,要三万两银子也不为过。可除了天下第一珠宝商人刘护,谁又知道这一块玉扣是天下至宝?
  众人又眼看着这一对仇人分手。
  大汉道:“我要去送这些宝贝了,我想她一定会高兴。”
  瞎子刘护仍然神色冷淡:“你去哪里也不必告诉我。”
  大汉道:“我一定要告诉你,因为我要离开你一天。明天到午时,我来这儿的酒楼上等你。”
  他为什么要告诉瞎子刘护?他要走了,还得告诉自己的仇人么?瞎子刘护一笑道:“我杀不死你,睡觉也不安稳。”
  大汉却朗声而笑道:“你还是得好好睡觉,不然你不光杀不死我,走路也会跟不上我,你怎么有机会?”两人一笑,分手。
  乞丐无用偏生好奇,他问瞎子刘护:“刘老板,他是谁?”
  瞎子一叹:“他是天下第一高手。”
  无用道:“你也是天下第一高手。”
  瞎子一笑,颇为狂傲:“我也是天下第一高手。”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上一篇:第一章 李二姐

下一篇:第三章 柔肠千转儿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