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一章 下九流
2021-05-06 18:02:11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狮吼镖局日子很不好过。严复手下的那些镖师都见不得大阵势,没有哪一个很干练,有一个手上人的功夫。这样他就不能接下大镖。
  坐吃山空,他的日子越来越紧了。
  他同意李小钰去裘府拜寿,去同裘夫人交好。他愿意同裘府往来,让裘府的那些黑道朋友们对他的镖多一点关照,希望他的日子更为兴旺。
  他有两件心事还没放下,一件事是西门寿之死他还没有查明是谁干的;第二件事是他还要给中州大侠邓飞三十万两银子,以缄默其口。
  他没去裘府拜寿,因为他没有那个心绪。可等到了晚上,妻子李小钰仍未回来,严复坐在客厅里,一直等到二更天,起身穿好衣服,去城西那座破庙。
  破庙里有八个人围坐在篝火边。
  这八个人或默默喝酒,没有人讲话,象在等人。严复看清了这里没有他的妻子李小钰。
  他慢慢走了进去,坐下。
  八个人都默默看着他。严复对老七吹破天灵贵道:“给我酒。”老七默不作声,把酒葫芦递给了他。严复猛地喝下了一口酒,这是很辣很劣的烧酒。
  严复道:“为什么不讲话?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老大招魂生余符道:“她可能陷在了裘府。”严复:“你怎么知道?”余符道:“我们派她去,去看一看裘府里来来去去那些人,他们在忙些什么。她去了,可能也看到了点线索,他们就没放过她。”严复又抢过了吹破天灵贵手里的酒葫芦,猛灌了一口,这一口酒呛得他直咳嗽。
  余符一伸手,抢过了酒葫芦:“你不能再喝了!”
  严复一笑道:“为什么不能再喝?我要喝。她是我的老婆,也是你们兄弟。汴梁九下流么,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她?找回她,找回她的尸首也好……”
  严复的眼里流下了泪水。
  有谁知道严复对李小钰的情意?有谁知道他什么把西门寿镖出卖给中州大侠邓飞?又有谁知道他为什么一直不对李小钰说破这件事?李小钰喜欢他做副局主,他千方百计做上了局主,连他的大哥西门寿也给人害死了。如今又没了李小钰,他如何办?
  严复问道:“余符,你是下九流中的老大,明人不做暗事。你能不能对我讲老实话?”
  招魂生余符思忖了一会儿,毅然道:“能!”严复道:“好!”严复一一看这八个人。
  老大招魂生余符,在汴梁城内内外外为人看明宅,算穴位,时常为死人招魂唤魄。据说他最拿手的绝技是在旷野招魂。他一声声唤去,直唤得愁云黯淡,惨雾迭起,愁云惨雾中走来这招魂生,人影如魅,声凄似鬼,直唤得阳世人也如赴阴曹,一阵阵心惊肉跳。
  老三更夫徐不夜。这个人脸色蜡黄。据说这人昼日行走而能昏睡,夜里昏睡却能行走。其魂魄夜里不寐,时常从梦中醒来,一个更次一敲竹梆,绝不会误上一点时辰。这人且又有一点拿手活计,夜眼极明,夜中视物,牛毛细针也显如山岳,看得极清。
  老四算卦先生巫四,时常在穷街陋巷,居室而卜,求卜者日不过九。巫四闲言论人,断言讲鬼,玄言说神,直弄得汴梁城内人人知有巫四先生。后来说是有仇家想杀他,大概是他直言讲去,得罪了那些极想不为人知者,便有人苦苦追杀,才迫得他放弃了那间陋屋。
  老五店伙计胡端,在太白酒楼端盘,没人知道这个人为什么成了下九流中的一号人物。看那样子,矮胖胖的,其貌不扬,很难想象这人会做出什么新鲜事儿,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老六是唱戏的贾慧。宋时人不叫唱戏,那时只是叫会伎舞。这伎舞是春秋时就兴下来的。春秋战国时,吴国国王夫差战胜了越国,越国称臣而降服,就献上了美女西施等八个绝色美女,为吴王夫差备后宫枕席。西施等人又善伎舞,有战阵之舞、宫闱之舞、民间之舞的区别。战阵之舞,是这几个女人戎装,持那战阵所用的干、戈和盾牌,头戴羽旄簇拥的帽子,身穿将士铠甲,做冲锋刺杀样子,来炫耀吴王夫差的战阵功绩。宫闱之舞,就柔和得多,做出些儿女情态,缠缠绵绵,亲亲密密。象是两情十分欣悦的样子。而这民间之舞,多半从春秋战国时的诗歌总集《诗经》那些诗歌中取材,剪成一些故事来演给君王看。象诗经之中的《将仲子》,就是写一个女人很心焦地等着男人爬墙来会,她一会儿怕那只狗的唁唁狂吠,一边盼这男人别惊醒了她熟睡中的兄嫂。这些伎舞,到了唐代,就演得更大,演得更奢华了,唐玄宗是个看演戏的皇帝,他甚至亲自同乐工操鼓,吹箫,看贵妃、宫女伎舞。
  贾慧实际上是仁宗皇帝宫中的伎舞班子里的红人。如今在伎舞班子里,女人也时常用男人扮。这贾慧生得面皮白净,是一个漂亮的伎舞女角。
  老七是吹破天灵贵,这人在汴梁城有名,据说一次两府办丧,在正街中央就相撞上了。灵车不动,人也不动,两府爵位又相等,就无法相让,两府灵车在街上等着,两府的丧喜班子吹手就各自上前,一阵子鼓噪。一大早出殡,至午时灵车不动,两家老爷都怕回灵有灾,信这不吉祥的说法,便直言道看哪一家吹手得胜,输者便挽回灵车,另改它途。这就由两府各自八个吹手一齐鼓噪,从上午一直吹到午时,再一直吹到太阳西斜,一十六个吹手中,这边七个那边八个都吹哑了调子,都嘴皮子肿得透亮,一吹时就咕噜噜象放屁吹出一串串泡泡儿响。只有一个灵贵,这时小调儿反吹得更响,就势吹起了宋时流行汴梁的那哭天调儿:
  “哎呀呀,我的妈,你是我活活的小冤家啊,你娶了我,你抛下了她,你眼儿斜着又看上了她;三个人你让谁等,你活活的让我守上了寡。她呀,一听你死,脸儿笑开了花儿,抹上了油,搽上了粉儿,蝇子扑上去直打滑。一溜儿小跑她上了酒楼,她就势偎在梁大少的怀。哎呀或地直叫妈。还有个她,听说没了你,砸了梳妆的菱镜,剪了夹头的簪花,低声骂了一句:该死。从此她不把你牵挂。只剩下我,日也思,夜也盼,想你的亲,盼你的疼,一句一句,暖暖和和的叫我——冤家呀……”
  两府中守丧的人都喝了一声彩,于是对方的灵车退了回去,由此,这灵贵得了一个绰号:吹破天。
  汴梁城内,匠工仵作,三教九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吹破天灵贵。
  老八叫化子无用,是京城上千叫化子的头儿。无用的功夫很高强,就连中州大侠邓飞也不得不再习那“金刚八法”,才可以制服得了他,可见这人功夫已臻一流。他时常嬉笑嘲弄,流连于陋巷,藏身于闹市,其实这人是个处变不惊,能力极强的豪杰。
  老九是卖糖人儿的笑笑翁。
  叫他笑笑翁,是因为汴梁城内孩子哭,媳妇儿闹,一见他来就变笑。笑笑翁皓首蟠发,挑一副卖糖人儿的担子,前头挑着糖稀罐儿,扦儿串儿,后头挑着炉子、板子、火匣子。一到当街,就围上了一群人,笑笑翁连忙放下挑子,生上火,把小锅儿坐好,就摆好扦儿、串儿、糖稀罐儿,然后就放好板子,抓起火匣子,吹好风炉子,开始熬糖人儿。
  他一边熬还一边唱:
  “小哥儿你别哭,丫姐儿你别闹;看见了笑笑翁,咧开了大嘴笑。笑得嘴边流涎水,涎水变成河,河水流滔滔。看咱笑笑翁,糖人儿耍得高。来一个霸王别姬——马儿是乌骓,虞姬粉红袍,黑脸的霸王,他脸色咋不好?江山也没了,美人也要糟。他流的泪水甜甜的变稀了……”
  小哥儿就笑了,要霸王别姬。小丫姐儿就笑了,要孔雀东南飞。笑笑翁便依样照做。
  闲人看汴梁,八大景之一就有一景是笑笑翁甩糖人儿。笑笑翁甩糖人儿,观者如市。
  糖稀开了锅,笑笑翁用一根长长吹管,直立在板上,吹管底端实心,内里空的,左手扶这吹管,右手提起糖稀,将锅提至半空,轻轻一倾,糖稀便粘稠如线,细细流淌,一分一毫不差,直直地落入吹管之。待浇成八分落管,便将锅子放一,抓起吹管,拔出管底吹塞,便将腮帮鼓圆,吹将起来。远远的人便喝一声彩,知道这是真功夫——别人吹糖人儿,只是将吹管儿对着板面,直如用笔在板面上画。这并没什么稀奇,凡人皆可做得。这笑笑翁吹糖人儿,把一根吹管直冲向天,糖稀变化一条条稠线,在空中如散花,不由得又喝了一声彩,浓淡相宜,是一幅完完全全的霸王别姬画图,霸王的穷途末路,虞姬的哀戚伤神,乌骓马在着急以蹄踏地,比水墨丹青画还好上几分。严复道:“汴梁下九流,坏人见了愁。在下自信并不太坏。所以见了八位兄弟,也不怕什么愁苦。只是有事儿不明白,想向招魂生老兄请教。”
  招魂生余符看着他,等他讲话。
  严复问道:“我想知道,是不是小钰告诉了你们,才有无用兄弟去劫这镖货?”
  招魂生余符看定严复,点点头。虽然严复千次琢磨万次思忖,但还是不愿相信无用劫镖是由小钰告知的。他想他应该相信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发誓与他生死与共,两相知心。但他还是在心里疑惑,以为下九流插手,一定是因为小钰。
  招魂生余符道:“她不愿意让你同那个中州大侠邓飞搅在一起,而且我们下九流与邓飞有极深的恩怨。”
  严复等着,按江湖规矩,如果人家不告诉他,他就不应该探询。老九笑笑翁道:“老大,我来告诉他。我知道,不讲明白,他不会相信二姐的。”
  笑笑翁等老大默然低头之后就缓缓说道:“中州大侠邓飞与我们有杀师之恨。”
  严复心中一震。如果是这样,她不愿意让严复受中州大侠的恩惠,也是有苦于心的。将来下九流一定会与邓飞算这笔账,她怕那时她与严复会因邓飞之恩而难于自拔。所以她让无用又劫去了邓飞的镖货。
  严复又问道:“我想知道,我大哥西门寿是谁杀死的?”
  招魂生余符看着他,其余七个人也看着他,八个人都不声不响。严复道:“大丈夫做事,敢做敢当。为什么不讲话?”
  这时,有人轻轻一叹道:“是我杀死的。”
  严复抬眼一看,吃了一惊。答话的人是下九流中的老六贾慧,他文弱如女人,脸色苍白,人也荏弱,哪里来的力气杀死西门寿?严复闻声而出,就晚了一步,西门寿倒在血泊之中。那人出手之狠辣,比无用巫四更强。难道那个人就是这个天天在朝阳宫神武殿虚挥干戈做戏的人所为么?严复道:“是小钰让你杀他?”
  贾慧一笑道:“不是。只是在青楼,一次我与二姐,七弟饮酒。二姐突然一叹,说她与你情有所钟,但你不甘久居人下,将来必有一番磨难。这句话让我记下了。”
  严复道:“我大哥无甚罪恶,不该这样轻易被杀……”
  招魂生余符道:“下九流什么事儿都会做错,只是不会杀错了一个人!”
  余符的话说得斩钉截铁。他的话是说西门寿这人该杀?西门寿只不过是狮吼镖局的局主,十余年来辛苦走镖,难道他也做过什么违心之事?
  严复不问了,只是长长一叹。也许连他也知道西门寿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事?所以他才不再问下去,怕问下去只会生出难堪?
  严复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下九流无人答话,也许他们认为,有些人为之过是不可原谅的。严复道:“不知在下所犯的过失是不是可杀?”
  招魂生余符道:“我们不想杀你。你要想被下九流杀死,你还不够坏。”
  贾慧闷闷不乐:“就是你够坏了,我也不想杀你,我不想让二姐伤心。”
  招魂生余符道:“你好自为之。”
  严复看看这八个人。他知道了下九流,明白小钰不光是他妻子,也是他们的兄弟。他说道:“我想去裘府一探。”
  更夫徐不夜笑了:“这可轮不到上你,这一回该我去了。”
  严复道:“为什么我不能去?”
  更夫徐不夜笑道:“我要没了,汴梁城有的是更夫。你要没了,大哥哪里给这狮吼镖局找一个新局主去?”
  严复看着他,眼里有些泪水。
  巫四道:“三哥,我告诉你几句话。”
  徐不夜道:“讲。”
  巫四道:“无用兄弟说,雷霆有一个女人。有人说,二十年前雷霆同裘府夫人范蔷儿友情甚笃。”
  徐不夜点头。
  巫四道:“裘府有一座楼,是三楼。这楼上住着一位哑女人。这哑女人是裘独与范蔷儿的独生女儿。前些日子夜鹤莫雨半夜进楼,想污这哑女人,被我定计,使大相国寺无心和尚去给撞了。无心带这莫雨回大相国寺,强行为他剃度,取了法号多心。不料又被这哑人打上大相国寺,将多心劫走,与之成亲。后来,听说雷霆夜半入大相国寺,一人力敌住持清静禅师与八大心字辈高僧,最后杀死和尚无心,从容而去。从此也总有人来扰我居处,时时想杀死我。我告诉你这么多话,你明白么?”
  徐不夜道:“我明白。”
  巫四道:“那个无心和尚废了夜鹤莫雨的武功。如今,这个夜鹤莫雨身无一点功夫,但好像在裘府更为得意了。三哥为什么不去访一访他?”
  徐不夜笑道:“好主意。”他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木锤、竹梆,说了一句我走了,身子一转,人已电射出门。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二章 夜半闻梆心更惊
上一篇:
第八卷 狂狮一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