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四章 兔死狗烹
2021-05-06 19:20:06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剑萧晚晓空着双手往回走。
  他走进一家酒店。
  酒店里坐着几个人,这几个人是冷艳公主牟彩虹和那四个大汉。
  萧晓静静地走进酒店,坐下来。
  冷艳公主和四个大汉看到了他没有了宝剑,看到了他脸上那颓丧神色,牟彩虹不讲话,只是呼唤那大汉道:“拿酒来!”
  大汉们迅速拿来了酒。
  牟彩虹笑得很媚:“萧都知,我们来喝个一醉方休,你看好不好?”
  萧晓一笑道:“好。”
  他不愿得罪这牟彩虹,据说她是仁宗皇帝的庞人儿。不然宫外人也不会沸扬扬称她为公主。冷艳公主这称号不光武林中人知晓,连汴梁城内的官吏们也都知道牟彩虹不好惹。几杯闷酒下肚,萧晓仍然闷闷不乐。
  牟彩虹淡淡一笑道:“这一次来动手劫镖,你我都失了手,回去怎么向圣上交代?”
  萧晓呷酒不语。
  他怎么向仁宗皇帝复旨,他向仁宗皇帝说了一句邓飞“他不行”。但邓飞的剑术很厉害,让他也受不了,他怎么办?
  冷艳公主挥挥手,让那四个大汉退出去。
  她扶摸着萧晓的肩:“萧晓,萧晓,萧晓,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么?”
  萧晓心里一阵了激动,这个女人很喜欢他么?她想要他做什么?冷艳公主道:“我知道你,自从你入了皇宫,做了官以后,你的剑便没了锐气,多了骄气。锐气不足以致人命,骄气多使人自生倦怠。你如果和我走了,咱俩到一个人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去,你好好练好你的剑,再出来寻邓飞报仇,好不好?”
  萧晓在心里思忖,他要不要听这个女人的话。他想做武林霸主的时日已久,还有弄梅三影在等他,他能跟这个女人走么?
  他摇摇头。
  牟彩虹道:“你准备回去向皇上复旨?”
  萧晓又摇摇头。
  他不回皇宫去了,他要去办他自己的事儿,他要找他自己的机会。
  冷艳公主偎着他:“好,那我跟着你。”
  萧晓晓心神一荡。这女人同弄梅三影不同,她端庄,象个华贵美妇,而弄梅三影却是江湖女人习气太重。她很娴雅,让他更生一种爱慕之心。
  他用他的左手去抚摸她的头:“好,好。”
  蓦地,牟彩虹点了他的肩井穴。又疾动如飞,点他六道大穴。冷艳公主嘿嘿笑了,她笑得很冷,“萧晓,萧晓,你知道皇帝为什么派我跟你来么?”
  萧晓不语,他心里明白了一切。
  “如果你杀死了邓飞,可以完成这次赈灾,回去皇上就会封你为内侍省都知了。那时你是皇宫里的大红人,连我也奈何你不得了。但这次如果你输了,想走,皇上则只有一个秘旨:杀死你!”萧晓一叹。他早就想过这个结局,但他以为他的左手照样可以用剑,而且可以用得更好。他错了,他以为除了雷霆,他不会败给任何一人,他错了。
  冷艳公主在冷笑,一只纤纤玉手托起了他的下巴。
  “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皇上看中了我,我真说不定哪一天会倒在你怀里呢。我喜欢你这一张脸……”
  萧晓不语,如果能动手的话,他一定宰了这个女人。
  冷艳公主一叹:“可你那天丢了胳膊,我一看见你就愣了,我一句话也没说,但我回屋后却哭了,那天我哭了半夜……”
  她的眼睛很大。
  她说话声音很轻:“皇上喜欢我,但他有许多女人。你呢?你是不是也有许多女人?”
  萧晓低头,他实在无法看这女人美丽的脸庞。
  冷艳公主道:“萧晓,萧晓,你要记住,是皇上要杀了你,是他要杀死你的……”
  她拔出一柄短剑,柄短剑一尺三寸长。
  她凄然一笑:“我会一剑把它剌进你的心窝,让你没丁儿点痛苦。”
  她真的流下了泪水。她闭下了眼睛,用力一剌。萧晓不能动,他只好眼睁睁被她剌死。
  冷艳公主剑快如风。
  剑滞住了,被人握住。
  握住他短剑的人是雷霆,一路风雷动雷霆,雷霆的手居然不怕这柄吹毛断发的利刃。
  雷霆道:“萧晓该死,也轮不到你这人出手。”
  冷艳公主一叹道:“你以为我舍得杀死他?”
  雷霆道:“你这一剑用足了力气。”
  冷艳公主幽幽一叹:“你不明白我的心。他一死,我也不会活下去。”
  雷霆一笑:“是么?那为什么你不先死,这个萧晓由我来杀?”冷艳公主笑得淫荡。
  “真的么?如果你说的是实话,我一定先死,我在阴世间等他。”她脉脉含情地看着萧晓,把剑对准了自己的心窝,她真的要陪萧晓死?她真的能自杀么?她是因为真心喜欢萧晓,甘心为他而死,还是见雷霆到来,知道她处境不妙,决心一死?
  雷霆抓住了她的手。
  剑落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不让我死,难道你也喜欢我这个女人么?”
  她斜着眼问雷霆。
  雷霆道:“他不想让你死。”
  萧晓道:“如果你真喜欢我,你就回去,找一个时机逃走,别再为皇上卖命了。”
  她没点头,是她不愿意这么做?还是她不想骗萧晓,不忍心再欺骗他?
  她走了,带走了那四个刚刚被解开穴道的大汉。
  她仍回汴梁去,仍回到她那个寂寞清冷的院子里去,她还要等么?等着那个忙忙碌碌的皇上偶尔想起她来就驾幸一次么?她需要等多少个凄风苦雨的夜晚?
  雷霆看着萧晓站起来。
  他又是一个笑得很自信的一剑萧晓了。
  雷霆注视着他,这是他的一个对手,雷霆很尊重一剑萧晓。
  如今,他与萧晓都那么随随便便地站着,他们再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做站在墓碑上那种虚势了。
  他与萧晓都精进了一层。
  雷霆道:“十年前,你杀了江南巡按陆文恩一家?”
  萧晓点点头道:“不错。”
  雷霆道:“你为什么杀他?”
  萧晓道:“皇上秘旨,因为他收到了三顶万民伞。一顶上有‘为民父母’,还有一顶是‘青青苍天’,最后一顶是‘贤如尧舜’。”
  雷霆黯然。
  “为民父母”还可以,只说众民百姓的父母官。说“青青苍天”,就有一点不妙了,你是青青苍天,皇上是什么?最后那一顶伞就更大了,“贤如尧舜”,你是尧舜,皇帝是什么?
  萧晓道:“皇上等了他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内陆文恩把这三顶伞送来,皇让就会褒奖他,升他的官。三个月不送来,就杀他全家。”
  雷霆凛然道:“他没有送那三顶伞?”
  萧晓一叹:“送了,但来人在途中病了。我杀了他一家,回到汴梁,那三顶伞和江南巡按的那道贺表一齐都上来了。皇上敕封他死后哀荣,哀极人臣。”
  雷霆一叹道:“我爱朋友之托,为陆文恩一家报此血仇。”
  萧晓道:“好!”
  他十年居官,究竟杀死多人?只有他自己知道。
  雷霆道:“你好自为之,也许我杀不死你,而只能被你杀死。”萧晓一笑。
  雷霆道:“你的剑呢?”
  萧晓道:“人在,剑也在。”
  雷霆道:“也好。”
  十年期一搏。
  雷霆的心也在咚咚跳着,他想起绿涧,他以前从来不在与人生死搏杀时想范蔷儿,想梦姑,如今在怎么儿女情长起来?
  他想那一个笑吟吟的女孩儿绿草儿。
  他因为心里在挂牵着一个绿草儿就心中踌躇么?他因为挂牵那绿草儿就有些不敢面对这个一剑萧晓么?
  萧晓站在他对面,萧晓身上突然猎猎飘袂,充满了杀气。
  雷霆眼看着萧晓。
  萧晓手中无剑。但如萧晓这般的大家,手中无剑也是有剑。
  雷霆道:“你和我,十年期一遇……”
  萧晓道:“早晚得一战。”
  雷霆道:“早晚一战,不如此时一战……”
  雷霆浑身骨节格格炸响,他长吁一口气,从他身边隐隐响起风雷。
  一路风雷动!
  他扑向萧晓。
  他知道萧晓那一柄剑,一旦萧晓出手,定会有无边剑气冲天而起,那剑气坚不可摧。
  他挟一路风雷,双掌劈山成式,直砸向萧晓。
  萧晓待雷霆飞身而击,一纵而落其势已衰时马上出掌,挟漫漫剑气,向雷霆纵击而上。
  萧晓的手成剑,直划雷霆。
  雷霆也直冲至萧晓面前。
  萧晓的手划在雷霆脖颈边,他停住了。
  雷霆的掌已经拍在萧晓的胸上。萧晓的嘴边一点点沁血,雷霆双眼睁圆,眼中是不信:“你为什么不动手?你想死?”
  萧晓道:“只有你杀才行。我只该死在一路风雷动手里。你不觉得这样挺好?”
  他缓缓地倒下。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十八卷 人算不如天算
上一篇:
第三章 七十万两镖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