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一章 计胜一筹
2021-05-06 19:21:06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中州大侠邓飞很小心。
  他明白有人想向他这七十万两银鞘下手。
  既然一剑萧晓无功而退,难道就不会有别人?
  他让手下的镖师在街买些米、菜,自带炊具,在客栈里也自做饮菜,不让别人有机会下毒。
  他决心把这一次赈灾做完,因为他怀里还揣着三位师父的舍利子。
  他让镖车慢慢行走,在到达川陕之前,一点点的疏忽就会丢失七十万两镖银。
  趟子手们仍高呼:“狮子一吼,老虎大开口!”
  中州大侠邓飞在冷笑。如果有谁来劫这趟镖,他一定要杀死那个人。
  连大侠萧晓也被邓飞击败,还有谁敢来讨邓飞的便宜?
  镖车正在大路上,趟子手正高喊镖号,镖师们正得意扬扬时,前面迎面来了三个人,这是三个女人。一个穿白,一身白衣素孝,风姿绰约;另一个一身红衣,妖冶无比,嘻嘻而笑;还有一个浑身黄裳,淡淡浅妆,另有一番风韵。镖师不认得三个女人。
  “闪开!”
  穿红衣的女人笑:“为什么要闪开?你们有车,我们也有车,你们的车多一点儿,咱们的车少一点儿。可你们的车小,咱们的车大,凭什么咱们要给你让路?”
  从三个女人身后突然冲出来一辆马车。
  这是一辆很讲究的马车,马车边有十几个大汉在护持。
  马车里一阵哈哈大笑声。
  随着笑声一落,马车的车棚叭叭都折倒,马车正中,赫然坐着一个人。
  这人是裘独。
  裘独身穿一件金丝银缕的袍子。这袍子左半边灿灿闪光,是用金丝织就,左袖口上有一个太阳;右半边是纯白银丝,袖口上有半爿月亮,是一块暖玉嵌织而成。他威风凛凛,不怒而威,冷冷望定这些镖师,说道:“与这些人罗嗦什么?为什么不把邓飞找来?”邓飞看到了这些护持在裘独身边的人,虽然这些人都以纱遮面,但他能看出,这些人绝对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邓飞笑了:“莫非大名鼎鼎的金银帮也对这七十万两镖银有兴趣?”
  裘独笑道:“为什么中州大侠能赈灾,金银帮就不能做一点好事?”
  邓飞冷笑道:“这可就奇怪了,我从来没听说金银帮在江湖上做过什么好事。”
  裘独道:“这一次要做了。我要用你这七十万两银子,去买几个人,让他们杀死我恨的人。你看,这是不是好事?”
  邓飞冷笑道:“恐怕没那么容易。”
  裘独身子一纵,人飞如鹤,轻轻落在地上:“为什么不试上一试?”邓飞慢慢跳下了马,静静地站在裘独面前。
  裘独笑道:“你以为我会同你一刀一剑地比试?”
  邓飞诧异了,不一刀一剑地比试,怎么试?
  裘独道:“我知道你这个中州大侠,虽然你每一次的行踪都极诡异,但我知道你那些银子都是从哪里来的。”
  邓飞道:“知道又怎么样?”
  裘独道:“你每一次得手之后,把好的都留给你自己,每年的一百万两银子,只不过是你的残羹剩饭而已。”
  邓飞道:“你知道不少。”
  他的心里充满了杀机,他知道他应该杀死这个裘独,但他是不是能杀裘独?裘独身边的这些人个个身手不凡。
  裘独道:“我不知你怎么打算,但我也知道你不会耐烦年年做菩萨了,你也想弄个什么门派来,金银帮岂不是会很难受?”
  邓飞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弄个什么门派?”
  裘独道:“因为我知道,你那个山庄很大。”
  邓飞默然,一个人如果有很大的山庄,是不是觉得它太冷凄了一点儿?如果想让它热闹,江湖上岂不是又该多出许多风波?
  邓飞道:“你想怎么样?”
  裘独道:“我想买你的七十万两银子。”
  邓飞一愣。
  谁知道这裘独有什么心思?他想买银子,用什么买邓飞的七十万两银子?银子也能用东西来买么?他究竟想用什么买邓飞的七十万两银子?
  裘独道:“你欢喜珠宝,为什么不看看我要买你银子的东西?”就抬上来三只箱子。
  玉珊瑚,高五尺四寸,形状奇特的玉珊瑚三株。
  白如绝色纯玉,红如淡妆美女,艳如粲然趄霞。
  这玉珊瑚一株已是难觅,三株同在,何处去寻?
  邓飞看着,笑笑,摇头。他不喜欢这玉珊瑚。
  裘独一挥手,大汉们抬下去这三只箱子。
  又上来三个大汉,一个手捧一柄剑,一个手捧一只小小匣儿,另一个手中握着一件小小什物。
  邓飞看着这一柄剑,一件匣儿,和那一个手中攥着不知何物的汉子,他有一点兴趣了。
  邓飞明白一句话:金银望大,珠宝看小。
  金子银两自是越大越好,可珠宝玉器很可能是越小越珍贵,越精致。
  头一个大汉手中的这一柄剑是寒玉剑。大汉随手拔出剑来,剑边冷冷生寒风,他将剑一抖,用力刺在一辆辆镖车车木上,便见那车木边聚起一片寒气,渐渐冷凝成冰。
  寒玉之剑,天下利器。
  第二个大汉把那一匣儿打开,匣中是一件茧丝银甲,这是名动天下的韩家银甲,身着银甲,暗器利刃无伤。
  这又是一件好宝物。
  第三个大汉一展手掌,双掌中各有一物。
  左掌里是一只冰蟾,这冰蟾通体银色,只有一双眼是红色的,浑身有隐然青青血脉不动。冰蟾解毒,可解江湖上暗器之毒,是武林中人人盼望的解毒至宝。这大汉右掌之中另有一玉,玉成五色,粲然夺目。
  邓飞神色一振,道:“五色玉佩?”
  裘独点点头。
  这五色玉佩是练功人强身健体的一件宝物。据传人在睡觉之时,气血不能行动,酣息之睡,使人不能气血再行三十六周天,便把白日一日辛勤化去大半。如果不是这样,那人行功练气,岂不是一日千里?但人如睡觉,手里握这五色玉佩,便可使气血如白日正行功之时,行三十六周天,进境神速。
  这三件都是不可多得之宝。
  邓飞心里暗暗思忖,这裘独为什么要用这些珍宝“买”他的七十万两银子?
  他问道:“不知裘帮主为什么肯舍弃这些珍宝?据我所知,裘帮主并不缺少这些黄白之物。”
  裘独冷冷道:“这很简单,我只是不耐烦再看见你这人硬充善人那嘴脸,我看那假模假样就恶心。”
  邓飞突然哈哈大笑。
  “不知裘帮主要怎样买我这七十万两银子?”
  裘独道:“四件宝物,邓大侠可以任选其二。”
  邓飞心中一震。
  这很公道,也很便宜,他要不要答应裘独?没了愁和尚淡和尚笑和尚三位师父,他为什么还要去赈灾?他已经赈灾了许多年,明年不赈灾,今年又何必赈灾?
  他虽然向三位师父允诺,但三位师父已死,他又再向谁承诺?冰蟾可救命,五色玉佩可使他武功进境一日千里,那柄寒玉剑可以让他纵横天下,银甲可使他免受别人暗算,这几件宝物他都需要,他并不需要这七十万两银子。
  邓飞道:“好!如果你用冰蟾和五色玉佩买我这七十万两银子,我就卖与你!”
  狮虎镖局的镖师们心中震惊,这七十万两银子如果被用五色玉佩和那一只冰蟾“买”去,还用什么去赈灾?
  众镖师看着邓飞,不知他这句话是真是假。但他们相信邓飞,中州大侠几次赈灾,遇到的风波自然不小,不知他这次又要用什么方法,让这金银帮受挫呢。
  邓飞突然觉得胸前灼热,一阵刺痛。莫非是谁暗器射中了他?没人。
  他向怀中摸去,灼热的是三位师父的舍利子,他慢慢掏出来一块舍利子。
  这只是一块发臭的人骨殖,决不是什么舍利子。
  邓飞脸色大变,他从怀里掏出口袋。
  口袋里的舍利子都变成了带尸首恶气的骨殖。
  邓飞忙把这些骨殖都扔在地上,这些骨殖气味恶臭,众人掩口不迭。
  裘独认为邓飞在用毒,忙一挥手,车子及人都向后退去。
  他们远远地看着邓飞。
  恶臭之味突然没了。
  邓飞道:“我把七十万两银子交给你了。”
  他一挥手,让所有的趟子手,镖师都向后退去。
  他真的决定用这七十万两银子买那五色玉佩和冰蟾?
  有人突然出现在镖车面前。
  这人衣着邋遢,左手持一木棰,右手拿一木梆。
  邓飞问道:“你是谁?”
  那人道:“更夫廷顺,下九流中的更夫廷顺。”
  邓飞笑了:“下九流之中,有一个更夫徐不夜,哪有你这一号人物?你来做什么?”
  更夫廷顺道:“要这七十万两银子顺顺当当去川陕赈灾。”
  邓飞道:“你忘了,这些银子是我的……”
  更夫廷顺笑了:“邓飞,你好大脸面。这一百万两银子,三十万两是狮吼镖局局主严复被你勒索弄去的。二十万两是你劫山西玉成银庄的,还有五十万两是你洗劫金家堡与天龙门的赃物。当然,你弄到的不止这一百万两……”
  众镖师一愣,尽皆变色。
  这人说得这么肯定,如果中州大侠所得的银两都是劫人钱财得来的,那他为什么要赈灾?看来这人的话不可信,但那人所说的山西玉成银庄、金家堡、天龙门三案,都是今年震惊天下的大案,做案人手段高强,不留一点儿痕迹,那做法与往年洗劫相同。这人言之凿凿,说得那么肯定,也让这些镖师怀疑。
  邓飞突然哈哈大笑:“你说得再好,也没人相信。你见到过用命去抢人家银子的人,为的是要去救别人的灾荒么?”
  众镖师齐声喝好,他们认定邓飞的话很对。
  裘独笑了,他冷然面对着那个更夫廷顺。
  “何必还戴着你那个面具?为什么不让人们看看你的真面目?”更夫廷顺慢慢的摘下了他的面罩。
  这是江湖上人人畏惧的人物,一路风雷动雷霆。
  裘独并不意外,邓飞也不觉意外。
  邓飞道:“一路风雷动,不是比什么更夫廷顺更威风么?何必要装那假模假样?”
  雷霆道:“我忘了告诉你,雷霆如今也是下九流中的人物了,老三更夫廷顺。”
  邓飞一笑。下九流算什么?他根本未把下九流看在眼里。
  雷霆道:“如果你变了主意,我只好杀了你。”
  邓飞一笑:“你以为我那么好杀?一剑萧晓也要杀我,可他走了。我可以杀死他,但我没杀他,因为他是一剑萧晓。如果你同我动手,我一定要杀死你!”
  雷霆道:“你变了主意,我可以不杀你。”
  邓飞道:“我本来可以改变主意,但你这一来,我可就拿定主意了,一定要把这七十万两银子卖了。”
  雷霆道:“好!”
  他慢慢走向邓飞。
  “如果我杀了你,这七十万两银子由我负责,带去川陕赈灾,仍然以你中州大侠邓飞的名义去做,这事你可以放心。”
  邓飞突然一阵子大笑:“如果你杀死我,仍用我的名义去赈灾,岂不很是好笑?”
  雷霆静静地站在中州大侠邓飞面前。
  邓飞慢慢抽出了他的剑,他的脸色很冷。他是不是想起了师父笑和尚的那句话,想他可能斗不过这个一路风雷动雷霆?
  邓飞并不傻,他明白,如果他动手,裘独决不会让雷霆有杀死他的机会,即使雷霆杀死了他,也必然力竭,会被裘独的手下杀死。
  这是他的好机会,他决不放弃这一次机会。
  一旦他杀死雷霆,他就会成为天下第一人。
  两个人跃跃欲试。
  无风而舞,邓飞的衣袂飘飘,这是金刚八法的步势未出时的姿势。
  雷霆浑身静止,连衣袖也不动一动。动则如一路风雷,不动则静如处子。
  邓飞的手抖了一抖,很轻的一抖。这一抖没漏过雷霆的眼,这一抖也被裘独看在眼里。
  他怕了么?
  这时,在邓飞身后突然站出了一个人。
  这人仍握着一柄扇子,脸上带笑,这人是莫雨。
  莫雨向雷霆一揖:“雷叔叔,一向可好?”
  雷霆冷冷地看着他。
  他想问莫雨几句话,他想问梦姑怎么样,但他不能问。
  莫雨笑了,莫雨看透了他的心意。
  “梦姑病了,病得很重,恐怕这一次连那个神医叟也没什么办法了。”
  雷霆心中一阵乱,他突然觉得心中一空。
  没了范蔷儿,他就失去了他的一半,再没有了梦姑,他还有什么?梦姑病了?他为什么不去瞧梦姑?他还在这里做什么,他要看看他的女儿,坐在她的床前,望她一眼也好。
  他低下了头。
  “梦姑在哪里?”他声音喑哑。
  莫雨很伤心:“她现在正在汴梁,在裘府楼上。”
  他那样子,很象是个痴情公子。
  雷霆在沉吟,他是不是该马上赶奔汴梁,去见一见他那病重的女儿?
  有人在冷笑。
  雷霆抬头,他看见了冷艳公主牟彩虹。
  冷艳公主道:“如果你相信夜鹤莫雨的话,你就错了。夜鹤莫雨只会夜里去爬女人的窗子,他还会做什么?这样人的话你也信?”雷霆看着她,不知该相信谁的话。
  冷艳公主道:“如果我告诉你,是夜鹤莫雨杀死了你的梦姑,而且在夜半三更一个人悄悄把她埋在园子里,你信不信?”
  莫雨失色道:“你胡说!”
  冷艳公主道:“有人见到了你埋尸体。”
  夜鹤莫雨不自禁地看了一眼红梅。
  红梅笑吟吟地看他。
  雷霆心中一阵子悲愤。
  他明白了,梦姑真的已死。
  他在这世上已没有亲人了。
  夜鹤莫雨仍想欺骗他,想在他与邓飞的一战中乱他心神,他一定要杀死夜鹤莫雨。可他现在要对付的不光是莫雨,有中州大侠邓飞,还有金银帮裘独,另外冷艳公主牟彩虹带人来,对他也不利。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二章 杀鹤
上一篇:
第十八卷 人算不如天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