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杀
 
2020-05-14 11:29:0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不是杨柳岸,没有晓风残月。
  阿吉也没有醉。

×      ×      ×

  昨夜他几乎已醉了,却没有醉。
  他走过许多卖酒的地方,他有许多次想停下来买醉,可是他忍住。
  一直忍到午夜,他已将忍不住时,他就去找娃娃和苗子。
  他相信这时候去找他们一定已经很安全。
  因为大牛虽然不是个很正常的人,他的家庭却是个很正常的家庭。
  正常而平凡。
  像这样的家庭,在午夜时,都已应该睡了,都不应该再有访客。
  那么他就可以悄悄的溜进去,去握一握苗子的手,看一看娃娃的眼睛,纵然惊醒了大牛的妻子,他也可以说一声道歉再溜走。
  他见过大牛的妻子,那也是个平凡而拙朴的妇人,只要自己的丈夫和儿女过得好,她就已心满意足。
  她们的家,就是她凭着这种爱心,节省,和一双会做针线的手买下来的。
  那是栋很简陋的平房,三间房,一个厅,丫头住最小的一间,她和幺儿陪丈夫住最大的一间,剩下的一间让她的长子和女儿同住。
  她的长子才十一岁。
  阿吉到他们家去过一次,送娃娃和苗子去的。
  看了他们的家庭,阿吉心里不但有很多感触,也很奇怪——
  为什么一个人有了这么样一个家之后,还会去做那种事。
  “我为了养家!”大牛解释:“为了要活下去,让大家活下去,我什么事都做。”
  他说的也许是真话,也许不是,阿吉听了心里却觉得有点酸酸的。
  经过了这一段艰辛的日子后,他才发觉一个人要活下去确实并不像他以前想像中那么容易,确实要被迫做某些自己并不想做的事。
  虽然他只去过一次,这个家庭却已让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这次他再去的时候,还特地买了些糖果给他们的子女。
  可是现在糖果却已掉落在地上!
  因为大牛夫妻都不在,他们的子女也不在,甚至连丫头都不在。
  事实上,这栋屋子里,只有一个人在——
  只有苗子一个人痴痴的坐在客厅里,面对着一张摆满酒菜的桌子,两眼发直。

×      ×      ×

  客厅里布置得也很简陋,神龛里供着的是两位无论什么地方都没有相同之处的神衹——观世音菩萨和关夫子。
  神龛就在这张桌子前面的墙上。
  一张很破旧简陋的桌子,现在却摆着桌很丰富奢侈的酒菜,绝不是他们这种人家所能负担的酒菜。
  二十年陈的竹叶青,再加上从阳澄湖快马运来的大闸蟹和红烧鱼翅。
  苗子正对着这一桌酒菜发怔,一双眼睛里空空洞洞的,完全没有表情。
  阿吉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他已从这双空空洞洞的眼睛里,看出了某种不祥的预兆和灾祸。
  苗子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坐。”
  他对面有个空位,阿吉就坐了下去。
  苗子忽又举杯,道:“喝!”
  座前有杯,杯中有酒,阿吉却没有喝。
  苗子板着脸,道:“这桌菜是特地为你准备的,酒也是特地为你准备的!”
  阿吉道:“所以我一定要喝?”
  苗子道:“一定!”
  阿吉迟疑着,终于举杯,一饮而尽:“这是竹叶青。”
  苗子道:“竹叶青是好酒。”
  阿吉道:“虽然是好酒,却不是好人!”
  苗子的脸立刻抽紧,耳上的铜环也开始在不停的抖动。
  阿吉道:“你已见到过竹叶青这个人?”
  苗子咬咬牙,忽然拈起个大闸蟹,抛到他面前,道:“吃!”
  刚蒸透的大闸蟹,满满一壳蟹黄几乎还是滚烫的。
  这桌酒菜显然刚摆上来还不久。
  难道竹叶青早已算准了阿吉要来,所以就摆好这桌酒菜在等着他?
  阿吉忍不住问:“现在他的人在哪里?”
  苗子道:“谁?”
  阿吉道:“竹叶青。”
  苗子拿起了满满的一壶酒,道:“这就是竹叶青,竹叶青就在这里。”
  他的手也在抖,抖得几乎连酒壶都拿不稳。
  阿吉接下酒壶,才发现自己的手竟比这锡壶还冷。
  他已发现自己的判断错误,因为他低估了竹叶青。
  这错误虽未必能令他致命,却已一定害了别人。
  又满满的喝了一杯酒下去,他才有勇气问:“娃娃呢?”
  苗子双拳虽握紧,还是抖得很可怕,忽然大声道:“你还想不想见她?”
  阿吉道:“想。”
  苗子道:“那么你就最好听我的,多吃,多喝,少问。”
  阿吉果然连一句话都不再问。
  苗子叫他吃,他就猛吃,苗子叫他喝,他就猛喝,芳香甘美的竹叶青喝到他嘴里,竟似已变得又酸又苦。
  可是无论多酸多苦的酒,他都要喝下去,就算是毒酒,他也要喝下去。
  苗子看着他,一双空空洞洞的眼睛里,忽然有了泪光。
  阿吉却不忍看他,也不敢看他。
  苗子自己也连干了几杯,忽然又道:“后面屋里有床!”
  阿吉道:“我知道。”
  苗子道:“吃饱了,喝足了,才睡得好!”
  阿吉道:“我知道。”
  苗子道:“睡得好才有精神力气,才能去杀人。”
  阿吉道:“杀大老板?”
  苗子点点头,道:“杀了大老板,才能见得到娃娃!”
  这句话说完,他眼中的泪已几乎忍不住要流下。
  阿吉的瞳孔在收缩,将这句话又重复一遍:“杀了大老板,才能见得到娃娃!”
  说完了这句话,他立刻又开始猛吃猛喝。
  苗子喝得也绝不比他慢,吃得也绝不比他少。
  两个人一言不发,一坛酒,一桌菜,很快就被他们一扫而空。
  阿吉道:“现在我已该去睡了!”
  苗子道:“你去!”
  阿吉慢慢的站起来,走入后房,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回头去看一眼,才发现苗子已泪流满面。

  (二)

  大老板在灯下展开竹叶青交给他的纸卷,上面有九个人的名字。
  白木。武当弟子,被逐出门墙后仍喜着道装,佩剑,身长六尺八寸,面黄体瘦,眉角有痣。
  土和尚。出身少林,头陀打扮,身长八尺,擅伏虎罗汉神拳,天生神力。
  黑鬼。关西浪子,使刀,好杀人,身长六尺,终年着黑衣。刀为缅刀,可作腰带。
  佐佐木。东瀛岛,九洲国浪人,所使东洋刀长八尺,残酷好杀。
  江岛。佐佐木之弟,擅轻功暗器,本为扶桑忍者“伊贺”传人。
  丁二郎。本为关中豪富子,败尽家财,流浪江湖,好酒色,使剑。
  青蛇。机智善变,身长六尺三寸。
  老柴。年纪最长,络腮胡子,好酒常醉,早年即为刺客,杀人无数,近来却常因贪杯误事。
  斧头。九尺大汉,使大斧,粗鲁健壮,性如烈火。
  看完了这九个人的名字,大老板才轻轻叹了口气,抬头问:“你看怎么样?”
  他问的是垂手肃立在他对面的一个人,这人年纪很轻,可是满面精悍之色。
  平时很少有人在大老板身边看到他,当然也不会知道他在大老板心目中的地位已日渐重要,所以人人都叫他“小弟”,他自己似也忘记了本来的名字。
  他一向很少说话,只有在大老板问他的时候才开口:“看来这九个人都是杀人的好手。”
  大老板同意:“他们杀的人都不少。”
  小弟道:“是。”
  大老板又问:“你看他们能不能对付那个没有用的阿吉?”
  小弟迟疑着,道:“他们有九个人,阿吉只有一双手,他们杀的人也一定比阿吉多!”
  大老板微笑,将纸卷交给他:“明天一早就叫人分头去接他们,只要他们的人一到,就送到韩大奶奶那里去!”
  小弟道:“是。”
  大老板道:“他们一定是分批来的,这么样九个人聚在一起,太引人注意。”
  小弟道:“是。”
  大老板道:“要杀人,就不能引人注意。”
  小弟道:“是。”
  大老板微笑着,将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一次:“你一定要记住,要杀人,就不能引人注意。”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阿吉的剑
下一篇: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