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牙还牙
 
2020-05-14 11:31:1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大老板高高的坐在一张特地从他公馆搬来的虎皮交椅上,看看他面前的七个人,面带微笑,不住点头,显然觉得很满意。
  竹叶青当然也笑容满面,只要大老板高兴,他一定也很高兴。
  白木这些人却好像有点笑不出,看见了那和尚的惨死,大家心里都很不舒服。
  ——究竟是谁杀了他?
  ——是不是那个女人扮猪吃了老虎?还是这附近另有高手?
  竹叶青微笑道:“据说各位一进城,就做了几件惊人的事,真是好极了。”
  白木冷冷道:“一点都不好。”
  竹叶青道:“可是现在城里的人,已没有一个不知各位的厉害了。”
  白木闭上嘴。
  他的同伴也全都闭着嘴,虽然每个人都有一肚子苦水,却连一口都吐不出。
  他们本来的确是想显点威风,先给这城市一个下马威的,想不到自己的同伴反而先糊里糊涂的死了一个。
  这种事若是说出来,岂非长了他人的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
  斧头忽然大吼:“气死我了!”
  竹叶青道:“斧头兄为何生气?”
  斧头刚想说,看见白木青蛇都在瞪他,立刻改口道:“我自己喜欢生气,一高兴就要生气!”
  竹叶青笑道:“那更好极了!”
  斧头瞪眼道:“那有什么好?”
  竹叶青道:“就凭阁下这一股怒气,就足以令人心寒胆破!”
  丁二郎道:“可是我就从来不生气。”
  竹叶青道:“那也好!”
  丁二郎道:“有什么好?”
  竹叶青道:“平时静如处子,动时必如脱免,平时若是不发,一发必定惊人。”
  丁二郎笑了:“看来不管我们怎么说,你总有法子称赞我们几句,这倒也是本事。”
  竹叶青微笑道:“在下既没有各位这样的功夫,就只有靠这点本事混混饭吃。”
  大老板一直带着微笑在听,忽然问道:“各位的人已到齐了么?”
  白木道:“到齐了。”
  大老板道:“我却记得这次来的好像应该是九位。”
  白木道:“嗯。”
  大老板道:“还有两位呢?”
  白木冷冷道:“那两个人来不来都一样。”
  大老板道:“哦?”
  白木道:“有我们七个人来了,无论做什么事都已足够。”
  大老板道:“对付阿吉也已足够?”
  白木道:“不管对付什么人都已足够。”
  大老板笑了:“我知道近来道长的剑术又有精进,其余的几位也都是好手,只不过有件事却总是让我放心不下。”
  白木道:“什么事?”
  大老板微笑着挥了挥手,门外立刻出现了两个人,抬着根精钢禅杖大步走了进来。
  白木的脸色变了。
  黑杀的兄弟们脸色全都变了。
  大老板道:“各位想必是认得这根禅杖的。”
  他们当然认得。
  这正是土和尚成名的兵器,他们已不知亲眼看过多少人死在这根禅杖下。
  大老板道:“据说这根禅杖一向和土和尚寸步不离,却不知怎会到了别人手里?”
  白木变色道:“贫道正想请教,这根禅杖是从哪里来的?”
  大老板道:“有个人特地送来,要我转交给各位。”
  白木道:“他的人还在不在?”
  大老板道:“还在。”
  白木道:“在哪里?”
  大老板道:“就在那里。”
  他伸手一指,每个人都随着他手指看了过去,就看见了一个人站在门外,一个体态丰盈,柔若无骨的女人,赫然竟是“瑞德翔”绸布庄的少奶奶。

×      ×      ×

  难道这女人真的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竟能在刹那间将土和尚吊死在树上?
  谁也看不出,谁也不相信,却又不能不信。
  江岛突然狂吼,就地一滚,扑了上去,扬手发出了三枚乌星。
  少奶奶的身子一闪,已缩在门后,江岛却又一声狂吼,仰面跌倒,胸膛上并排钉着三枚铁星,正是他刚才自己打出去的。
  白木的脸色惨白,他的同伴们手足都已冰冷。
  门外又有个人慢慢的走了出来,赫然又是那刚生过孩子的少奶奶。
  佐佐木吃惊的看着她,喃喃道:“这花姑娘果然不是花姑娘,是个女妖怪。”
  少奶奶居然对他笑了笑,道:“你喜不喜欢女妖怪?”
  她的声音虽然有点发抖,这一笑却笑得甜极了。
  佐佐木看得眼睛发红,双手紧握着刀柄,一步步走过去。
  白木低叱道:“小心。”
  只可惜他的警告已太迟了。
  佐佐木已伸开双臂扑上去,想去搂她的腰。
  他扑了个空。
  少奶奶的身子又缩到门后,他刚追出去,突然一声惨呼,一步步向后退,别人还没有看见他的脸,已看见一截刀尖从他后背上露出,鲜血也箭一般标出。
  等他仰面倒下来时,大家才看见这柄刀。
  八尺长的倭刀,从他的前胸刺入,后背穿出,又赫然正是他自己的随身武器。

×      ×      ×

  少奶奶又出现在门口,盯着他们,美丽的眼睛里充满悲愤与恐惧。
  这次已没有人再敢扑上去,连竹叶青的脸色都变了。
  只有大老板依旧不动声色,淡淡道:“这就是你特地请来保护我的人?”
  这句话他是在问竹叶青。
  竹叶青垂下了头,不敢开口。
  大老板道:“凭他们就能够对付阿吉?”
  竹叶青脸色发白,头垂得更低。
  大老板叹了口气,道:“我看他们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怎么能……”
  白木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厉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躲在门外,不敢露面?”
  大老板道:“你是在跟谁说话?”
  白木道:“门外的那位朋友。”
  大老板道:“门外有你的朋友?”
  他自己摇头,替自己回答:“绝没有,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
  门外的确寂无回应。
  惟一站在门外的,就是那位绸布庄的少奶奶。
  她刚才还在片刻间手刃了两个人,现在却又像是怕得要命。
  白木冷笑,向他的同伴们打了个眼色。
  丁二郎和青蛇立刻飞身而起,一左一右,穿出了窗户。身法轻灵如飞燕。
  斧头抡起大斧,虎吼着冲过去,眼前人影一闪,黑鬼已抢在他前面。
  少奶奶又不见了。
  四个人前后左右包抄,行动配合得准确而严密。
  不管门后面是不是躲着人,不管这个人是谁,都很难再逃得出他们的围扑。
  尤其是黑鬼的剑,一剑穿喉,绝少失手。
  奇怪的是,四个人出去了很久,外面还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白木手握剑柄,额上已泌出冷汗。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响,左面的窗户被震开,一个人飞了进来。
  右面的窗户几乎也在同一瞬间被震开,也有个人飞了进来。
  两个人同时落下,“叭”的一声,就像是两口麻袋被人重重的摔在地上,赫然竟是刚才燕子般飞出去的青蛇和丁二郎。
  就在他们倒下去时,斧头和黑鬼也回来了,可是斧头已没有头,黑鬼已真的做了鬼。
  斧头的头是被他自己的斧头砍下去的,黑鬼手里已没有剑,咽喉上却多了个血洞。

×      ×      ×

  白木的手还握住剑柄,额上的冷汗却已如雨点般落下。
  大老板淡淡道:“我早就说过,门外绝没有你们的朋友,最多只不过有一两个要来向你们催魂索命的厉鬼而已。”
  白木握剑的手背上青筋如盘蛇般凸起,忽然道:“好,很好。”
  他的声音已嘶哑:“想不到‘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居然也到了。”
  门外突然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冷笑:“你错了!”
  白木道:“来的难道是茅大先生?”
  门外一个人道:“这次你对了。”
  白木冷笑道:“好,好功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果然不愧是江南慕容的亲传嫡系!”
  说到“江南慕容”这四个字,门外忽又响起一声野兽般的怒吼。
  门内剑光一闪,白木已飞身而出,剑光如流云般护住了全身。
  竹叶青不敢跟出去,连动都不敢动,也看不见门外的人,却听见“格”的一声响,一道寒光飞入,钉在墙上,竟是一截剑尖。
  接着又是“格格格”三声响,又有三截断剑飞入,钉在墙上。
  然后白木就一步步退了回来,脸上全无人色,手里的剑已只剩下一段剑柄。
  那柄百炼精钢长剑,竟已被人一截截拗断。
  门外一个人冷笑道:“我不用慕容家的功夫,也一样能杀你!”
  白木想说话,又忍住,忽然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倒下去时惨白的脸已变成乌黑。
  大老板微笑道:“这果然不是慕容家的功夫,这是黑砂掌。”
  门外的人道:“好眼力。”
  大老板道:“这一次辛苦了茅大先生。”
  茅大先生在门外道:“杀这么样几个无名鼠辈,怎么能算辛苦,若换了仇二,这些人死得更快。”
  大老板道:“仇二先生是不是也快来了?”
  茅大先生道:“他会来的。”
  大老板长长吐出口气,道:“仇二先生的剑法天下无双,在下也早已久仰得很!”
  茅大先生道:“他的剑法虽然未必一定是天下无敌,能胜过他的人只怕也不多。”
  大老板大笑,忽然转脸看着竹叶青。
  竹叶青脸如死灰。
  大老板道:“你听见了么?”
  竹叶青道:“听见了。”
  大老板道:“有了茅大先生和仇二先生拔刀相助,阿吉想要我的命,只怕还不太容易。”
  竹叶青道:“是。”
  大老板淡淡道:“你若想要我的命,只怕也不太容易。”
  竹叶青道:“我……”
  大老板忽然沉下脸,冷冷道:“你的好意我知道,可是我若真的要靠你请来的这几位高手保护,今日岂非就死定了。”
  竹叶青不敢再开口。
  他跪了下去,笔笔直直的跪了下去,跪在大老板面前。
  他已发现这个人远比他想像中更厉害得多。
  大老板却连一眼都不再看他,挥手道:“你累了,不妨出去。”
  竹叶青不敢动。
  就在这道门外,就有个追魂索命的人在等着,他怎么敢出去?
  可是他也知道,大老板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违抗了大老板的命令,就只有死!
  幸好这时院子里已有人高呼:“阿吉来了!”

  (二)

  夜,冷夜。
  冷风迎面吹过来,阿吉慢慢的走入了窄巷。
  就在半个月前,他从这条窄巷走出去时,还不知道自己将来该走哪条路。
  现在他已知道。
  ——是什么样的人,就得走什么样的路。
  ——他面前只有一条路可走,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      ×      ×

  开了大门,就可以看见一条路,蜿蜒曲折,穿入花丛。
  一个精悍而斯文的年轻人垂手肃立在门口,态度诚恳而恭敬:“阁下来找什么人?”
  阿吉道:“找你们的大老板!”
  年轻人只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又垂下:“阁下就是……”
  阿吉道:“我就是阿吉,就是那个没有用的阿吉。”
  年轻人的态度更恭敬:“大老板正在花厅相候,请。”
  阿吉盯着他,忽然道:“我以前好像没有看见过你。”
  年轻人道:“没有。”
  阿吉道:“你叫什么?”
  年轻人道:“我叫小弟。”
  他忽然笑了笑:“我才真的是个没有用的小弟,一点用都没有。”

×      ×      ×

  小弟在前面带路,阿吉慢慢的在后面跟着。
  他不愿让这个年轻人走在他背后。
  他已感觉到这个没有用的小弟一定远比大多数人都有用。
  走完这条花径,就可以看见花厅左面那扇被撞碎的窗户。
  窗户里仿佛有刀光闪起。
  刀在竹叶青手里。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黑杀
下一篇:大小姐的芳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