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秘密帮派
 
2020-06-22 10:24:36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座小酒馆,泥巴墙,茅草顶,门面十分土气,但也予人一种朴实的亲切感。
  店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女的照料店务,男的兼充樵夫与猎户,猎到什么就卖什么,经过这里喝酒,有没有好的下酒茶,可说全凭运气。
  白玉楼的运气不错。
  店主人昨天夜里以陷井捕到一头大公鹿,早上则宰杀完毕,白玉楼是今天的第三个客人,除了少掉半条鹿腿外,整只鹿都可以供他挑选。
  现在,宰杀干净的鹿体,就悬吊在墙壁上,荒凉的山区中,谈不上固定的烹调方法,喜欢那种吃法,全凭客人临时交代。
  白玉楼先来了一盘炒鹿心,烫了半斤酒,胃口吃开了,又叫店家升起一座火炉子,调好一大碗作料,割下三斤里脊肉,再烫三斤酒,以便就着火炉,刷着调味料,边烤边吃,以炙肉配酒。
  碰上这种能吃能喝,胃口奇佳的好主顾,店主人自是高兴万分。
  在这种荒凉的地方,猎到好野味,碰上好客人,一年难以几次。尤其是像白玉楼这种文雅而阔气,只要酒菜而不问价钱的客人,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猎到一头野鹿,只要遇上两三位像白玉楼这样的好客人路过,卖个二三十两银子,今年一年的开销,便用不着发愁了。
  白玉楼吃喝得很开心,店主人夫妇忙得也很高兴。
  约莫近午时分,官道上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不消片刻,小店步面,一下涌现七八匹快马。从来人佩带的武器和神气上看来,这批人显然都有一付好身手。
  依常识判断,这批人如果不是干无本生意的,无疑便是豪门大户的护院打手。
  店主夫妇,忙着搬凳倒茶招待,白玉楼则忙着切割、涂料、烤炙、饮啖。
  在这种通过山区的官道上,出现这种骠悍的人物结队而过,乃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这八人中的领袖人物,是个脑门光秃发亮的壮硕汉子,大家都恭恭敬敬的赶着喊他“尹大爷”。
  紧跟着尹大爷的是个精瘦汉子,一对小眼珠子,又黑又灵活,他就像尹大爷的影子一样,总是时刻不离尹大爷左右,似乎随时都在等着尹大爷的差遣。
  一行入店坐下后,当然很快的便都看到了壁上挂的鲜鹿肉。
  尹大爷手一摆,大声吩咐道:“切三十斤来,升个炉子,烤着吃!”
  店主人喜上眉梢,凑殷勤道:“大爷们可要来点酒?”
  尹大爷道:“那还用说!有整坛子的,搬一坛子来。喂,你们卖的什么酒?”
  店主人道:“杏花露。”
  尹大爷道:“杏花镇的杏花露?”
  店主人道:“是的。”
  尹大爷道:“既是杏花露,那就抬两坛来!”
  店主人道:“小店本钱短拙,一共只批了两坛,一坛已经开了封,剩下的已不足两坛了。”
  尹大爷道:“那就全搬过来吧!”
  店主人搬来两坛子酒,他那年轻而干练的老婆,也已升好火炉,架妥铁架,并调好作料。
  白玉楼细细的割切,慢慢的烤炙,一小片肉,一大口酒,专心的享受着这顿美食。
  他身旁不远的那一群,作风正好跟他相反,大块鹿肉,成碗的酒,吞嚼得就像是一群饿狼。
  这样吃喝了将近半个时辰,那个小眼珠的精瘦汉子忽然朝店主人问道:“喂兄弟,你们这边山区中,还出产一些什么野味?”
  店主人道:“秋天有大雁,冬天有野熊麋鹿,春夏则有山雉野兔等,要看运气……”
  精瘦汉子道:“想办法去猎两只山雉回来烧春筍怎么样?我们尹头儿,最喜欢吃春筍烧山雉了。”
  店主人面有难色道:“打野味全凭运气,可遇而不可求,如果等着下锅,就难了。”
  精瘦汉子道:“没有关系,我们喝过量了,不想赶路,你带家伙出去碰碰运气,如果能打一两只山雉回来,我们尹头儿一定有重赏。”
  店主人转身向年轻的妻子,微询后者意见。
  他那年轻而漂亮的妻女踟蹰了片刻道:“如今还早得很,你就出去看看吧,实在打不着,就早点回来。”
  店主人稍微拾缀了一下,扛着鸟枪出门而去。
  精瘦汉子朝尹大爷挤挤眼睛,又转向白玉楼打招呼。
  “这位兄弟是从桐柏山来的?”
  “是。”
  “想去长台关?”
  “是。”
  “第一次走这条官道?”
  “是。”
  “这儿到长台关,还有四十多里路,你兄弟喝过了酒,还能赶得到?”
  “不一定。”
  “不一定是什么意思?”
  “不一定能赶得到,今天不赶了,也不一定。”
  “这附近一片荒凉,连小客栈都没有一家,兄台如何安顿?”
  “阁下一行七八人,都不担心这个,在下孤身一人,到处可以将就,又何须为此烦恼呢?”
  精瘦汉子朝尹大爷瞟了一眼,由“嘿嘿”改为“哈哈”自顾自笑了一阵,又扯了几句闲话,便没有再聊下去。
  尹大爷已喝得满脸通红,一双眼珠子,更是红得可怕。
  如今,这双红得充血的眼珠子,正紧盯着女店主人婀娜的身材打转,似乎早忘了这小酒店里还有他人存在。
  白玉楼忽然放下酒碗,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再喝下去,就太不认相了……看人家那双眼睛,红通通的,像火烧起来一样……再不避开点,麻烦就大了……”
  尹大爷目光痴直,一张面孔愈来愈红,当然不会分神留意白玉楼在嘀咕些什么。
  反倒是那个精瘦汉子,因为他一直在监视着白玉楼的一举一动,白玉楼这番带刺的话,他完全听得一字不漏。
  当白玉楼向女店主支付酒菜钱时,他脑袋微微一甩,朝两名伙伴使了个眼色,那两名伙伴表示会意,白玉楼刚走出小店五六步,两人便从后跟了出来。
  白玉楼走出小店后,两边张望了一下,竟然舍却官道不走,反朝左边树林中踅了进去。
  跟出小店的两名汉子面现喜色,其中一人低声道:“小子大概想小解……”
  另一汉子欣然低声接着道:“这倒省去我们不少手脚,等会只要就地挖个窟窿,随便覆上一层土就行了。”
  白玉楼钻去一排林木中,伸手扯向腰带,果然是为了想就地行个方便。
  两名汉子不肯错过机会,分别拔出一把短刀,嗖的一声,窜了过去,双双挺刀朝白玉楼后背心搠去!
  白玉楼突然扭头一笑道:“你们操刀杀人的手法挺老练的嘛!”
  两名汉子双双失声道:“不好,是个练家子!”
  但是,他们冲势太猛,虽然知道碰上了大行家,脚下却已收刹不住。
  白玉楼伸手一抄,夺下两人兵刃,抬腿一撩一拨,让两人跌了个大马趴,然后双刀齐下,将两人紧紧“钉”在地面上。

×      ×      ×

  小酒店里,包括那名精瘦汉子在内,现在只剩下五名汉子。
  那位尹大爷和女主人已告失去踪影。
  在这两间茅屋后面,隔着一个小院子,另有两间茅屋。那是店主人堆集柴草和歇宿的地方。
  现在,那间主人作为卧室的小茅屋里,尹大爷已经脱光了自己的下半身,正在一边拉扯女店主的衣裤,一边喘息着丑形恶状的在强亲后者的脸颊和嘴巴。
  山区中长大的妇女,性格本很慓悍,但如今那女人侧身僵躺着,显已有部份穴道受制,动弹不得。
  白玉楼推开虚掩的柴门走进去,那位光着下半身的尹大爷,带着一脸惊怒之色坐起来,只张目咦了一声,下文便遭白玉楼的一根指头封住了。
  白玉楼一指点在他的咽喉上,他的喉结立即像机钮似的缩了进去。他双臂微微划动了一下,终又慢慢垂落下去。脸上的惊怒之色已转变成一片惊恐,似乎死也无法相信,世上竟有这么快的手法。
  白玉楼拍开了那女人的穴道,轻声交代道:“你就守在这里,不要走动,等你的男人回来。”
  他接着又掏出一个小布袋,掷在床上道:“等你男人回来之后,你们收拾一下,可以前往杏花镇卖酒的地方,找酒厂里一位姓钱和姓孙的管事,告诉他们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故。他们见了布袋里的信物,一定会收留你们的。”
  白玉楼说完,不待那女人提出疑问,便又绕原路,从前面走进店里。
  店堂里的五个傢伙,除了那名精瘦汉子,差不多都醉倒了。
  那精瘦汉子看清走进来的人是白玉楼,着实吓了一大跳。
  他派出去动手的两个汉子,机智过人,身手不俗,而目前这个看上去儒雅镇定的青年人,则还是原先的老样子,一点也不像刚跟人发生打斗或争执。奶奶的,这怎么回事?
  “吃饱喝足了,赶起路来真不是滋味。”白玉楼在精瘦汉子对面坐下。“你们头儿,还有老板娘,怎么都不见了?”
  “噢噢——”精瘦汉子赶紧打点起精神回答道:“老板娘忘记喂鸡食,到后面喂鸡去了。”
  “那位尹大爷呢?”
  “方便去了。”
  精瘦汉子脸上阴晴不定,心中似乎一直拿不定主意,要怎样来对付眼前这个碍事的家伙,现在他逮住机会,决定先表明一下身份,好好镇一镇这个小子。
  “你老弟不是道儿上的,说了恐怕你老弟也听不清楚。”
  “没有关系,长长见识也好。”
  “你老弟知不知道当今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被行家排了一张武林名人排行榜?”
  “好像曾在什么地方听人提起过,一时记不清楚了。”
  “名人排行榜上排名第五的一个大人物,分尸手陶五藏陶老太爷,便是我们这位尹大爷的远房舅太爷!我们这次到豫南来,便是准备去见这位陶老太爷的。”
  “要找陶老太爷赏你们一口饭吃?”
  “这是什么话!”
  “不然怎么说?”
  “我们是去向陶老太爷报一条大财路!”
  “噢?”
  “最近,洛阳城里,一个长得精精壮壮的黑小子,正会合丐帮几名老叫化,在城里到处搜购米粮,手头好像……”
  精瘦汉子好像有了警觉,干咳一声,没再说下去。
  白玉楼忍不住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他一再吩咐小黑办事时要小心谨慎,想不到还是惹来一批黑道人物的觊觎。
  好在陶五藏已成地狱游魂,不然让这批家伙勾搭上了,凭一个缺乏江湖经验的小黑和几名丐帮弟子,又怎么应付得了这批黑道大煞星?
  白玉楼觉得已没有再跟这厮兜搭下去的必要,缓缓起身道:“去后面看老板娘的鸡喂得肥不肥,万一打不着山雉,晚上有只土鸡下老酒,也比尽吃鹿肉强。”
  他的行动,等于邀请。精瘦汉子怕他去后面撞破好事,赶紧追了过来道:“老弟,留步,人家男人不在家……”
  白玉楼扭过头来,笑笑道:“把人家男人支使出去打山雉,岂不正是你仁兄的主意?”
  精瘦汉子脸色大变,他已看出白玉楼脸上一点酒意没有,说话沉稳老练,且又处处语中带刺,已隐约觉察出事情有点不妙,于是不再敷衍,蓦地沉下面孔道:“就算是老子的主意,你想怎么样?”
  白玉楼微笑道:“不怎么样,想打发你仁兄一齐上路,好让那位尹大爷有个伴而已。”
  由于双方身手相去悬殊,只不过举手之劳,白玉楼便将这名精瘦汉子轻轻松松的摆平了。
  薄暮时分,店堂中四名汉子仍然沉醉如死,那位年轻的店主人,扛着鸟枪,满身风尘,笑嘻嘻的拎着一对山雉回来了。
  白玉楼从对方手上接下那对山雉,指指后屋道:“你离开之后,店里出了一点事故,你进去叫你女人告诉你详细经过,这对野鸡交给我来处理。”

×      ×      ×

  武林名人排行榜上第三十四和三十五两位名人,是一对同胞兄弟,老大叫令狐壮,老二叫令狐勇,是湘西沅陵的两大天王。也是白玉楼黑名单上,最后几名务必清除的重要人物之一。
  这两兄弟盘踞湘西沅陵一带,仗着一身谭门武功以及习自苗人的邪术,平时可说无恶不作。
  但由于地理上的屏障,中原一般侠士,因为鞭长莫及,都对之无可奈何,白玉楼将两兄弟列为第二批扫除的对象,也是为了这层原因。
  沅陵,古称辰州,以出产各种木材出名,流行一种排教组织,据说能凭唸咒的法术,取人性命于百里之外。
  所以,当时一般人一提到辰州的排教,无不敬而远之。
  令狐兄弟,便是辰州排教组织中的首领人物,两兄弟四十出头,正值壮年,除贪财好色之外,最大的两项恶行,便是嗜赌和嗜杀。
  正由于两兄弟所带来的这种不良风气,当地的排教弟子,经常带着一批木材出发,在外面吃尽玩光,而就此老死他乡,不知所终。
  白玉楼知道自己的口音、服装、以及生活上的饮食习惯,都跟湘西人有很大的分别,而排教在当地组织严密,如果冒然闯进去,随时都可能遭遇不测之险。
  所以,他由湘西常德而桃源,先在桃源一家客栈住下来,准备先习惯一下当地的生活方式,同时暗中打听令狐兄弟的近况。
  桃源是沅江上的重镇之一,市面相当繁荣,这一带当然也在排教的势力范围之内。
  白玉楼先制了几套当地习见的服装,又跟栈内伙计套上了交情,自称要选购一批上好木材,替江南某巨室营建华厦,并希望店小二能替他引见一二位大木材商人。
  店小二听他说一位做木材生意的大商人,当然巴结之至,第二天便替他找来好几位木材商。
  在当地交涉木材生意,最流行的交际方式,便是搁开正事不谈,先行吃喝嫖赌一番,等套足了交情,再谈正事。
  因为风气如此,有些真正的商人,由于一时把持不住,等真正想到要谈生意时,已变成一文不名的孤家寡人一个了。
  首先跟白玉楼攀上交情的木材商,也是一对兄弟。
  老大叫杨子原,老二叫杨子泽。
  两兄弟大约三十五六岁,都是排教中人,只是不知道两兄弟武功,以及在排教中的地位高低深浅如何。
  白玉楼虽比这对杨家兄弟少了几岁,但在吃喝玩乐方面,却是位道道地地的大行家。
  因此,三人见面不久,便融洽如老友,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当地的客栈,建筑虽然简单,但却极为宽敞,而且酒色俱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些具体而微的金凤酒店。
  杨家兄弟点了丰盛的酒菜,也叫来两三名出色的粉头,酒喝多了,话谈多了,彼此间的禁忌,也就相对的减少了。
  白玉楼很快,也很技巧的便套问出这两兄弟跟令狐兄弟的关系。
  原来令狐兄弟仗着在排教中的地位,几乎霸占了辰州全部的木材业,其他的同行,只能分润一点零星交易,凡属整批的木材买卖,则全归两兄弟作主。
  杨家兄弟在桃源这家木材行,便是令狐兄弟的分行之一,如果需要特别的材质,仍须报请辰州总行发货。
  至于两兄弟在排教中地位,那是属于帮派秘密,白玉楼江湖经验老到,知道那是江湖上的一种禁忌,所以始终绝口不提这方面的事。
  两三天混下来,交情拉够了,杨家兄弟开始试探白玉楼的口风,想知道白玉楼要买的是那方面的木材,以及数量多少?
  白玉楼为了取得杨家兄弟的信任,乃就这几天临时强记的一点常识,选最高级的材料,报了名称和数量。
  两兄弟听了大为兴奋,因为根据白玉楼开列的名称和数量,总价约在白银五万两上下,这是一笑大交易。
  木材的批发利润,一般超过四成。四五得二十,五万两的生意,利润便是两万两。
  如果以利润的两成作为交际费,就是四千两,而这几天,他们花在白玉楼身上的费用,前后不过两三百两,如果生意就此作成,正项收入不说,光是可以浮报的交际费,就够他们兄弟吃喝不尽了。
  最后,白玉楼为了坚定两兄弟的信心,他先付了两兄弟五千两银票的定金,同时也向两兄弟提出一个要求,在签细约之前,他想先看看货色。
  两兄弟老老实实的告诉他,他要的货色,全是上等材料,必须由辰州总行点验起运,分行的存货,不够齐全。
  白玉楼的目的,正是如此,去辰州总行,见大老板,令狐兄弟!
  禁不住两兄弟的恳求,白玉楼又在桃源滞留了两天,才由兄弟亲自作陪,乘坐该行的专船,溯沅水而上,前往辰州。
  辰州,除了出产木材,还有一样宝物,那便是硃砂。
  硃砂,在医家而言,是泻热、镇惊、清肝、明目、下死胎的圣药。在道家,根据玉洞要诀记载,硃砂为万灵之主,乃灵符念咒不可或缺的用品之一,上品产自辰、锦两州,故又名辰砂。
  而辰州一地,多道术之士,顾然便与此一特产不无牵连。
  酒肉大师胡品清精歧黄之术,常叹称百草易得,真砂难求,以致很多重症,都因为缺乏这一味药,而难收着手成春之效。
  白玉楼决定购买一些上竺硃砂,以便回扬州时好孝敬恩师。
  杨家兄弟见白玉楼要买硃砂,立即差人找来一代上品,免费相赠。白玉楼盛情难却,只好收下。

相关热词搜索:风流太保

上一篇:第十三章 惊弓之鸟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