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五狼杀手
2020-01-30 20:01:2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就好了,小文不在,表示她已经跟了出去,现在,不能了解的是,她们约好一起去的,还是小文追踪素喜?”小雅道。
  郭宝元缓缓坐下身子,笑道:“小雅姑娘如此说,那就不算越狱了?”
  “我不知道算不算是越狱,但小文负责监视素喜,就应该承担责任,这件事副总捕头就不用太担心了,今夜二更我约了人家决斗,特别向副总捕头报知一声。”小雅道。
  “什么人?”郭宝元道。
  “要不要派人助拳?”
  “土狼!”小雅道:“是江湖上一流的杀手,听说他们有五个人,分穿青、红、黑、白、土,五色衣服,并称为五狼人,江坤镖师告诉我,他们是新近崛起的一组杀手,杀法凌厉,非常可怕,约我挑战,就是五狼人中的土狼。”
  “你一个人,应付五狼人,实力太单薄了,我派两个人作你副手……”郭宝元道。
  “副总捕头,我还不想让他们了解我的底细,动用刑部的捕快,就一下穿梆了,对案情并未有好处。”小雅道。
  “让他们以江湖人的身份,和你同行。”
  郭宝元已大声说道:“请陈同、张重,进来见我。”
  小雅心中不愿意,一则是刑部捕快、班头还没有真正的高明人物,带出去有了伤亡,很难交待。
  二则刑部捕快一出面,打草惊蛇,要犯闻风而遁,那就画虎不成反成犬了,但也无法太拒绝,只好先接受再作打算。
  本打算找小文帮忙的,小文不在,打乱了小雅全盘计划,真要她一个人独斗五狼人,心中就全无把握了。
  “这两个人,还没有刑部捕头身份,说他们是江湖人,实也不错,一个是少林弟子,一个是南太极门下的弟子……”郭宝元道。
  谈话之间,陈同、张重,已行入室中。
  郭宝元替三人引见,小雅十分注意两个人,发觉他们目光炯炯,尤以陈同两个太阳穴高高突起,是一位内外兼修有成的高手,实非一般捕快班头可见。
  果然是两个可用之才。
  陈同、张重早听过小雅的大名了,她虽然只是个侍从的身份,但却是刑部中的有名人物,武功好的令中、西、南、北四大名捕快心折,人也漂亮得如花盛放,闻名虽早已闻名,但见了面,仍然看得两个人心神震颤。
  郭宝元吩咐两人,暂归小雅指挥,一切行动听吩咐。
  陈同、张重躬身应命,小雅也向郭宝元行礼告辞。
  小雅再度易容,又恢复了黑妞的模样。
  陈同、张重也换了江湖人的衣着。
  不过是初更时分,小雅已带着陈同、张重行到小竹林外。
  小雅胆大活泼,但却心思缜密。
  虽然早到一个更次,仍然小心翼翼地隐伏视查,指点陈同、张重的埋伏之处,嘱咐两个,并待她的招呼,暴露身形,就算她遇上凶险,也不能现身救援。
  陈同、张重虽然心中不解,也R有唯命是从。
  三人走过刚刚隐身藏好,一阵急风,飞来了五条人影。
  今夜无用,但星光灿烂,以小雅的目力,隐在暗里看明处,清楚地分辨出几人衣着形貌。
  青、红、黑、白、土,五种颜色衣服,也明显地表现出五个人的身份。
  “老五!”
  青衣人四顾了一眼,说道:“这是处很好的屠戮战场,方圆五里内没有人家,只有这一片竹林掩护,就算他们有大批人手赶来,我们也可以从容应付。”
  “那位黑妞珍珠,真有你形容的那么动人吗?”白衣人笑道。
  “像一颗黑珍珠,黑的娇俏,黑的亮丽,真要如此,那个黑妞就交给我了,我作四哥的替你接下她,怎么样?”
  “不!请四位哥哥来,只是要你们替我掠阵。”土狼道:“顺便摸清楚她的来历底子,至于挑战黑妞,我希望独力承担,四位哥哥不用插手了。”
  “怎么?动了色心哪!”白狼老四冷然说道:“你一向以杀人为乐,不喜女色,几时也变得怜香惜玉起来?”
  “小弟没有变,但你不能动黑妞,北京城中的美女,成千上万,你玩哪一个我都不管,但就是不能动黑妞。”土狼道。
  白衣人脸色一变,道:“反了,反了,作弟弟的管起哥哥来了,这可是以下犯上哪,成何体统?”
  “老四!”
  青衣人又开了口,道:“来京城你夜夜春宵,听说,除了宿妓之外,还犯了两次色戒,闯入民宅……”
  “那可不能怪我,是她们飞媚眼,勾引我,这可是她情我愿的事。”白狼道。
  “没有伤人,所以,青狼大哥也没有追究。”红衣人道:“咱们入京之前,可是先说好的,你可以化银子玩女人,但绝不能弄出事情。”
  “二哥,小弟可是一切从命,没惹出一点麻烦,我玩的谨慎,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白狼道。
  “大哥,我们这番入京城,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黑衣人道:“天天在街上摇来晃去,还要易容改装,掩去本来面目,这不是我们五狼人的作风,我们是杀手,只管收酬杀人,不能做一些鬼鬼祟祟,偷鸡摸狗的事。”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保护上林画苑。清除一切监视或不利上林画苑的可疑人物。”青衣人道。
  “这是保镖护院的事,我们接了这种差事,可是有失身份,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对我们五狼杀手的威名,可是大有影响。”黑衣人道。
  “看在一日千两银子的份上,忍耐一二吧!比杀人轻松多了。”青衣人道。
  “大哥,冤有头,债有主啊!”
  红衣人道:“这一次咱们的雇主是谁呢?清除监视上林画苑的可疑人物,可是那三个画师雇我们?”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话,小雅凝神倾听,上林画苑中的三位师父,是画坛中精锐人物,也是饱读诗书之士,不像江湖中人。
  这是程小蝶透过大通镖局,打听到的消息。
  青狼的一句话,立刻就可以揭穿真伪,如若五狼人是上林画苑中师父雇的,以保护画苑中的秘密,哪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需要以杀人来保护?
  “不知道。”
  青狼吁了气,道:“三个画师,我都见过一次,那是我有意的暗中窥查,我怀疑他们易容改扮,和我商谈这笔交易。”
  “结果呢?是不是三个画师?”土狼道。
  “不是,我仔细地看过他们三个,也确定不是他们。”青狼道。
  “会是谁呢?他和你谈交易,付银子,接触了不少次,难道你一点也瞧不出来?”红衣人道。
  “他故作神秘,身着金衣,面挂厚纱。”青狼道:“不过,每次都在上林画苑中见面,所以,我怀疑他住在那里,至少,那里有一个供他收藏衣服的地方,否则,那身衣服金光闪闪,就算在深夜之中,也无法避开人的耳目。”
  “每次约你见面,都是在深夜之中?”黑衣人道。
  “二更和三更之间。”青狼道:“他到的都比我早,我到时,他已在那座厅堂中等我,我早到,他早在,有一次,我到的特别早,还不到二更时分,他竟然也早到了一步,坐在那里等我……”
  语声一顿,话题突转道:“朋友,出来吧!既然到了,就用不着藏头露尾的。”
  “黑妞!”
  土狼接道:“我请几位兄长到此,只希望查证出你的底细,他们不会出手助拳……”
  “可惜我不是黑妞,因为我生得很白。”
  一个身深蓝色密扣对襟小夹袄,蓝色长裤的大姑娘,左手提着一柄带鞘长剑的大姑娘,缓步而出。
  小雅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小文的剑,但人却不是小文,而是逃狱的素喜。
  小雅心头震动了,她无法判定这把剑,是小文借给素喜的,还是素喜杀了小文,抢过来这把剑?
  “你是谁?”
  土狼双目暴出怒火,道:“黑妞呢?为什么爽约不来?”
  “那和我没有关系,我来这里,只是想问明白,谁要杀我?”
  素喜目光转往到青狼的身上,道:“那个金衣人。虽然掩遮住本来的面目,但他无法不说话,至少,你可以听出来,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声音有点沙哑。”青狼道。
  “你回答我,你是黑妞的什么人?”土狼很快逼上来,大有立刻出手之意。
  素喜停下脚步,右手握在剑把上,冷冷说道:“我说过,黑妞和我无关,我根本不知道谁是黑妞,你满意了吧?”
  “不满意!”土狼又向她逼近一步,双方的距离,已不到三尺远近。
  小雅虽然心中悬挂着小文的安危,但却忍下未动,这是非常重要的关键时刻,双方只要一动手,就可以看出五狼杀手的武功如何?也可以看出素喜的真才实学。
  但更大的收获,可能会揭露出双方的身份。
  “慢慢慢!”
  青狼阻止了两个人,道:“姑娘说我们要杀你,是什么时候的事?在什么地方?”
  “就是三天前的晚上,地点是刑部女牢,下手狠哪!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素喜道。
  “不是我们干的,五狼人坏事作绝,但却有一样好处,一语千金,不说谎言。”青狼道。
  “你们是人雇用的?就是那个穿着金衣的人?”素喜道。
  “江北武林同道,有谁不知青、红、黑、白、土,五狼人是杀手?诚心雇我们,任何人都找得到,有什么稀奇呢?”青狼道。
  “他不肯以真正面目和你们相见,是不尊重你们?看不起你们,你们死了也不知道雇主是谁?”素喜道。
  青狼心中已被挑拨得不舒服,但忍下了,冷笑一声,道:“杀手只管拿钱取命,我们不想了解事情的是非恩怨,也不想知道杀的是谁?和雇主身份?土狼,正经事情谈完了。”
  土狼道:“现在,我再问你一次,黑妞怎么没有来?”
  素喜嗤地一声,笑了,道:“痴情汉子,负心女,你们问的叫人烦哪!我已经告诉你,不知道谁是黑妞,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难道她会骗我?向我挑战,却又不赴约。”
  土狼有些相信素喜的话了,四下探视了一阵,道:“姑娘家言而无信,真叫人无可奈何!”
  小雅兴起了一股冲动,很想现身应战,但咬咬牙关忍下去,潜伏未动。
  “杀我的人,未能得逞。”素喜道:“而且,受了点伤,这大概就是偷鸡不着啄把米了,但他们却逃入了上林画苑,不是你们五狼人,也算是你们一伙的了?”
  土狼冷笑一声,道:“我们已给了你很完整的回答,不是我们要杀人,再这么纠缠不休,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双手一抬,寒光闪动,不知何时,土狼已戴上了两个黑色的手套,十个尖利的爪芒,突出有两寸多长,比起真正的狼爪,可怕多了。
  素喜道:“诸位既不愿善作交待,那就只好比划几下了,这一战诸位没有银子可拿,是亏定老本了。”
  土狼怒道:“你喋喋不休,这一战,只好奉陪你了。”左手一探,抓向面门,右手攻取胸前,果然是开膛取心的架式。
  素喜出剑如闪电,土狼攻势发动,素喜剑已出鞘,一道寒芒,斩向左手。
  迎面一抓,本是虚招,土狼未理素喜的剑势,主攻是右手,爪芒闪动,已近前胸。
  素喜快一步,斩中了土狼的左手,原想剑过血崩。土狼一双左手会被生斩下来,那知锋利的剑刃,如同斩在丝索上,波地一声,剑势竟被弹了起来。
  这才发觉土狼戴的手套上大有学问,是一种刀枪不入的制品。
  一招失机,立陷危境,土狼的右手爪芒已划破了素喜前胸的罗衫。
  危险中,也看出素喜真正本领了,临危不乱,应变有方,一吸气,娇躯缩退三寸,避开了士狼手套上的爪芒,腿未弯曲,脚未移步,是真正的内家功夫。
  素喜似被这一招激出了怒火,长剑一振,展开反击,寒芒流动,有如一片剑幕,也把土狼的还击攻势,完全封入剑网之内。
  小雅冷眼观察,发觉土狼的武功不错,招式狠毒,形如狼爪的手套,不知是何物作成?不畏刀剑斩劈,攻势亦是杀人为主的手法,招招都是破胸开膛,摘心取命的架式。
  但素喜剑法的精奇,更令小雅吃惊,上狼凶猛攻势,竟全被剑势封住,但因狼爪手套,有拒抗利剑的韧性,素喜也只能封住他的攻势,钢爪和长剑不时碰触,响起金铁交呜之声。
  不过,素喜很快找出了对付土狼的法子,长剑全采攻势,以刺勺主,避开敌人双手,剑芒所指,也全是要害所在,剑长三尺,素喜剑法又灵活多变,一阵急刺快攻,果然打乱了土狼的章法。
  土狼无法攻敌了,双手平在胸前,封挡攻来的剑势,完全是被动、挨打的架式。
  片刻工夫,土狼已被刺中了两剑,虽是防守难及的非要害所在,不足致命,但鲜血淋漓,不停地流出,又无法停下休息,还得挥臂跳跃,拒挡攻势,流血无法上住。
  素喜已掌握了主动优势,不再伤土狼,只逼他不停跳跃拒敌,很快就会因失血过多,晕迷过去。
  小雅看出了土狼的危机,青、红、黑、白,四狼人,也看出土狼的处境不妙。
  “住手!”青狼大喝声中,行了出来。
  素喜收住了剑气,道:“怎么?准备群殴了?”
  “五狼人不是君子,也不是什么名动江湖的大侠,就算以众凌寡,也是平常的很。”青狼冷冷说道:“我们只求杀敌成功,用什么手段、方法,都不计较,你姑娘计算一下,能不能挡住我们五人合攻?”
  素喜打量了五人一眼,摇摇头,道:“小妹不敢自大,可能打不过五位联手。”
  “不是可能,而是绝对不行。”青狼冷冷说道:“五狼人练过合击阵法,每加一人,不是多一个人的力量,而是相乘效果,五人齐出。保证是天下无敌,这就是五狼人,出道之后,从未失手过的原因,青红、黑、白、土,也是木、火、水、金、土的代号,五行生克的变化,可是大学问,把五狼人看成粗卑无术的人,那就大大地走眼了。”
  这番话让素喜听出了兴趣,小雅的兴趣就更大了。
  “诸位学过五行生克的变化,小妹是真正的失敬了。”素喜道。
  “大哥!这丫头剑招奇奥,杀法凌厉。留下来是个祸害,不如联手把她杀了。”土狼道。
  “我们之间,有这么大的仇恨吗?再说诸位的杀手,计价杀人,收钱取命,杀了我又没人付钱,何不和我谈谈生意呢?”素喜笑道。
  青狼冷冷说道:“你请得起五狼人吗?咱们兄弟,声誉日隆,价码日高,可不是三五百两银子能请得动的人!”
  “价码好说,只要诸位敢接我的生意,咱们就可以谈谈了。”素喜道。
  小雅震动了,忖道:听素喜的口气,似玩笑,但犯不着逗弄五狼人,自找麻烦,捅这个马蜂窝,但素喜只是言侍郎的一个侍婢,哪里有许多银子,来雇请杀手,又要杀的什么人呢?
  “只要银子多,没有什么人不敢杀的,不过人越难杀,价码越高,能不能先说出来,你要杀什么人?”青狼道。
  “不能。”
  素喜笑道:“杀什么人,事属机密,如何能在耳目众多的地方说出来?”
  青狼四顾了一眼,笑道:“五狼人义结金兰,一向是联手行动,他们不是外人,姑娘是否有个同伴一起来呢?”
  “不愧是五狼之首,好灵敏的耳目,不过,这件事最好也不要让他知道……”素喜声音突转低微,低得小雅也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了。
  青狼听得很入神,谈的似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谈完之后,青狼却摇摇头,道:“一是时间太急,我们接下生意,还未完成,撒手一走,有背行规;二则这是一大笔银子,我不相信,你能付得出来,除非……”
  “除非什么?尽管说啊!买卖不成仁义在。”素喜道。
  青狼道:“银钱先付,在下可以考虑,下一个客户,订为姑娘。”
  “先付一半。”素喜道:“这是规矩,不厚我,也不能太薄彼,几时可以为我操刀,能不能给我一个期限?”
  “多则十日,少则三天。”青狼道。
  “姑娘的银子,几时要付?”
  “明天。”
  素喜道:“明天我们在……”突然声音低微下来,低得大概只有青狼一个人可以听到。
  青狼道:“按时赴约,过时不候,希望姑娘不是拿我们寻开心了?”
  “我不是顶聪明的人,但也不会笨到拿诸位自找烦恼,也希望你不要记错了地方时辰。”
  青狼点头,素喜却回头走了。
  这一架,打到中途而废,化敌为友。谈成了合作杀人的生意。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七回 三狐娇客
上一篇:
第五回 夜抛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