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巧窥敌阵
2020-01-30 20:57:3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雅很急欲把发现的事,告诉姑娘,来不及卸除化妆,就冲入总捕头的公事房中。
  没有看到程小蝶,只见小文和郭副总捕头相对而坐。
  短发绕颊,紫脸浓眉,还真把小文和郭宝无吓了一大跳,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郭宝元的右手已搭在刀柄上了。
  “我是小雅啦,总捕头呢?”
  “我们都在等她……”
  “小文。”小雅打断了小文的话,道:“是不是万复古请她去了。”
  小文点点头。
  “去闯血罩啊!”小雅扯去了脸上的短胡,道:“等我一下,卸了妆,咱们一起去找万复古。”
  一面说,一面走,走入了小房间中。
  小雅的动作真快,洗去了脸上的颜色,来不及梳辫子,头发一盘,就跑了出来,道:“小文,走!”
  “到哪里去呢!”小文道:“他们是去追踪红灯老魔,行踪无定。”
  “万复古的名堂多。”小雅道:“万宝斋中一定会有连络。”
  “姑娘交代过,不能去找她,要我们在这里待命。”
  小文接着道:“三十六个匣弩手也在待命,好好去洗把脸,洗个澡,换件衣服,小姐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
  小雅回头看,素喜已洗了脸,但还未更衣,想来心中也是很急,一把抓住素喜的手,道:“我们去洗澡更衣。”
  走了两步,回头又道:“小姐有消息,一定要去通知我,小文,你如是没有叫我,独自去了,这一生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放心了,还有素喜也得去。”
  小文接着道:“三十六个匣弩手,由我们统率,每队十二人,你们不去,我一个人怎么办呢?”
  小雅笑了笑,拉着素喜走了。
  “万大掌柜也真是荒唐!”郭宝元道:“像血罩那样危险的地方,怎么能拉着总捕头一起去闯?”
  “不能怪万大掌柜,是小姐坚持要去的。”小文道:“万复古数度婉拒,是小姐不肯罢休的。”
  “但愿吉人天相,总捕头一旦受到伤害,我也撑不下去了。”郭宝元道:“只有辞官归里,回庐州乡下种田了。”
  “我和小雅也要走。”
  小文接着道:“她伤了,我们陪她养伤,她死了,我们也活不下去,小姐到哪里,我们都会追随她,这是不是就叫作生死与共呢?”
  “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只怕大人的刑部尚书也干不下去了。”
  郭宝元接着道:“一来是心痛幼女,无法理事,二来是没有程姑娘子公主的身份气势顶着,厂探和锦衣卫的势力,会很快复活的,他们一旦再得势,对刑部仇恨之深,恐怕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可真是一柱擎天啊!一个二十岁的大姑娘,也不过四品官位,却能威震朝野,扛起了万里江山,是前不见古人,恐也后无来者了。”
  “小姐是能干,天赋过人,才华洋溢,可是她心中苦啊!”
  小文接着道:“一面苦练武功,一面思解案情,连朝中形势,都要分心多虑,唉!自从言侍郎案件发生之后,小姐没有过一夜好睡,弹精竭虑,夜以继日,我好担心她被累坏了呢!”
  “她虽然很累,但内功底子好,年轻轻,还能撑得住。”
  郭宝元接着道:“但红灯老魔的血罩,却是从未有人逃得过的劫难,数十年来,死于血罩之下的武林高手,快近百位了,而且,都是江湖上一流的高手啊,希望上天保佑,别让她留下恨事……”
  “可恨的是田长青……”
  小文接着道道:“人在北京城,为什么不来看看小姐,只有他能阻止小姐不冒险,也只有他能帮助小姐……”
  “怎么帮呢?”
  小雅、素喜已经沐浴过后,更了衣,一先一后,走进来。
  “代替小姐入血罩啊!”小文道:“以田大公子之能,胜机应强过小姐很多。”
  “这个不行!”
  小雅接着道:“田公子如在血罩之下,小姐会痛苦一辈子,我们也要跟着她一辈子不开心,那就不如死了痛快,活罪难受啊!”
  小文沉吟了一阵,道:“我不过说说罢了,哪会真有这种想法,田公子是我们的大恩人,不是他解开我们伤穴,我们哪里会有今天。”
  但我确也有些恨他,人在北京城,为什么不常来走动,刑部也好,小姐的香闺也好,我们都很欢迎他呀!”
  “小姐也欢迎吗?是真的欢迎,还是表面欢迎。”素喜道:“不要很快给我答复,我要听到真情实话……”
  “不用想,小姐不但欢迎,而且,也有些喜欢他。”
  小雅接着道:“二年多前,曾会有过一个许诺,田公子如若有要求,小姐便会陪他上床去……”
  “小雅,太坦白了吧!”小文道:“为什么不说得含蓄一点。”
  “转弯抹角的话,说起来太累人了。”
  小雅接着道:“别人也听得隐隐约约不太明白,素喜已不是外人,我们整天问她和言大人上床的事,她每每都坦言无隐,小姐和我们的事也应该让她明白……”
  “可是,还有……”
  小文转头看时,郭宝元早已走了。
  “副捕头踮着脚尖早走了。”小雅笑着道:“他如果还在这里坐着,那我敢这么放肆啊!”
  “田公子呢?”素喜道:“放着的便宜,自然捡了,不过,又不太像,小姐,似还是黄花闺女啊!”
  “什么还似,完完全全的处子之身。”
  小雅接着道:“她读书多教养好,可是思想很开通,跟着我们胡说八道,是为适应江湖。”
  “当然,也为借怜我和小雅。”小文道:“我们都不是好姑娘了。”
  “我也不是啊!”素喜接着道:“我所受的训练,就是要舒畅胸怀去接纳男人,要为万宝斋作彻底的奉献,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是上床的事。”
  “我和小文就更惨了。”
  小雅接着道:“活生生的被人强奸了,而且是不只一次,当然,男人也不是一个,我们在死亡边缘上苟延残喘,学着去讨好男人,以借他的力量,保护我们不受很多人的蹂躏,想起这些事,我就满怀恨意……”
  “慢来,慢来……”
  素喜接着道:“正题还未说完呢!小姐既然和田公子上了床,怎么还会是处子之身呢,这就怪了!”
  “谁说上床了!”
  小雅接着道:“我是说小姐表达过这个承诺,当然,田公子也为小姐卖了一次命,也就是各种情势凑合的非常巧妙,没有人会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田公子却一手推开了这个机会……”
  “小雅,你是说田公子婉拒了小姐……”
  “不是婉拒,因为小姐也没太认真!”小雅道:“小姐只是作了这个承诺,那是邀请田公子助拳的条件。”
  “了不起,能不动小姐这种美人的男人,天下也选不出几个来。”素喜道:“只此一桩,就叫人心生敬服,不管是什么原因。”
  “再告诉几件让你吃惊的事。”
  小雅接着道:“田公子,是那种让女人陶醉的男人,他救过我和小文,我们感激他,除开这个不谈,我们也很心仪他,他如拉我和小文上床,我们绝对不会拒绝。”
  素喜微微一笑,看着小文,道:“小文,真的吗?”
  “是真的,我比小雅还轻佻。”小文道:“我眉目传情引诱他……”
  “怎么他装不懂啊!”素喜道:“那就有点做作了。”
  “懂!”
  小文接着道:“他过来,拍拍我的脸,要我下工夫练功,好好地帮助小姐,你说,我还能怎么办?素喜,这中间还有一点要说明,我和小雅对男人,都存有相当的恨意,却对他开启了心扉。”
  “被你们说神了。”
  素喜接着道:“我的师兄弟,都是美男子,加上一身好武功,都是男人中的男人,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游乐,却是古井不波,不生奇念,除非有目的,才会装出一片虚情假意,连撒娇也是一种手段,都有老师教的呀!”
  “你对言侍郎不是一片真情吗?”小雅道:“难道是骗我们的。”
  “不是啊!”素喜道:“刚开始也是假的,我入言府,早就心怀鬼胎,想骗他动情,让他自动把一些珍贵玉器交出来,却不料,我被他骗倒了。”
  但我一直没有忘记我的任务,现在离开了万宝斋,才敢把情怀完全放开,细细想,慢慢思量,才发觉,死后方知情意真,一颗心全被他占据了。
  可是,有什么用呢?如果真有管寿限的判官,我愿意到地府求,跟他上床也行,也愿意把自己阳寿折给言大人,我只想留下三年……”
  “为什么呀,留三年太短了。”小文道:“至少也该平均起来,两个人同年同月同日死呀!”
  “不,我要死在他前面。”
  素喜接着道:“一是赎罪,我没有好好保护他;二是想证明一下,他是不是真的爱我。还是只是说些花言巧语骗了我,会不会在我灵前哭泣……”
  “胡说八道啊!”小雅道:“你死了,他哭不哭,你怎么会知道。”
  “不是说了有地府、有判官的吗?”素喜道:“那自然也有鬼魂了,我可以站在旁边看哪!”
  “鬼话连篇,女人就是女人呀!”小文道:“会想些自己骗自己的把戏玩……”
  突然响起了一片金风破空之声,打断了小文的话。
  小雅和素喜立刻飞跃出室。
  那是连珠匣弩发射的声音,只听那金风遍布的气势,不难想到它的威力。
  小文坐着没动,但却伸手抓过了长剑手握剑柄,目光炯炯四下瞧,可真是胆大妄为,竟有人敢摸上了刑部。布守在四周的匣弩手,撂不倒来人,一旦被摸入了总捕头的公事房,那可是一桩大笑话了。
  小文已暗自下了决心,有人摸进来,绝不放他出去了,拼了命也要把他放倒在刑部。
  但闻一个尖锐的声音传过来,道:“素喜,快来接我,连珠匣弩,果是天下第一等的暗器,我已经招架不住了。
  分明是个女声音,但小文听不出她是什么人?
  素喜听得出来,而且喝止住匣弩手,把她接进了总捕头的公事房中。
  见了面,小文想起了一面之缘,起身说道:“欢迎啊,素华姑娘!”
  素华有点狼狈,一身劲装,有两处破裂,显然是被弩箭射穿的,一处还带着血迹。
  受伤了。
  素喜低声道:“师姐,左胯有伤啊,要不要包扎一下。”
  她心中却是暗暗吃惊,匣弩能伤素华,就能对付当今一、二流高手,素华有多少斤两,她的心中最清楚,比内功技艺,素华绝不比她素喜差,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要紧,只是皮肉之伤。”
  素华接着道:“我不知道有几张匣弩对付我,怎么会箭如雨下不休止啊,四面八方一齐来,力道又十分强大,用兵刃拨开它非常吃力,逼得我寸步难行了。”
  “师姐,六张匣弩对付你……”
  素华奇道:“只有六张弩吗?连珠匣弩,一匣有几支箭?”
  “不多,十支。”
  素喜接着道:“但射手训练有素,控射的技术纯熟,射速不快不慢,绵连成一张箭网,人就被困在网内了。”
  “就算有六十支吧!”素华有些不服地道:“困不住我才对,我手中之剑,至少拨开了一百支弩箭。”
  小文、小雅都未接口,站在一边笑,是诚心让素喜说明了,她们是师姐妹,说得夸张些也不会引起反感的。”
  “师姐,一匣只有十支箭。”
  素喜接着道:“但一个匣弩手带了十个匣子,就是说一个人有一百支箭,六个人搭配的箭网,可以维持一盏热茶的工夫之久。”
  “那就难怪了。”素华道:“能拨开六百支强力弩箭的高手不多,我不行,别的人只怕也难应付。”
  “他们一组十二人。”素喜道:“撑过这一半,还有另一半接上来,中间不会有空隙的。”
  “那就很少有人躲得过了。”
  素华叹口气,接着道:“我是奉命而来,一阵匣弩连珠箭发,把我射昏了头,几乎忘了正经事,副总捕头在吗?”
  “师姐,小文、小雅两位姑娘,都能作主。”素喜低声道:“有话尽管请说。”
  “噢!”素华目光转动,掠过小雅、小文道:“万大掌柜要我来,传报一件讯息,红灯老魔行踪诡秘,似是有意地引诱人追踪。”
  但是,万大掌柜还是算核出了他绕行的路线,请刑部中三班匣弩手,立刻出动,按这张图布下埋伏,截击老魔,同时,请派素喜一起行动。”
  话落,从身上取出一张图递了过去。
  小文伸手接过图,笑道:“素喜姐要去,我和小雅也要去,我们三个,也就是三班匣弩手的领队。”
  “好极了!”
  素华道:“万大掌柜也有配合的人员,小妹领队,还有六个专修暗器的小师妹,她们都是发射火龙镖的高手。”
  还有专修暗器的人哪!别的武功是不是还要学呢?小雅心中想,却未说出口。
  小文却问道:“什么是火龙镖啊?从来未听过这种暗器。”
  “好象是火药配上一种特制的镖。”
  素华接着道:“我知道,却未见她们出过镖,是新玩意儿,也是初次临敌应用,造成此物,不过两年,四代以前弟子,无人会用,也没有人见过。
  四代小师妹中,有十二人被选作专修火龙镖的人,一下子就出动了六个,这一杖,大掌柜似是决心拼出生死了,等一下,要她解说给三位听,我很想说明白,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小文点点头,心中忖思:万宝斋名堂多呀,火龙镖之后,不知道还有什么新玩意儿了。
  “素华姐,我请教!”小雅道:“专修火龙镖的弟子,是不是不学别的武功?”
  “一样要学。”
  素华接着道:“我刚才说的话,有语病,事实上专修火龙镖的个师妹,是由四代弟子中选出的灵巧人物,集中一个地方,练习这种特别的暗器。”
  但她们还要回来学习一般技艺,这就比别人辛苦处很多了,所以,都是慧悟力比较高的人,也是四代弟子中最好的人,她们还要三个月才能出师。”
  “领教了!”小雅道:“咱们几时动身呢?”
  “自然是越早越好。”
  “可是,这张图还未弄清楚,到哪里都不知道?”小文正在伏案看图,道:“怎么就说走呢!”
  “地方,我知道!”素华道:“由我带路,三位去拾掇一下,这就上路了。”
  小文、小雅转身入内室。
  素喜却低声道:“师姐,六位小师妹呢?”
  “在刑部外面等我们。”素华道:“我想试验一下刑部匣弩的威力,故意闯进来,想不到真的厉害呀!”
  素喜道:“还有更新、更强的匣弩,刑部一直在改进这种霸道的暗器,以补高手之不足。”
  “素喜!”素华长长吁一口气,道:“大掌柜有交代,不再认你是万宝斋中人,所以,别再叫我师姐,更不能叫她们小师妹,你已是刑部中人,别忘了自己身份。”
  “这么绝呀!连我们师姐妹情份也要切断。”素喜道:“大掌柜告诉我,日后我还可以回去万宝斋。”
  “好象不行,据说是东主也认可了这件事。”
  素华接着道:“交情摆在心里头,但也只限咱们三代弟子中几个姐妹,第四代小师妹不会认你,所以,等一下,我不会替你特别引见。素喜呀,切断了一切联系,对你是有益无害的,你就安心作个女捕头吧!”
  “这一次拦截红灯老魔……”
  素喜叹息一声,接着道:“不知道是否能碰上头,碰不上,有些可惜,这场大战,一定是哄动江湖的大事,有幸参与,实有荣焉。可是,若是真的碰上了,”又是个生死难卜之局……”
  “大掌柜一向是算无遗策。”素华道:“遇上了老魔的机会很大,素喜呀,你究竟是想不想遇上呢?”
  “矛盾哪,想遇上一战留名,又有些不愿意这样早死。”
  素喜接着道:“不过,这些想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总捕头传出的令谕,要我和小文、小雅去截杀红灯老魔,就算明知必死,也要勇往直前,人家都不。泊死,我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千古艰难唯一死,谁不怕呀!”
  小雅已换上了紧身劲装,行了过来,又道:“怕归怕,死归死,素喜,小文也常和我谈起这件事,但总是谈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宝剑出鞘,就会把生死置之度外,动上手,更是一心求胜,全力发挥技艺,哪里还会想得到生死的事。”
  “这件事恐怕要请教姑娘了。”
  小文也换好了衣服,行了过来,“姑娘坚持要入血罩中,摆出了一种慷慨赴死的气势,我相信她也怕死,不同的是,我们的勇敢是形势逼的,她好象有一种看法,勇武出自内心,同样是决死火拼,感受就有些不同了。走吧!我们害怕,但不会逃避!”
  素华道:“三十六个匣弩手一定要带去……”
  “他们随时待命出动。”小文道:“已等候好几天了。”
  看了素华停身的地方,小文、小雅暗暗地吃惊了。
  竟然是在北京城中的路上,这里街道很宽阔,但也很热闹,深夜中就行人不绝,大白天更满街是人了。
  在这种地方出刀火拼,弩箭如雨,不但是惊世骇俗,很可能会造成众多的无辜伤亡,万复古怎么会选择了这么一个所在呢?
  “万宝斋会尽量阻止行人,让无辜的伤亡减至最少。”
  “为什么不选有城外空旷的地方?”
  小文道:“这地方是不便作为战场的。”
  素华似是瞧出了小文、小雅心意,接着道:“至少,也该找一处较冷落、人客较少的所在呀!”
  “大掌柜早料到了你们会这样问我。”
  素华接着道:“所以,他交代的很详细,红灯老魔一直在京城中打转,也多在这一带绕行寻觅,好象是在找什么?每次都经过这个地方,在这里遇上他的机会最大。”
  小文看了小雅一眼,道:“好吧,我们就在这里埋伏。”

相关热词搜索:玉掌青苗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视死如归
上一篇:
第十九回 夜探画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