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烈女 正文

第七章 同病相怜
 
2020-06-18 16:48:4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霹雳叟洪万,自以为既落在上官先生手中,不死必伤,却不料竟是对自己如此客气,所吩咐的职务,只不过是护送玄衣道长回转天山,这种工作,实在是意想不到的轻松。
  他哪里又晓得,这工作之讨厌,当时不住点头道好,遂装着皱眉道:“前辈可另有交待么?”
  上官先生一笑道:“你先不要高兴,你二人既是生死之交,自然你不会舍他而去的,是不是?”
  洪万翻了一下眼皮道:“你老这是什么意思?”
  上官先生含笑道:“我只问你是也不是?”
  洪万想了想,才点头道:“这个当然,我洪万对朋友最是忠心,慢讲是送他到天山,就是天边,嘿!”
  他眯缝了一下眼,干笑道:“我洪万也会送他去,更何况还受你老人家如此吩咐,你老人家放心吧!”
  上官先生哈哈一笑,挑了一下拇指道:“对!这才是好朋友,想不到玄衣道长,居然能交到如此朋友,纵然有如今下场,也够他骄傲的了!”
  洪万不由老脸一喜,心头真有讲不出的意味,当时双手一抱,羞笑道:“你老取笑了!”
  上官先生赫赫一笑道:“我才不给你开玩笑呢,”
  讲着回头看了石继志一眼,抿嘴一笑,又回过头来,扬了一下眉毛道:“可是……”
  讲到此,却忍不住又笑了笑!
  霹雳叟洪万一怔,心道:“这老家伙,为什么老笑?莫非有什么阴谋不成?”
  这么一想,洪万立刻吃了一惊,当时把内心一番喜悦,化作乌有,惊疑道:“你老人家还有事么?……”
  上官先生摇头道:“事情还是只此一件,只是,你要先明白,护送他一路也非易事呢!”
  洪万皱了一下眉,低下了头,心中不由想到:“奇怪!这其中尚有什么难处么?”
  玄衣道长此时呆若木鸡的坐在一旁,内心充满了气愤沮丧。
  他们讲话,他本是装着不闻,可是时候久了,却也不能一直装下去。
  这时听到二人所谈之言,全是为了护送自己之事,心中更是又酸又苦,暗忖自己本来是一身负奇技之人,想不到一霎那之间,却变成了这样,一起一坐,似较常人还要差劲儿。
  他心中那份难受,就不要提了,本心只想,那洪万赶快答应下来,送自己出去算了,却不想,他偏有这么多问头,此时竟自皱眉不已,似乎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大大的累赘!
  这一来,他心中气就更大了。
  当时冷笑了一声道:“我不要他送,自己也能回去!”
  接着冷冷一笑,哼道:“我还没死呢!”
  洪万不由脸一红,惊惶道:“道长可千万不要误会,小弟受道长大恩,慢讲是护送至天山,就是为道长赴汤蹈火,也是万死不辞,道兄!你千万……”
  才讲到此,上官先生呵呵大笑了起来,洪万不由中止了话,偏头看着这个怪人。
  玄衣道长更是怒目以视之,他内心此时真是把上官先生恨到了家。
  上官先生笑声一敛道:“你二人也不要争论!”
  他似忍不住又要笑了,石继志这时上前笑道:“你老人家快讲吧!人家哥俩个要等着赶路呢!尤其是黄道兄,身上又不大方便——”
  讲着斜眼瞟了玄衣道长黄明冲一眼,微微一笑,黄明冲老脸一阵发热,狠狠的瞪了石继志一眼,心中那份委屈可大了。
  暗骂道:“小兔崽子,现在算你们厉害,早晚要是落到了道爷我的手中,可叫你们好看!”
  气得猛力把头一偏,这本是一个极普通的动作,可是如今呢,他竟忘了全身功力尽先,这动作却因用过了劲,只觉得脖子上一阵发麻,才知是扭了筋。
  黄明冲素日是何等威风,却想不到一夜之间,竟落到了如今下场,心中一酸,不禁流下了两滴热泪,心中又恨又伤心道:“我是完了……娘的……还能作什么呢?……”
  想着忙把头低下了。
  上官先生这才咳了一声道:“洪万你听好了。”
  洪万眼巴巴的看着他,这位风尘怪客,一世奇人才笑眯眯的道:“你不要把这任务,看得太轻松了,需知由此到天山,也不是短路程,总得两三个月,尤其他如今又不会武了!”
  洪万连连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上官先生又道:“你要记住我说的话,他不能饮酒,不食蛋,不食水叶,不食肉类,不食素菜……不食……”
  才说到此,洪万却呐呐的道:“请前辈慢一点说好不好?最好用笔给我记一记……”
  说着苦笑了笑。
  石继志见状不禁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洪万只以为笑他,不由苦笑道:“这……是实话,老夫记不太清楚!”
  黄明冲哼了一声道:“别他妈的丢人了,还用笔记下呢!你干脆刻成图章好不好?”
  洪万碰了个钉子,真个是气得哭笑不得,当时望了这位失意的朋友一眼,苦笑道:“老朋友!这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你……”
  “唉算了!你是心情不好!”
  玄衣道长黄明冲,冷笑了一声,厉声道:“我不能吃的东西,我自己都记住了,你就不要再费心了!”
  洪万苦脸道:“啊!是!是!是!”
  上官先生点头道:“他心情不好,你要让着他点!”
  石继志几乎又要笑出声来,黄明冲听了这句话,气得小声重覆了一句:“让他一点……哼!”
  他心中却在骂:“那不都是你这个老王八一手弄成的,现在又他妈的装好人了,哼!”
  只是如今,自己命还在人家掌心里呢!黄明冲虽是满腹怒火,也只好强忍住!
  也就在这时,他只觉得后背脊椎骨上一阵发酸,接着四肢亦然,全身抖成了一气。
  他口中抖道:“啊……啊哟!我……”
  只这说话一会的功夫,竟自连坐也坐不住了,从位子上滚下来!
  洪万不由大吃了一惊,忙上前掺他,口中更是又惊又吓道:“道长!道长!你这是怎么了?”
  谁知手才一碰他,黄明冲竟杀猪也似的大叫了起来,一面道:“别……别碰我……”
  他一面叫,可是却痛得满地打滚,把石继志都吓坏了,不知他这是怎么了!
  只有上官先生,却是含笑不语!
  洪万见此情形,不由大急,只急得连连搓手不已,见玄衣道长痛苦的情形,更是大为不忍。
  当时忙向上官先生一拜道:“你老人家救救他吧!他……”
  上官先生微微一笑道:“他自己不听我言,又岂能怪我?”
  众人对是上官先生之言,都不大明白,不由都把目光转向了他。
  那地上滚动的玄衣道长,此时听了上官先生之言,不由勉强着身上酸痛,停止了滚动。
  此时一听,竟是祸在自己,不由抖声道:“我……我怎么不听你老人家的话了?”
  上官先生一笑道:“你想想看!”
  黄明冲直痛得头上出汗,他哪里还有心去想这个,口中只是啊哟哟叫个不停。
  洪万皱着眉道:“你先不要叫,听上官前辈的话!”
  黄明冲本是一肚子委屈了,再听洪万这么说,气就更大了,当时大骂道:“混蛋!我叫?我……”
  洪万被骂得也不由气道:“瞧!你这人!你……”
  上官先生嘻嘻一笑道:“你叫他骂吧!等会自然会不骂了!”
  黄明冲一开口,只觉得心口一阵发痛,一时连冷汗都痛出来了。
  只见他张口哑哑吐声,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上官先生冷笑一声道:“我方才已经告诉是你,叫你不要动肝火,你不听,现在你可知我的话是不假了吧!”
  这时众人才算明白了过来,都不由暗吃一惊,黄明冲这才突然大悟,心道:“原来这老儿所说之话,竟是真的,果然我是动不得肝火的了!”
  想着忙把到口的话止住,勉强把心定了定,果然痛楚少减,这么一来,他才算是死心塌地的服了上官先生,在地上也不滚了!
  上官先生冷笑道:“坐起来!”
  黄明冲忙坐了起来,上官先生哼了一声道:“现在好些了吧!”
  黄明冲吓得简直连话都不敢说了,闻言只是连连点头不已!
  上官先生微了一笑道:“说话无妨,你只要不妄动无名,就没有什么事,不说话可太委屈了!”
  玄衣道长黄明冲,这时可再也不敢生气了,闻言不禁长叹了一声,用眼看了洪万一眼道:“兄弟,我们走吧。”
  洪万扭脸看了上官先生一眼,向黄明冲苦笑了笑道:“是啊!只是上官老前辈还有话交待呢!”
  说着遂向上官先生一抱拳道:“老前辈有话请说吧!”
  上官先生呵呵一笑道:“洪万你听着,除了我方才所说之外,你要切实小心,否则痛苦还不去说他,如不小心实有性命之忧,到时候你们却不能怪我,说我没有把话说在前头!”
  洪万连连点头道:“是!是!是!”
  上官先生这才道:“他如今已如同废人一般,虽然和常人一般并没有痛痒,可是却因腹中阴阳二气相魁,致使每日有五次大恭!”
  “大恭”是“大便”的文雅说词,洪万自然懂得其意,当时不由怔了一下,道:“五次?”
  黄明冲还没听清,不由问洪万道:“兄弟!五次什么?”
  洪万叹了一声,瞟了他一眼,窘道:“五次!……唉!你也真是!”
  黄明冲怔了一下道:“到底五次什么呀?”
  石继志忍不住笑道:“五次大便!”
  黄明冲脸红了一下,闻言一呆,上官先生正色道:“不要笑,这是真话,每次出恭之时,不能见风,要以沸水置钵内,坐而使出,切记!”
  他看了洪万一眼道:“所以,这事很麻烦,你要费心侍候他,所幸每日都有定时,只要事先安置也没什么,就是……”
  洪万听到此,内心已叫不迭的苦,只是当着黄明冲及上官师徒,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闻言之后,全身直冒汗,心中骂道:“这是他妈的什么差事?这个罪我可怎么受呀!”
  当时闻言连连苦笑。
  上官心中暗笑不已,遂道:“只是气味奇臭,好在你们都是好朋友,也就无所谓了!”
  洪万只觉得双目一阵发黄,不由向后退了一步,石继志见状笑道:“洪兄你站好!”
  洪万苦笑着点了点头,苦着脸问上官先生道:“这些事,他自己莫非不能做么?”
  上官先生摇了摇头道:“不行!”
  洪万又是一阵眼目金星,却见上官先生笑了笑道:“我不说你是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
  三人的目光,一齐全注定在了他的身上,上官先生自己也想笑,不由暗自忍着,四看左右一眼,才道:“洪老侄!这事你就得委曲一点了,你不知道,他在大恭前后全身发软,所以一切动作,都得你扶持了,我不是对你说过,这个差事也不大好应付么?”
  霹雳叟洪万听到此,就如同晴天一个霹雳,他就是再有涵养,听到此也绷不住了!
  当时抖着声音叫道:“老前辈救命!……”
  上官先生一笑道:“救什么命?”
  洪万才发觉说话说错了,又当着玄衣道长黄明冲的面,不由脸色一红,当时作了一个极为愁苦的表情,全身阵阵发抖,半天才叹了一声道:“这是……真的么?”
  上官先生微微一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人?”
  洪万苦笑着低下了头,等了一会又抬了起来,却对上官先生苦着脸道:“你老人家也把我给废了吧!”
  上官先生一怔道:“这是为何?”
  洪万哭丧着脸,看了石继志一眼道:“与其如此,还不如把我废了好些!……”
  上官先生哈哈一笑道:“你真愿如此么?”
  霹雳叟洪万往上官先生看了一眼,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苦情,心中暗暗忖道:“我真是糊涂了,怎么能叫他把我废了,废了武功,岂不是和玄衣道长一样了?这可不是玩的!”
  当时苦笑了一下道:“你老人家还真忍心!”
  上官先生浅笑了笑道:“天也快亮了,你们还好意思在此耽误?现在走吧!”
  洪万双手一抱拳,由位子上站起,方要说话,忽然想起了褚氏弟兄,如今当儿,尚在梁上吊着呢,不由心中一动,苦笑道:“老前辈,褚氏弟兄如何发落呢!”
  上官先生冷笑道:“他弟兄胆敢在我老人家面前逃走!我要不给他们一点厉害,谅他们也不知我是何样许人也!”
  洪万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当时,结结巴巴道:“老前辈,他弟兄一向未涉足中原,不知前辈威名,尚望你老人家高抬贵手饶了他们这一次才好!”
  上官先生嘻嘻一笑道:“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尚且难保,居然还有心替人家操心,嘿!真个是无耻!”
  洪万不由老脸一阵通红,当时双手抱拳,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显出一时极为尴尬的样子!
  石继志这时走上前笑道:“你快背着他走吧!”
  洪万红着脸看了玄衣道长一眼,低声道:“道长……我们走吧!”
  黄明冲早有此意,只是不好出口,此时往起一站,苦着脸道:“走……吧!”
  上官先生这时递过一封信道:“洪万,这封信你收着,到了天山,务要面交三老,切记!切记!”
  洪万双手接过,唯唯称是。
  上官先生又道:“此信关系着这位黄教主的生命至大,他如想恢复原来那身本事,全在他三位师父见信后的态度了,万万不可遗失!”
  黄明冲听到此,死死的往那封信瞪了一眼,心中那份悲伤就别提了!
  洪万小心的把信揣好,这才又向着上官师徒二人抱拳道:“晚辈等拜谢前辈不斩之恩,今后定当改心革面,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
  上官先生微微一笑道:“这就在你们自己了,反正要是再犯在我师徒手中,再要想活命,是万万不能了!”
  说着一阵大笑道:“你二人走吧!”
  黄明冲也哭丧着脸,勉强抱了一下拳道:“贫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说到此,他微微顿了顿,脸上表情,真不知是气是笑,反正难看透了!
  上官先生喊道:“黄明冲,希望你能切实觉悟,这么处罚你,虽是残忍了一点,可是其中确有深意,希望你能在这三年之中,痛定思痛,深知反悔……”
  说着长叹了一声道:“至天山沿途之上,你一个老弱之人,可不比以前了,一切要小心,谨守老夫之言,否则似方才之苦,将会随时而来!”
  黄明冲双目之中噙着泪水,心中不由恨道:“老东西你可把我害苦了,我们等着瞧,只要我黄明冲,有复元之日,老东西我们是没完!”
  可是现在,他却是不敢说什脚硬话了,尤其是还要顾虑到怕一生气,自己要吃痛苦,当时心中虽有一丝怒意,不得暗自打消,站在当地,竟发起楞来。
  上官先生此举,可真是用意极深,他那锐利的目光,即使是对方不说一句话,他也可知悉对方想些什么,尤其是眼前的玄衣道长。
  可是他一顾之后,却是微微一笑。
  他知道黄明冲心中在骂自己,可是他却不怒,他确信这黄明冲,因为再怒之后的痛苦,将会完全把他改变成另一个人。
  三年之后,这玄衣道长,如能熬过,仍不失一可造之材!
  上官先生目视着黄明冲,喊道:“你可以走了。”
  黄明冲又看了石继志一眼,嘴皮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石继志笑哈哈道:“道长且慢!还有你的宝剑呢!”
  说着把黄明冲用来行刺的剑递了过去,黄明冲接过,心里暗自奇怪道:“怎么这剑变得这么重了?”
  当时费了半天劲,才插回鞘中,洪万在一旁叹了一声道:“黄道兄,这目剑还是交给我拿着吧,你如今武功尽失,还带什么剑呢!”
  这一句话,如同一个闷雷在黄明冲头上响了一下,他怔了一下,才苦笑了笑,心中却想:“是啊!我都忘了,我如今已是一个普通的又老又弱的人了,还带什么宝剑?”
  这才想通了,为什么会觉得这口剑,突然竟变得如此沉重了。
  由此可知,武功一失,要想再过以前的生活,将是件件不适了。
  不要说他心中一时的伤感了,当时闻言之后,把剑解了下来,双手递过,苦笑道:“麻烦你为我收着吧?”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烈女

上一篇:第六章 依法泡制
下一篇:第八章 两封鱼雁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