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剑痴书狂 正文

第二章 送礼上门
 
2020-06-05 08:29:37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老者与大汉都惊愕。夜里怎么会有乐声?再说怪物住得也偏僻,周围十里无人烟,怎会有人?说无人,偏有人来了。
  呜呜哇哇地响一阵子,再看来了一群人。
  走在前面的是开路人,他们手里捧着箫管,后面的手捧着埙,呜咽吹着,来到眼前。
  足足有二十人,都是美艳少女。后面有一抬轿,老大老大的轿抬轿的是十二个大汉,象山一般雄壮的十二个大汉。轿杠从四面伸出来,直兜在轿的四周。那轿敢保是天下最大的大轿,忽闪忽闪直闪,一直抬到这座原来的房屋前。轿子比怪物原来的屋子还大。那抬轿子的大汉一声“嘿”便一齐放下轿子,轿子稳稳地停在地上。
  轿子里的人细声细气:“到地方了么?”
  大汉一齐喝道:“到了,主人!”
  那细声人说道:“哎哟哟,说到就到了嘛,这地方也不远啊。”
  大汉齐喝道:“对,主人,这地方不远。”
  老者与怪物都注视着大轿。
  轿里人说道:“好了,别奏乐了。”
  乐声嘎然而止。
  轿里人说道:“叫屋子主人说话。”
  一个大汉慢步而行,一步步到了怪物眼前。
  大汉说道:“我家主人要你去说话。”
  瘦子说:“我不去,让他出来与我说话。”
  大汉道:“我家主人说要你去说,你就得去说。”
  瘦子说道:“我不去。”
  大汉伸出一只拳头,那是铁钵一样的大拳。
  瘦子以为他要打自己,便不在意地看他。
  那大汉说道:“你真的不去?”
  瘦子点头。
  大汉嘿地一声,打了一拳。
  瘦子以为这一拳会打来,不料他却是打在自己脸上!
  大汉的脸顿时肿起来。
  大汉喝道:“你不去,我就打死自己。”
  瘦子冷冷道:“你打死自己,我也不会动。”
  大汉说道:“好!”
  他拿出一把刀来,对着心窝便刺。
  老者一声喝道:“死人了,你也不管么?!”
  他健步一上,把大汉扯开,说道:“别轻易死!”
  忽地有人细声细气说道:“怎么不死?要他死,他就得死!”
  大汉哼一声,竟连一点儿动静也不出,倒地便死。谁也救不了那个大汉。
  从轿子里传出细声:“请怪物来讲话。”
  瘦子看着众人,众人也看着瘦子。
  再过来一个大汉,依然是面无表情。
  他说道:“请怪物过去,与我家主人讲话。”
  怪物看着他,忽地跳起来,叫道:“你可别死,过去说话就过去说。”他来到那顶大轿子前。
  他左看看,右瞧瞧,说道:“这顶大轿子不错。”
  那轿里的人细声说:“你要是喜欢,就送你好了。”
  怪物说道:“只是我有一点儿不明白。”
  轿里人听来横气,对他却是颇有耐心:“你说,哪里明白,我告诉你。”怪物真个看得仔细,他说道:“是你一个人坐在轿子里么?”
  “是。”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人坐在那里,怎么会那么重?你一个人坐在那里,怎么会用这么大的轿子?”
  “你想看一看么?”
  他叹一口气,说道:“太想了,我太想看一看了。”
  哗——,轿子真的打开了。
  众人也都能看清了,看清了轿子里的人。
  这人太奇特了,她的身子很重,只能看到如山一般的肚子,再看在如山般的肚子上有一颗头颅。那是一颗很大很重的头颅,但那头虽大虽重,与这肚子比起来,就显得很小很可笑。她的头发稀疏,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很巧很巧地在头旁梳几支小小的辫子。她的眼睛也很小,看去象整个脸面都是脸盘,没有五官。看去她这个人很笨重,她说话时把声音逼得细细的,显得很柔媚。
  她的身体虽大,但在轿里也不足能占满。身前身后可是装满了东西:有小小的箱子,箱子里是酒,十几种酒,大大小小的瓶子,摆在她身后一只特制的柜子里,那柜子用铁丝系着,免得走路时颠洒。身前吊着许多的吊线,吊线上吊着的是整只整只的鹅、鸭、鸡,还有羊腿,猪肩、腊肠、熏肉……就是一个小小的肉铺子也决不会比她轿里的东西更多。在她的右手边,有几只篮子。篮子里装着馒头、烧饼、果子、炸糕。
  她笑笑,一笑脸上的酒涡能装上一瓶酒:“我总是饿,在轿子里我也害怕。我得天天拼命吃,你说怪不怪?”
  瘦子说道:“我明白了。”
  一个这么胖大的女人,坐在轿子里,不吃做什么?
  女人吃吃细笑,说道:“我的身体最近有些不那么好受,你说,我是不是吃得不够好?”
  天哪,要是她吃得不够好,还有谁能吃得更好?
  她叹一口气,说:“我的轿子还不够大,我想把屋子里的东西都能装轿子里就好了。”
  她问一句:“你是天下有名的怪物,你说,你看怎么能用上更大的轿子?”没人能答得出她的问题。
  她自言自语:“我还不能坐马车,我这一身骨头怕颠,一颠我就难受。一难受我就吃不下饭去。我一吃不下饭,就得饿坏。你看我怎么办?”众人不知道怎么办。
  她长吁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我很为难,但再为难,我也得办。这一回我来,是找你办另外一件事的。”
  人都看着她,不知道她想办什么事。
  她说:“我有一个男人,他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了,最近他背叛了我。我天天想他……”那么大的一个人,竟然流泪。她一流起泪来,哗哗淌泪,流得很快。
  她对那个男人真的很痴情,她说道:“我喜欢他,天天抱着他,就是大热天,我也抱着他不放,他真没良心,竟然跑了。你说我要不要找到他?”
  众人皆要喷笑,只有瘦子不笑,他冷冷说道:“对,象他这种没良心的人,你该天天抱着他。”
  胖女人正色道:“我是天天抱着他,可是我那一天如厕时没抱着他,他跑了。”
  老者身旁的那年轻人讥诮说道:“你该天天抱他,就是如厕时也抱着,他不就跑不了啦?”
  众人看胖女人,看她忽地眉开眼笑,大喜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主意?我就天天抱着他,他不跟着我时,我就把他用铁索拴在床头,那样岂不是很好?”
  她想一想,再说道:“好,我只是把他天天拴着,他就跑不了。我让他天天在我怀里,就是吃东西时、如厕时我也抱着他。”
  年轻人忍不住问她:“他是谁?”
  胖女人很悲切地说:“他没有名,他在武林里没有名,他的名字叫胡龙。”
  胡龙没名?
  她简直是说笑。胡龙是天下第一淫贼,是人人欲得之手刃的淫贼。大侠柳不恭从前曾要杀他,那时他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他跪在柳不恭的眼前,痛哭流涕,说道:“你杀了我,不公平……”
  柳不恭有些奇怪,问他:“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我杀死你,有什么不公?”那胡龙道:“我才二十岁,你怎么知我到了四十岁上,再不做好事,只做坏事?再说你怎么能知道我做尽了坏事,做得腻了,从明天开始就做做好事?我看你杀我,不公!不公!”
  柳不恭竟是笑笑,说道:“好,我看你再做好事还是做坏事。”
  自从大侠柳不恭要杀他,胡龙十年不出山,竟是隐姓埋名,不再出来做事了。
  到了柳不恭出走,到了海外仙岛,忽地一天,开封府一夜间奸死十名女孩儿,死人的身上都有“十年一觉扬州梦,留得青楼薄幸名”的一行诗句。做下恶事的自是那重出江湖的胡龙了。
  自那以后,胡龙在江湖上尽做坏事。江湖侠义道曾出万两白银要他的人头。谁料得他竟是做了这个胖女人的面首?胖女人说道:“来人,给怪物拿礼来!”上来了两个大汉,捧着两只箱子。打开箱子,里面是满箱的金银。
  胖女人憨憨地问:“这些银子够不够?”
  瘦子看着银子,抱臂不语。
  胖女人说道:“你看银子行不行?”
  瘦子不说话。
  胖女人笑笑,说道:“有人不喜欢银子,他们更喜欢银票,你是不是也喜欢银票?”她喝令一个大汉拿出来叠银票,说道:“这是银票,你收下好了。”瘦子仍是抱着臂,看也不看银票。
  胖女人说道:“对啊,说不定你喜欢女人,你看看我的二十个女孩子,哪一个你喜欢,我便送你了。你要是喜欢五个以下,我便送你,好不好?”瘦子仍是抱着臂,他不动,只是冷笑。
  胖女人忽地一抬手,说道:“你们过来,让怪物看一看,他喜欢你们哪一个,你们便站到一边去。”
  女孩子听她一声令,真的挨个走过来,在怪物眼前搔首弄姿。她们挨个走过去,瘦子只是看着她们,也没什么表示。
  胖女人待得她们走过了,说道:“你不喜欢女人?我看你是看她们不上眼。莫不如你跟着我,你瞅我总该更顺眼了吧?”
  她一笑,眼儿更小了,眯成了一条缝,一直瞅着瘦子,象是闭眼不看人。
  瘦子不看她。
  她叹一口气说道:“你不一定愿意跟我,虽说我是美人,但我那么疼你,你一定受不住。不如你去找一个美人,她叫玉璧……”
  忽地,那老者与年轻人、大汉们都是肃立,他们逼近了那胖女人。胖女人咯咯笑着,扬着她粗如玉藕的胖手臂,大叫道:“对了,对了,他们就是玉家的死活人,他们就是玉家的死活人啊!”
  瘦子的脸上有一种惊讶神色,他知道玉家,也知道玉家的死活人。那是一个很伤心悱恻的故事,是一个美人如玉的故事。

相关热词搜索:剑痴书狂

上一篇:第一章 怪物
下一篇:第三章 大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