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剑痴书狂 正文

第一章 主人
 
2020-06-05 08:32:4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怪物看着老者,说道:“你家主人怎么了?”
  那老者说道:“她陷在方无主手里。”
  陷在恶魔手里的女人,还有什么希望?老者说道:“我们玉家一共有一百人,但一百人也没用,据说只有怪物能与那个方无主动手。”
  瘦子说道:“我是怪物,但我不是方无主的对手,当今天下,没人是他的对手。”
  老者说道:“你不愿意去?”
  瘦子点头。
  老者说道:“我们拆了你的房子,对不住了。”
  一个大汉过来,说道:“我是玉家的三十六丑,你听说过从前的快刀孙俊了么?”
  快刀孙俊也是江湖上很有名的汉子,一向以豪情著称。
  他说道:“我就是孙俊,但我不后悔,做了玉家的三十六丑,我不后悔。”大汉忽地把一柄刀插在他的臂上,说道:“我不愿意假死,但我也不愿意真死,如果你在一炷香时不说话,不答应随我们去救主人,我便死在你眼前。”
  瘦子很为难,他看得出,那些人是真心要救他们的主人。但他们救不了人,只能死在方无主的手下。
  他们不光要自己死,还要他也去死。
  他说:“我们去,都是一死。”
  老者毅然道:“要死,大家都死!”
  瘦子叫屈道:“我也不是你家主人的手下,我也不是一丑,我怎么能死?”那个三十六丑,从前叫做快刀孙俊的说道:“你错了,你是玉家的人,你叫三十六丑,我一死,你就得替我!”
  那个孙俊不待瘦子说话,把一柄刀直插在他的心窝,说道:“你虽是一个怪物,但我知道你是一个血性汉子,你一心挂念着你死去的两个妻子,她们叫做任慈和唐明儿。”
  三十六丑死了,心窝上插了一把刀。
  怪的是他的脸上有一种笑,一种很镇定的笑。
  所有人都看着瘦子,看着怪物。
  他再也不光是怪物了,他还是三十六丑,是他们玉家的兄弟。
  老者说道:“如今你是我们的兄弟了,我也不多说,你走不走?”
  瘦子忽地大声说道:“走,怎么不走?”
  津门是一个热闹地方,这里有的是手艺人。在津门正临河的街上,有一个大大的门楼,门楼里是一些临街眺望的门脸儿。在这一些门脸里,最有名的当数那桃花楼。
  桃花楼,说是桃花最多的地方,从街角、楼头都探出桃枝来,到了桃花盛开时,那楼角都是香气。
  从前的桃花楼是贵公子肃杀的藏香楼,说是肃杀把他最喜欢的女人藏在这里,以便时时幸玩。但后来这楼被人买去了,买它的人出了很贵的价钱。从此桃花楼再也不开大门了,那门紧锁着,常年不开。
  门深锁,鹤已杳,不知深巷有无人声?
  这一天是昏黑日,街上无人行走,就是那风吹在街角,也发出嘶嘶的啸吼。当街来了许多人,足足有一百人。
  这一百人高的矮的长的短的都有,大都是男人。
  他们携刀带剑,拿枪握杖,一齐到了那桃花楼前。
  一个人高叫道:“方无主,方无主,还我家主人出来!”
  众人跟着一齐声吼。大门紧闭,没有应声。
  那个老者叫道:“五弟上去,看看他大门是不是铁铸铜浇?”
  有一个粗壮汉子应了一声,上去用一根粗壮的狼牙棒打门,只听得叮当山响,也不见有人出来。众人怒了,一齐声吼,用剑用刀用枪用棍,把那门终是撬动,只听得吱吱沉响,门开了。
  哗,卷下来的是一层层尘土。
  久未开门了,一开门便是土卷尘飞。
  看那院内,竟是没有一丝人声。
  是无人的死院?
  来冲院子的人一开始是怕,再一看没有人,便没了惧意,便高叫道:“方无主,出来!”
  没有人。
  冲到了院里,便看到了那些桃树,原来那些桃树都是开得好好的,不知怎么都是死了,没有一株是活的,看树上,竟连一点儿枝叶也无。
  听得风声沙沙响,便添了几分恐怖,有人叫道:“没有人么?有人便滚出来!”没有人应。
  踏进中门,听得呜咽一声响,象是鬼哭,吓人一跳。
  再细看,没人。看看进了中门,应是有家人或是仆人出来,却没有。
  只见在正中门的旁边,坐椅上背坐一个人,那个人危襟正坐,坐得端端正正。五丑上去,推他一把,说道:“你家的人都死了么?”
  那人应声而倒,看看却是一个死人,早已死去多时了,连脸上的肉都被鸟儿啄得没了眼目。看去十分吓人。
  女人惊吓得叫起来。
  老者叫道:“别叫!”
  那人不敢再叫。
  人来到了后院,再看院里,已是满院子的死人,人都死过多时了,有十几天,或是几十天也说不准,但看看死尸都是臭了,东倒西歪,有的在井旁,有的人树丛里,都是挣扎着,方才倒下。看来他们死前是有过一场大斗。他们怎么死了?
  大丑问:“五弟,你们三人那一次看到了主人,她是被带到这里么?”五丑大声道:“那不会错,我们三个一直跟到了这里,我们那一次,咳……”一提往事,他不禁唉声叹气,直是后悔。
  那一次他们被那恶魔方无主点穴,不由自主,不能与方无主再战,只能眼睁睁看他带着他们的主人进了这院子。这院子一定是方无主的巢穴了。他们回去喊人。
  五丑叹气道:“大哥,我们无能……”
  老者一声喝止他:“别说了,就是我在,也不能与那恶魔一战。”
  再到了后院,看看那房里的人,只有两个人,看的人忽地失声,叫道:“大哥,大哥!”
  老者知道有事,便冲来,他一看那死去的两人,便悲声说道:“主人,主人!”他跪下来,那跟着他的人都跪下,跪下的汉子便是一片。
  他们大放悲声。
  怪物看着他们,问:“你们哭什么?”
  老者的眼泪流出来了,他说道:“怪物,本来我们想请你助我们一回,我们与那恶魔决一死战,如今看来也不必了。我们的主人她……死了。”
  怪物一看,在床前,那个坐在床上的,是一个很粗壮的汉子,他的上身赤裸着,象是刚才与那床边的女人睡过。
  那个女人斜依着床,象是一个病弱美人,正在娇声细语。
  她与他的脸都是黑的,他们的脸上没有一丝肉。
  是毒。谁也看得清,他们都是中了剧毒。
  大丑道:“这人是恶魔方无主。”
  确是那恶魔方无主。
  方无主象正在奸淫玉家的女主人玉璧,只是不知道怎么弄的,他们两人竟一齐喝下了毒,一齐死在这里。
  那毒太过厉害了,他们两人的身上肉都掉得差不多了,只看得出两具骨骼。大丑大放悲声,叫道:“主人,主人,你怎么能受得了这种屈辱?你怎么能受得了这个?”众人都是玉家的人,自是大放悲声。
  忽地听到一个人很冷静地说道:“人既是死了,也不必大放悲声,是不是?”那些人看着他,他是那个怪物。
  老五叫道:“你算是什么东西?你也配来教训我们?!”所有玉家人都爬起来,恨恨地看着怪物。
  如果老大说一句话,他们会全都扑上来,用牙咬,用手撕,也把一个怪物撕得粉碎!只听怪物大声道:“我真替你们难受,你们的美人本来死得好好的,你们替她难受什么,我保她活时一定很快活。”
  老者沉声道:“怪物,我们待你有礼,你不能污我主人!”
  怪物大声道:“我说得就是,你们看看,他们两个死时,做了一些什么?”
  众人再看,也看不出两个死人在死前做了什么。
  怪物说道:“你看他们两个依在一处,是那个男人抱着女人的,但那个女也一只手去搂着男人,两个人近得很。后来是那男人先吃下了毒药,女人后喝下了毒药的。”
  老者忽地沉声道:“你胡说,我家主人是被那恶魔所逼,方才服毒的,她怎么会在毒死那个恶魔后方才服毒?”
  怪物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怎么不信?”
  老者说道:“怪物,我也敬你是一个英雄,你再污我家主人,我对你不客气!”怪物看着那两个死人,忽地有些冷冷的神情,象是看出了什么,他说道:“说不定是你家主人不堪他的污辱,毒死了他,也自尽了,你说那么说,好不好?”老者也是一个明白人,他大声说道:“我家主人不堪屈辱,毒死了大恶魔方无主,她也自尽了,那就是真相。你们听得怪物说了么?”
  众人一齐说道:“听说了,我们听说了。”
  老者说道:“我们把主人的尸体带回去,再作道理。”
  众人来搬主人的尸体,他们小心翼翼,怕惊动了死人。
  那骨头架子忽地散了,落在地上。
  怪物看看那骨骼,有一种惨异的白色。奇怪,死于毒下的人骨头一定是黑的,怎么会是白的?
  老者说道:“我们回去了,从此玉家的人也不会再在江湖出面了,我们散了,各自回家,做自己的活计去,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玉家。”说时,他甚是伤感。想必众人平时受那主人的恩惠,此时一个个伤心已极,都是未语先落泪。
  一个叫道:“大哥,我们是玉家的人,我们不能散!”
  老者喝道:“胡说,没了主人,你还是什么玉家的人?你们听着,从此你们回家,做什么,靠你自己,再也休提玉家!福也一个人享,祸也一个人担,别给主人脸面抹黑,让她在九泉下也心安。”
  众人齐是声喏,老者说道:“我们把主人的灵柩护送回去,再守灵几日,然后各自回家。”
  众人听他说,便来收拾主人的骨殖回去。小心收拾好了,他们走了,一直走了。再也无人来理怪物。
  偌大的院子,只剩下了一个活人,风吹得他也阴森森的。
  他为什么不跑?只听得院门吱吱响,是风吹的。
  他说道:“我是一个怪物,我是一个怪物啊,我是一个好奇怪好奇怪的怪物,是不是?”他竟躺下了,想在这里好好睡一觉。
  在满是死尸的院子里,在阒无一人的院子里,这个怪物竟躺下睡了。风起了,是阴风,看来鬼魂也不愿意这里有人,阴风呼呼吹着,把他的头发也吹得炸开了,他不睁眼,象是睡熟。
  有人轻声耳语道:“怪物,怪物,你要死了,你要进十八层地狱了,知道么?”

相关热词搜索:剑痴书狂

上一篇:第二卷
下一篇:第二章 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