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剑痴书狂 正文

第三章 大吃
 
2020-06-05 08:31:20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提玉璧,老者与他的人都是肃然。看来他们是玉家的人。
  胖女人大笑,说道:“玉家的人拿那个玉璧象是个冰糖葫芦,碰也碰不得,瞅也瞅不得,听说她的老爹从小给她定下了一条死规矩,不让她看到男人,一直到她长大,一直长到了十九岁,还没看过男人?”
  老者忽地变色:“休提我家主人!”
  胖女人大笑:“我吃菩萨还从来没听说过谁能吓得住我?”
  老者说道:“你提我们也罢了,我们都是贪贱之人,算不得什么。只是你休提我家主人!”
  吃菩萨大笑:“好,好,不提就不提,只是我心痒,想看一看她看见男人那玩艺儿时啥样儿。”
  瘦子冷冷看他们,那吃菩萨笑笑,说道:“你是怪物,怎么也不能没有房子,我送你一座房子。”
  她回头喝令下人,只见那些大汉从她的轿里拿出一块大布,展开来,扯来竟是一座大大帐篷。
  她说道:“我替你再弄一座房子,不是比你的房子好多了?”
  她说道:“你要替我找到胡龙,我这一回打折他的腿,再弄瞎他的眼睛,看他还敢不敢跑?”
  她大笑,说道:“怪物,你好好替我办一办。”
  她忽地看看众人,问道:“天很晚了,是不是?”
  众人不知她何意,天还大亮着,怎么说天很晚了?便见那女人手下的大汉齐声声喏:“是,主人,天不早了。”
  胖女人一听,便是眉飞色舞:“好,我该吃东西了,对不对?”大汉说道:“对。”
  所有人都忙碌起来,看他们支起了锅,烧上了火,油吱吱响着。
  一个厨子扯起一只鸡,那鸡在吱吱叫着。
  他一扯便撕去了鸡皮,那鸡在扑扑乱跳,再看他,哗一声扔入锅里,滋滋炸起来。
  转眼间鸡熟了,发出一般香气。
  那胖女人说道:“好,好香!”
  她馋涎便滴出来。
  看看那厨子一伸手,竟用他的手去锅里捞鸡,一捞捞出来,向后一扔。
  后面的女孩子接住,拿手来递与吃菩萨。
  吃菩萨一见了那只鸡,长长地喘了一口粗气,说道:“好!”
  再也没听到她的话声,只听得咯吱吱一阵响。就见她的牙齿是雪白的,咯咯地咬那只鸡。
  她一会儿吃光了那只鸡的脚爪和鸡头,说道:“偏偏一只鸡只有这么一点儿能吃的地方。”
  她把那只鸡顺手一丢,她身后的大汉便接住,几个人撕扯着把那一只鸡吃光。看他们吃东西,一定以为是见到了野人,饕餮而食,裂肉而吞。
  厨子一连撕扯了十只鸡,那个吃菩萨都是吃光了鸡脚与鸡头就把那肉都丢与她的下人。
  那些大汉与女孩子都是抢着吃,生怕吃不上。
  十只鸡转眼便毕。厨子再炸了十只鸭子、五条羊腿、三只野雉、六块猪肩。吃菩萨每吃一种,都有些不满意。
  她嘟哝道:“这玩意儿不好吃,怎么能吃下?”
  她恶狠狠看着那个厨子,吓得厨子哆嗦。
  她说道:“别害怕,至少这一顿饭吃完,我不会杀了你。”
  那厨子见说,更是害怕,想必她时常杀死她的厨子。
  吃菩萨吃过了那些肉,再吃下三颗菠萝、两只苹果、五只梨、六串杨梅、十二颗弥猴桃,再擦擦手,说道:“我实在吃不下许多东西了,我再也吃不下去了。”
  胖菩萨的肚子鼓得很高,如今她再也看不到她的脚了,她说道:“从前我能看到我的脚,如今我看不到了,我的身体比从前好一点儿了。”
  瘦子与老者都看着她。
  胖女人看老者,说道:“你是玉家的第一丑?”
  老者哑声道:“是,我是一丑。”
  瘦子惊讶地看着老者。
  胖女人笑起来象是鸭子,嘎嘎直响,她叫道:“他们都是那个美人儿的心腹,心甘情愿做她的奴才的。他们自称与那个美人相比,他们都是丑人,所以叫做一丑,二丑,一直叫到了一百个丑,他们足有一百人。”
  老者的脸面微红,看来他这般年纪,还做这“丑”,说来也是不堪。但那年轻人喝道:“你再说,叫你一死!”
  那年轻人一喝时,身子便疾急如箭,怒射那胖女人!唰——,那剑直挑向胖女人。剑到了胖女人眼前,直刺入她口中!这一剑挑得疾,胖女人要丧命在那剑下了。
  老者一声急叫:“十八弟!”那十八弟落纵,直扑在胖女人身上!扑——,一声闷响,竟是那剑直叼在吃菩萨嘴边。
  任是那个十八弟再狠,剑也不再撼动分毫。吃菩萨嘿嘿冷笑,说道:“就凭你也想杀我?”
  她一伸手,那手胖成了一块肉团团,拦腰一击,叭地击断了那柄剑。在她手下,那一柄剑象是面捏成的一般。老者大声道:“吃菩萨手下留情,我有一道菜请吃菩萨品尝!”
  老者急急一说,使得那个吃菩萨住了手,她手里正扯起那十八弟,把他如一只死鸡般扯开,两条腿在乱蹬,身子被扯离开地面,十分狼狈。
  吃菩萨正欲张口,去咬那个十八弟的耳朵,如果被她一口咬中,那个十八弟焉有耳在?但忽地听到老者的话,她喜笑颜开。
  她问:“你说,你能给我做一道菜?”
  老者长吁一叹,说道:“是。”
  吃菩萨大笑,她一笑浑身的肉直颤。
  她说道:“你该知道我的规矩。”
  老者沉声道:“我知道。”
  吃菩萨大喜,说道:“好,好,我终是能吃到新菜了,我能吃到新菜了。”
  原来吃菩萨有一条规矩,要是有人栽在她的手下,也不要紧,只要能做得出一道菜来,是吃菩萨头一回品尝的美味,她便可以放过那个人不死。
  老者笑微微说道:“我能做出一道好菜来,望菩萨放了我十八弟。”
  吃菩萨摇头,她的头一摇,看去很是吃力,她说道:“我不能放了他,要是放下了,他象那个混蛋胡龙一样走了,我再哪里去找他?我身子不方便,找人很辛苦。你该知道的。”
  她的样子有一点儿可怜巴巴,象是在哀求老者。
  忽地,老者拿出了他的腰带,他的腰带上有十二把刀,一柄刀比一柄细小,一柄比一柄精巧。
  他拿出那十二把刀来,放在那厨子的案上。
  厨子看着老者,他的神色有一点儿幸灾乐祸。
  他不用死了,今天弄不好这个老家伙得死。
  老者拿出一块黑黑的东西来,他说道:“这是鹰呕,是天下至毒。”再拿出一块玉来,那几个跟着老者的人叫道:“那暖玉不能动!”象这一块暖玉是他们的命根子!老者说道:“我不会弄没了它,你们放心好了。”
  老者在锅里添了少许的水,再放上了那一块鹰呕,只见那水滚开。果然鹰呕厉害,只见那水开花,炸炸地翻开,几欲喷出。咔咔水响声不断,象是有物在水里。
  再用刀在那暖玉上刮,刮下少许来,他说道:“有鸡有鱼有鸭有肉都拿来!”好在吃菩萨的轿子里从来不缺吃的东西,便从那轿子里拿出来,老者拿出鸡来,唰地一刀,便在鸡胸上飞出一块肉来,在空中一翻,再复一刀,便把那一块肉的鸡皮剥下,那一块肉直滚入锅里,那一块鸡皮反是飞出锅外。
  这一手连那个厨子也直门叫好。再拿起一条鱼来,复再一刀,便见那鱼飞成了片片儿,一刀三击!三片鱼片儿飞入了锅里。
  吃菩萨此时已是看呆,看来这菜颇有些怪异,她注意地看着。
  老者再复把那肉拿在手里,叭叭叭削下三片儿,扔入锅里。
  他再复把火吹旺,火一会儿便有些烧干了锅,只听得滋滋响,那锅里的肉都是黑色的。吃菩萨看着锅里的肉,黑色的肉一定有毒。
  她不敢吃。
  但见老者再拿出肉来,在锅里投入了油,滋滋炸了一会儿,说道:“好,他拿出刀来,叭叭直扎,每一柄刀上插一片儿肉,把那肉直插在吃菩萨的轿上!吃菩萨的轿上插了十二柄刀。老者说:“这就是我的菜,请菩萨品尝!”吃菩萨看着那菜,半晌不语。
  忽地,那厨子叫道:“鹰呕是天下至毒,配什么也不成菜!配伍禁忌,菩萨不能吃!”几个大汉也叫道:“不能吃,不能吃!”
  老者与他的人皆看着,老者冷笑。
  双方正成僵持。
  忽地有人说道:“这东西能不能吃?”
  老者一看,说话之人竟是叫天下一怪的怪物。
  据说他名字叫做柳无双。
  只是人从来不说他的名字,他只是天下第一的怪物。
  老者说道:“当然能吃,不能吃,我做它做什么?”
  那个吃菩萨说道:“拿来!”几个大汉跳脚道:“不行,不行!”
  他们不敢让吃菩萨吃那有剧毒的东西,怕生不测。
  怪物直走上去,说道:“我来吃一吃!”
  他拔出了一柄刀,众人看着他,吃下去了第一块肉。
  忽地他一展眉,说道:“好,我吃它,就是毒药,我也吃它!”
  他再去吃第二道肉。
  忽地有人尖细声音叫道:“别动,那是我的!”
  一只胖手,一只几乎只是肉的胖手去抓那刀。
  怪物哪里肯舍,与那只胖手直对了几招。一叼,没叼上,那胖手忽地闪没了。再复上来,象是一条巨蟒,直咬他的手背。
  怪物不能让她的手叼上,便一闪再退。
  胖女人咯咯响笑:“你让开好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她抓住了那一把刀子。
  咬住了那一块肉。她的眼睛更眯起来了,她的眼睛眯得很细很细,一直到了一条缝,再到那一条缝也没了。她呸一吐把那刀尖也咬得折了,直吐在地上。
  人的心都悬着,到底好吃不好吃?吃菩萨吐出了刀尖,恶狠狠看着老者,问道:“一丑,这菜是谁的手艺?”
  老者叹一口气,说道:“我家主人。这是我家主人赏我的一道菜。”
  吃菩萨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她会做许多菜?”
  老者说道:“天下第一个会做菜的,怕就是我家主人了。”
  吃菩萨说道:“好,好,我去帮你家主人,好不好?”
  老者笑一笑,说道:“不好。你没本事,你胜不了那个人。”
  吃菩萨大声道:“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去找他。”
  “恶魔方无主。”胖女人不声响了。
  天下最恶的人,恶魔方无主!她也惹不起恶魔方无主,恶魔方无主是一个恶人,天下任谁也惹不起的恶人。
  老者来找怪物,怪物便惹得起那方无主么?胖女人看着怪物,冷笑道:“你找他也是白找,我看你还是回去,准备好棺材,替你家的主人收尸好了。”
  她喝令手下:“走,马上走!”她手里还拿着那几柄刀,刀上还插着肉,她一边坐在轿上,一边吃,说道:“快走,快走!”

相关热词搜索:剑痴书狂

上一篇:第二章 送礼上门
下一篇:第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