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剑痴书狂 正文

第五章 父子有情
 
2020-06-05 14:11:06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无主回来了,他站在解免的对面。解免也出来了,他笑微微,嘴角挂着一丝恶意的笑。
  他说道:“方无主,如果你今天真的胜了我,你便会报了仇了。你替道二报了仇,你也替你的老爹老娘报了仇,你也替你的妻子报了仇。替你的大舅哥报了仇!”
  解免看着方无主,哈哈大笑,说道:“你不是钻到了狗洞里了么?你怎么出来了?你死定了,你算定了不是我的对手,你才逃的,是不是?”
  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儿,解免想尽情羞辱方无主。
  忽地一声朗笑,有人报号道:“老衲是少林悟生,解免,少林、武当已经查明,当年的方家堡血案是你干的。还有,那些隐名江湖的大好事不是你做的,都是方无主的手下四绝做出来的。看来,他们不是恶魔,你才是恶魔!”
  解免哈哈大笑,说道:“此时才知,不太晚么?”
  他从怀里掏出一支令来,叫道:“这就是名闻天下的魔王令,如果你们今天胜不了我,我便会把你们一网打尽,让你们正义道都死尽杀绝!”
  正义道都是哄然恨声。
  解免冷嘲道:“当今天下,唯有方无主与我齐名,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我的人也不少,如果你们要战,待得我与方无主的仇事一断,我便与你们动手好了。”
  人都看着方无主。
  方无主回头看着,慕容针在看着他。——如果他输了,慕容针将会在怪物的帮助下活下去,怪物会教他儿子,让他长大成人。
  他回头看一看慕容风,一个古道热肠的人,从来慕容家的公子都是心肠极怪,坏事做得多,大是利己。
  可慕容风是真慕容家人!——如果他死了,慕容风会活下去,他看到了美好,看到了明天,依他的话说:就是半死不活,看着别人活得好,他也会活下去。如果解免死了,他会自尽,他再也没有遗憾了,他会笑着自尽。
  方无主再看看后面的人,那是黑一的亲人,他们看着他,等着看解免死在他手里。
  远处,有一辆车子,那是孤零零的一辆车,车上坐的是玉璧,她何以那么愁容满面地看着他?
  玉璧在笑,那笑也是很苦。
  她忽地招手,说道:“请方公子来说一句话,好不好?”
  方无主一迟疑,但他去了。
  玉璧也太过悲哀,她十分工于心计,但至后来,她有什么亲人,没了那百丑呵护,没有了那至亲的亲人,只有几个婢女推着车,送她来看方无主与解免的一场大战。
  方无主站在玉璧眼前。
  玉璧的手里拿着一方手帕,她一下下擦她的鼻子,擦她的嘴。
  她的姿态撩人,但江湖人多知道她是狐狸了,没人敢惹她。
  玉璧说道:“我想单独跟你说一句话。”说什么,再害方无主么?
  方无主说道:“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了。”
  玉璧看着他,轻声一笑,笑得很苦:“是没什么好说的。”
  但方无主忽地抬起头来,他说道:“我知道你,你本来没坏心,你是一个好女孩子,只是你想不死,才做了这些坏事的。”
  玉璧忽地热泪双流,她轻声长呻,说道:“方无主,方无主,你真是一个好人,你真是好人……”
  玉璧说道:“我能不能告诉你一句悄悄话?”
  众人远远看着,都是叫骂,骂她是狐狸,有人提醒方无主,一心报仇,休叫这狐狸给害了。
  方无主把他的身体凑近玉璧。
  玉璧悄声说道:“你看!”
  方无主看到了玉璧的嘴角在流血,看到了玉璧的鼻孔也在流血,她在流血不止。
  原来她一会儿一擦她的鼻子,一会儿一擦她的嘴角不是卖俏,她是在流血!
  方无主大惊,刚要叫出,玉璧笑说:“悄声!我只想告诉你,我会死,我是被解免奸淫的!”
  方无主慢慢退回来了,他再看看解免,他看着解免,那眼神满是恨。
  解免必是知道玉璧会对他说什么,他大笑道:“你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了恨!你来吧!”
  方无主大声啸吼,他的啸声惊天动地。有些功力浅些的人大惊失色,他们的耳鼓要聋了,他急得掩住他们的耳朵。
  原来传说是实,方无主的功力来自他的母亲,他要用他的母亲的功力对付解免了。
  只见方无主啸罢,他跪地上,对着天主说:“娘,我得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不能不杀了他!”
  方无主一冲而至,他与解免交手了!
  两下交手,竟是倏地分开。
  只是两下,出了两招。
  解免出了两拳,方无主还了两掌。
  解免大笑,说道:“云裳,云裳,我又看到了销魂掌!”
  他叹道:“人道黯然销魂,人无归处。谁知美倩影儿,也沉渊薮?但得一灯思念,直至云霄深驻。
  再问一句佳人,何处浓露?”
  解免念罢,猛地出拳,叫道:“你死我死,都是一样!”
  没人看过这么暴烈的交战,解免的身影如影子般飘忽,来去自如。那方无主的身形更怪,只是钉着解免,他到了哪里,方无主便会到哪里。他两人打了一百回合,再一次分开。
  这一次人们看得细了,原来解免的身上多了几处伤痕。他的腿撕开了,裂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他的嘴角流血,他在笑,但笑得很勉强,他已经知道,他不是方无主的对手。方无主的气喘得很粗,他的脸上也有血,是解免的气划伤了他的脸。他的胸前也有伤。是不是两败俱伤?但看那怪物仍是镇定自如,他袖着两手,只是旁观。
  据人说,如果方无主败了,他会杀死解免的。
  但只是据说,怪物的本事,谁也没见过。
  只听得解免大笑,说道:“你妻仇不报,是怪物。你部下的仇不报,也是怪物。你父母的仇不报,十年躲得象一只兔子,你真是怪物。天下只有你是怪物,你生在世上何用?”
  方无主看来真是生气,他看着解免,那神色让人看不透。
  他为什么不乘胜出手,杀了解免?
  解免大叫道:“好啊,好啊,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两人再扑到了一起。
  解免的拳风快了,他一心杀人,如果杀了方无主,他在黑道上便取而代之。
  方无主看到了熊熊的烈火,看到了火中的父母,他听到了最后的那父亲与母亲的呐喊……
  叭——,解免中了一掌,飞出去了。
  他在地上再爬起,叫道:“好,好一个销魂掌,云裳,我不如你,我不如你!”
  他扑上去,突地,他的手被方无主扼住,方无主的另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咽喉!
  天地无声。
  方无主能报得了父仇母仇了!方无主能报得了黑一、道二、痴三、四丫的仇了!方无主能报得了慕容针的妻仇了!方无主也能替玉璧报仇了!
  玉璧已经忘了她的流血,她大声叫道:“杀了他!”
  武林中的人都叫道:“杀了他!”
  少林大师悟生也垂头,合什道:“杀死他,不算罪过!”
  武当派掌门也说道:“杀了他!”
  慕容兄妹都叫道:“杀了他!”
  看来解免是必死在方无主的手下了,他也闭上了眼。
  可是,怎么了?怎么了?
  方无主怎么不动手,解免等得太久了,他大声吼叫道:“你出手啊,笨蛋,臭方块儿的儿子!你只是一个笨蛋!”
  忽地,方无主放开了他,方无主转身走了。
  众人大大意外。
  解免的心里,万念俱灰,他败在了臭方块儿的儿子手下,他再有什么脸面在世上混?
  解免忽地大叫一声,啊——,他扑向方无主!
  方无主知道他扑来,他为什么不回头?他为什么只是满脸是泪?他为什么只是在伤悲?
  扑通——,在怪物的惊叫声中,在慕容兄妹的惊叫中,方无主倒下了。
  怪物如箭一般射出去!
  他挡在解免的眼前。如果怪物不出手,解免这一掌会把方无主杀死!
  解免大叫道:“你想杀了我,你想插手这件事?”
  怪物大声道:“不,我只想看着你把方无主打死!”
  为什么?
  怪物忽地扬声说道:“江湖中人都听着,解免与方无主的恩怨,原本有一件隐秘,我在这里说出来。解免原与方无主的母亲有情,生下了儿子,就是方无主,后来才嫁与了方老堡主……”
  众人哗然。
  再是寂静。
  人皆看着解免。
  原来——他杀的人是他儿子的人。他奸的是他儿子的情人,他奸污的是他的儿媳。他一心报仇,原来他天天算计的是他的儿子?他不相信,他不相信!
  但方无主从来躲着他,是不是……他本来不是方无主的对手。
  他看着方无主,方无主的脸上都是泪,方无主对着他跪下,说道:“娘,娘,我不想让人知道娘的过失,我不想……”
  是真的么?
  解免大声道:“方无主,你撕开你的衣服!”
  方无主不动。怪物上去,他撕开了方无主的衣服领子。赫然在目的,是五粒痣!人再也无话了,会都站在一旁,看着解免。方无主跪在地上,只是哭,也怎么说?他的父亲再三要杀他,他只好躲,但他躲不过,解免奸了他的道二,再奸了他的妻子。
  解免忽地扬头大笑,说道:“云裳,云裳,我好糊涂,我真是一个怪物,我真是一个怪物啊!”
  叭叭——,他打了他自己两个耳光,他的脸流下了血。
  他夺过一柄剑,刺在他的胸前!
  他带着剑看着方无主,脸上忽地有笑,说道:“无主……不……有心,我对不住你啊……”
  解免訇地倒地了。
  他再也不起。
  只有众人看着,看着跪在地上的方无主。
  天地哀愁,人间,只有怨恨,只有怨恨才使人这样啊。

  (全书完,→孙悟空←录校

相关热词搜索:剑痴书狂

上一篇:第四章 摧花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