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狂梦天涯 正文

第三章 大闹青楼
2021-06-06 16:27:3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逸不由分说,便叫须眉与侍剑都换上男人的装束,直去梓州。二人心内嘀咕,看他满面怒气,是不是又要去找前屋主惜情出气?但看样子又不像,唐逸鞭马如风,人去如箭,须眉与侍剑赶也赶不上,待得天晚赶到了梓州,两人从马上跳下来,都是一瘸一拐,站也站不直了。
  唐逸一下马,便问道:“请问艳姿楼在哪里?”
  那老人瞪眼看看他,分明又是一个浮华子弟,身后跟两个美人,还贪欲不足,一到了梓州,便赶奔艳姿楼。那老人偏生好说:“好小子,别去啦,你看那几日,天天有富家子弟,去给那个什么痴娘儿送银子,大把大把的银子,她可是一夜一个新人哪。你去那里,也是会负心女人,值得吗?”
  唐逸生气,怒道:“你告诉我哪里是艳姿楼就是,说那么多干什么?”
  那老人被他一吓,更是说不出来,只是哆嗦手指,指着前面。
  果然很是气派,比起成都府的艳姿楼也差不许多。看门楼,有三层楼那么高,高轩门楼上,写着三个红色的大字:艳姿楼。时辰还早,本来那些老来逛青楼的人不该出来的,他们得慢慢咿足了茶水,吃饱了肚子,方才来满足兽欲。但艳姿楼前竟是站满了人。
  一问方知,原来痴娘儿今夜留客,这里的人都是来痴心一顾的。
  老鸭也有办法,在大院里放了桌子,人都坐在桌前,喝茶等她。有人问道:“怎么还不出来?”
  有人应道:“你真是不懂,人家如今是花魁,自是得有些身价,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也得等她。”
  看看有人来招呼三人,唐逸气呼呼坐下,喝着茶,一句话也不说。
  须眉想对唐逸说两句话,但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好不说。
  此时她两个已是猜知了,一定是倩倩姑娘出了什么事,才惹得公子这般不快。但一涉及倩倩,她们两人不敢出声。
  看看人多嘴杂,吵吵嚷嚷,只听得有人叫道:“来了,来了!”
  人们忽地寂静无声,只听得咯咯声响,原来有人从楼上下来了。走得很慢,真个应了那句话: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久久方见一人,那人一身淡装,俨然天人。她走步轻轻,一步一姿,一走一摇。令人眼亮,觉她是天生丽人。
  待得她过来,在台前坐下。那老鸭站起来笑说道:“自打月前痴娘儿标银迎客,每一日娇客越来越多,今天看来又是慕名者济济,如有谁想与痴娘儿一晤,还得中标方可。”
  说完了话,她只是一笑,便坐下了。
  站在前面者是许新奇与齐眉杨,再加上须小仙,三人大声道:“有谁愿意与痴娘儿一晤,说出来你兜里的银子多少,太少了可是不行!”
  众人忽地暴出一阵大笑,因为有了银子而一切都变得简单多了。人们心情一松,只要比比兜里的银子多少,便可看中不中花魁的意,此事真是简单极了。
  便有人喝价道:“出一千两与花魁共夜。”
  再有人叫道:“一千五百两供花魁添灯。”
  “两千两!”
  “三十!”
  “三千五百两!”
  再无人叫,叫三千五百两的是一个胖子,他喜孜孜地说道:“不知道花魁姑娘愿不愿与我共夜?”
  痴娘儿一笑,说道:“只要客官愿意。”
  众人一哄,原来这么个胖如猪狗的人也能得花魁青睐,只要有银子,什么事儿都办得成啊。
  忽地有人叫道:“我拿四千两银子,买你在屋外蹲一夜!”
  那胖子愕然。
  花魁一听,猛地抬头,她那无精打彩的眼睛亮了一下,再低下头去。
  唐逸站起来了,他有许多话要说,要对倩倩说。但他看着倩倩,忽地一切怨恨都冰消雪化了,他轻声说道:“倩倩,跟我回家!”
  痴娘儿忽地抬头,大笑,说道:“我哪有家,自从爹爹出走,我再也无家!”
  唐逸心里忽地内疚,他忙唐门大事,很少顾及他的三个妹妹。他做家主是不是很差?青青出了事,在卓书那里,至今不知死活,他请活佛去顾,青青能脱险么?思思在段審那里,活佛说她无事,且与段謇有情,这事是真么?如今他对活佛也不那么相信了,看着倩倩,他心头忽地万千念头闪烁,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轻声说道:“倩倩,休要胡闹,你回家去好了。”
  众人面前,痴娘儿忽地再也没了那千娇百媚的模样,她泪水滂沱,对着唐逸说道:“你回家去好了,你有一个家,那是什么蜀中唐门,好大的威风啊。你回去吧,做你的安天大计的主人吧,你多好啊,威名四震。你们看,他就是威名四震的蜀中唐门的主人,他叫唐逸。他用毒天下第一,是天下少有的高手呢。”
  痴娘儿咯咯笑着,她的声音有些神经质,尖尖的,细细的。
  唐逸说道:“倩倩,青青出事了,他落在了卓书的手里。”
  痴娘儿的眼睛更细了,她轻声说道:“你告诉我做什么?
  为什么不去告诉那个什么山中活佛?男人都是做大事的人,不顾自己的家人,不顾自己的亲情。你去吧,我们不是你的妹妹,你别来管我!”
  眼前的事让须小仙与许新奇等人都是惊奇,他们看着唐逸,知道他就是一眨眼便可杀死无数人的蜀中唐门的主人唐逸。
  唐逸的威名,如今已是传遍天下。
  齐眉杨大声道:“唐公子,令妹不愿意跟你去,你何必强人所难?”
  唐逸正愁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一听得他来插话,怒声喝道:“你别插话,你不知道我说话时不喜欢人家插嘴吗?”
  齐眉杨看着众人,他心一横,就是得罪了唐逸,也顾不得了,他冷冷道:“你对令妹的照顾,大概还不及一个平常的男人多些吧?”
  众人一听,便哈哈大笑。他们怕唐逸,但有齐眉杨出头,他们怕什么?
  忽地,那齐眉杨捂住了肚子,叫道:“唐逸,你你你。”
  他捂着肚子,疼痛欲死,眼珠子暴突着,要夺眶。
  痴娘儿从怀里挈出一柄小小匕首,对着自己的胸,冷笑道:“唐逸,你要杀了一人,我便杀了你的妹妹!”
  唐逸看着她,身旁的须眉一看不对头,便劝说道:“倩姑娘,你要体谅……”
  痴娘儿喝道:“住口!你们都是他的女人,是不是?你们要是他的女人,闭。上你们的嘴,我不愿意听你们说话。和他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在一起,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侍剑本来也想劝痴娘儿,但一听不对,便无法再说了。
  齐眉杨恨声道:“我的兄弟们会找你,唐逸,我不怕你!”
  痴娘儿把那匕首刺向她的胸前,叫道:“唐逸,我杀了你妹妹!”
  一旁的许新奇扯住她,叫道:“唐逸,你有没有人性,你妹妹如此关心人,你何必滥杀无辜!?”
  唐逸从未向人讨饶过,但此时他不得不吐口:“倩倩,你别胡来,我救他!”
  他去拍拍那齐眉杨,说道:“你起来吧。”
  齐眉杨竟是能皱眉站起来了,他对着唐逸恨恨道:“你狠,你不够人!”
  唐逸对他冷冷道:“你是沾了女人的光,不然你今天必死!”
  痴娘儿流泪,叫道:“唐逸,你走,我与你从今后再也不是兄妹!”
  天入夜了,唐逸仍在喝酒,他看着酒杯,喃喃自语:“我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我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我真的是吗?”
  他忽地站起来,说道:“你们两人先睡,我去去就来。”
  他飞身而去,到了艳姿楼,悄然上了三楼,飞上了屋脊。
  他看到了倩倩,她与那个齐眉扬正在床上。
  倩倩也愁眉不展,那齐眉杨说道:“痴儿,你不必想他,他劝不动你,便会回去了。”
  倩倩流泪,说道:“我小时与哥哥很好,可今天,我看到了他,真恨……”
  齐眉杨说道:“你不必恨他,他也是做大事的人,你恨他有什么用?不像我,只是一个无用的人,我天天来看你,你该满意了。”
  他抱住了倩倩,抱得紧紧的。倩倩的泪水渐渐没了,只在他的怀里,便睡着了。
  天渐渐地亮了,齐眉扬抱着倩倩很久了,他似乎不知道累,只是看倩倩的脸。倩倩的脸上有一种很恬静的表情,她像孩子一般睡熟了。
  在睡梦里,她轻轻喃喃道:“答罕,不是,不是那样……”
  唐逸没听清她的梦话,他也不会知道倩倩心里的苦楚,他只用心算计如何杀人,而没用心想如何关心别人。
  齐眉杨走出了门,他的身子委实疲惫,但他的眼睛是亮的。走在巷子里,也不抬头,他太累了,要回去好好歇一歇。
  突然他站住了,他看到了唐逸,眼睛红红的唐逸。
  唐逸的手里拿着一瓶酒。
  他酒气醺人。
  齐眉杨突然笑了,说道:“你在等我?”
  唐逸说道:“我要杀你!”
  齐眉杨放声大笑,说道:“好,好!”
  他对着暗中叫道:“来人!”
  走出来三十多人,他们围住了唐逸。
  唐逸冷笑,说道:“你要用这些人杀我?”
  齐眉杨猛地喝道:“退后,他浑身是毒,你们不要枉送了性命!”他再喝道:“周兄弟,你回去报与二哥知道,就说我不幸而死,任何人体得与蜀中唐门为敌!”
  那姓周的支吾,显是不愿。他喝道:“你听不听我的话?”
  那姓周的声…
  齐眉杨说道:“好了,你杀我好了。你杀过了我,我让我的兄弟们把我的尸体带回去,埋了就是。”
  唐逸对着齐眉杨,一步步走近,他轻声说道:“你为什么。
  不与我动手?你在艳姿楼的威风都到哪里去了?”
  齐眉杨笑了,说道:“我那威风是帮痴儿的,如果不帮她,我不会犯你。我犯不着惹你!”
  唐逸说道:“可惜,你要死了!”
  齐眉杨大声骂道:“唐逸,你不是人,你丢下你的妹妹不管,你的三个妹妹都那么在外面游逛,你枉为人兄!”
  唐逸恨道:“骂啊,再不骂,你再也张不开口骂人了!”
  三十多人不退反进,他们愿意为他们的大哥齐眉杨效死。
  忽地唐逸笑了,说道:“齐眉杨,我不杀你,你昨晚抱了倩倩一夜,你也累了,我以后再杀你吧。”
  唐逸走了,只留下了一群呆呆站在那里的人。
  齐眉杨大声叫道:“痴儿,痴儿,他不杀我,他不杀我,他有人味儿,他真的很有人味儿啊!”
  唐逸没有回店,他去找那个曾经害过他的阎惜情。他要告诉那个阎惜情,他与她的仇怨要一笔勾消,她何必再对那事耿耿于怀?他再也不记着那事儿了,他要与她好好话茶,说说心里话,要说一说当时他是怎么想的,想着成家,做一个普通的商人。但他如今不是了,反成了江湖中的高手,世事莫测啊。
  他找到了尼姑庵,直闯了进去。没有惜情,她一直不在。
  庵里的尼姑说,她云游去了,惜情,她在哪里?
  想着惜情,他的脑里却满是可怜的形像,一笑一蹙,都是可怜的样儿,他再也记不起惜情了。他何必再对她仇恨,他愿意对她说,他喜欢可怜,能不能再娶可怜,要她对可怜说说,好不好?
  痴娘儿醒了,她看看屋内,皱皱眉,忽地对她屋内的一切都不满意。她何尝是一个喜欢大红大绿的人?怎么她的屋子里的一切都那么俗艳?她不喜欢,她真的很不喜欢。
  她问秀茗:“昨夜我怎么睡的?”
  秀茗笑笑,说她:“你睡着了,杨先生抱着你,一夜未合眼呢。天一亮时,我看他是受不住了,方才放下了你,一个人走了。”
  痴娘儿看看屋子里,对秀茗说道:“秀茗,你看我是不是昏了头?”
  秀茗说道:“是。”
  她再瞪圆了眼:“你怎么知道是?”
  秀茗说道:“你从未这么俗气,挣银子,银子能埋死你!”
  她笑了,大笑,说道:“今天把所有的银子都花光,你说好不好?”
  秀茗大笑,拍手道:“好啊,好啊,我最愿意花钱了。”
  痴娘儿抿嘴乐:“最愿意花不用气力挣来的钱,最愿意花别人的钱。”
  秀茗噗哧一乐,说道:“就是,就是。”
  院子里仍是满满的人,都坐在桌旁,有人昨天来过了,但昨天没有希望,未必今天也没有希望啊。再说你一个风月场上的人,从未会过花魁娘子,说出去岂不是很丢人?
  人在吵嚷,一切同前天一样,同昨天一样。
  只是不好了,从痴娘儿的房里丢出一条毯子,是一条大红的毯子。
  有人叫道:“拾彩啊!”
  便拣起来。再丢,再丢,一切房里的摆设全都丢出来了,几乎什么也不剩了。
  就见那些人忙着拣时,见痴娘儿出来了,此时她再也没有一丝浓妆艳抹的劲儿,只是平平淡淡一女孩儿,她对众人说道:“痴娘儿从今天起,再不陪客了,你们回吧。”
  秀茗大声道:“没听懂怎么的?再不陪你们这些猪狗了,你们滚吧!”
  那些人吵吵嚷嚷,怎么不陪了?秀茗眼一瞪,说道:“你们再吵,让唐公子毒死你们!”
  人们都吓坏了,都忙着逃走了,院里再也没有人了。
  只剩下了老鸭,她苦着脸看着痴娘儿,叫道:“痴儿啊,怎么弄的,白花花的银子不赚了?你疯了么?”
  秀茗说道:“你还能赚,为什么不自己去赚?你自己也弄满院子的人,人人开价,要与你同房啊。”
  两人嘻嘻笑着,叫上了一辆车,拉上了银子,上街去了,她们要把那两箱银子花光。
  老鸭骂道:“臭货,臭货,你有什么了不起,你敢对我这样,我要把你……”
  忽听得有人应声道:“你要把她怎么样?”
  她抬头看到了,那人是恶狠狠的齐眉杨,她变出一个笑脸,说道:“我要把她侍奉得好好的,你看行吧?”
  她的脸苦着,齐眉杨放声大笑,说道:“一个小小池子,养着一条龙,你好自为之吧。”
  齐眉杨也走了,老鸨大声道:“她是龙,我是什么?我是她娘,我是龙母!娘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好好的银子不赚,她是疯了吗?”

相关热词搜索:狂梦天涯

下一篇:第四章 疯女买猴
上一篇:
第二章 再杀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