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四章 风雨相国寺
 
2021-05-03 13:27:2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相国寺很大,大相国寺中有很多高手,这里很少有武林人士敢来骚扰,因为他们惧怕寺中的和尚。
  江湖上传言,单是大相国寺住持清静禅师的武功,就已让江湖上人人钦敬,已臻化境了。更何况还有心字一辈的三五个高僧。很少有人知道,大相国寺也在江湖上走动,也在江湖上理乱平暴。
  这一日是礼佛日,大相国寺内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人们都来礼佛,愿意让佛照应自己的生命、运气。
  一个大汉在佛殿上降香,他默默祝祷之后,随后扔下一张银票。银票是一张薄纸,就飘飘地摇曳落地。守寺殿的知礼僧忙捡来一看,大吃了一惊。
  这大汉随手一丢,就是三千两白银。
  寺僧大惊,忙去禀报住持。
  大汉礼佛之后,人便漫漫散散走向后殿。他在寻找那间偏殿,那是一间有四大金刚塑像的偏殿。然他找到了,四大金刚座前,薄团上坐着一个和尚。
  这和尚低眉剑目,正在喃喃诵经。
  大汉道:“人有冤孽债,佛有轮回劫,大师如此不悟,只是苦苦念经,又有什么用处?”
  和尚低头,停止了诵经,回道:“人有冤孽本非债,佛有轮回原非劫,世人着相,便生灾生难。”
  大汉一笑道:“果然是得道高僧,请问大师法号。”
  那和尚一稽首道:“贫僧无心。”
  大汉笑道:“僧本无心渡人世,佛向空间寻烦恼。”
  和尚一怔,便知大汉寻找和尚定有缘由。
  大汉道:“我要杀了你。”
  和尚突然抬头,目中精光四射,道:“和尚既然无心,你又怎能杀他?”
  大汉一笑:“皮囊仍在,就击杀他皮囊,让他心也没有,皮囊也不存在,岂不更好?”
  身后有人接言道:“心既然没了,皮囊自然也不在了,你用人间尘念去击杀他,哪里杀得到?”
  大汉慢慢回过头来,他看到了一个很瘦的老僧,披一件七宝袈裟,执一根无忧禅杖,站在他身后。
  “清静大师?”
  “老僧清静。”
  大汉向清静禅师一揖道:“在下告诉这位无心师父,要取他性命。”
  清静禅师轻轻一笑道:“无心自在,你何时要来取他首级,自然由你,但这一张银票上满是戾气,怕我大相国寺无福承受,你还是收起来的好。”说毕,这一张薄纸从清静手中弹出。这一弹用了内家真力,一片薄薄纸页竟然平平展展,缓缓飞向大汉。
  大汉手掌一扬,说道:“佛心慈悲,即或对堕入阿鼻地狱之人,也要念上几句浮生咒语,助他超脱。佛前之愿,自然该被成全。”这一张纸飘向半途,忽然停住,象是有物在托它,又慢慢飞向清静大师身边的那个知礼僧。
  这一片纸来时无声无息,只是缓缓平飞,去时却速度稍急,急忙之中,竟然有隐隐风雷之声。
  知礼僧想伸手去抓这一张银票,然后再掷回。
  清静大师心中一惊,猛然出掌,将知礼僧一掌推至旁边。
  这银票竟然如一枚暗器,疾射向门上。谁见过银票可以做兵器的?谁见过一张银票,如许薄纸,竟然有半分嵌入门板,飘飘垂垂,象挂一张招帖纸。
  清静大师暗暗吃惊,心中道声惭愧。
  知礼僧知道侥幸,这一张银票飞来,他如用手去接,非被切断一只手不可。
  清静大师稽首,念了一声佛号,道:“原来是江湖上的‘风雷动’雷先生到了。”
  无心也一怔,知礼僧等和尚也心中一惊。“风雷动”是江湖上第一大恶人雷霆的功夫,这功夫据说当世武林罕有其匹。如果他用的这一手是“风雷动”,这大汉就一定是天下第一恶人雷霆。
  雷霆也一笑,回礼道:“我来与你大相国寺随缘,只是有一些尘事要与无心和尚了却,望大师成全。”
  清静一怔,雷霆竟然以一个江湖第一高手身分,向大相国寺中的无心挑战,这实在是让人不解。
  清静大师道:“大相国寺中僧众虽多,但能挡得雷先生一招半式的人却极少。无心虽有武技在身,却远远不及雷先生。如果雷先生要与大相国寺为难,为什么不与我寺中僧众一斗?”
  大汉笑道:“好,好,那也好。但只是不要走了这个无心。待我斗过你们寺僧众人,自然要杀死这个无心和尚。如果我败了,我不会杀你们大相国寺中一人。好,我就在今夜子时前来,与寺僧众一会如何?”
  清静大师道:“好,好!恕不相送。”
  雷霆走了。
  清静大师看着大相国寺僧众。大相国寺会遭受一场浩劫。“风雷动”雷霆决不是他们大相国寺僧众可以抵御得了的。
  清静禅师道:“敲钟集众!”
  钟声响了,除了大殿上仍有一两个小沙弥在看守香火,照应香客外,一干大相国寺僧众都来到了偏殿。
  清静禅师看人都到齐了,就缓缓说道:“自我大相国寺从开国之年被宋太祖高宗束力封护国,一直是优渥有加,香火旺盛,上百年来,不曾受过一灾一劫。这是大相国寺的福分,也是佛祖护佑的结果。今日事儿不同了,刚刚来过了一个恶人,这人是江湖黑道上第一高手,叫‘风雷动’雷霆。他的‘风雷动’神功,我也抵他不住。”
  “众僧一听住持讲有人想犯大相国寺,不由暗暗好笑。”束封护国禅寺,谁敢来这里讨野火吃?但又一听是江湖上的第一恶人雷霆,又个个心中生惧,知道这人极是难惹。
  有一知客僧便稽首道:“既然寺众不敌,何不派人去禀报兵马司,让朝廷派人来管这件事?我们是束力封护国禅寺,圣上不会不理大相国寺之乱的。”
  有的僧众便说这方法极好。
  清静禅师道:“这话错了。插手江湖之事,是我大相国寺僧众所为,如今一旦有事,便向朝廷求助,这不是我大相国寺僧众本心。这一灾劫,只好由我寺僧众鼎力救助。”
  见住持也这样说,众僧便无言语。
  清静禅师道:“无心!”
  无心和尚肃然而揖:“无心在。”
  清静禅师道:“你可以躲上一躲,因为雷霆扑寺,第一为你。如果你不在,或许可以少许多杀机。”
  无心一笑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依弟子看,这雷霆杀我,似乎志在必得。不如由我去与他交手,如战败不敌,就舍了这一副臭皮囊与他,又有什么不好?”
  清静禅师道:“他找上门来,寻的是大相国寺的过失,并非只是寻找一个挂单僧。你是本寺僧人,又执掌金刚殿,为大相国寺入世度劫之僧,岂能让他随便滥杀!”
  无心一揖道:“无心明白。”
  清静禅师道:“不管怎样,今夜难免这一劫难。”夜里,风雨交加。
  大相国寺上下僧众都在等待,等着“风雷动”雷霆前来。
  禅室之中,清静禅师首座,下面排坐八大弟子。
  八大弟子分别是无心、禅心、凡心、尘心、虚心、俗心、僧心、经心。他们团团围坐,隐然共清静禅师组成一个阵势,已是夜半子时。便听到远处滚滚风雷,一路雷霆,直奔大相国寺而来。须臾,雷声风声尽收,只有沙沙雨响。
  有人在高声道:“大相国寺僧众听着,我马上就要杀入殿上来了,除了和尚无心,与他人无干,还请让路,免遭误伤。”
  大相国寺中传来住持清静禅师的话,在风雨中也极清楚,稳重:“雷先生既已入寺,何不来殿上一叙?”
  雷霆朗声长笑道:“好!”
  人声未动,身形先动。
  拦在殿外的几位知客僧被雷霆一抓一掷,一抓一掷,须臾之间全部被扔到了身后。
  雷霆掌中挟雷,劈开了殿门。
  一阵风吹过,殿内长明灯摇摇曳曳。
  殿正中,坐着清静禅师与八个心字辈的弟子。
  清静禅师道:“以雷先生的盖世武功,我大相国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先生抵敌的,所以老僧只好召集心字辈僧众八人,与雷先生做一次较量。”
  雷霆须髯皆动,大笑道:“好,好!”
  九个僧人排成一种阵势。中间形成五花,从前后左右哪一边冲入去,都以清静大师为蕊心。
  以心御敌,以心驰援,可以保这阵势的威力,但雷霆是天下第一高手,自然对这阵势无所畏惧,他长笑一声道:“好,好!”之后,人随即飘向这九人大阵,坐在前面的僧心与经心一见雷霆入阵,便起掌而击,这两掌恰好拍在雷霆臂上。雷霆身子一滑,向阵中飘去。这两掌不能成功。尘心、凡心、虚心三僧马上联手而击,清静大师见雷霆一攻就几乎闯入阵中,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出掌,这是佛家的般若掌功。雷霆不敢大意,闪身一躲,让过了这一掌,回头向清静禅师劈出一掌。这一掌隐隐生雷,掌力极沉,清静禅师运起十分掌力,回了他一掌。两人身子都闪开,让过了这一掌。这时,凡心、俗心、尘心已经结好阵势,三人掌法更为娴熟了。
  一阵阵汹涌内气正攻向雷霆。
  雷霆哈哈大笑。他身形突然疾射,在阵中倏忽往还,三进三出。“这算个什么阵势,算个什么阵势?真正让人好笑了。”
  他又立定在清静禅面前。
  清静禅师突然一叹,罢手不斗了。
  众僧也皆默默静坐,不再言语。
  雷霆立在阵中。
  这阵势为“九子佛珠”阵。本来该攻前而后至,攻后遇前击,让你首尾皆可接触,独无力攻至中心,中心中一人为佛珠,偶现光华,便炫人眼目,可使人无从攻起,全阵浑然天成,无懈可击。但“九子佛珠”试上几试,皆被雷霆以极神速身法闪入阵中,直逼佛珠。可见这阵势无法与雷霆的功力相敌。
  清静禅师道:“阿弥陀佛,雷施主果然好本事。”
  雷霆道:“我只要无心和尚,与他人无涉。”
  清静禅师道:“雷施主错了。凡大相国寺上上下下之事,无一事不经贫僧允诺。即或是事由无心做起,也全是听凭住持吩咐。施主如有恩怨要了却,为什么不寻找我这个住持老和尚,却要去找无心这实施之僧?”
  雷霆道:“清静,你是得道高僧,怎么也这样婆婆妈妈的,这有什么用处?空惹别人好笑。我只要找无心和尚说话。”
  无心迈步出阵,向雷霆稽首道:“贫僧无心,特向雷施主施礼!”无心和尚向雷霆一揖。
  雷霆道:“无心无心,因为你多管闲事,我要杀了你!”
  无心和尚淡然一笑:“如果雷施主杀死我,贫僧再就不管什么闲事了。如果雷施主杀不死我,闲事总还是要管的。”
  雷霆道:“好!”他慢慢走向和尚无心。
  清静一叹道:“无心无心,空向凡尘,不为恶念,无谓丧身?”无心淡然一笑道:“无心无心,爱向凡尘,不为恶念,无谓丧身。”
  清静大师肃然而揖。
  众心字辈僧人皆跪地相送。
  凡心、尘心、俗心见雷霆走向师兄,猛然一吼,三人从背后向雷霆扑去,伴随着这一扑的是厉声啸吼。
  但雷霆身子未动,只是手掌一抡,凡心先飞了回来,又摔跌了尘心,一掌又击得俗心呕血。
  无心肃然一喝道:“师弟,师弟,凡心不褪,无佛境;俗心不除,无佛身;尘心未减,无佛意。何必动手,自取其辱?”
  三僧仍想冲上,被清静大师一喝而止。
  清静大师向无心一揖道:“佛无佳境,达者为悟,无心,你悟了。”
  无心淡然一笑。
  雷霆知道大相国寺不可久留。他已经走向了无心。
  无心双目圆睁,神色安然,望着他。
  雷霆倏地出手,疾忙在空中点了两点。这两点是隔空打穴,击在无心前胸的斩命、捉命二穴上。
  无心倒地而毙。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上一篇:第三章 柔肠千转儿女情

下一篇:第五卷 男儿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