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五章 狂杀下九流
2021-05-06 19:03:3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括苍山野瓢道人是黑道上少数的几个高手之一,野瓢道人的手抓住了酒杯,他可以用这一只酒杯杀死巫四。
  他身上渐渐蓄满了内力。
  但这时,他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如果动手,你必死。”
  野瓢道人冷冷一笑,他根本不相信这个,他鹰目一扬,见到了酒楼窗边坐着一位老人。
  那老人趴在桌上,看着酒杯。
  野瓢道人不理睬他,他决心杀死巫四。
  那人又向他一叹道:“野瓢,野瓢,你忘了我么?”
  野瓢道人道:“你是谁?”
  那人一叹道:“商山不老,人难老。”
  野瓢道人身子一震。
  别人要杀他,他尽可以一笑置之,可如果这人是商山三十六叟中的难老叟,他就不能轻举妄动。他低下了头。
  野瓢道人喝道:“你为什么还不倒酒?”
  店伙计觉得心情倏忽一松,那股逼人的劲道早已无影无踪了。野瓢道人喝了一杯酒,眼盯着巫四,看着他慢慢走下楼去。野瓢道人把酒杯抓起来,慢慢走向窗前那桌边。
  “老人家,请了!”他向那个老人招呼。
  老人抬头,向野瓢道人一笑。
  野瓢道人脸上变色了:“你不是难老叟。”
  野瓢道人只是惧难老叟,而这个老人却不是难老叟。
  这老人一笑:“商山群峰争竞,有三十六座奇峰,也不只是有一座难老峰。你说对不对?”
  野瓢道人的脸上升起了怒气:“我可不怕你。”
  这老人一笑道:“我又没要你怕我。”
  野瓢道人心中踌躇,他知道商山三十六叟人人都有过人的本事,不知这老人是谁?
  野瓢道人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谁?”
  这老人心一笑道:“我是知情叟。”
  野瓢道人心中一震,商山三十六,知情叟的功夫最差。他可以杀死这个知情叟,只要没有别人在场。他可以杀死他,而不被商山三十六叟追杀。
  野瓢道人握紧了酒杯。
  知情叟看出了他眼中的凶光,知情叟一笑道:“你想杀我?”野瓢道人笑道:“杀了你又怎样?”
  知情叟道:“刚才你还可以杀了我,如果你看巫四下楼时,你还可以杀我,如今你可就杀不成了。”
  野瓢道人道:“为什么杀不成?”
  知情叟一笑:“你身后有人,你一动,就先被别人杀了,怎么会杀死我?”
  野瓢道人的身子平平一移,人已移绕过三张桌子。他身后果然有人,但不是商山三十六叟之一,这只是一个笑吟吟的很漂亮的女孩儿。她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这男人就是名震天下的一路风雷动雷霆。
  野瓢道人冷笑道:“果然是个大人物,一路风雷动雷霆。”
  雷霆望着他,只笑了一笑。
  野瓢道人道:“你恢复了武功,也尽可以杀我了。”
  那女孩儿笑了:“如果你遇见这个野瓢道人,你杀不杀他?”这是在问雷霆。
  雷霆寂寞一笑:“如果我遇上他,只断他一臂,因为他杀人并不多,也没太多恶迹。”
  那女孩儿抚掌笑道:“好,那我就断他一臂。”
  女孩儿这一句话惹恼野瓢道人,他飞身而上,直扑向女孩儿,转眼三招。
  野瓢道人只见女孩儿的身影飘忽,瞬间三逝,突然觉得右臂一麻,一阵疼痛。他的右臂断了,他静静地站在女孩儿面前,他知道他错了,他错得很厉害,这女孩儿简直比难老叟还可怕。
  他问道:“你是谁?”
  女孩儿一叹道:“我叫绿草儿。我在江湖上没一丁点儿名气,你不认得我。”
  笑笑翁站在街角。他选了一个好位置,把糖人儿挑子放下,点着了小炉子,熬好了糖稀,就开始唱曲儿。笑笑翁左手摇扇,右手拎着吹管,一边比划一边唱,招徕客人。
  “糖稀儿粘,糖稀儿甜,
  笑笑翁的糖人儿非等闲。
  你逛汴梁,有奇观,
  笑笑翁的糖人儿不能不看。
  这是糖稀儿,装满吹管,
  漫漫散散吹满天。
  一条条龙,一条条线,
  龙走空中线盘旋,
  条条线线落石盘。
  石盘上,真好看,
  汴梁城景真可观。
  天街市,神武殿,
  熙熙攘攘人中间。
  你不舍得吃,你只想看,
  一串铜钱花得不冤。”
  笑笑翁的噪门很响,很亮。他的声音招徕了许多闲人,看他吹出漫天金钱缕缕,都落在石盘上,画成了汴梁街景。
  这时,一只鸽子倏地从空中直钻下来,落在笑笑翁的糖人儿担子上。鸽子昂然直立,盯着笑笑翁,鸽子的脚上拴着白布条。
  笑笑翁的脸色变了。
  他转身对几个孩子道:“帮我看着担子!”他冲出人群,没影儿了。
  吹破天灵贵正在吹祭哀歌儿,他的喇叭很响,他站在这几个吹手前面。
  这是今天早晨约他们来的一户丧家,这家死了一个女人。
  吹破天灵贵正在吹“哀冤家”。
  他面对着丧家的主祭人,那人的手很白,双手似乎不知放在什么地方才好。
  吹破天灵贵注意了他这一双手,这一双手如果杀人,吹破天灵贵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吹破天灵贵的喇叭鸣鸣咽咽,一会儿象男人孥孥轻语,一会儿象女人幽幽怨怨,吹痴了哭丧的男人女人,吹欢了丧家人的泪水。
  他吹得很得意,仰起脖子来吹,渐渐陶醉在他自己的喇叭声里。他的咽喉正对着棺材,他的眼神仍然盯着那个主祭人的手,他在琢磨那人的一双手。
  那手很可怕,很白,手指很细,没有一点儿血色。
  突然,这双手动了,动得很快。
  吹破天灵贵马上把喇叭叭口放低了,他的喇叭一声炸响,一声鸣咽,吹散了飞向他咽喉的三枚毒针。
  但还是有两枚毒针射在了他肩上,毒针使他臂膀发麻,不疼。他眼看着丧家突然出手,把这几个人吹手一个个杀死。
  那个主祭人一步步向他走过来。
  那个人声音很冷,涩似冷冰:“灵贵,你说,雷霆在哪里?”
  吹破天灵贵道:“我不知道,我与雷霆根本就什么来往。”
  那个人笑了,笑得很冷:“如果你不告诉我,马上就会死去。”吹破天灵贵道:“你就是杀了我,也找不到雷霆。因为他根本不是我们的人。”
  那人道:“雷霆成了下九流的人,你以为我们不知道?”
  灵贵道:“我不知道。下九流的人只有招魂生、妓娃、更夫、店伙计、卖糖人儿的,没有雷霆。”
  那人道:“你们那个更夫老三哪里去了?”
  灵贵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那人道:“灵贵,这是解药,你只要说出来,你就可以活命。”
  灵贵道:“我告诉你,我不知道。”
  那人走到灵贵面前,伸出手来。
  “这是阴魂手,如果我用阴魂手摸你的经脉,你就会死不成活不得,受尽了罪。你说不说?”
  灵贵摇摇手,打了一个寒颤,他知道,阴魂手的滋味活人无法儿忍受。
  那人的手伸向灵贵。
  这时,灵贵的面前突然站了一个人,是算卦先生巫四。
  那人很惊讶,惊讶巫四竟会逃脱,野瓢道人的手下该不会再有活口。
  巫四道:“七弟,你走。”
  灵贵一笑,他不知道灵贵已经身中毒针。
  灵贵道:“他们要杀九兄弟,你快走,去找八弟,九弟。”
  巫四道:“一齐走!”
  灵贵道:“不行,快走!”灵贵一扑,吼声随之而起,他那柄喇叭击向主祭人。
  主祭人只扬了扬手,又有几枚毒针射向灵贵。
  巫四飞身而上,向那人出掌。
  灵贵一吼道:“快走!”灵贵被那人用阴魂手一提,吐出几口鲜血,人又狂吼而上:“快走,他用阴魂手,你胜不了他。”
  巫四转身,向外纵飞。但已经晚了,灵贵在地上,被几个丧家人用刀剑跺倒,眼见没命了。
  主祭人已经站在巫四面前,冷冷一笑道:“你过了野瓢道人那一关,却过不了我这鬼门关。”
  乞丐无用现在赌场上,他在同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对赌。赌场里已经没人再赌了,都来看乞丐同这胖子一搏。
  乞丐无用今天的手气很好,他已经赢了三千两银子了。他同这胖子赌掷骰子。
  一掷两瞪眼。
  乞丐无用掷了个三点,三枚骰子掷了个三点儿。
  身后一群围观之人马上一阵叹息:完了,这一回输定了。
  乞丐无用转身要走。
  对手一把扯住他:“为什么走?还没掷完呢。”
  无用一笑:“让你怎么掷,也掷不出我这个倒霉的三点来。”只有那胖子掷出个三个点来,乞丐无用才会赢。
  胖子笑了:“你何必那么没有耐心,就是输,也该看清你是怎么输的才好。”
  无用一想也对,就停下来看着胖子掷骰子,看着他自己输。胖子把三只骰子扔到了碗里。
  骰子在滚,胖子在笑,他不看无用,也不看碗里的骰子。骰子停住了。
  无用一看,不禁呆住了。
  三点!胖子也掷了个三点。
  同点不追。无用赢了。
  他马上去抓银票,他有六千两了。他的双手都伸了过去,他太快活了。
  身后的人突然出手,点了他的足厥阴肝经脉中的期门、章门、曲泉穴。
  无用的笑僵在脸上。
  胖子脸仍在笑,笑得很快活。
  “无用,如果你告诉我,雷霆在什么地方,我就可以让你活命,不然,你只好一死。”
  无用叹气道:“我可不想死,尤其是在你有了六千两银子的时候,你怎么愿意死?”
  胖子喜出望外:“那你可以告诉我,雷霆他躲在哪里了。”
  无用摇头,叹气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胖子变了脸色:“那我只好杀了你。”
  他用胖胖的手指点向无用的双眼。
  “乞丐有一双眼睛,别人不会可怜你,你还是先做瞎子的好。”就有人一叹道:“你想找雷霆,为什么不来找我,却去问他,这会问出什么来?”
  这声音好温柔,又脆快,让众人不得不马上移过眼睛去看。这是一个艳绝天下的美人,看样子她决不会超过十八岁,她怎么会知道雷霆在哪里?
  胖子仍在笑,对这样的美人,男人很少会发脾气:“你知道他在哪里?”
  这女人拍手而笑:“你看,这人人是谁?”
  她身后果然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曾经名动天下的雷霆。
  胖子笑了:“果然是一路风雷动雷霆。”
  雷霆说话很冷淡:“为什么不放了乞丐无用。如果你们放了他,我可以束手就擒。”
  胖子在冷笑:“你是一路风雷动雷霆,谁知道你又会耍什么花招?你为什么不自己走过来?”
  乞丐无用道:“你别动……”
  雷霆一笑道:“你何必紧张,他们要杀的是我又不是你。”
  雷霆慢慢走了过来。
  胖子一挥手,他们放开了乞丐无用。
  雷霆看着乞丐无用走了过去,他突然对那女孩儿一笑道:“他们封住了他的足厥阴肝经脉中的期门、章门、曲泉穴,你可以为他解开穴位,带他走了。”
  女孩儿为乞丐无用解开了穴道。
  雷霆叹气道:“你们为什么还不走?”
  女孩儿笑了:“我不愿意看着你被这些混蛋杀死,要杀你,也得我来杀,怎么能让他们杀?”
  胖子一挥手,身边三个人一齐动手,吼杀声震天。
  一柄剑,一双钩,一柄曲尺。
  雷霆明白这杀机所在,他只是身子一动,他心里很明白,但他的动作不够快。
  一柄剑贴胸前飞过,双钩中一只勾去了他肩头上一片肉,一柄曲尺落空了。
  雷霆看得明白,剑致命,曲尺重伤,只有让那一双钩钩住,才是轻伤。但他肩上也血肉飞溅。
  那女孩儿脸色变了,她身子很快,冲入了人群之中。
  没人见到她如何出手的。
  一双吴钩勾在了那人的双肩上,双肩上溅血,那人一声惨吼,人飞向一边,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那柄剑插在使剑人的肩上,从肩头插过,透琵琶骨而出,那人显然已成一个废人,一柄曲尺打在使尺人脸上,他一连吐出六七粒牙齿。
  女孩儿笑吟吟站在胖子面前。
  她仍在笑,在向雷霆笑:“你说,这个人该死不该死?”
  雷霆说话声音很慢:“这个人在幽州地带,杀人劫货。我曾经也劫过他的东西。他叫千手韦陀许络云。他最大的罪孽是为了燕山北寺佛塔上的三块明净高僧的舍利子,竟杀了全寺一百零四个僧众,连一个五岁的托寄孤儿也没放过。”女孩儿道:“他是该死。”女孩冲向那胖子,胖子双掌齐推,本来是用足了力气,直推向那女孩儿,不知怎么竟然推了一个空。
  那女孩儿只在他胸前三穴上点了点。
  胖子就嘴角流血,倒地而死。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六章 仇人相见眼不红
上一篇:
第四章 情丝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