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下九流 正文

第五章 生死一发间
2021-05-06 19:10:40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神医叟明白,他已经非死不可了。既然一定得死,为什么不死得从容一些?
  他对着那几个人笑,这笑让野瓢道人他们有些疑惑。
  神医叟必死无疑,有什么好笑的?
  一剑萧晓道:“我告诉你,从今之后,江湖上再也没有一剑萧晓这个名声了,只有个独臂萧晓。”
  神医叟这才明白,那断臂之仇不死不解。
  独臂萧晓道;“我想告诉商山三十六叟的是,我杀人时也仍只用一剑。”
  红梅、笑梅、野瓢道人等只是默默等待。
  既然一剑萧晓乐于出手,他们何不坐待神医叟被杀?
  萧晓一抖剑,剑芒闪着无数道光芒。
  神医叟身子疾动,在小桌之间来回闪动。
  他的脚步极快,但萧晓封住了他的退路。
  神医叟冷冷说道:“我想告诉你的是,商山三十六叟并没想让世人杀死他们也不还手。”
  一剑萧晓道:“那你为什么不出手?”他逼向神医叟。
  神医叟出手了。
  他有三十二根神针,这三十二根神针一齐射向萧晓。
  萧晓剑花一挑,剑气无边,把这三十二根神针挑得无影无踪,萧晓的剑尖离神医叟只有尺远。
  他冷冷一笑道:“从今天起,商山就没有三十六叟了,商山易老人亦老,商山三十六叟会一个个都死去。”
  他的剑就向神医叟一击,这剑平平刺去,很平淡的一剑,无任何变化。但神医叟如动,剑亦动,神医叟已躲不过这一剑去。
  死了神医叟,那个雷霆会永远只是个人人可杀的凡夫俗子。萧晓一啸,心中极为快意。叭——,他的剑不出去了。
  是谁,可以使他的剑刺不出?
  萧晓看到了他师父,神剑叟。
  神剑叟用两指夹住了他的剑。
  萧晓冷冷一笑道:“我已经还给了你一条胳膊。”
  神剑叟一叹道:“我也没有你这么一个徒弟。”
  萧晓冷笑:“你以为你能夹得住我的剑么?”
  神剑叟冷冷一笑。
  萧晓内力陡增,这一柄剑夹在神剑叟指上,向神剑叟咽喉刺去。突然神剑叟身后多了两个老叟。
  这是云天叟和飞天叟,他们两人都把手掌抵在神剑叟后背上。神医叟背一抵,身子靠住云天叟与飞天叟。
  萧晓的剑再也刺不下去,剑柄一点点回收,直击向他的腹部,如果三叟再用力,剑柄会没入他腹中。萧晓不动声色,双目圆睁,他宁愿死,也不愿撤剑。
  神剑叟一叹,松开了手指。
  萧晓收回了剑,转身走出这“女人骂”酒馆。
  酒馆里只有瓢道人、红梅、笑梅、倚梅、阴魂手几个人,面对着商山四叟。
  野瓢道人等都手持兵器,准备一斗。
  云天叟一叹道:“野瓢,野瓢,这又何必呢?”
  野瓢道人道:“你们那个女孩儿折我一臂,此仇必报。我杀不死你们,情愿被你们杀死。”倚梅笑了:“野瓢道长,这又何必?就让他们走开,又能怎么样?就是他们用尽了气力,也未必会把死人医活,雷霆已没有一点儿内力,他们就能医得好他么?”
  野瓢道人一叹,他们转身就走。
  “女人骂”酒馆里只剩下了四叟。
  神剑叟道“老九,你差一点儿死在畜生手里。”
  神医叟一笑。
  如果三叟不到,他必死无疑。
  云天叟道:“大哥还不知道,一剑萧晓,金银帮都已经向我我们商山三十六叟动手了。”
  神医叟道:“未必,也许是我那一句话惹的祸。”
  飞天叟问道:“你说了什么话?”
  医叟无精打彩:“我救治好了夜鹤莫雨。他问我雷霆可不可以恢复武功,我说能,但要更费事儿……”
  云天叟突然抓住神医叟:“老九,老九,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神医叟大惊,喊道:“二哥,二哥,你别用这么大劲儿,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不害羞么?”天已大亮了,四叟离开了汴梁,离开“女人骂”酒馆。神医叟还回头念叨:“这地方不好,这地方不好,净碰上些怪事。难怪叫‘女人骂’,连老头儿也要骂了。可你夜里没处去时,这倒是一个好去处……”
  因为神医叟为莫雨疗伤乏力,所以三叟只好陪他,慢慢而行。他们回绿涧。
  三叟告诉神医叟,绿草儿如何动用了昊天令。
  神医叟摇头道:“胡来,胡来,胡来啊……”
  云天叟道:“你说过,雷霆之伤可治,他的功力无法再恢复了。”飞天叟道:“你说,他能这样活着就不错了。”
  神医叟念叨着:“我不愿治他,我不愿治他。他是黑道上第一高手,我不愿治他。”
  云天叟一笑道:“你更不愿治那个夜鹤莫雨,可你也干了。”神医叟突然破口大哭:“王八蛋,王八蛋,我是一个王八蛋。我治这个夜鹤莫雨是个王八蛋,我也是一个王八蛋……”三叟见他那捶心痛苦之色,不禁心里暗暗好笑。
  云天叟突然道:“看!”
  他们放眼望去,见路中间倒着一辆马车,拉车的马匹浴血,头颅被拍击粉碎,倒在路上。
  四叟忙奔过去。
  车里有人,是一个死人,看样子象一个驾车人。车周围有许多马蹄印痕,有人在追杀这辆车里的人。
  那人是生是死?
  四叟向前奔去,他们走着走着,突然明白了:这车是奔绿涧去的。
  是不是雷霆在这车上?
  云天叟道:“快!”如果是雷霆被人追杀,他们将前功尽弃。十一个人围住黑杀陆平,谁也没想到他会起身逃逸。
  黑杀陆平的动作很快,他先是向裘独这里一扑。
  十一个人都暗暗吃惊,他们不知道裘独是不是可以抵得住黑杀陆平,他们一齐来护裘独。
  裘独在冷笑,他一动未动。但黑杀陆平找到了空隙,他以更急的速度反弹了回去,双脚在车辕上一蹬,人如飞隼,向外飞去。
  十一个人只好回头去追,他们以为黑杀陆平是想逃走,他们想错了,黑杀陆平是想找时机杀他们。
  第一个杀手很快,他用一双护手钩,护手钩已经搭在黑杀陆平的背上了,他已经要听到陆平皮肉开裂声,但陆平身子又向前挺了挺,这一钩只划破了他的衣服。黑杀陆平只踢了一脚,这一脚反踢在这杀手的膀胱上。
  第二个冲了上来,他用一柄单刀,泼风刀法,只听呼呼风响,却看不见刀。黑杀陆平转身,把一条右臂递进刀影里去。他疯了么?就是一条金胳膊,也会被这泼风刀铰碎。使刀人一愣,刀慢了一慢。黑杀陆平两指夹住了刀背,然后是四指,叭——,掰折了刀,刀尖向那人胸口飞去。
  还剩下九个人,九个人后面是那个裘独。
  裘独冷冷喝道“围住他,杀!”
  九个人把黑杀陆平团团围住。
  太阳升起很高了,雷霆该快走到绿涧了吧?
  黑杀陆平突然笑了,围住他的九个杀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笑。他快死了,快死之人无论如何也不该笑的。
  裘独站在远处,声音很冷:“陆平,我只再问你一遍,雷霆他在哪里?”
  陆平冷冷一笑。
  裘独狂吼一声:“杀!杀了他!”他已经不能容忍别人轻视他,他已经不能容许别人忤逆他。
  九个人一齐扑向陆平。
  陆平一吼,双掌击向面前一个杀手。
  那个杀手被他打得飞了起来,他躲过了一柄剑,一条链子枪,但一根拐打在了他腿上。
  他的腿骨被打折了,他慢慢坐了下来,仍怒目而视。
  八个人静静地看着他,他们突然想到,江湖上第一杀手黑杀陆平死在了他们手里,他们既惊且惧。
  陆平看见了人,他看见了从远处飞奔而来的四个人,那是商山三十六叟中人。
  四个人,这些杀手决不是他们的对手。
  陆平突然奋力一啸。
  这啸悲愤,苍凉。
  拐、剑、链子枪一齐飞舞。
  剑刺入他胸中,链子枪绞在他脖颈上,拐打在他肋下。四叟来到了面前,黑杀陆平已经死了。
  四叟看见了黑杀陆平的尸体,他们不知道这人是知情叟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下九流

下一篇:第六章 顿悟
上一篇:
第四章 逃出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