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风雨访高门 逻骑山半 鹰蛇斗神技 遗珮江头
 
2020-08-22 16:17:40   作者:张梦还   来源:张梦还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凉风习习。细雨丝丝,天色已将破晓,由于昨夜下了一场暴雨的缘故,旷野里的树木野草都似洗浴过一般,处处清翠欲漓。
  在河岸旁边的大树脚下,系着一叶扁舟,舟中坐着一个二十余岁的女郎,短衣窄袖,背背双刀,不时仰首看天,似在等待什么人的神气。
  她大约在此已经等了不少时候,脸上的神色很不耐烦,频频扬起脸朝远处探望。
  约摸又过了一顿饭光景,东方天边已现出色肚色,这时远处忽然出现一条黑影,沿着河岸急急奔来。那女郎站起身来凝神看了一阵,面上露出喜色,娇声唤:“来的是飘香妹子么?”来人遥遥答应,问道:“是东方霞姐姐吗?你在这儿干什么?”
  东方霞一听大喜,跳上岸来,奔上去迎接,一面笑道:“我不放心你,故此到这儿来等侯你,得了手吗?”说话之间,两人已经临近,东方霞一把拖住董飘香的手,带笑埋怨道:“怎的这时候才回来?可急死我啦。”说着上下一打量,只见她衣胫尽湿,腰间丝带穗子也断了一截,满脸不豫之色,情知吃了亏,便不再问,哟了一声道:“你看你身上全湿了,快上船来,赶回去好换衣服,要是招了凉可怎么好呢!”
  董飘香噗哧一笑:“姐姐放心,哪里就会这么娇嫩了,咳,真是丢人!”
  东方霞笑道:“丢什么人?你会见周英了吗?”
  董飘香道:“会是会见啦,我们两人还交了手昵,这糟老头子手底下很有两下子,他的徒弟们又多,我却是单身一人……”说到这里,用手指抹了抹脸上汗珠,又伸了一个懒腰,笑道:“哎哟,我这时乏得很,腿又疼,回去再说吧。“
  东方霞笑道:“你不说我也明白啦,周英手底下很硬,他的徒弟们又多,大伙一齐上,就把你给打回来啦,你只得拼命跑,把腿也跑疼了,可是这样?”
  董飘香在她身上擂了一拳,笑骂道:“真是坏蹄子,那周英本来与我无冤无仇,什么红心三霸和我更是非亲非故,都是看在姐姐你的份上,我才出手管这桩事,现在反而贫嘴滑舌的奚落我。”
  东方霞只是格格的笑,挽着她朝船上走去,东方霞解开缆,用篙点开,拿起一只桨递给董飘香道:“这船顺着水流很快,只消轻轻拨拨便行了,可别用力,翻下水去不是玩的。”
  董飘香道:“我比你会划得多,不要你嘱咐。”
  东方霞笑一笑,说道:“妹子,你刚才可是错怪我啦,咱们姊妹交好,你帮我的忙,我难道会不知,还要挂在嘴上不成。”
  董飘香摇手道:“算啦,算啦,谁怪你来,说这些干什么?”
  东方霞笑道:“真是小孩脾气,再说你不是要充女剑侠吗?那周英本来是一方之霸,凶横霸道的,你这女侠不伸手管管怎么行,我们这些人都不敢惹他,如果你不是青灵观弟子,我还不敢求你呢!”
  她在这里唠唠叨叨的只顾说,董飘香却鼓着一对腮帮子坐在船头上生气,过了一阵,董飘香忽然把浆一放,说道:“姐姐,我要到江陵去一趟,今儿下午就要起程,待会你替我把这身湿衣熨熨。”
  东方霞听她突然说出要走的话来,只道她心中不忿,只得陪笑道:“好妹子,我是和你说着玩的,你就当真恼了姐姐不成?”
  董飘香摇头道:“不是,我去办自己的事。”
  东方霞道:“什么事这样急?”
  董飘香嘟起嘴道:“我自己的事,偏不告诉你。”
  东方霞呆了一呆,勉强笑道:“那么周英的事你就不甘了吗?”
  董飘香生气道:“谁说不管?我到江陵去就是为去拉一个人,这人武艺比我强得多,勾了她来一定把这座荆门山铲平,那时姐姐你才晓得我董飘香不是好欺负的嘎。”
  东方霞喜道:“好妹子,果然有志气,你去找的又是谁,准能找到么?”
  董飘香道:“告诉你也不打紧,只是你别到处去乱说就行了,我们三师姐听说是到江陵来了,我去江陵就是为找她。”
  东方霞一听,脸上颜色微变,半响不语,董飘香又道:“姐姐想什么?你怕我三师姐也打不过周英么?”
  东方霞强笑道:“屠龙仙子威名远播,制服一个周英当然绰绰有余,不过我想她未必肯管这一类事。”
  董飘香抢着说:“三师姐最疼我,我求她,再无不来之理。”
  东方霞沉默了一阵,董飘香忽然惊叫起来,东方霞懂忙问:“做什么?”
  董飘香也不回答,只是连声叫唤:“糟啦,糟啦。”又连连搓手。
  东方霞见她周身乱摸,一脸惶急之色,忙问道:“你丢了什么啦?”
  董飘香着急道:“我把师父给的青玉珮丢啦,什么时侯丢的也不知道。”
  东方霞见她急得快哭出来,便安慰她道:“你多想想看,别是掉在家里了。”
  董飘香道:“那断然不会,这是师门信物,我朝夕不离身的。咳,丢了它,我就活不成了。”说着便哭起来。东方霞着急起来,问道:“别要在路上丢了就麻烦了,这可上哪儿去找呢?”想了一想,又道:“别是掉在山上了?”
  董飘香抹了抹眼泪,指着腰间道:“我是系在这儿的。不知这儿带子怎么忽然断了。”说到这里,她突然记起在江边和徐春山交手的情形来,叫道:“对啦,我和一个会鹰爪功的小子交了手来,这带子就是被他扯断的。”
  东方霞道:“这么说来,这块玉珮准是给他们拾着了,妹妹你放心,待陈四姑回来,咱们大破荆门山,把玉找回来还你便是。”
  董飘香皱眉道:“我不求什么陈四姑,没的替我们青灵观打嘴观世,我只要找了三师姐来,不怕那小子不把玉珮还我,我不要外人帮忙。”
  东方霞见她执意要去寻张凌云,倒感十分为难,盘算了一阵,只得笑道:“妹子,你做事总不肯思前想后,你这一去,不是替屠龙仙子招麻烦吗?”
  几句话说得董飘香睁大了眼,怔怔的望着她,东方霞叹息一声道:“妹子你是聪明人,这有什么难懂的?你闲常不是和我谈过,令师青灵大师嫌你性情暴爆,总不十分喜爱,幸亏几位师姐疼你,尤其是屠龙仙子,待你比较别的姊妹又更胜几分,是不是?”
  董飘香着急道:“你就不要说这些绕圈子的话啦,爽性说我为什么不能找三师姐来,不然可把我闷死啦。”
  东方霞笑道:“你瞧你就是这种火撩毛的脾性,我不慢慢说,你怎么会明白呢?你这一去找着了你们三师姐,不用说她会替你出头,到荆门山一场大闹。日后这事传入青灵大师耳里,道你这么粗心,连这等重要的师门信物也守不住,岂有不怪你的?那时不但妹子你免不了受责罚,只怕连累屠龙仙子也有些不便。”
  董飘香一手托腮,出了一会神,问道:“那时我拼着受师父一顿责罚也就是了,三师姐替我出头,师父也会怪她不成?”
  东方霞笑道:“咳!你总不肯替人设想,你三师姐知道你丢失青玉珮这件事,你究竟要她瞒不瞒青灵大师呢?不瞒着吧,怕你受令师责罚,瞒着吧,将来揭穿之后,令师岂不怪她和你通同一气瞒着她老人家?这不是叫她为难么?”
  一语提醒了董飘香,倒踌躇起来,东方霞又道:“依我说,你且暂时别去江陵,咱们回去以后,也别提这桩事,陈四姑大约就在这几日会到,那时咱们同心协力破了荆门山,我只悄悄告诉我大哥二哥两人,替你把青玉珮找回来,神不知鬼不觉,不就完了么?”
  一席话说得董飘香不住点头,心中大为感激,笑道:“究竟姐姐心思细密,这件事妹子就重托你啦。”
  东方霞笑道:“罢呀,咱们好姊妹还说这些话干吗?你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一样。”
  说话之间,小舟已抵达红心套,忽然嗖的一声,一支响箭破空而过。东方霞骂道:“这些该死的东西,瞎了眼吗?混射你娘的!”
  这时舟行似箭,瞬息已到红心套水寨旁边。
  这水寨傍着三霸庄的后园而建,用无数竹桩打入水底,上铺木板。这时小喽啰使用带倒钩的竹篙将船弦钩住。董飘香和东方霞上得岸来。这时为时尚早,庄里的人多数没起床,只有三霸的几个徒弟在园里练武场上打熬气力,见了两人都恭身施礼。
  董飘香回房换了湿衣,又休息一阵,这才出来和众人相见。
  这时厅上正闹哄哄的,三霸和众人都在,约摸共有十余人,其中一人约三十左右年纪,白净面皮,倒也有几分秀气,只是生就一双水淋淋的色眼,正在和众人谈笑,这人倒是从未见过,想是昨夜才来的。董飘香一走进厅来,众人俱都起立,三霸里的老大,金锏常智礼首先抢步迎出来,笑道:“董姑娘辛苦了,请入屋叙话。”
  众人谦谦让让的把董飘香迎进厅里,常智礼先前从东方霞口里,已知董飘香在荆门山吃了亏,故意扯了些闲话来说,将夜探荆门山之事一字不提。
  董飘香见常智礼并未追问昨夜探山经过,心里倒觉得这人很懂事,脸上也有了三分喜色,那陌生人已经拿眼角在董飘香身上睃了又睃,这时再也忍不住,对常智礼道:“常大哥,这位姑娘是谁,大哥替我引见引见。”
  常智礼无奈只得笑道:“董姑娘,在下替你引见一位英雄,这位是江南有名的豪杰,黑蝴蝶赵妙仙赵二哥。”又对赵妙仙道:“这位便是我昨晚谈起的董姑娘,是青灵大师的得意弟子。”
  原来常智礼深知黑蝴蝶赵妙仙为人,怕他又惹出麻烦,所以特意提出青灵观名头,也是要他知难而退的意思,谁知赵妙仙却毫不在乎,一经常智礼引见之后,便和董飘香攀谈起来。
  董飘香本不知赵妙仙是何许人,见他谈话风趣,极善应酬,善于揣摸自己心意,倒也对这人有几分好感,赵妙仙一看,知道鱼儿就要上钩了,又见董飘香吐语如珠,美貌绝伦,早已酥了半截,更加意讨好起来。
  常智礼看在眼里,暗暗叫苦,如果换了别的女人,他也乐得讨赵妙仙欢心,但这董飘香却是青灵大师门下弟子,岂是可以欺负得的?已经多次拿话点醒赵妙仙,怎奈他尤如听不懂一般,又不愿真个得罪他。因此心中好生为难。
  三霸里的老二,银鞭朱汝贵看出常智礼心事,便故意打岔道:“赵二哥,你先前谈起令兄夜游神赵妙峰和陈四姑两人,究竟啥时候才来呀?”
  赵妙仙道:“他们被一事绊住,总还要十天半月才抽得出功夫罢。”说罢又掉过头去和董飘香谈话。
  朱汝贵只得苦笑,“铁棍锤”牛胜忍不住大声道:“赵二哥,他们两人到底是为什么事绊住呀?你倒是向大伙儿说说看!”
  赵妙仙匆匆道:“这个么,可又不是三两句话能说完的了,回头慢慢谈吧。”
  恰在这时,厅外走进来两男一女,董飘香站起身来叫道:“东方姐姐来啦。”
  那两个汉子也向董飘香拱拱手,口称:“董姑娘。”
  这两人正是虎分山寨主,东方雄,东方霸兄弟二人,他三人一来,众人纷纷起身招呼,赵妙仙也只得暂时中断了说话,心下好生不快。
  东方霞一看赵妙仙神情,便知道他的老毛病又发作了,生怕董飘香吃亏,便走过去拉着她道:“妹子到这边来,我有话和你说。”
  赵妙仙又不好伸手拦阻,也只得罢了。
  吃过午饭以后,东方霞正在董飘香房里闲谈,窗外忽然有人唤:“霞妹在这里么?请出来,我有话向你说。”
  东方霞听出是二哥东方霸的声音,便道:“你等一会儿,我就来。”
  她别了董飘香,走出门来。只见东方霸一脸怒容站在外面,便奇怪道:“是谁得罪了你呢?”
  东方霸摆手道:“回房去说。”两人回到房里,东方霸道:“妹子,你瞧赵老二有这么混帐!”说罢又气得直喘气。东方霞摸不着头脑,笑道:“哪里来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他怎么得罪你啦?”
  东方霸道:“他倒没得罪我,还向我作了好多揖,要我帮他的忙哩。”
  东方霞笑道:“那么他又怎么混帐了哇?”
  东方霸“嘿”了一声道:“妹子,你真是个糊涂人,你道这小子求我帮什么忙呀?他要我和他串通了,用酒灌醉董姑娘,他要……”
  说到这里东方霞也觉得难为情起来。东方霸怒冲冲的道:“你说这小子心眼有多邪门。”
  东方霞啐道:“这杀千刀不要脸坏心烂肠的淫贼,瞧他得不得好死!”又问道:“你怎么回答他的呢?”
  东方霸道:“怎么回答?还不给我两句话顶回去啦。”
  东方霞道:“顶回去,你该大耳括子揍他。他明不明白,飘香妹子可是我们虎分山的客人。他当真是色霉昏了吗?”
  东方霸摇摇头道:“妹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何尝不想揍他,怎奈他哥哥夜游神赵妙峰可是个硬手,又有甚么陈四姑替他们撑腰,咱们兄妹可实在惹不起他们,所以我想了想,又咽下这口气来。这小子一计不成,又生二计,见说不动我,又去找大哥去啦。我见他鬼鬼祟祟的把大哥找在一边去,说了一阵,大哥只是笑,也不知他肯不肯。”
  东方霞叹口气道:“咱们这位大哥也是个没法子的人,人家拿他当瘟生,他还不知道呢……”
  刚说到这里,东方霞嘘了一声,东方霸就赶忙缩住嘴,果然鞋声响处,东方雄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见东方霸也在这里,不禁咦了一声,笑道:“老二来了多久啦?”
  东方霸板着面孔道:“刚来。”
  东方雄道:“这就是了,我有话和妹子商量,你出去陪常大哥他们谈谈。”
  东方霸道:“我听听不成么?”
  东方雄皱眉道:“老二还是这么着,你这么大的人了,也该常和这些江湖上有名人物交际应酬,多听多学,才是我们绿林人物立身处世的道理,万一我一朝死了呢,你就是虎分山的寨主爷啦,那时我看你如何能做这个寨主爷呢?”
  东方霸被他说得火冒三丈,站起身来,气愤愤的冲出门去了。
  东方雄觉得脸上有些下不来,便回身对妹妹道:“你瞧!这不是天生的牛精古怪么?我做哥哥的好意说他几句,倒像和我有仇一样。”
  东方霞也不开口,只在鼻子里哼一声,东方雄也看出妹妹今日神情似较往日冷淡,心头暗自诧异,只得拿话试探道:“妹妹方才不是和董姑娘在一起么?”
  东方霞道:“是呀,她心上有些不痛快,所以我陪她说说话儿就过来了。”
  东方雄忙问:“董姑娘怎的不痛快?”
  东方霞故意“咳”一声道:“这董家妹子性情高傲,昨儿夜操荆门山,不曾得手,回来甚不高兴,执意要去江陵寻她师姐屠龙仙子张凌云,亏我说好说歹,好不容易才编了一套话将她拦住。”
  东方雄诧异道:“她寻了屠龙仙子来,岂不是咱们又多一臂助?你阻她作甚?”
  东方霞含笑埋怨道:“怎么大哥你也是这样不晓事的?你想想咱们是什么人?做的是什么事?董家妹子年轻识找,我们感情极好,我告诉她:周英是坏人,叫她去打,她就真个会去大闹一阵,她那几位师姐却俱是江湖上成名人物,这类谎话骗得过董家妹子。却骗不过张凌云这一干人,何况那屠龙仙子嫉恶如仇,一旦果真来到红心套,见了黑蝴蝶赵妙仙这类下三滥的淫贼,大哥!你不要脑袋,我还要脑袋呢。”
  一席话把东方雄说得默默无言,半响才勉强笑道:“妹妹虑的果然不错,不过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啦,那张凌云也只是个娘儿们,又不是三头六臂,有什么可怕的,至于赵二哥,虽然秉性太风流一些,但人家也是江湖上威名的英雄,加以淫贼二宇,也未免太刻薄了。”
  东方霞冷笑道:“怎么是刻薄他?谁不知他和他哥哥这双活宝在江湖上无恶不作?多少侠义道要想剪除他们,你不说远着他们点,反而去套近。咱们兄妹虽说命苦,生在贫家小户,又会了武艺,失足在绿林道里,总算天可怜见,误打误撞杀了过山虎黄杰那厮,霸占了虎分山,你不说好好整顿山寨事务,觑过空儿改邪归正,反而去和这些淫贼打交道,似这等越陷越深,将来如何是了?”说着就哭。
  东方雄叹气道:“妹妹说的何尝不是?但他们这种人得罪不得。”
  东方霞哭道:“我也没叫你得罪他,只要你远着他点就成了。”
  东方雄叹气道:“你不知道一个做寨主的人,有多少难处?其实单是一个黑蝴蝶赵妙仙,我们东方三杰倒也不会怕他,怎奈他哥哥夜游神赵妙峰工夫很硬,再加上一个陈四姑,越发如虎添翼,得罪了他们,咱们就别想在虎分山安身啦。”
  东方霞急忙拭泪道:“我说你是睡在鼓里呢!你只知道陈四姑武艺高强,江湖上罕遇敌手,你知不知她的师弟龙浑发誓要取她项上人头?前儿我遇见黄衣儿吴世玉,据说盛威公和龙浑两人已经在江南出现,她眼前便有杀身大祸,你们这些人还想仗她逞威风呢……别做春梦啦!”
  东方雄忙问:“此话当真?”
  东方霞道:“你不信便算啦。”
  东方雄登时脸上变色,想了一阵,才勉强笑道:“这和我们不相干,赵家弟兄和我也只泛泛之交,那盛威公找陈四姑算帐乃是他们本门之事,和外人不相干,再说道约他们来红心套,也是常大哥他们的主意,和我们虎分山拉不上关系,盛威公要杀,杀一个陈四姑,杀赵氏兄弟,难道还会把他们的朋友也杀光不成?我倒是一点也不害怕。”
  东方霞拭泪冷笑道:“可不是,一说陈四姑有杀身之祸,你就忙着缩头躲开啦,推得倒也干净,可知狐朋狗友信任不得。”
  东方雄着急道:“先前你又劝我别和他沾惹,如今我信了你的话,又骂我,你这人也真太难伺侯些。”
  兄妹俩正说着话,忽然外间人声乱嚷,闹成一片,东方霞不知何事,急忙抄起双刀,和东方雄急急赶出去。
  混乱中有人叫道:“不好了,牛三爷被董姑娘打伤了头啦。”
  东方霞一听,不禁愕然止步,问东方雄道:“这是怎么回事?”
  东方雄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两人急忙奔出来,只见常智礼正在暴跳如雷,大嚷道:“快替我把这丫头扣住,我要查!”
  东方霸见他两人急急奔来,便点头冷笑道:“如何?我就料到要闹出事来才罢,你们还不快看看去。”
  常智礼也对两人道:“这一下简直搞得我章法大乱,妈的,凭我姓常的这张薄面,不是夸口,什么名门大派,武林高手,也还多少会赏个面子,再强的对手我也不怕,但要从我里面杀出来,我就没法招架了。”
  东方霞忙道:“常大哥,现在闲话休说,究竟是谁是谁非?而且我董家妹子现在又怎样啦。”
  常智礼跳脚道:“妈的,现在还说得上谁是谁非?况且我也不知道怎么闹起来的?你的董家妹子疯啦,见人就打,连我也挨了一石子。你快看看去!”
  东方霞不等听完,早已奔出门去,一眼瞥见赵妙仙正站在园门口,抓耳揉腮的不知如何是好,东方霞也不及理会,跑到水寨上。大声问:“董姑娘哪里去啦?”
  小喽啰用手指道:“那坐在船里的便是!”
  东方霞手搭凉棚一看,见那小舟顺流而下,十分快速,只剩巴掌大小一个黑影,舟中人背影依稀还看得出是董飘香,这时慢说驾舟追赶,就是呼喊也听不见,叹了一口气,只索罢了。
  东方霞向众喽啰问道:“董姑娘是怎么闹起来的?你们知道么?”
  众喽啰们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她见问不出结果,心中正焦燥,东方霸走来笑道:“妹子,你也真是多此一问。”说着一使眼色,向后一歪嘴,东方霞便已明白这事是赵妙仙弄的首尾,欲待发作,又恐常智礼面上下不来,思量了半响,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

相关热词搜索:青灵八女侠

上一篇:第一回 明月空山 归人惊惨祸 凉风痛泪 小侠走长途
下一篇:第三回 狼子弄奸谋 香囊暗掷 龙泉映霜骨 仙女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