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喜遇故人 小谈鹰爪会 惊逢妖女 力运混元功
 
2020-08-22 16:23:09   作者:张梦还   来源:张梦还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四人来到青女宫,进得内室,只见百渡、贾墨羽、张凌云、卞宛青等人正坐着闲话,四人上前参见了,又向贾墨羽问候了青灵大师,方才分别坐下。
  贾张等人见薛、林、袁三人作儒生打扮,都忍不住笑了。贾墨羽道:“师父传命你们,不可荒废了素日功课,更要注意起居饮食,知道么?”
  四人慌忙站起答应了,贾墨羽又问三人何时来到江陵?因何不到青女宫来?林红梅与袁孤凤便止不住心慌。脸上颜色有些,乍红乍白起来。
  只见薛绛树不慌不忙的站起来答道:“原本打算早来的,但妹子想百渡姊姊在此声名极响,她观里突然来了些带宝剑的女人,又久住不去,恐怕引起别人说闲话,或胡乱猜疑。”
  贾墨羽点头微笑道:“原也顾虑得是。”
  百渡忙道:“三位妹子太多虑了,以后切不可如此见外。”
  薛绛树笑着答应了。
  张凌云对贾墨羽道:“如今她们也都来了,就请二师姐宣读柬贴吧。”
  百渡想要回避,却被贾墨羽挡住,笑道:“道友不是外人,师父也叫我告诉你哩。”百渡只得坐下。
  贾墨羽站起身,从身上摸出青灵大师的柬帖来,众人从张凌云起,皆一溜儿跪下,百渡也起身肃立,贾墨羽手捧柬帖,朗声念道:“华山青灵晓喻门下诸弟子:玄门修炼,首重参要元机,三十六天罡总枢一书;紫阙秘笈,数合元天,乃我玄门无价之珍。今有旁门妖邪吴文风,率门下丑类;援登华山,擅闯太乙宫,劫玉楼之宝。咨尔诸女,勿辞烦劳,捣其巢穴,歼彼蜂蚁,奇书夺还后可速护送回山,慎勿缴交太乙诸人也。此事关系本门盛衰及汝等未来成就,慎之勉之勿负吾望。”
  众人跪听宣读已毕,拜罢起立,卞宛青首先道:“听师尊的口气十分严厉,这书是非夺回不可的,咱们恭听二师姐调度就是。”
  贾墨羽默然半响,方苦笑道:“我才做掌门不久,师父便差我去干这件大事,我又不敢推辞,其实我真一点主意也没有。”
  张凌云笑道:“师傅她老人家常说二师姐智勇双全,这次遇见这件大事,正好大展宏材,怎的说出这种话来了?”
  贾墨羽叹息一声道:“三师妹你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啦,吴文风号称通天教主,门下徒众何止千人,岂是咱们这几人斗得了的?何况这当中又关系着几件麻烦事。这几个小淘气,还得分神照应她们,如有什么差错,叫我如何交待?麻烦多着呢。”
  这里薛绛树袁孤凤等人,口里虽不敢说什么,心里却不服气,心想这二师姐也太小看我们了,日后倒得遑逞能为,只此一念,又多生许多事端,这是后话。
  百渡大师笑问道:“沈道友为何不来?”
  贾墨羽道:“大师姐独居赤城山,勤研上乘武功,准备参与异日泰山之会,便是这事师父也不让通知她,以免她分心挂念。”
  须知青灵大师为人十分要强好高,近年虽已为一派宗主,脾气性格仍与当年无异,泰山试剑一事,在她看来比什么都重要,以为搏牛之虻,不破饥虱,故此不令沈翠屏出马。
  当下众人又议论了一阵,天已入夜,因与查小玉有约,便提前吃了晚饭,百渡因庙里尚有事处理,便笑对张凌云道:“查氏见妹武功虽高,料来尚非诸位敌手,今夜之事救人第一,能不动手最好,贫道只在家里坐候好音便是。”
  其中别人尚可,林红梅、袁孤凤二人听说只今夜便要与人较量,都欣喜异常,磨拳擦掌,巴不得一试。
  张凌云笑道:“去便带你们去,但不许你们胡乱出手,知道么?”
  二人皆眉花眼笑,满口价答应。
  看看二鼓已尽,七人俱已结束停当,出了青女宫,径奔南门而来。
  出得城外,见周英等人早已在此等候,张凌云替双方引见了,李遇吉见青灵观竟来了七人,声势浩大,心想今夜必然占尽上风,梅归定可夺回无疑。
  众人或坐或立,只待查小玉前来赴约。这时四处虫声唧唧,明月在天,四野一片寂寞;只远处遥遥传来犬吠之声,查小玉却踪迹全无。
  张凌云便渐渐有些不耐起来,低声骂道:“好大的架子!
  这时三鼓已然将尽,贾墨羽忽然道:“来了!”
  张凌云诧异道:“怎么还骑马来?”
  周英等人急忙纵目四望,却没见半个人影。又过了一阵,才听到一阵马蹄声响,远远有三匹马缓缓行来。
  到得近前时,才见两匹马俱是空鞍。当先一骑马上坐着一人。李遇吉看得清楚,这人正是那日荒郊所遇,自称姓张的那个蒙古少年。
  那人也认出了李遇吉,便笑道:“胡大哥,原来你也在这里。看来还约了不少帮手呢。”
  李遇吉冷笑道:“我姓李不姓胡,姓张的,你们把我那朋友掳到哪里去了。趁早放他回来,便万事全休,如其不然,只怕你今日来得去不得。”
  那少年笑着摆手道:“别急,别急,你既不姓胡,那么我也不姓张,我今儿来可不是找你。”说着在马上一拱手,高声道:“我奉小玉姑娘之命,恭请屠龙仙子和散花仙子两位。”
  卞宛青冷笑道:“这查小玉也太狡滑了,还耍出这么一手。”
  张凌云已忍不住大怒起来,喝问道:“那查小玉如何不来?”
  那少年笑道:“小玉姑娘在家恭候大驾哩。”
  张凌云怒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道:“我名阿合台。”
  张凌云道:“阿合台,就烦你带路吧。”
  阿合台笑道:“慢来慢来,我只牵来了两匹马,乃是专为屠龙仙子和散花仙子备下的。别的人要去可有些不大方便。”
  张凌云怒道;“少说废话,你领不领我们去?”
  阿合台看了看众人神色,知道再说下去也许便会吃眼前亏。便冷不防一提缰绳,圈转马头便待逃走,众人齐喊*
  “莫放了他!”
  张凌云立时大怒,陡然凌空纵起,嘴里喝声:“下来!”右手骈指在他背心一点,顺手抓过来向地下一掷。众人一看那阿合台时,已如死蛇一样的软在地上。薛绛树等人也纵身拉去将三匹马拉住。
  贾墨羽一看阿合台,便知张凌云点了他的软麻穴,俯身在他肩上一拍一摇,代他解了穴道。
  张凌云骂道:“你再不听话,就把你宰了,我们自会去寻那妖女算帐。”
  阿合台坐在地上,垂头不语。
  张凌云冷笑道:“你不说话我便不能奈何你么”?说着走过去点了他凤尾、精促两穴。阿合台登时杀猪一般惨叫起来,满地打滚。
  贾墨羽看着不忍,便伸手替阿合台解开穴道,对张凌云笑道:“三师妹别折磨他,只叫他好好领我们去,也就罢了。”
  张凌云道:“二师姐不知道,这种人对他好说是没有用的,自古道:恶人自有恶人磨……”
  一语未毕,袁孤凤便拍掌大笑起来,说道:“三师姐,你自己也是恶人么?”
  张凌云想了一想,方会过意来,自己也忍不住好笑,又对阿合台喝道:“怎么着?还想吃点苦头么?”
  阿合台忽然一抬头,说道:“我可是奉命而来,小玉姑娘只叫带张卞两位去,你便杀了我也不敢带别的人。”
  张凌云怒冲冲的赶过去,还要动手,阿合台急叫:“慢来,我话还没说完哩,小玉姑娘说过,你们两人的功夫很好,她不过是请教的意思,你们既然有一身好武艺,又何必害怕呢。”
  卞宛青冷笑道:“你不必拿话激我们,就是我们两人也不怕你们人多。”
  阿合台接口道:“不怕最好,那么就请两位上马。我即刻带二位前去。”
  张凌云心中有气,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把阿合台打得爬下地去,吐出两颗大牙,不住的哼。
  贾墨羽笑道:“三师妹是这种火爆脾气,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何必打他呢。”
  张凌云笑道:“这种人骄狂自大,不给他点苦头,倒惯了下次。”对阿合台喝道:“快滚起来带路,还想讨打不成?”
  阿合台这时哪里还敢倔强?只得爬起来翻身上马,对张凌云拱手道:“既是这样,就请两位上马吧。”
  张凌云叱道:“谁要骑你们的马?只管带路,别锣嗦。”阿合台眼看自己牵来的两匹马被林红梅袁孤凤牵在手里,又不敢去讨要,只得带转马头,朝来路上奔去。
  张凌云对卞宛青道:“四师妹,咱们去吧。”
  卞宛青答应一声,两人一提气,紧紧相随。
  这里徐春山一心以为今夜得报父仇,不料查小玉却突然来这么一手,眼睁睁呆在当地,做声不得。那边袁孤凤也是懊恼非常,她满心以为今晚可以施展自己辛苦学来的剑法,至少也有一场热闹可瞧,谁知敌人根本没有现身,自己又不能跟去,不禁满怀失望。
  且说阿合台连连催动坐骑,他生长蒙古草原,骑术本佳,有意伸量张卞二人功力,也可借此挫折一下对方锐气。不料跑了一程,回头看时,张卞两人仍旧在他背后两丈左右。
  张凌云骂道:“喂,你倒是跑快一点呀,这样望山跑死马,要跑到几时?”
  阿合台又惊又怒,只得把一肚子气发作在坐马身上,只见他鞭踢并施,坐下马匹展开四蹄,如腾云驾雾一般,耳听张凌云在背后笑道:“对了,这种跑法还差不离,像刚才那么慢吞吞的,真把人急死啦。”
  又有另一个女子声音笑道:“三师妹说得是,放翁的诗句里我最爱‘传呼快马迎新月,却上轻舆趁晚凉’这两句,好就好在这轻快二字,把那一份轻松得意的心情都写出来了。”
  又有一个声音笑道:“二师姐,前面这个小子骑的倒是快马,不过他的心情未必会轻快。”
  阿合台在前听得明白,哪里还敢掉头看?巴不得早一刻儿赶到才好。
  少时前面树林边露出围墙一角,阿合台勒住马,叫声:“到啦!”一跃下骑,回头一看,背后却没人跟来,不觉大奇。忽听有人唤道:“你是瞎子么?怎的看不见?”阿合台骇了一跳,转身看时,背后却站着三个道姑,那较年长的一个方才自己策马狂奔时,明明见她倚树而立,便是第一次回头看时,也不曾见她踪影,不知是什么时候赶上来的,脚程之快,实足以令人咋舌。
  原来贾墨羽外号凌波仙子,在青灵门下众弟子中,轻功以她为第一,阿合台不知,自然深为骇异。当时阿合台只得搔头苦笑道:“刚才说好只来两人,怎么又跑出三个来了?”口里说着话,眼睛却瞅着张凌云,他知道这个道姑脾气最凶,心里实在有些怕。
  果然张凌云蛾眉一竖,发话道:“你别管我们两人三人,快去叫那查小玉出来。”
  贾墨羽拦住道:“三师妹火气好大。”回过头来对阿合台道:“你进去通报,就说青灵观贾墨羽、张凌云、卞宛青三人来拜访查姑娘。”
  阿合台无奈只得叹口气道:“不用通报,三位随我来吧。”
  说着将马牵进庙门,拴在廊下,领着三人往里走去。三人这才看清,原来这是一座残败不堪的破庙,大约已经荒废多年,殿塌墙裂,倒处堆积着瓦烁灰尘,但范围却还不小,走了好一程方到院后。便有两人迎了上来,和阿合台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又转身进内去了,一会功夫,只听几声哨子响,便听见好些脚步奔走声。只听查小玉笑道:“贵客终给请来了。”随着声音查小玉满面笑容的走出来。张凌云故意扬着脸儿不理,贾墨羽、卞宛青两人都打了个稽首。
  查小玉看着贾墨羽笑道:“这位是谁?卞姐姐替我引见引见。”
  卞宛青替贾墨羽说了名字,查小玉笑道:“小妹闲常听家师说起华山三剑和青灵四女的名头,都恨不能一见,今儿却一下便见到三位,也算我有福气。”
  贾墨羽笑道:“敢问查姑娘,尊师可是红鹰林老前辈么?”
  查小玉一怔,接着咭咭笑道:“贾姐姐真聪明,一猜便着,请里面坐吧,两位家兄还在恭候哩。”
  众人进得门来,陡觉眼前一亮,这层殿堂和外面大不相同。殿堂颇为宽大,殿上神像也全都搬去,重新布置了一番,灯火通明,当中摆着酒席,旁边坐着两个大汉,数十个蒙古少年分立两旁。
  四人一进去。那两个大汉便站起身来,经查小玉一引见,才知这两人是她兄长,一名查璞,一名查瑞。大家说了几句客套话,查璞便请三人入席。
  贾墨羽笑道:“主人盛意,本不当辞,奈何贫进姊妹皆是素食,这桌酒席只好心领了。”
  查小玉拍着前额道:“我真胡涂,竟想不到这上头来。”便命撤席。另外有人捧上香茗来,贾墨羽笑道:“贫道姊妹尚另有要事,查姑娘有什么话,就请吩咐吧。”
  查小玉眼珠一转,娇笑道:“贾姊姊不知道,只因小妹昨日在徐公子府上,见到了卞姊姊的武功,心下着实钦佩,回来和两个哥哥谈起,他们也佩服的了不得,巴望不得能够见识见识,所以今儿特地遣入将几位姐姐请来见见,略表亲近之意,倒没有别的意思。”
  贾墨羽乃是初次和查小玉相识,见她笑语生春,神态举止之间,不脱少女娇态,就像几位小师妹一流的人物,俱是极惹人疼的小姑娘,不知张卞二人怎的对她如此厌恶?
  她自来秉性忠厚,对于查小玉不觉有了几分好感,正耍开言,那边张凌云已冷冷发话道:“查姑娘!废话不要多说,今儿在徐府上,查姑娘自己说的两件事,还记得么?”
  查小玉睁着一双娇秀的眸子笑问道:“张姐姐说的什么事?我怎么倒记不得啦?”
  张凌云见她假痴假呆,按不住心头火起,冷笑道:“头一件事是你答应将敝友梅归放还,第二件,你亲口约我们今夜在江陵南门外较量。如今却又把我们骗到这儿来,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张凌云越说声音越响,末后竟声色俱厉起来。
  谁知道查小玉却毫不动怒。待张凌云说完以后,方笑道:“张姐姐别生气,要见那梅公子,也本无不可,但据那梅公子对小妹说,他并不认识诸位哩。”
  查小玉这么一说,张凌云顿然语塞,心想那梅归与我确不相识,又不愿说出自己代李遇吉徐春山等人出头的话,倒有些为难起来。
  卞宛青见张凌云受窘,便微笑道:“相识与否,倒不关紧要,查姑娘,可否请那梅公子出来和我们见上一面呢?”
  查小玉摇头笑道:“梅公子此时早入睡乡,我可不敢吵醒他。”
  张凌云脸上神色已经变了又变,这时再也忍耐不住,霍然站起身道:“查姑娘既然是红鹰林老前辈门下,异日泰山之会想必也是要参与的了,我且先向你讨教几招。”
  查小玉娇笑道:“泰山有什么会?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呢?”
  张凌云见她一味装憨,几乎气炸了肺。四下一看,只见最远的那丛灯火距自己所站处约有两丈远近。张凌云也不开言,身躯一扭,向那烛光虚劈一掌,“呼”的一声,烛上火焰应手而灭。
  此乃“劈空掌”上乘武功,查小玉一见之下心中也有些吃惊。张凌云傲气逼人,此举显已叫阵挑战,查小玉暗忖对方虽只三人,但却俱是高手,这张凌云的武功似乎较之卞宛青更高一筹。贾墨羽功夫如何,尚且不知,想来也定非易与,如果单打独斗,只怕讨不了好去。
  卞宛青见她一双秀目不住乱动,已然猜出她心意,便笑道:“久闻红鹰林老前辈奇形鹰爪功夫独步武林,查姑娘想来已尽得了真传,贫道想讨教几招。”说着款款站起身来。
  贾墨羽急忙道:“四师妹且慢,就是双方过招研技,也没有这么糊里糊涂的。”转面对查小玉笑道:“这番查姑娘和令兄不远千里来到中原,不知为了何事?可否见誉呢?”
  原来贾墨羽察言观色,已知今夜难免有一场剧斗,双方俱是高人门下,如果激于一时之气,大家乱打一阵,临了连人家来龙去脉尚且弄不清楚,岂不被天下人所笑,她身为一派掌门弟子,可不能这样乱来。
  青灵四女之中,头数张凌云性情刚硬暴燥,恰是青灵大师当年影子,卞宛青外貌柔和,内里却孤芳自赏,差不多的人全没放在眼里,对方三人除了查小玉昨日露了爪穿银壶的鹰爪功夫,卞宛青对她尚有几分顾忌而外,对于她这两位哥哥:查璞查瑞却完全不放心上,倒是贾墨羽身负乃师严命,处处都小心在意,深怕众同门稍有差池,回去在师尊面上无法交待,遇事不能不小心。所以先拿话试探。
  查小玉想了一想,笑答道:“小妹兄妹三人皆是姿质愚鲁之辈,恩师的武功我们还没学到一成。恩师叫我们到中原来见识一些武林高手,也是借此增长一点见识,别无他意。”
  贾墨羽见她说话始终不尽不实,心中颇为不快,不觉默然。那边卞宛青却冷笑道:“你到中原来绑架青年公子,也是出自尊师之意么?”
  查小玉脸上倏然变色,也冷笑道:“不知那梅公子是卞姐姐的什么人?倒要你如此关怀。”
  张凌云大怒道:“查小玉!这中原地方可不能容你这样任意横行,不讲别人,头一个我便容你不得。”说罢进前一步,劈面一掌,只听哗喇一声响,椅背已被打塌,查小玉却以最快的身法跳到阶墀下,仍然笑口吟吟地道:“张姐姐掌力好强,如非我逃得快,只悄已被打死了。”
  张凌云还待动手,却给贾墨羽挡住。贾墨羽本意只求今夜之事,能够不伤两家和气最好,但她深知这位三师妹一向嫉恶如仇,性如烈火,查小玉既然不允放回梅归,看来这场剧斗便无法避免,心下好生踌躇。
  卞宛青对张凌云道:“今儿查姑娘既然邀了我们来,人家自然早有打算,好歹会还我们一个明白,三师姐何必着急呢?”
  查小玉暗忖道:“这卞宛青果然厉害,她拿话挤我。”低头一想,恶念陡生,娇笑道:“卞姐姐真会说话,倒叫我无法回答了。不瞒三位姐姐说,本来小妹有心想讨教几招,但刚才见了张姐姐的劈空掌,又把我给吓住了,这样吧,小妹在暗器上向三位姐姐讨教几招。请移步到外面来吧。”
  张凌云心里暗骂:谁是你姐姐?这小妖精嘴甜心苦,想用暗器来整治我们。便向贾卞二人暗打眼色,移步走到庭院里。

相关热词搜索:青灵八女侠

上一篇:第三回 狼子弄奸谋 香囊暗掷 龙泉映霜骨 仙女飞来
下一篇:第五回 万里索经 华山传玉柬 三更赴约 古寺显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