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明月空山 归人惊惨祸 凉风痛泪 小侠走长途
 
2020-08-22 16:14:40   作者:张梦还   来源:张梦还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狂风怒号,阴云密布,满山树木摇曳,正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奏。山下沿河岸上,一骑健马狂奔而来,马上一个轻装少年,腰系包裹,背插青锋,眉头深锁,满面风尘之色。
  这少年正是徐春山,他新遭父丧,急于访寻仇人来历,离了神女峰以后,便买了一匹健马,一路晓行夜宿,这日来到湖北北部一处荒山脚下,这山上住着一位奇侠,正是徐春山所要寻访之人,此人姓周名英,外号人称金臂罗汉,当年以四十九枚罗汉金钱镖威震武林,如今在此隐居,门下徒侣甚众,和巫山老侠徐全白乃是至交,故此徐春山不远千里来此寻访,一者向他请教这铁鹰爪主人是谁?皆因周英本人便是暗器名家,见多识广,或者会知道,二来是求他拔刀相助之意.
  且说徐春山来到山下,正欲觅路进山,忽然一声焦雷响处,暴雨倾盆而下,徐春山幸而带有避雨油布,这时赶快打开油布盖在马背上,又取出斗篷披上,才再翻身上马,向着山里走去。
  雨势越来越大,山滑路湿,眼前白蒙蒙一片,徐春山被淋得眼睛都睁不开,无奈只得圈转马头,背风而立,待风势逆转时,再策着马向前挣扎.
  天色慢慢黑尽,山路越发难走,坐下马匹嘶叫着不肯前进。徐春山只得下马,强拉着笼头前行,但马儿却仍然挣扎着朝后退。
  徐春山转念一想,此时天黑路滑,万一掉下山谷去,倒真不是玩的。于是将马拉进林中,在一株树上拴了,独自一步步摸上山来。
  这山名叫荆门山,徐春山从未到过,效年前金臂罗汉周英曾经来神女峰绝顶拜访徐全白,故此徐春山知道周英住此.
  徐春山走了一阵,约摸已经来到山腰,这时风雨稍煞,视线也较前清楚,忽然见山顶林中闪出两团庞大怪物,蠕蠕而动,徐春山吃了一惊,急忙闪在树后。运足目力看去,这才朦胧看出林后掩着一列草房,那两团庞大黑影乃是两人牵着两匹马,朝徐春山藏身处走来。
  两人走到临近,只听在后面的那人说道:“四师哥,我说大师兄那种大惊小怪的脾气真是害人,这样大的风雨,哪有人会上山来呢?而且我也真不相信,会有人敢来太岁头上动土!”
  前面的那人说道:“九师弟,江湖上的险恶风波,你哪里知道,大师兄跟着师父久走江湖,他的办法决不会错。”
  两人说着话,已来到山腰较平坦处,都翻身上马,缓缓巡察过来。
  这时西面也响起了得得蹄声,两匹马放着小跑过来,双方招呼了一声,擦肩而过,渐渐转过山腰去了,一会儿另外两匹马又从松林背后转了过来。
  这样两人一组的巡逻,只片刻功夫已经出现了五六起。
  徐春山心里暗自奇怪。照这情势看来,似乎此间发生了什么大事,否则不致如此紧张。这时西面忽又跑来一骑,马上骑土高叫道:“大师兄叫各位师兄弟再巡一次,便都到这山腰聚齐,大师兄有话说。”一路传呼而去。只一会儿,蹄声杂沓,各处山弯内都有人马出现。右边山洼内有三匹骏马当先来到。当先一骑,马上人生得猿臂狼腰,神态威猛,背后跟着两骑,三人来到林边,便勒住马,按缰等候。
  少时其余人马也陆续来到,这窄窄的路边竟挤了十多匹马,有的又长嘶跳跃,马上骑士忙吆喝制止,弄得乌烟瘴气,又挤又乱,倒把林中宿鸟惊得拍翼低鸣,粉粉飞避。
  就在这时,徐春山觉得自己头顶似有一物飞越而过,忙四下一望,并未见到什么可疑之物,也就不再留意,只专心注意林外动静.
  这时林外众人也渐渐静止下来,那猿臂狼腰的汉子对众人发话道:“众位师弟连日劳苦,愚兄心里甚是不安,但师父待咱们恩重如山,今有师父当年一个极厉害的对头扬言日内即将上门寻仇,据说此人心毒手黑,而且一向不顾江湖道义,只怕暗中着了他道儿,故此宁可咱们多辛苦点,保得师父平安无事,也算咱们报师恩于万一。”他说完话,另一个汉子便接口道:“大师哥不必担心,咱们兄弟跟着师父这多年,虽不敢说学了什么惊人技艺,但咱们人多势众,怕他何来?”
  又有人接口道,“不错,不错,别的不说,单是这手罗汉钱镖,咱们每人都会一两下子,对头不来便罢,如若来时,咱们给他一个满天花雨,任他多厉害,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在七口八舌的议论,猛听树顶上有人骂道:“放你们的狗屁!”众人一听,敌人竟在树顶,登时一阵慌乱,叫道:“来啦,来啦!”
  那猿臂狼腰的壮土双手一探一扬,两把钱镖朝树顶撒去。其余众人也纷纷掏出钱镖发射,一时满地上叮叮当当,直如下了一场钱雨一般。
  慌乱中有几个汉子忽然翻身落马,似是中了敌人暗器,别的人慌忙勒开坐马,有的下骑救人,有的又拿出钱镖向树上乱打,只听呼喝怒骂之声吵成一片,马儿也纷纷竖起前蹄跳跃,“嘶溜溜”的扯着嗓子和人比赛,这小小的草坪上乱得如同涨了大水一般。
  徐春山发现了树顶有人,便凝神向上仰望,但见黑越越一片树叶,无法知道上面是否藏有人,心里暗笑这位大师兄也真是个饭桶,这山腰的草坪如此狭窄,岂可集合十多匹人马,一遭敌人袭击,转动艰难,便是一流好手也毫无办法.
  且说众人正在纷纷发镖拒敌之时,树上的人却纵声狂笑道:“金臂罗汉浪得虚名,门下徒弟原来这么脓包,你们的罗汉金钱镖可伤得了我么?”跟着发出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哈哈哈哈……”声音清脆己极,摇曳在夜空里,直往山顶扑去。
  徐春山心里暗忖道:“来人好象是一个女子,但从她笑声听来,内功显然已经十分精湛,听父亲一向谈起金臂罗汉周英乃是一位正人君子,怎会有女子上门寻仇,这倒有些奇怪,当下一提气,展开家传轻功。顺着树林朝山顶扑去。
  那串笑声一直未歇,直到山顶茅屋门前才划然而止,这时一间茅屋窗上忽然露出灯光。徐春山不禁大惑不解起来,按理说敌人既已来到,正该熄灭灯火才是,怎的屋中人反而点上灯?
  这间屋虽已点燃灯火,双方反而没有动静,这时除了山腰草坪上远处传来马嘶声而外,这儿只有些细雨斜风,和一点淡淡灯光,徐春山悄悄掩在一块大石后,屏息等待情势发展.
  良久,才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屋内笑道:“老汉早就知道好朋友今夜会光临寒舍,不料来的还是一位女英雄,既然来了,怎的又不进屋来叙话呢?”
  接着有一个女子口音接口骂道:“老贼,是好汉出来见个高低,我倒要看看你独霸一方的金臂罗汉,究竟有多大能为?”
  接着扑的一响,屋内灯火已被打灭。接着嗖的一声.屋里窜出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子来,这人胁下斜挂一个镖囊,怀抱金背大砍刀,浑身白衣,站在地上如同一座雪山似也。
  徐春山一见大喜,这人正是他千里来访的金臂罗汉周英,周英这时只全神注意敌人,倒没留心近处藏着别人偷瞧,一到场中,金背刀胸前一立,对树上朗声道:“姑娘请下来吧。”原来那女子仍然藏在树顶。这时刷的一响,宛如一只大雁凌空扑下。在空中打了一个筋斗,轻轻落在一丈以外,俏生生的站在地上。
  周英一看,不禁一怔,这女子看来最大不会超过十九岁,玄衣玄裳,黄绸包头,手里提一口烂银似的长剑,面如满月,眼似秋水,面上却怒气勃勃,一副寻事打架的样子,不禁大疑.抱拳道:“我只道是岷山六狸中的两位姑娘到此,不料却是一位小姑娘,不知姑娘是奉何人所差?尊师何人?到此何事?一一讲明,老汉如果有什么不是处,也好登门请罪。”
  那少女下颔一扬,鼻子里冷笑一声道:“你敢是那名叫周英的老贼么?”
  周英道:“老汉正是周英。生平可不曾作过贼,姑娘小小年纪,对于老年人却不可胡叫乱骂。”
  那少女大怒道:“你敢教训我么?”
  周英道,“不敢,不过我得先知道尊师是哪一位,咱们方好讲话。”
  那少女道:“我奉师命下山行道,专除你这类的江湖恶霸,我行至此处,访寻得你这老贼劣迹昭著,所以来此为民除害。”
  周英见这少女一手叉腰,侃侃而谈,稚气未除,心里不由好笑,但她口口声声,骂自己是老贼,也有些动气,听到此处,便笑道:“哦!原来姑娘还是一位女侠客,失敬,失敬。”
  那少女也听出周英语带讥讽,立时桃腮带赤,含怒道:“你说我年轻不配行侠么?”
  周英笑道:“老汉岂敢轻视姑娘?不过如今人心不古,年轻人缺少阅历,容易受人播弄挑拨。姑娘不妨回去多访问打听,看我周英是不是坏人?”
  少女见周英摆出了老前辈身份,越发大怒起来,斥道:“你这厮满口胡说,单看你那些徒弟们满山巡逻,便是做贼心虚的样子。我也不耐烦和你多噜苏,咱们先见过胜负再说。”
  说着挥剑向空一砍,剑身一阵颤动,嗡嗡之声响个不绝。
  周英见她使出了这一招“纯阳试剑”,便猜到她大约是华山青灵观,西园八美里的人物,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自己活这一把年纪,还没有见过这样莽撞的女孩子。当下笑道:“姑娘既然认定我是坏人,那也无法。就请划下道儿来吧。”少女诧异道:“划什么道儿?”
  躲在一旁偷瞧的徐春山却几乎笑出声来,心想这少女连这么简单的江湖术语都不懂,也要出来行侠仗义,岂不可笑!”
  这时周英门下众弟子已赶到,各人手执兵刃,声势汹汹的将少女围在当中.
  周英却厉声制止众人道:“都不许上手.让我单独斗斗这位姑娘。免得日后江湖上朋友笑我以老压小,以众凌寡.”
  那少女却横剑冷笑,似乎全没把这干人放在眼里。周英见她这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儿,心里也动了气,想道:“纵使你华山派剑法高强,凭你这点年纪也未必有什么了不起!”当下金背刀怀中一抱。笑道:“我来领教一下姑娘的剑法吧。”
  少女冷笑一声道:“好!你先赐招。”说着退后三步,身躯微蹲,长剑直竖在胸前,目泛剑尖,微微呼吸,这一个招式名叫“神龟镇洞”,乃是华山派剑法里的起手式。如遇本门中人,只要摆出这个式子,一望便可知道功力深浅。
  周英虽然经验富丰,对于这种上乘剑法,却素未研习。但他见这少女气定神闲,劲力含蓄,似乎是个中高手,倒也不敢轻敌。便使出一招“白猿献桃”,刷的一刀扎去。少女横剑一挡,周英刀已收回,刚才这招乃是虚着,他见少女步法已被引动,倏的横开左步,金背刀趁势横扫,一招“金风扫地”,刀锋朝少女脚陉卷去。
  这周英乃是成名人物,招数虽不新奇,但身手却捷逾旋风,徐春山不禁替那少女捏一把汗。
  不料那少女却不慌不忙,待刀锋临近时,才突然使出一招“跌坐青莲”,沉剑一挑,当的一响,隔开金背刀,剑锋反而朝周英下三路卷去。周英喝一声:“好毒的剑法!”赶紧撤回左脚,翻身一刀劈下,这一招“怪蟒翻身”,在间不容发里隔开少女宝剑,如稍迟一点,周英这一条左足几乎被斩成两段.
  这一来周英再也不敢轻敌,展开三十余年研习的少林嫡传刀法,进攻退守,中规中矩,门户封得极为紧严.那少女的一口宝剑却疾如灵蛇,以飘忽轻巧见长,两人走马灯似的折了四十余招,徐春山在暗处看得眼花撩乱。他见这少女小小年纪,剑法却如此了得,看来似在自己之上。
  再打下去,周英已渐渐摸熟了少女剑法的门路,刀法也就渐渐从防守变为进攻。须知周英纵横江湖数十年,这口金背刀上不知败过多少好汉。经验和机智自然不是一般初出道的后辈所能比的。这少女剑法虽然凌厉,但功力火候却还未到时候。加以从来受师姐们怜爱,喂招时都是点到即止,极少与人性命相搏,经验自更说不上,这几方面较之身经百战的周英当然差了一着,两人再拆十来招,少女渐渐气力不加,额上已自见汗。
  周英一见暗喜,使出丹田之力一声大喝,犹如平地响个焦雷.少女一骇,周英趁势崩上砍下,朝天撩,拦腰斩,接连一派进手招式,少女登时手忙脚乱,连连后退。
  这时周英门下众子弟见师父快要得胜,都呐喊助威,叫道:“快扔下宝剑,饶你不死。”叫喊声中,周英一刀击在少女剑身上,这一刀周英乃是用足了内功的,少女把握不住,拍达一响,宝剑被击落地下。少女惊叫一声,赶忙一个箭步跳开。
  周英倒提金背刀一手抚着胸前白髯,呵呵大笑,回头对众徒弟道:“如何?师父还不算太老吧?”
  猛然间咚的一响,周英胸前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跟着右手一紧,手腕竟被对方擒住,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周英适才见这少女天真烂漫,世事全不知晓,心里十分爱怜,听她言语之间也似受人播弄,本想凭一身技艺把她镇住,再慢慢和她说理,故此一交手时便处处留情,待少女宝剑被打脱手以后,周英只当大事已定,不料这少女十分狡黠,趁周英掉头说话时,冷不防冲上来当胸一拳,同时左手施展独门擒拿手“灵蛇缠腕”,一下将周英手腕脉门扣住。
  周英究竟是成名人物,虽危不乱,右肩一沉,左掌斜劈,一招“春风扑怀”,向少女右肩劈下。他因自己先前心存厚道,反中对方诡计,心中气愤,这一掌用足了十成力量,如被打中,不死也得落个残废。
  那少女却溜滑之极,一见周英使出了煞手,不敢硬接,急忙放开周英右手,一翻身就如一条草蛇似的窜到刚才宝剑落地之处,脚才沾地,宝剑已拾在手中。周英开步如风,抢到少女身后,大喝一声,金背刀带着一溜白光,劈头便砍,那少女刚一拾起宝剑,敌人已到背后,不及闪避,使出师门绝招“恶蛇反啮”宝剑朝后向上一撩:这一下双方动作都极快。周英金背刀已朝对方后脑直落,而少女的剑锋也到了周英胁下。徐春山看出了危险,心中大急,一时忘形,不禁失声叫出:“哎呀!”众弟子一听石后还藏有人,都大声斥喝,各摆兵刃,朝徐春山扑上来。
  幸而周英久经大敌,一见形势危急,不顾伤敌,先图自救,身躯半转,左掌上扬,右手金背刀顺着自己左胁朝后一收。将一招已经发出的“刀劈三关”硬改成“金锁把门”,当的一响,刀剑相击,火星四溅。少女觉得周英劲力十足,自己一条右臂被震得发麻,情知再斗下去准要吃大亏,慌忙向斜刺里一窜,再回身一看,只见那边十多个人已打成一团。
  原来徐春山一见周英门下众弟子纷纷围上来,明知这时无法申辨,急从背上拔下宝剑,一面拒敌,嘴里大喊众人住手。但这时众人那里肯听,刀剑齐挥,将徐春山围在中间。
  那少女只道徐春山出手相助,一声娇叱,纵身过来,长剑拦腰横扫,荡起丈许方圆的银色光圈,众弟子纷纷跃开,周英大怒,纵到徐春山面前,“夜叉探海”一刀劈下,徐春山横剑一挡,大叫道:“周叔忘了么,我是徐春山呀!”
  周英一怔道:“是么?”正想细问。背后已响起那少女骂声:“老贼看剑!”
  周英慌忙移步回身,这时青光闪闪,一剑直指面前,两人又拆了数招,那少女连攻三剑,将周英迫退两步,自己却倏然收剑跃开,骂道:“且饶你多活两日,早晚我得取了你项上首级。”又对徐春山道:“还不快走?”说罢掉头朝山下连窜带跳的跑去。
  说也奇怪,徐春山经那少女一喊,登时便似乎有点神魂失据,脚下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跑。周英在背后大喊道:“是徐老贤侄么?你跟着那丫头跑些什么?”
  徐春山分明听得明白,但仍然一个劲的跟着那少女飞跑,反而把个周英弄得莫名其妙。

相关热词搜索:青灵八女侠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风雨访高门 逻骑山半 鹰蛇斗神技 遗珮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