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月夜遇神僧 书生脱险 云峰探魔窟 群侠寻仇
 
2020-08-22 16:25:59   作者:张梦还   来源:张梦还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寒蟾子夏灵风乃是赤灵羽士座前首徒,不但是华山派的掌门弟子,而且人品武功皆颇得江湖人士敬重,他说出的话向来少人驳回,偏生张凌云脾气暴燥,自来心中只有一个青灵大师,其次便服大师姐沈翠屏一人,什么夏灵风岳定一等人可没放在她心上。便冷笑道:“那吴文风又非三头六臂,何须惧他?”
  旁边的甘季英见张凌云语带尖刺,便笑道:“三师妹初来此地,难怪不知,如今这场纠纷已越弄越大,已经不仅是夺书之事了,所以咱们不能不慎重将事。”
  贾墨羽笑道:“这是何说?”
  甘季英道:“在诸位贤妹未到之前,我们已和那老怪交手数次,双方各有伤亡,是以除了夺书一事而外,还结了仇恨,这还不去说它,而且武当派诸剑客,和南诏二友等人也动了手来,武当派大约因地理不熟,很吃了一点亏,贤妹请想,这事可不是越闹越大了么。”
  贾墨羽默想一阵,方笑道:“这样一来,岂不成了玄门各派与天南三鼎相斗了吗?这倒是我们始料所不及的。”
  甘季英拍掌笑道:“何尝不是这样?所以夺书之事还小,咱们同心协力剪除了天南三鼎,为民除害,这才是头一件重要的事。”
  卞宛青闻言便轻轻扯张凌云的衣袖,其意若云:你听见么,这黄巾力士拿大帽子来压咱们哩。
  林红梅在诸女中是最无城府之人,这时便冒冒失失的问道:“三师兄,大师伯和诸位师兄们武功都极高,怎的会被那姓吴的闯进太乙宫呢?”
  她这一问本是无心,却将夏甘二人都窘得无地自容,但在势又不能不答,甘季英只得苦笑道:“当日师父他老人家下山了,太乙宫只剩我和几个不成材料的徒弟,那吴文风率领门下十八弟子,突然到来,摆了个什么金蝎阵将我绊住,所以才着了道儿。”
  原来寒蟾子夏灵风和静一子岳定一两人皆各有自己的道院,并不住在华山,这日偏巧赤灵羽士又到岳定一主持的青虚道院去了,吴文风探听明白,这才乘机下手,单是甘季英一人哪里挡得住他?
  待赤灵回山之后,一见失落了昆仑至宝,这事他可担代不起,一面派人专程赴昆仑山报信,又知会昔年曾参与昆仑大会的玄门各派,共下云南寻书,他昔年因遵守祖训,不敢练这书中所载的武功,以致不惜与师妹闹翻,这时偏生又被别人抢去,自觉老脸无光,犹怕受青灵奚落嘲笑,才派了大弟子夏灵风出马主持夺书之事,并且再三告诫,如果青灵自来,便须一切禀命而行,万不可自作主张,却没料到青灵心里也不愿再和他相见,生怕彼此会面,大家没趣,只派了门下七弟子来,两家门人碰头,表面上虽是同门一派,互相亲热尊敬,实际却谁也不肯服谁。
  当下卞宛青心里暗自盘算:师父柬帖上再三说明这十二本道书必须夺到手,那么与华山诸人在一起倒反而有许多不便,于是便对贾墨羽道:“二师姐,既是夏师哥如此说,那么我们就客随主便好啦,何况我们平素对谢家两位姐姐也一向仰慕得紧,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亲近,依我说倒是去的好。”
  贾墨羽点头道:“四师妹说得是,准定这么办吧。”
  贾墨羽等七人得柳溪山之介,次日便起程赴天生桥。下榻在天生剑客谢春雷家里,谢春雷有两个妹妹,一名千萼,一名蕊珠,兄妹三人俱是点苍派高手,谢千萼得天独厚,轻身功夫造诣极高,曾窜越滇南著名瀑布“大叠水”,以此得了“雪浪飞影”的美号。谢蕊珠虽不及乃姊,但在剑法上却也颇有独到之处,江湖中人称之为“凤羽剑”。这两人皆是聪明灵秀之人,见了青灵七女正是猩猩相惜,宾主间甚是相得。
  华山三剑刚一到云南便吃了“金蝎教”的苦头,静一子岳定一且被毒针所伤,双方初一接触,夏岳甘等人已被人挫折了锐气,故此这次夏灵风力主持重,再三告诫青灵诸女,切勿轻举妄动。
  且说通天教主吴文风秉性阴毒狠辣,他也深知华山派不是好惹的,此次又和点苍派诸人联在一起,实力更不可轻侮,虽然初次交手胜了一阵,他却丝毫不敢大意。这次闻听青灵诸女南下,知道对方后援已到,大厮杀还在后面。这几日除了派出门徒到天生桥附近窥探敌人动静而外,一面暗中积极布置,所以数日来表面上似甚沉寂,实则暗地里却紧张无比。
  这日夏灵风柳溪山等人来到天生桥,与谢春雷贾墨羽等人商议,谢春雷便道:“此次吴文风擅闯华山夺书,不但得罪了贵派,实亦将我所有玄门各派全没放在眼里,听说武当王屋终南各派皆有名手南下,咱们正好趁这机会,一举铲除了这横行滇南的金蝎教,一来为民除害,二来也正好借此先大发扬咱们玄门正宗的各大剑派,这事咱们推夏道长主持吧。”
  点苍派近年来颇受“三鼎”压抑,故此谢春雷有此一说。
  当下夏灵风忙道:“谢二哥所言自是正论,但我们远来是客,一切尚须贵派各位朋友指教,焉敢出来主持这事?如今夺书一事尚在其次,这事却关系正邪不两立的大事,依贫道看来,咱们且等武当终南各派朋友到齐之后再商定歼敌大计的好。”
  黄巾力士甘季英也在一旁附合,旁边的张凌云听得不耐烦,便接口道:“我们七人此番南来,乃是奉家师之命,夺回这几部书来,我们只要和吴文风那厮见见真章,大家在宝剑上决胜负。再说这是我们本门之事,也不当劳动别的朋友,只烦谢二哥替我们指点一下路径,我们七姐妹自会去和那老怪算帐。”
  众人商议一阵,仍然没得到结论,只得等候琅泉双客和白云道人到达以后再说。暂时在谢府住下。
  贾墨羽和张卞薛董等私下一商议,薛绛树便手指脚划地道:“各位师姐看出来没有?夏甘两位师兄俱是防贼一样的防着咱们哩。我想着真好笑,他们宁可让那十二卷书落在金蝎教手里,却生怕咱们得了去。”
  贾墨羽横了她一眼道:“薛丫头别信口乱说,都是同门一脉哪有这种道理。”
  薛绛树睁大了眼,“咦”了一声道:“二师姐没看出么?甘师兄对八师妹说,小师妹,那吴文风门下十八弟子,个个都很凶很凶,咱们两人联手也许会斗得过他。二师姐,你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墨羽见他口没遮拦,又比又说,心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便反问道:“你说是什么意思?”
  薛绛树见贾墨羽脸上气色不似平时玩笑时光景,不敢再放肆,只得讪讪地说道:“什么意思?我也不敢说,不过我瞧他对八师妹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净朝三师姐脸上溜呢。”
  袁孤凤因先前甘季英对她说话时,神色甚是亲切和气,心里对这位甘师兄颇有几分好感。这时见薛绛树背地批评甘季英,心里可有点不服气,便道:“我说五师姐也太多心啦,我瞧这甘师兄很不坏,夏师哥对咱们也很关怀,依你说天下的人都没好人了,这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薛绛树不由红了面,晬了一声道:“袁丫头不会说话,什么叫君子小人?你分得出么?”
  袁孤凤哪里肯服她?还待分辩,还是张凌云喝道:“好没规矩,要吵架我送你们回山去吵,在这里可是做客人,知道么?”
  两人见三师姐出了言语,方不敢再则声,薛绛树嘟起嘴坐在一边,袁孤凤则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硬忍着不滴下来。
  卞宛青嗤的一笑道:“三师姐,你看你把她两人骇成这样。”
  张凌云知道二人脾气,也不理会,只对贾墨羽笑道:“赤灵羽士对这事虽然放心不下,但也无可如何。
  “二师姐,方才五师妹说的话,仔细想来,也不无道理,夏甘两人确是怕这十二卷书落在我们手里,那时他们可没法子向大师伯交待。”
  贾墨羽叹息一声道:“我何尝猜不透他们心意?但咱们仍应以大局为重,假如这十二卷书能够由咱们手里夺回,自然是桩好事,否则宁可帮助他们将书夺还,也比落在金蝎教手里好得多。”
  薛绛树向袁孤凤瞪了一眼,意似说:你听见么?连三师姐也承认了我的话。
  袁孤凤将脖子一扭,鼓起腮帮子不理。这时卞宛青便笑着道:“据妹子想来,这事确也有些难处。这十二卷书既由太乙宫失落,当然该由他们手里夺回,否则他们这脸面往哪里放?再说咱们虽不是从太乙宫出来的,如若理起根源,到底也算是同门一脉,如果在这种时候拦腰伸手,岂不成了趁火打劫,乘人于危么?只怕有些说不过去。”
  张凌云笑道:“你说的何尝不是?但师傅在柬帖上再三告诫道:奇书夺还,可速护送回山,慎勿缴交太乙诸人也,这话明明自白叫咱们务必将这十二卷书弄到手,谁敢违背师尊的话呢?”
  贾墨羽听他这么一说,更加愁容满面,叹息道:“我原知道这件事我承担不了,你们看,如今事情还没开头便这么麻烦,将来如何是了?”
  这时薛绛树便道:“我如不说话呢,又忍不住,说呢,三师姐又要骂,真叫人为难。”
  卞宛青笑道:“谁叫你不说话来,你有什么好主意,说来听听。”
  不过也有一件事令李玄清极为高兴的,便是他门下三弟子黄巾力士甘季英,已娶点苍派侠女雪浪飞影谢千萼为妻,这事在武林中也算一场佳话,李玄清虽然出家为道士,但见徒弟娶得这样佳媳,也大慰老怀。
  薛绛树道:“二师姐是老实人,这有什么为难的,你没听说过么?鸡公叫鹅公叫,各人得了各人要,如果咱们夺得了书,扔崩一走就完了,难道他们好意思和咱们打架不成?”
  张凌云呸了一声道:“说得好容易,如若他们和我们讲理呢?或者甚至逼上青灵观来讨要,你说又该怎办?”
  薛绛树拍手道:“三师姐,你没听过蔺相如完壁归赵的故事么,咱们分几人送书回山,其余的人便和他们讲道理,他们说东,咱们便说西,他们说南,咱们便往北扯,三年也讲不完。至于逼上门讨要的话,谅他们也没这个胆量。即或逼上青灵观来,自有师父他老人家抵挡,和咱们不相干。”
  林红梅道:“她鬼心眼最多,主意倒不错,但如果这番先被甘师哥他们得手呢?”
  薛绛树“咳”一声道:“你好笨,或偷或骗,什么法子不可以!依我说这些事倒好办,倒是商量如何收拾金蝎教,这才是头一件重要事。”
  刚说到这里,忽听窗外传来一阵笑语声,卞宛青听出是谢氏二女的声音,忙示意大家,接着门帘一掀,谢千萼谢蕊珠跨进门来。
  谢千萼笑道:“怎的这么清静,姐姐们在用功么?”
  贾墨羽忙笑道:“没有的话。”一面起来让坐。
  谢千蕊道:“姐姐们如果没什么要事,那么我想邀请各位出外走走,我们这一带的景物是颇著名的。”
  张凌云首先赞成,谢千萼见袁孤凤独自气鼓鼓的坐在一边,便笑道:“袁妹妹什么事生气?是怪我们慢客么?还是和姐姐们争饼吃恼了呢?”贾卞二人忙争着用话掩饰。
  上次李玄清突然动身到云南,其实也有与师妹相见的意思,不料青灵的性情仍与当年无异,听见他来,便连这十二卷奇书的事也放下不管,索性带着门下徒弟,跑回华山去了。
  一行人走出门来,谢千萼笑道:“这附近的景物有石林,云芝洞,可惜这两处都被吴文风占据了。另外还有龙尾关和天生桥,天生桥距此地不远,咱们去玩玩怎样?”
  七女皆素性喜爱山水,闻言皆道好。
  谢蕊珠道:“咱们需要先向北行,然后转头向南,这样可先领略一下龙尾风,然后再到天生桥,赏玩不谢梅。姐姐以为如何?”
  谢千萼知道妹妹有意考较七人功力,但又不好点破,只得点头道好。
  七女皆不懂什么叫做“龙尾风”,也不知“不谢梅”是什么东西,薛绛树便笑问道:“世上那有不谢的梅花呢?”
  谢蕊珠微笑道:“诸位一见便知,此时说了,便无意趣啦。”
  七人也不好再问,一行九人沿路谈笑,袁孤凤适才和薛绛树吵过嘴,余怒未平,一个远远吊在后面,众人也没十分注意。
  走了一阵,转向西行,陡觉风势转烈,越来越猛。各人心中都感诧异,因不明原由,薛董等人便有些不自在起来,再一看谢家姊妹时,却依旧谈笑自若,尽管风势猛烈,但两人语音仍清晰异常。
  张凌云心里便道:“呵!原来你是故意试我们内功来着。”便问道:“两位妲姐,这风势为何如此猛烈?”
  她说话声音仍和平常一样,但旁人听来,却震人耳膜,谢家二女方知屠龙仙子果然不比等闲。’
  谢蕊珠道:“这便是龙尾风了。”
  张凌云又问道:“龙尾风似乎乍暖乍寒,又这等猛烈,这是何故?”
  谢蕊珠听张凌云迎风说话,声音聚而不散,知道她已和自己较上了功夫,她不愿示弱,也故意迎风说道:“皆因平地热气上升,十八溪冷气填补,又西南方之冷气为东山所阻,由缺口……以至平地……故突转猛烈……故此称为龙尾风。”
  谢蕊珠功力比张凌云究差几分,说到最后几句时已自支持不住,语音几次中断。
  贾墨羽早已看出便道:“谢二姊,咱们走快些吧。”
  张凌云也知她为谢家姊妹圆脸,也一笑收住。
  众人走了一阵,只听水声轰隆,恍若百万金鼓齐鸣。谢千萼笑道:“到了。”
  说话之间,众人转过峡口,便见两峰南北对峙,中现峡谷一线,急流湍湍奔腾而过,谷中一石横跨,长不及丈,石下中空,水便由石孔中冲出,河底乱石暴露,河水急倾而下,浪头一个接着一个跳起老高,声势端的惊人。贾墨羽指着那块横跨谷上的石头问道:“这便是天生桥么?”
  谢千萼笑答道:“正是,”又指着河水道:“此水名为漾鼻江,水源乃是从洱海来的。”
  卞宛青点头赞道:“造物真是神奇,令兄号为天生剑客,想是源出于此了。”
  谢千萼笑而不言。谢蕊珠此时逸兴十分,便仰头高吟道:“天生片石不盈尺,横放山腰接山脉。侧身仰望点苍高,俯瞰悬岩若斧劈。一瞻中飞万斛珠,千层雪浪粉如席……”
  谢蕊珠虽然年少好胜,但功力却比乃姊差得甚远,念了几句,已觉中气不够,其余的话皆被水声掩盖了。
  林红梅问道:“谢三姐,下面两句到底说的是什么呀?”
  谢蕊珠涨红了脸,答不出来。
  谢千萼忙笑道:“天生桥已玩赏过了,咱们倒是赏玩不谢梅去吧。”说着当先走上石桥,过了对岸。接着张凌云谢蕊珠也相继缓步而过。
  这石桥横跨千尺峡谷之上,且宽不盈尺,形势十分险峻,虽则以众人一身武功,行过本无什么困难,但贾墨羽素性持重,暗想此间风势过猛,自董飘香以下三人功力皆不甚高,万一偶然失足,岂不出了大祸,便对卞薛二人一使眼色,首先携着董飘香的手,一路谈笑着走过去。
  谢家姊妹只道她两人特别亲密,倒未留神,卞宛青也如法泡制,挽着林红梅走过,薛绛树便拉袁孤凤,袁孤凤一摔手道:“我有脚,自己会走,用不着你搀扶。”
  薛绛树瞪她一眼,低声道:“我才不必讨好你哩,这是二师姐的意思,谁敢不遵?”
  袁孤凤无奈只得让她携手走上石桥,这时山风正猛,二女衣袂腰带被风卷起,对面望去恍若神仙中人一般,谢蕊珠笑着拍手道:“你们看,这不是仙姬临凡了么?”
  这时二女看看已走过石桥,薛绛树低声对袁孤凤道:“小师妹,一旦真有什么为难的时候,还是只自己姐姐会帮助你,你倒不把我放在心上,反倒向着外人,什么干师哥湿师哥,你自己想想该不该?”
  偏生袁孤凤年纪虽小,性子却十分倔强,一听这话,突然用力挣脱,掉头跑过桥去,薛绛树急得跌脚,大喊道:“你发哪门子的脾气?”
  袁孤凤也不理会,只管往前跑,薛绛树跑过去一把抓住她衣领,喝道:“你发疯么?”
  袁孤凤用力挣扎,喊道:“快放手,我不用你搀扶也照样过得去,有什么希罕?”
  她这一迎风说话,一股强风卷来,不觉闷住了气,脚下一滑,便直跌下去。
  众人先本不知她两人好端端的怎会突然争吵起来,待二人一挣扎时,众人无不大惊,贾墨羽正要喝止,袁孤凤已向桥下跌去。这桥下水急无比,况且岸边全是怪石峥嶙,这一跌下去,非送命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白色影子一掠而过,拉住袁孤凤同登彼岸,众人定睛看时,这人口角含春,一手扶着袁孤凤,笑盈盈的立在对岸,正是谢千萼。
  谢千萼外号“雪浪飞影”,在苍洱七剑之中,轻功首屈一指,今日跃涧救人,在她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她这一露轻功,便连张凌云也暗暗佩服,这谢千萼的武功似乎较之乃妹高出许多。
  薛绛树先前吓得心头拍拍乱跳,这时一见袁孤凤脱险,不觉喜极忘形,在桥上施礼道:“谢二姊,多谢你啦。”
  一语未完,忽听袁孤凤一声惨叫,接着似见对岸白光一闪,耳边又听谢千萼张凌云等人惊斥怒骂之声。贾墨羽叫道:“谢二姊,快退过来,咱们问明白再动手。”
  谢千萼答应一声,一手提着血迹斑然的宝剑,一手提起袁孤凤纵了过来,这时对岸山坡上已陆陆续续出现了五人,谢蕊珠惊喊一声道:“金蝎教!”
  贾墨羽忙喊道:“五妹快回来。”
  薛绛树先时本未看清,这时赶忙纵身跃回,一看袁孤凤时,只见她双眸紧闭,气息微弱,脸上灰扑扑一层黑气。右脚胫上两个小孔,冒出黑血,不由心里又怕又怒。这时对岸数人已高声喝问,众女皆忙着救人,也没功夫问答。对面又问了一声:“兀的那女子将我教中金蝎杀死,难道就罢了不成?”
  贾墨羽兜从怀里取出华山派秘制的“九星御毒散”服侍袁孤凤服下,这才凝神打量来的数人。
  只见为首一人生得淡黄面皮,唇上稀薄薄几根胡须,身材高大,长发披背,一领灰布道服,腰系黄色丝绦,赤足草鞋,打扮得道不像道,俗不像俗,既不像汉人,也不似苗人,其余众人装束也和他大致相同,五人俱是空手,身上也不似藏有兵器的光景。
  贾墨羽也摸不清这是些什么人,只得先打一个稽首道:“敢问那一位是吴教主?”
  谢千萼低声道:“贾二姊,这来的是那老怪的二徒弟,黑手摩诘达士雄,其余几人皆是他教中弟子。”
  果然达士雄道:“我师尊焉能到这里来?你们是干什么的?那一女子为何杀死我教中金蝎?该当何罪?”
  众女仔细一看,果见丛草里躺着一只蝎子尸体,业已被斩成两段,最奇的是这蝎子大得异常,头尾一起约长二尺有余,这么大的蝎子慢说不曾看见过,便是听也不曾听过,再一看对面丛草到处皆在蠕蠕而动,似还藏有无数蝎子,饶是贾墨羽艺高胆大,见了也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暗想如与人明争明斗,倒还不怕,似这种毒虫伏在暗处,只要无意中被她咬上一口便吃不消,如何斗法?
  谢千萼一听达士雄发话,便提着宝剑冷笑道:“达老二,你别在我跟前装神做鬼,你难道认不得我?”
  达士雄假装仔细看了看,方才大笑道:“原来是谢女侠,刚才你和这群女子混在一起,人多混杂,我倒没看出来,令兄可好吗?”
  众人正待出迎,却见林红梅已笑着跑了进来。青灵见林红梅出落得比去年更好了,心中也不胜喜悦。尚来不及叙话,只见百渡大师,陈四姑,徐妙嫦等人已相继走进。
  谢千萼一恍宝剑道:“闲话少说,快取出解药来救人。”
  达士雄指着贾墨羽道:“这些道姑是谢女侠的朋友么?”
  谢千萼怒道:“你装什么蒜?你难道不知道几位是青灵观的,”说着便报出了各人名号,又道:“你师父跑到华山去偷了人家东西,如今失主找上门来啦。你不躲着点儿,还敢来此逞凶?”
  达士雄大笑道:“那好得很,我师尊现在芝云洞恭候,你们要寻事可得快着点儿,再过三五日不来,他老人家又要到别处去啦,咱们再见吧。”说罢将手一拱,便待转身走去。
  谢千萼大怒道:“且慢!”手中宝剑一指,喝道:“你就这么走了么?”
  达士雄笑道:“我的金蝎伤了你一人,已被你杀死抵命了,正好扯直,咱们公平交易,两不吃亏,你还要待怎么?”
  谢千萼气得双颊通红,冷笑道:“姓达的,我谢氏兄妹如果惧怕你金蝎教,早就不会住在这天生桥来了,如今也不必多说废话,你只老实说一句,你肯不肯留下解药来?”
  达士雄双掌一拍道:“咱们是老邻居啦,你又不是不知我教里的规矩,解药乃是师尊和三师弟执掌,我如骗你,便是王八羔子。
  谢千萼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她此时怒气填庸,也想不出别的主意,娇斥一声道:“没有解药便把项上人头留下。”
  达士雄用手拍一拍后颈笑道:“那很好,你有胆便过来取吧。”
  谢千萼寻思道:“他那边遍地皆是有毒的蝎子,我若过去,岂不着了他的道儿?”便道:“你如有胆量,便过这边来。”
  达士雄大笑道:”你外号叫雪浪飞影,这一两丈宽的河谷也跳不过么?”
  谢千萼被他一激,不觉大怒,双手一分,手提双剑便待纵身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青灵八女侠

上一篇:第六回 初试锋芒 荒郊逢怪客 力争生死 巧计却憨龙
下一篇:第八回 剑气薄云霄 共欣盛会 烟光耀岩谷 初挫魔锋